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生了俩儿子,最怕看到儿媳妇在葬礼上大打出手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0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生了俩儿子,最怕看到儿媳妇在葬礼上大打出手

我生了俩儿子,最怕看到儿媳妇在葬礼上大打出手

我生了俩儿子,最怕看到儿媳妇在葬礼上大打出手

01

2021年5月1日,老伴60岁生日前一天,也是他在单位工作的最后一天。

晚上五点,两个儿子开着车,拉着我和两个儿媳妇,一起去接老伴下班。

他们买了鲜花,订了饭店。

儿子们举杯敬爸爸,老大说:“爸,辛苦啦,恭喜你退休。”

老二说:“爸,感谢有你,这辈子能成为你的儿子,我很骄傲。”

那晚,他们爷仨喝了不少酒,临了,哥俩又为谁结账一顿争抢。

老大说:“我是哥哥,必须我结。”

老二说:“我挣得比你多,我来。”

看着两个孩子为一顿饭钱争来抢去,老伴感慨:“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不是光荣退休,而是养了两个好儿子。”

02

时光不经混,想当初有两个儿子,我和老伴真的没少发愁。

但好在,长大后,他们没有因为各自成家立业而生疏,也没有因为争夺父母财产而反目。

这其中,固然是我和老伴命好。

但我知道,老伴的教育功不可没,他真的费尽心力。

如今,三胎政策全面放开,对多子女家庭来说,到底兄弟姐妹会成为日后相互帮衬的亲人,还是争夺父母资源的仇人,教育真的非常重要。

03

我家老大是1984年出生的。

当时,我和老伴做梦都想再要一个闺女。

对子女,我俩都是有点小执念的。

因为说来巧合,我和老伴都是那个年代里,为数不多的独生子女。

母亲生我时,因为难产导致大出血,差点丢了性命。

从那之后,父亲就断了让她再生孩子的念头。

老伴则是因为他母亲先天宫寒,生下他之后就再没有怀过孕。

我们的童年,是在羡慕别人兄弟姐妹齐全中,孤单长大的。

所以,我俩生完老大之后,就开始奢望老二。

我也担心过,万一再生个儿子怎么办?

老伴却说:“不管男女,两个总比一个好。”

就这样,1987年,我生下了老二,果然事与愿违,又是个儿子。

尽管我们都有些小失望,但孩子是自己的,哪有不疼的道理。

更何况,老二的性格天生讨喜。

他的到来,给家里凭添了许多欢乐。

04

婴儿期的老二不爱哭闹,月子里就会笑。

再稍大一点,自己还不会使筷子的时候,就知道吃饭时帮家人摆碗筷。

每次闯了祸,不等我们批评,就各种道歉以及将功赎过。

不像老大,犯了错比没犯错还硬气,宁可屁股被打肿,也不说一句软话。

骂他一次,他可以一个星期不跟我们讲话。

而老二呢,被罚站时,还知道举手:“爸,这块地板都被我站热了,我能不能换个地方站?”

他爸被他的话逗得有点憋不住笑,老二能迅速捕捉到这种表情,然后一溜烟跑出去玩了。

私底下,我们夫妻俩没少讨论:一母同胞,这俩孩子性格怎么就相差那么大呢?

而且,面对这样两个对比鲜明的孩子,有时真的很难一碗水端平。

05

老二天生会做人,情商满分。

每次吃东西时,都会主动给哥哥:“哥,先给你。”

我和老伴看了,都觉得心里很温暖。

但老大总是面无表情,丝毫不为之所动。

有好多次,老大出去找小伙伴玩,老二想跟着。

老大不肯,老二就苦苦哀求:“哥哥,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就带着我吧……”

结果,老大支使他进屋拿什么东西,老二傻呵呵去拿的功夫,老大转身就跑得无影无踪。

后来这招不灵了,老大就一路狂跑,老二跟在后面追,不止一次摔得鼻青脸肿。

为此,老伴压不住火,狠狠揍了老大几次。

每次挨揍,老大都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老二。

老二呢,还没心没肺地替他求情:“爸,别打了,我早就不疼了,你就原谅哥哥吧。”

每当此时,老伴就会痛心疾首地问老大:“你觉得自己配当哥哥吗?”

老大不做声,但每次挨揍后,都会对弟弟各种冷暴力。

看着老二没心眼地围着老大团团转,我和老伴在心里,其实还是默默偏向弱势的老二。

说到底,谁不喜欢招人疼的孩子呢?

06

可是,有一件事发生之后,老二在家中的地位急转直下。

大概是他六七岁的时候吧。

有一天,老伴下班时,刚好听到兄弟俩在吵架。

起因是老二把自己的饼干吃光后,把老大的也给偷吃了。

不仅吃了,还大摇大摆地把空袋子还回去,嚣张地对老大说:“就算你跟爸妈告状,他们也不会信,回头爸爸还得揍你。”

老大被他气得直翻白眼,最后,把自己一桌子的书都推到了地上。

这场好戏,老伴悉收眼底,怪不得平时老二对老大示好,老大不理不睬,敢情老二是个天生戏精。

那是老二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挨揍。

尽管被爸爸一把薅住他时,就开始求饶:“爸,我错了。”

但这一次,老伴丝毫没有手软,而且,是真的下了狠手。

那小子的屁股一片红肿,晚上睡觉时,一次又一次在梦中惊醒。

这顿揍,估计他会记一辈子。

07

那晚,我和老伴也没睡好,他跟我讲起一件陈年旧事。

说当年他奶奶去世,他二婶和小婶为了抢奶奶手上那枚金戒指,大打出手。

最后,二叔和小叔也加入了争夺。

那枚奶奶带了一辈子的戒指,几乎都要长到肉里了。

为了撸下它,奶奶的手指差点被弄断。

那场景,真的是荒诞丑陋。

老伴说:“你知道吗?我今天站在门口,听到老二对老大说的那番话,就突然想起二婶和小婶在奶奶葬礼上争斗的场景。如果咱们再不好好管教,那长大后,他们不就变成我二叔和小叔那样的兄弟了吗?”

他说:“要不是亲耳听见,我真不敢相信天真无邪的老二,会这么有心计,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这小子,不好好管,长大了就是六亲不认的主。”

当晚,老伴还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咱一遇到事就说老天不公平,其实,公平,首先得从家庭开始。家,必须是惩恶扬善的地方,不然,咱不是给孩子留了个亲人,而是留一个只会窝里斗的仇人。”

08

从那之后,我和老伴几乎是逼着自己把一碗水端平。

早餐吃煮鸡蛋时,老二习惯性地把最大的一颗眼疾手快地攥到手里。

我就让他放回去,然后,用碗把鸡蛋盖上,选到哪个算哪个。

有好几次,老大选到最大的,就默默给了弟弟,并且非常不屑地说:“抢什么抢,才差那么一点点。”

如此这般几次后,老二也就觉得,在一口东西上,争个大小挺没面子。

再后来,每次他幸运地分到最大的那颗时,也会主动让给别人。

事情不大,但我和老伴看在眼里,心里很是安慰。

09

记得有一次,我和老伴在单位加班,不能回家给他们做饭。

家里还有一袋方便面。

那年头,方便面还是很稀罕的吃食。

老二见了,二话没说,自己动手烧开水,迅速泡了,落肚为安。

老大只能干啃了一个包子。

我们回到家时,已是夜里十点。

看到垃圾筒里的方便面袋,老伴就问老二:“方便面就剩一袋,你和哥哥怎么吃的?”

老二说:“我自己吃的。”

老伴听了,二话没说,大半夜骑着自行车,到底从一个小卖部买回来一包方便面,外加一根火腿肠。

回到家,他把方便面和火腿肠都给了老大,奖励他大有大样,不跟弟弟争抢。

老大接过后,一脸感动。

但老大到底是老大,不管弟弟如何抢尖,他干不出吃独食的事。

10

那个晚上,他硬是把方便面分给弟弟一半,两人躲在被窝里,“咔次咔次”的分享。

老二边吃边给哥哥画饼:“哥,你真好,等我长大了,给你买一车方便面,让你吃个够。”

我和老伴听了,也不揭穿他们。

他们怎么处,是他们之间的事。

但身为父母,我们必须把“公平”二字贯彻到每件小事上。

否则,家就成了助长自私的温床。

事实上,作为父母,我和老伴在他们出现矛盾时,会充当铁面无私的法官。

而面对他们之间有爱的互动,甚至是相互包庇,我们通常选择装傻。

11

如今回忆起来,我感觉,他们兄弟俩感情升温是在老二上幼儿园的时候。

他们就读的都是钢铁厂的子弟学校,包括幼儿园、小学、初中。

第一天送老二去幼儿园时,他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最搞笑的是,老大做课间操时,被老二一眼认出。

于是,老二拼命跑出幼儿园大门,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抱着哥哥的大腿,哭得委屈至极。

老二在哭,周围的师生们却在笑。

老大不顾那些嘲笑,抱起老二,把他送回幼儿园,并且承诺:“晚上放学哥哥来接你。”

当天中午,老大饭也没吃,一直在幼儿园陪着不肯睡觉的老二玩。

打那之后,每天接送老二,给他做心理建设的任务,就落在了老大身上。

有好几次,老二在幼儿园尿了裤子,哭着去找哥哥。

于是,老大跑回家,帮弟弟拿了新的,并且一再央求老师不要告诉家长。

老师还是偷偷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和老伴也只佯装不知情。

无秘密,不兄弟。

12

当然,对于他们兄弟之间的互帮互助,老伴也是有底线的。

老二上三年级时,被同班一个副厂长家的孩子欺负了。

他回家告诉了老大,老大不由分说把那孩子一顿揍,并放言:“如果再敢欺负我弟,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结果,副厂长带着孩子找上门来。

都是同事,老伴先说孩子打人肯定不对,然后把兄弟俩叫来一顿教训。

打老大时,明白地告诉他:“以大欺小,真丢人!”

打老二时,也说得很明确:“同学欺负你,你可以去告老师,也可以告家长,别怂包蛋地找你哥当帮凶,他是你哥,不是你的打手,不管怎么样,打人就是不对。”

副厂长见两个孩子都挨了揍,也不好再说什么,况且还是自家孩子先惹的事,最后讪讪的走了。

那晚,老伴让我给两个孩子买了他们最爱吃的烧鸡。

并且破天荒地当了把慈父,亲自动手给兄弟俩一人撕了一只鸡腿,并对他们说:“你们兄弟感情好,爸爸很开心,但老大,你记住了,对你弟,你要护理不护短,不然,就把他教坏了;老二,你哥不是你的保护伞,你要自己长出硬骨头,不欺负别人,自己也不要被欺负。”

那晚,老大把鸡腿给了我,老二有样学样地把鸡腿给了爸爸。

13

事实上,就算哥俩感情日益深厚,我和老伴也一直有个担心:多少兄弟,小时候好成一个人,可是,有了媳妇后,就渐渐疏远了。

更有甚者,为了争夺父母财产,反目成仇。

两个儿子却真没因为这件事让我们担忧,他们谈女朋友时,唯一的要求,便是孝顺。

老大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南京,当时,老二正在上海读大一。

老大首付买房时,老伴当着他们哥俩的面,拿出两张存折,里面各有12万。

老伴说:“这是爸妈这些年,给你们攒的全部积蓄,现在,一分为二,不偏不向。”

谁知,老大不要这个钱。

他说:“把钱留给我弟吧,到他大学毕业时,这24万可能也就值现在的12万,而且,我和汤娜(大儿媳妇)都说好了,两边父母都不靠,一切凭自己奋斗。”

老二见老大不要,也断然拒绝了:“爸,妈,你们供我们读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了,这钱,就留着养老吧。”

说实话,两个孩子没有见钱眼开,我和老伴当时心里比他们考上大学还高兴。

14

说来寒酸,老大当年结婚时,连房子都没有装修。

我和老伴带去的钱,被明事理的儿子和儿媳又给退了回来。

最感人的,还是老二。

见哥嫂婚结得有点寒酸,家里连个热水器都没舍得买。

他特意在一个周末,跟同学借钱去了趟南京,给哥嫂添置了热水器和冰箱。

临走时,他兜里连车票钱都没有了,一路搭便车回的上海。

为了还钱,他帮别人写论文、当英语家教,吃了差不多一个学期的馒头就榨菜。

要不是多年之后,他大学同学在他的婚礼上说起这件事,我们全家还蒙在鼓里。

15

老大是裸婚,老二也是。

老二大学毕业后,回到了本市。

我们商量着给他在当地买套婚房,哥哥和嫂子也说要提供赞助。

可是,小时候连鸡蛋都要抢大个的老二,再次拒绝了。

“我哥和我嫂子,是凭自己本事在南京站稳脚跟的,放心,我一定不会比他们差。”

一向低调的老伴在老二婚礼上,高调地发言:“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养了两个争气且有骨气的好儿子。而且,他们给我和老伴找了俩好儿媳妇,漂亮、懂事、孝顺,这辈子,真的知足了。”

16

2017年,老伴所在的钢铁厂整体拆迁,分给我们两套住房。

我们计划着,自己住一套,另一套卖了贴补一下两个儿子。

搞笑的是,别人家的孩子为抢房打成一锅粥。

可是,我们家却谁也不要,坚持让我们住一套,租一套。

哥俩说的话如出一辙:“爸妈,我们这些年自力更生,也混的不差,你们就好好养自己的老,剩下的事,百年之后再说。”

重要的是,两个儿子如此,两个儿媳妇也相互影响,一个比一个的孝顺懂事。

每次我和老伴想塞给她们点钱,一个说:“够用够用,我们现在的收入够用”,另一个说:“放心吧,等真需要的时候,一定管你们张嘴。”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我曾经问过老大:“在南京生活不易,怎么就不肯让爸妈帮你一把?”

老大说:“如果我当老大的带头啃老,那你们就得同时被两个儿子啃,那得有多惨。”

我同样问老二,老二说:“我哪里比大哥差了?他都不啃老,我当然得跟哥学。”

17

2018年,我因为脑梗入院。

老二和媳妇忙前忙后,还不忘一再叮嘱我:“千万别告诉我哥,他那么忙,就别让他分心了。”

听了这句话,我当时真觉得,就算自己此时永远闭上眼睛,也可以瞑目了。

但后来,老伴在电话里说漏了嘴。

老大连夜赶了回来,一见到我就哭了:“妈,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弟。”

那几天,老大寸步不离我的床头,最后,还是老二跟他急了眼:“这也是我妈,你能不能让我也尽尽孝心。”

然后,人高马大的老二,硬是把他哥连拖带拉地送回了家。

从此,每次老大从南京回来,都恨不得给弟弟弟媳妇和侄儿把南京城都搬回来。

他说:“这些年,我不在你和爸身边,我弟和弟妹承担得太多了,我欠他们太多了。”

而每次哥哥走时,老二更是细心地把哥哥平时爱吃的老家特产塞满后备箱。

每次告别时,老大就嘱咐老二:“有什么事一定跟哥说。”

老二呢,千年一句话:“南京不好混就回家,有我呢。”

事实上,两个儿子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都有车贷房贷,都有娃要养,他们谁家都差钱。

可是,他们却从不在钱上计较,甚至谦让。

这是我和老伴最骄傲,也最欣慰的地方。

因为我们太知道,亲人反目,说到底,就是钱的事没整明白。

18

今年五一,是老伴60周岁生日,也是他退休的日子。

他一再叮嘱老大工作那么忙,就别回来了,等退了休和我一起去南京看他们。

可是,兄弟俩还是密谋着给他们的爸爸办了一个退休仪式。

那天,他们的爸爸人生中第一次收到鲜花,第一次喝了茅台。

听他两个儿子唱《父亲》时,热泪盈眶。

他一边擦眼泪,一边哽咽着对我说:儿子养好了,也一样是小棉袄。

我生了俩儿子,最怕看到儿媳妇在葬礼上大打出手

我生了俩儿子,最怕看到儿媳妇在葬礼上大打出手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