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东晋第一国手:画绝、才绝、痴绝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0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东晋第一国手:画绝、才绝、痴绝

东晋第一国手:画绝、才绝、痴绝

东晋第一国手:画绝、才绝、痴绝

东晋兴宁二年(364年),建康(今南京)郊区要修建一座寺庙。

因掘地基的时候发现了一口古瓦棺,所以称瓦棺寺(又名瓦官寺,位于今南京市秦淮区集庆路南侧)。

开山法师慧力奏请建寺后,就带领僧众四方化缘搞众筹。但筹钱遇到了一点小困难,城里人给倒是给了,就是给得不多,忒抠门,“其时士大夫莫有过十万者”。所筹的钱很难装点佛像金身啊,慧力和尚也不得不为凡俗钱物发愁了。

一天,化缘的和尚遇见一个年轻人,当场认捐一百万。和尚们都惊呆了。有人认出这个语出惊人的小伙子,是退休官员顾悦之的儿子,但听说他们家挺穷的。和尚回过神来,正色道:“还请这位施主莫要开玩笑了。”

顾恺之却仍旧坚持:“你甭管,一百万只多不少,给我在寺里留一面白壁就行。”

接下来一个多月里,顾恺之哪儿也不去,宅在寺庙里,对着墙壁构思菩萨像。他抛弃了当时寺庙的标准画像“佛祖论道”,而选用了较为罕见但又被有钱贵族们喜欢的维摩诘菩萨像。

画像按时画好了,寺里的和尚看了都啧啧称奇,只是有人很快就觉察出了怪异之处:这菩萨没有眼珠!

这正是顾恺之刻意为之的一次策略安排,他要把最后的点睛之笔,留待寺庙开寺的头一天再进行。

此外,他还给众和尚布置了一个重要的宣传任务。众人要负责在茶肆巷弄间传递的消息内容,大致如下:

瓦棺寺将于本月某日开山门,届时将现场给维摩诘菩萨像点睛。第一天前来观看的人,需捐十万,第二天减半需捐五万,第三天给多少随便你。走过路过莫错过,仅此三天绝不复刻。

稀有的东西总是珍贵的,而珍贵的东西也总是被世人追捧的。追剧狂热爱好者可能有点眼熟顾恺之这一套,不就是现在的会员制么?开通超级会员可提前直通结局,普通会员可提前观看6集剧情,不花钱的非会员你就老实坐等更新吧。分批次阶梯收费,1600多年前顾恺之就已经玩过了。

当下好使的策略,以前自然也好使。山门打开的那天,堪称万人空巷,人都挤在了这座名不经传的庙宇前,等着最后点睛一笔。

恢弘的佛像前,顾恺之提笔沾墨,手起笔落间,人群中刹那鸦雀无声。仿若佛光普照,光照一寺,最后一笔瞬间激活了人物风采,信众眼中饱含着泪,屈膝就拜。

回头和尚一拢账,百万钱果然只多不少。

顾恺之仅凭一幅画就解了寺庙之难,也让其年少成名,在画坛上崭露头角。他的后世粉丝张僧繇学他,玩了一次“画龙点睛”,同样惊艳了世人,载入史册。

顾恺之出生于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顾家本来也算是名门望族,祖上有不少人曾在孙吴和西晋时期当过官,先辈顾雍还担任过吴国的宰相。后来渐渐就没落了。

但从大体上看,顾家家境还是不错的,起码教育跟得上。顾恺之本人博览群书,见多识广,多才多艺,擅长写诗作赋和书法,尤其擅长绘画,精通画人物和山水,后世尊其为山水画鼻祖。

他是中外绘画史上有作品可以考证的第一位知名画家,当时人都说他有三绝:画绝、才绝、痴绝。

顾恺之除了画过光彩照人的佛像,还给美男子河东裴氏裴楷画过像。

在大多人的印象中,魏晋时期,美男辈出,比如嵇康、潘安、卫玠等,都是家喻户晓的美男子。实际上,曾官至中书令的裴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他仪表出众,即使粗服蓬头,也很是风度翩翩、清姿高洁,那时迷恋他的人都称他是“玉人”。他们说:“见裴叔则,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顾恺之给这位美男子画像,画完后特地在他的脸颊上多画了三根胡子。有人不解,问他是什么原因,顾恺之说:“裴公俊逸爽朗,很有才识,这恰恰表现了他的才识。”于是赏画的人仔仔细细品味着画像,确实觉得添了三根胡子之后更有气韵了,远远胜过没有添上的时候。

纵然这些故事在当时为人们津津乐道,但千年以后,人们对顾恺之略有耳闻,恐怕更多还是得益于他如雷贯耳的代表作——《洛神赋图》吧。

三国时,魏国的大才子曹植曾写下一篇“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洛神赋》。100多年后的某天,顾恺之翻开书卷,读到了这个篇章,边读边为个中哀婉凄美的爱情故事心神激荡,于是倾力创作了流传千古的名画《洛神赋图》。

曹植笔下的洛神,相传为中国先秦神话中天皇伏羲的女儿,因渡洛水覆舟淹死,遂成了洛神。还有另一个版本说,由于她太美,被黄河之神河伯掳走为妻,成了宓妃,后来被封为司掌洛河的水神。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曹植在写《洛神赋》时寓意了什么,他只是在序言中讲道:“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

后来,吃瓜者暗地里揣测曹植笔下的理想女神,其实就是其兄长曹丕的老婆甄宓,而《洛神赋》讲的就是小叔子爱慕嫂子的故事。但就算不着急着对号入座,单纯把故事看作是人神之恋,人们也能细腻感知其中的美好情感。让我们目光跟随着顾恺之的画卷展开,故事即将开讲。

《洛神赋图》分段描绘了赋的内容,画面开首展示了曹植在洛水河边和洛神猝然相逢的情景。曹植在侍从的簇拥下,步履趋前,见着了一位洛水女神飘然而来。“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女子的天人之姿惊艳了曹植,让站在岸边的他表情凝滞,仅一双秋水远望着水波上的洛神,痴情向往。

只是人神终究会合无期,人神殊异,短暂的相遇相恋如雨过云烟。画卷的最后,洛神驾着六龙云车离去,回首张望顾盼之间,流露出倾慕之情,但最终消失在云端,只留下此情难尽、此景难忘的曹植立在岸边,终日思之,最后依依不舍地离开。

顾恺之将不同的情节放置在同一个画卷上,洛神和曹植反复出现在画卷当中,在纸面的二维空间上加入了时间概念,让画面具有连续性,完整地传达了二人邂逅、相恋、依依惜别的过程。千载之下,仍使人共情动容。这幅名画作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最早的一幅,被誉为中国画的始祖。

在顾恺之之前,人物画刻画以相貌为主,到顾恺之这里,更注重人物精神气质的表达,他大力提倡“迁想妙得”“以形写神”。他使绘画从技术活里脱离出来,成为真正的艺术形式。唐代张怀瓘对其画评价甚高,云:“张僧繇得其肉,陆探微得其骨,顾恺之得其神。”《洛神赋图》不啻为“传神论”的最佳代表。

然而,要是问起乾隆最喜欢顾恺之的哪副画,恐怕他要大声告诉你:那必须是《女史箴图》,妥妥的啊!

因为他在上面盖了足足37个收藏章,而且将其列为“四美”之首(“四美”包括《女史箴图》《潇湘卧游图》《蜀川胜概图》《九歌图》)。

正如同《洛神赋图》是根据《洛神赋》而作,《女史箴图》也是顾恺之依据西晋广武侯张华以历代贤妃故事为本撰写的《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300多字,意在讽谏皇后贾南风及建议女性修德养性,在当时流传甚广。晋惠帝时,贾后挟惠帝下诏,杀死了当时辅政的外戚及其党羽数千人之多,独揽大权长达八九年之久。

如果说,古代有言谏、文谏、诗谏,那么《女史箴图》则是画谏。顾恺之将文中故事以图画的形式加以描绘,使之更加通俗易懂,直击人心。

此外,还有一幅也起到了“画谏”作用的画,是他的《列女仁智图》。

顾恺之根据西汉刘向的《列女传》而画。刘向是汉成帝时候的校秘书,相当于皇家图书馆的馆长。汉成帝宠爱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俩,长期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刘向对此感到无比糟心且忧心忡忡,于是就采摘了历史上各种贤德女性的资料,编辑成《列女传》这本书,诚心诚意地献给了皇帝,希望他从中吸取教训。

值得注意的是,《列女仁智图》的“列”字不是刚烈的烈,而是排列的列。

整幅手卷采用图画的方式,讲述了一系列贤德女性的故事。里面包含了15个故事场景,一个场景描绘一位杰出女性,场景间彼此独立,没有关联。只可惜今天留下的都是残卷,只有七个故事保存完整。欣赏此卷,应当每一次只展开一小段,看完一段卷起来,再展开下一段。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PPT版的故事会?的确一样的图文并茂,且具有宣传教育的功能。

不会打仗的官员不是个好画家。顾恺之不仅画得一手好画,还参过军、领兵打过仗。

同许多文人一样,顾恺之的当官路途并不算很顺利。最开始的时候,他担任过桓温及殷仲堪的参军,在桓温死后,又被任命为刺史府的参军,直到晚年才进入朝廷,担任散骑常侍。

在人们眼中作为文人雅士的顾恺之,其实也是挺能打的。

东晋隆安三年(399年),号称“中原海寇之始”“海盗祖师”的孙恩,起兵反叛东晋。两三年间,叛军从海上,数次登陆。其中一次,孙恩的兵锋直指苏州。正值危急存亡之际,顾恺之领兵来到了太湖之滨(今天苏州相城区一带),与孙恩叛军展开了短兵相接的激战。

顾恺之不仅身先士卒,而且勇猛杀敌,极大震撼了敌人,最终孙恩无法突破顾恺之的防线,撤兵而去。顾恺之“保境安民”的壮举,不仅让朝中群臣刮目相看,而且受到了当地百姓的赞颂。后人为了纪念顾恺之,还将他尊为“河泾侯”,修建庙宇,世代祭祀。

不过,打仗毕竟是顾恺之的副业,他的主业仍是画画,是为一绝。另一绝“才绝”则是针对他工于诗赋,言辞妙丽,出口成章而言的。

有一次,顾恺之应邀出席一个茶会。茶会的主人是他的老东家——征西大将军桓温。桓温在江陵修筑城墙,营建官署,完工后邀请宾客和僚属出汉江渡口来一同远观城景。他说:“谁能恰当品评这座城,有奖赏。”座上的顾恺之随口说了两句:“遥望层城,丹楼如霞。”不仅赢得了满堂彩,还得到了桓温赏给他的两个婢女。

还有一次,据说顾恺之刚从会稽游览回来,有人问他当地山川的景色如何,他几乎不加思考就回答说:“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茏其上,若云兴霞蔚。”他将沿途风光浓缩为不到二十个字,形象鲜明,如同景在眼前,美不胜收。这也是成语“千岩万壑”的由来。

像这类记述,《世说新语》中还有很多,从中可以窥见顾恺之的聪颖和才学。

顾恺之一生写下很多文学作品,只可惜大多失传,能反映他文学成就的有《观涛赋》和《筝赋》等。在他本人看来,他写的《筝赋》比竹林七贤的嵇康所写的《琴赋》要高奇得多,颇为自负。

如果说“画绝”和“才绝”都是真心实意夸顾恺之的,那么,“痴绝”可绝对算不上什么好词了。

《晋书·顾恺之传》中说:“恺之好谐谑,人多爱狎之。”换成大白话就是,这人傻到家了,别人都爱拿他开涮。此外,顾恺之小名“虎头”,人称“顾虎头”,莫名也让人觉得有一股憨气,同他的性情很是合衬。

头一个拿他开涮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最新上任的少东家桓玄。熟悉东晋历史的人都大略知道,桓玄这个人风评不咋地,而最出名的差评,莫过于《晋书》里那一句“性贪鄙,好奇异”。也就是见着啥好东西,都想据为已有。

顾恺之曾将他多年精心创作的得意画作藏在一个木橱里,贴上了封条,寄存在桓玄家中。桓玄背地里思考不过三秒,便把橱子里的画全部偷拿走了,然后又仔细贴回了封条。等到顾恺之来取回自己的东西,桓玄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你托我保管的东西,现在完璧归赵啦”。

顾恺之去掉封条,打开橱门,却发现自己的画一幅都不剩了,橱子内空空如也。他冥思良久后,喃喃自语:“妙画通灵,变化而去,如人之登仙矣”。

更让人发笑的是,有一次桓玄不知道从哪捡来一片柳叶,送给顾恺之,告诉他那是“蝉翳叶”,拿上它,人就能隐身。顾恺之刚一拿到手里,桓玄突然就对着他撒尿,并且口中振振有词:“哎呀,人呢,哪去啦,刚刚不是还在这儿的吗?”

于是,顾恺之就相信他的确看不见自己,小心地收起那片叶子,走了。

一个人能做到这个地步,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情商高得出奇。

魏晋时期,社会动乱,权臣迭起,统治者专横暴戾,稍不小心,就有可能成为政治牺牲品。委曲求全的士大夫为避祸,往往采取“明哲保身”的态度,烂醉如泥、装疯卖傻便是其中一招,代表人士可参看竹林七贤之阮籍。

桓玄在当时是一个权倾内外的人物,他窃取顾恺之的画作,自然不是出于简单的戏弄,就是贪鄙心作祟罢了。顾恺之也知道是桓玄偷了他的画,但他惹不起桓玄,就只能装疯卖傻打哈哈糊弄过去。至于“引叶自蔽”,不过就是两个影帝级别的戏精来回切磋罢了。

顾恺之的“痴”,不全是受人欺负,他也有“率真通脱”“痴黠各半”的时候。

《世说新语》记载,顾恺之吃甘蔗一反常态。旁人吃甘蔗,都是从最甜的地方吃起,不甜了就扔掉,而他呢,则是从尾端不太甜的地方吃起。别人大为不解,觉得很奇怪。顾恺之则笑嘻嘻地美其名曰:“渐入佳境”!从尾到头,越吃越甜,快乐无穷。

担任散骑常侍的时候,顾恺之有一回和同僚谢瞻一起在月下吟诗。两人坐得有点远,顾恺之每吟咏一次,谢瞻便远远地称赞应和他一回。谁知道,顾恺之越发精神起来,也不管夜深了人要睡觉的。谢瞻实在困得扛不住了,偷偷叫仆从代替自己,继续应和顾恺之——反正隔得远,他也看不见!

顾恺之果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还以为谢瞻陪了他一宿,兴致勃勃地念了个通宵。

顾恺之就是这样的人,正如他的老东家桓温曾评价他说:“顾长康(恺之)体中痴黠各半,合而论之,正平平耳。”

任何时代,难得糊涂都是聪明人的最高境界。

东晋第一国手:画绝、才绝、痴绝

东晋第一国手:画绝、才绝、痴绝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