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西门庆告诉我们,如何搞定女人第一次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0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西门庆告诉我们,如何搞定女人第一次

西门庆告诉我们,如何搞定女人第一次

西门庆告诉我们,如何搞定女人第一次

西门庆是一个财商、情商和性商都很高的人。书中对他和金瓶(潘金莲、李瓶儿)的第一次,写得很详细,对他和梅(庞春梅)间的性事,则一笔带过。此外,对他和粉头、以及各相好间的缠绵,都偶有详写。今天,我们具体说说,他和他的女人们的第一次。

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开始,和现代普通人泡妞,几无区别,所以读来很是亲切。

西门庆在武大屋檐下走得好好的,没想到竹杆从天而降砸到头上,抬头:唉哦,我的天!哪有长得如此风情的女子。

接连几天,西门庆在武大屋檐下走了一遭又一遭。后来,他求助于隔壁王婆。王婆给他定下了十件挨光计,一环套一环,才和潘金莲见面搞定。

王婆让西门庆出钱给自己买寿衣料,请来潘金莲给自己做针线活,再让西门庆装成去自己家串门邂逅做针线活的潘金莲。然后,喝茶喝酒,印证“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

两人见面后,西门庆掏出银子让王婆买来酒,说:“干娘也陪娘子满几杯。”潘金莲推脱:“小女子不饮酒,喝不得。”王婆在旁顺势推舟:“我早知道美女是海量,喝几杯,没事滴。”

喝酒必须找话题啊。西门庆问:“娘子今年青春多少?”潘金莲勾着头,轻声回:“二十五呢!”

西门庆一拍大腿:“真凑巧,和我家老婆同一年。”潘金莲有些不好意思:“你这是将天和地比,我怎敢当?”

王婆在旁继续敲边鼓:“这娘子,才情并茂,按我说,你家里就没这么好的女人……”

西门庆马上接话:“我没那么好的福气啊,自从先妻过逝后,就没遇上像这娘子一样合意的女人了。”

紧接着,西门庆和王婆一唱一和,将自己家的正妻吴月娘和小妾李娇儿、卓二姐说得一文不值,且卓二姐病重,眼见不好,让潘金莲有了念想。

看到西门庆和潘金莲聊兴正浓,王婆又让西门庆掏银子,自己出门去买酒。

潘金莲连喝几杯,春心哄动,两人对上了眼。看到潘金莲双涎瞪瞪地看着自己,西门庆又问:“刚才忘了问娘子尊姓?”潘金莲低着头,笑着回:“姓武。”西门庆故做没听见,反问:“姓堵?”逗得潘金莲娇笑:“你耳朵有问题?”

西门庆才假惺惺地问:“姓武?我们清河县姓武的少,只有三寸丁树皮武大郎姓武,你和他是一家么?”潘金莲脸儿红了,低声回:“那是我丈夫。”

西门庆忙叫屈:“你一表人才,怎么嫁给他?真是屈了你!”说得潘金莲低头摸着自己的裙摆,咬着自己的袖口,时不时斜溜他一眼。

西门庆说:“真热,喝了酒身上太热了。”说着脱了帽子和外衣,递过去:“麻烦给我放坑上。”可潘金莲不接茬:“你有手有脚,为何指使人?”

西门庆起身放衣服时,故意扫落一根筷子,落在潘金莲脚边。坐定后,他待挟菜,找来找去只找到一根筷子。潘金莲低头着,脚尖儿踢着筷子笑:“这不是你筷子么?”

西门庆蹲下捡筷子时,顺势捏了捏潘金莲那“三寸金莲”,潘金莲呵呵笑:“你耍流氓,我喊人了。”西门庆顺势跪在了她面前,说:“娘子可怜可怜我,不要喊。”一边说一边在她腿上来来回回滑摸。

潘金莲伸手做出要抽耳光样,笑着说:“你再缠我,我就一大耳刮子!”西门庆笑了:“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

没等潘金莲再回话,西门庆便一把抱起潘金莲,滚到了坑上。

最后的结果,皆大欢喜。潘金莲此前与张大户勾搭,可张大户这糟老头,自己都软歪歪的坐都坐不稳,哪能让她爽快。后嫁武大,武大郞人都是三寸丁,哪有什么力量。西门庆才让她爽歪歪呀!

要说西门庆最爱的女人,不是潘金莲,而是李瓶儿。

他和李瓶儿的第一次,又如何?

李瓶儿和花子虚就住西门庆隔壁。那日,花子虚下请帖,请西门庆去喝酒。西门庆一见帖,立马就朝花子虚家走。

走得太急,进门时,和立在门边的李瓶儿撞了个满怀。他一看魂飞天外:李瓶儿生的甚是白净,五短身材,瓜子脸儿。他忙作揖行礼,李瓶儿还了万福,转身进了后门,让贴身丫环出来请西门庆里屋坐坐。

西门庆喝茶时,李瓶儿站在门边,半露娇容,带有深意地说:“大官人稍会,他等下就回。只是今天他请大官人去喝酒,请看在我的薄面上,劝他早些回家。他经常让两小厮跟着他去外面寻花宿柳,就留我和两个丫环在家,形单影只……”

西门庆常年风月中走,言外之意,他一点就透,口头上却说着:“嫂子说得有理,我下次一定让哥同去同回。”

从此,西门庆就屡屡安排应伯爵、谢西大在妓院里好好陪着花子虚,自己则脱身回家,站在门前发呆。而李瓶儿也带着两个丫环,常站在门口。

西门庆见了,就杨声咳嗽,从李瓶儿的门前走来走去,或站在门口,悄悄睃盼着李瓶儿。李瓶儿影身在门里,见到西门庆,她就闪进屋里,西门庆走过去了,她又探出头来。

两人眼意心期,只差了一层纸。

转眼到重阳节,花子虚在家摆酒请西门庆、应伯爵等人喝酒。李瓶儿让绣春找了机会,悄悄对西门庆说:“我娘让我对你说,少喝酒,早回家。到了晚上,她要和你说话呢!”

西门庆满心欢喜,假装醉得东倒西歪,称醉喝不动,留下应伯爵和谢西大陪着花子虚就回家了。李瓶儿见西门庆走了,便将花子虚喊到跟前:“你们几个在家喝,吵得我睡不着不说,半夜三更,熬油费火,你们干脆去外面快活吧!明天再回都行!”

花子虚带着应伯爵等人去了。西门庆回家后,便坐在自家的亭子里。李瓶儿乱挽黑发,素体浓妆,打发丫环绣春去和西门庆接头。

绣春扒着墙看到西门庆,学了一声猫叫,招了招手。西门庆掇了一张凳子跳着,爬过墙进了花家院子。

在确定花子虚当晚不会回家后,两人让李瓶儿的贴心人冯妈看着大门以防意外,并肩叠股喝了一回酒才上床。

有情调的是,这次交欢,笑笑生先生,安排了一个偷窥者——

大人家有两层窗寮,外面为窗,里面为寮。妇人打发丫鬟出去,关上里面两扇窗寮,房中掌着灯烛,外边通看不见。这迎春丫头,今年已十七岁,颇知事体,见他两个今夜偷期,悄悄向窗下,用头上簪子挺签破窗寮上纸,往里窥觑。

灯光影里,鲛绡帐中,一个玉臂忙摇,一个金莲高举。一个莺声呖呖,一个燕语喃喃。好似君瑞遇莺娘,犹若宋玉偷神女。山盟海誓,依稀耳中;蝶恋蜂恣,未能即罢。正是:被翻红浪,灵犀一点透酥胸;帐挽银钩,眉黛两弯垂玉脸。

西门庆和王六儿,便少了很多繁文缛节。

蔡太慰的翟管家想娶妄,托西门庆寻找适合的女子。西门庆让冯妈寻找。冯妈找的是韩道国的女儿韩爱姐。

说成后,西门庆得上门把关。他对冯妈说:我明天上门看看,在那只喝一杯清茶就走。

在韩道国家,西门庆看到王六儿檀口轻开,勾得蜂狂蝶乱;纤腰拘束,暗带月意风情。

西门庆心摇目荡,心神不定,有了想法。

把韩爱姐送往东京后,西门庆再次找到冯妈,给了她一两银子:“你有时间去王六儿家和她说说,就说我有时间去她家坐坐,看她愿不愿意?

王六儿当然乐意,将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又熏香设帐,预备好茶好水,洗手剔甲,揩抹桌骑光鲜。

西门庆去了,王六儿拿着托盘给他倒茶,他顺便说:你孩子去东京了,你这里得有个丫头使唤才行。”王六儿笑吟吟道了谢,在旁坐下。

两人在房中杯来盏去,一递一口喝酒。西门庆见没人进来,搂个脖子亲嘴砸舌。妇人便伸手笼攥西门庆玉茎。彼此淫心荡漾,掩上房门,褪去衣裤——

一个金鸡独立,高跷玉腿弄精神;一个枯树盘根,倒入翎花来刺牝。战良久朦胧星眼,但动些儿麻上来;斗多时款摆纤腰,百战百回挨不去。散毛洞主倒上桥,放水去淹军;乌甲将军虚点枪,侧身逃命走。脐膏落马,须臾蹂踏肉为泥;温紧妆呆,顷刻跌翻深涧底。大披挂七零八断,犹如急雨打残花;锦套头力尽筋输,恰似猛风飘败叶。硫黄元帅,盔歪甲散走无门;银甲将军,守住老营还要命。愁云托上九重天,一块败兵连地滚。

西门庆和她缠到天快亮才回家。王六儿说:“明天再早些来,脱了衣裳好生耍耍……”

当然,西门庆除了给她买了丫环使唤外,后来又出了100两银子,给王六儿买了一栋宅子。

西门庆睡得最高端的女人是林太太,他们睡得更直接。

其实,林太太这时已35岁。西门庆起初并不是想着睡她,而是她的儿子王三官儿睡了自己的姘头,他想报复而已,想先睡了林太太,走动多了后再睡她儿媳妇。只不过,西门庆一睡后就陷入了熟女的味道。

西门庆先是找到文嫂,给了她一锭五两的银子,悄悄说:“你给我找个法子,让我去林太太家一趟,做成了,她儿子的官司就区区小事,我松点口儿就成。事成后我再赏你。”文嫂立时明白,屁颠屁颠找到林太太将这事说成了。

第二天,林太太一听西门大官人可以帮他儿子走正道,谋功名,马上点头答应相见了。

第二天晚上,西门庆进了王家后,林太太悄悄打量了他一翻,见他一表人材,满心欢喜,将文嫂喊了过去,说:“我羞答答不好去外面,你将他请进来相见吧。”

该夜,两人在酒桌上眉目传神,时候不早,芳情已动。文嫂早隐身而去,林太太轻轻喊了两声:来,倒酒,倒酒。没见文嫂回应。西门庆见左右无人,渐渐促席而坐,说几个段子,趁着挨肩擦膀间,将手搭在林太太肩上,林太太笑而不语。

西门庆顺势搂过她的脖子,林太太对他张开嘴,西门庆随即伸出舌头,伸了进去。紧接着便是——

鸳枕横床,凤香薰被,相挨玉体,抱搂酥胸。彼此欢欣,情兴如火。展猿臂,不觉蝶浪蜂狂;跷玉腿,那个羞云怯雨!

西门庆使尽平生本事,将妇人尽力盘桓了一场。西门庆淋漓尽致,而林太太则发乱钗横,花憔柳困。

曾经,重庆的公安局长文强出事后,有传闻他睡了几多明星,更多的是女学生。我曾和朋友聊天时打趣说:床间的事情,费精力不说,也费时间。这当官的,哪来那么多闲时间来做这事?

朋友却说:你这是以自己的经验却推测别人的生活,或者说是你的贫穷限制了你的见识。像他们这种人,怎么可能像你这刚出校门的人谈恋爱一样,铺垫半天还没进入正题。他们多的是,手下安排好,他一进房间,就脱衣服,发泄完后,便走。哪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麻烦。

我还和他争辩:如果这样,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还有什么意思?

朋友再次告诉我:少的是你认为的乐趣,人家有人家的乐趣。

后来想想,他说得对。每个人做事,都会符合自己的条件和身份。

比如,穷小子,要打动女孩,只得翻过几座山,去山顶摘那朵最好看的野花插在女孩的头上。而富家子弟追女孩,哪需做这些?一个大大的金戒子,不够,再来一台最新的手机,仍不为所动,干脆送车吧!

这次看《金瓶梅》,看到西门庆和他的女人们,其实他泡妞的手段和方式,随着他财富的增多,而变得越来越简单越来越直接。

开始,西门庆泡潘金莲和李瓶儿时,他钱并不多,地位也并不显赫,他有了想法,但只能来来回回,猫抓心一样走来走去,和我等普通人一样,创造机会相见,再相机而动。

后来,西门庆娶了李瓶儿,且成了清河县首富后,他不管是泡王六儿还是林太太,都简单得多。泡王六儿,就是用钱砸。给你买个丫头使唤,再给你买一栋宅子。而和林太太勾搭,他则只是动用了手中的权力:你儿子王三官儿时不时在街上胡闹,只要你依了我,我不但能免他官司,而且可以给他谋个差使。

你看看,怎么和女人睡觉,其实可以作为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这标准不仅是你能睡多少女人,更是你睡女人要不要用手段……
有钱,就有女人

西门庆告诉我们,如何搞定女人第一次

西门庆告诉我们,如何搞定女人第一次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