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台湾最刚的老炮儿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0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台湾最刚的老炮儿

台湾最刚的老炮儿

台湾最刚的老炮儿

上世纪80、90年代,郑智化是台湾流行乐坛扛大旗的先锋音乐人之一,他的音乐影响了几代人。

  不像当时主流情歌的“靡靡之音”,他的歌词充满了人文关怀和对社会的控诉,站在弱者立场的平民主义四线歌,唱得不媚俗,有风骨。
  今天,郑智化面对这个世界仍然没有学会克制和圆滑。
  前段时间,他在脸书上传了一副毛笔字,「当你是非判断都被蒙蔽,不自觉地成为了这些“冷血贪婪阴谋者最大的帮凶」,同时配文:「没有自觉能力的呆丸人」,批评民进党当局操弄意识形态。
  结果就因为这副字,郑智化的脸书账号被禁言,24小时无法发布贴文或留言。随后,郑智化直接怒发“后会有期”,宣布不再用脸书。

  年轻时的郑智化会把所有事情都往最坏的方面去想,到现在还是如此,如果能想到最坏的结果可以承担,那就没有最坏。
  所以当他用毛笔字讽刺台湾“安屎之乱”,名字里带“鲑”可以吃免费鲑鱼,被叫“认祖鲑宗”时,外界的评价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想起郑智化多年前采访时说的那段话:
  “现在我可以讲一句,你可以夺走我任何东西,没有感觉。我知道什么是我会留下来,什么是我可能会没有的,没有就没有。老天给了要感恩,老天不给你,你也不用沮丧,就这么简单。包括生命。”
  1988年,张培仁还没有来北京放那把中国火,27岁的郑智化已经混迹在小虎队、东方快车等跨海艺人大军里,用一针“叛逆”的兴奋剂让青春迷惘期的男青年找到了归宿。
  30年过去,这支兴奋剂药力仍在,郑智化这个名字仍代表着一个朋克的摇滚人生。
  01
  广告界的天才
  上世纪70年代,被称为“天使与撒旦的私生子”的郑智化,在广告界如鱼得水,他的创意灵感似乎永不枯竭,客户抛来的难题在他那里迎刃而解。
  他入行广告界,算是误打误撞。因为忍受不了工程公司刻板的工作模式,干了8个月果断辞职。与此同时,与人搭伙的生意也是赔的血本无归,背了一身债。
  有朋友拿房抵押缓解了燃眉之急,他心里渴望另一种生活,可以自己主宰自己,不受时间限制,不必在商场里过打滚的生活,郑智化心里那股闯劲儿越攒越旺。
  那年,郑智化二十二岁,他试着勾勒出自己未来的蓝图。

  他看到广告公司招聘Copywriter,以为这个职位是影印抄写员,所以拿着简历洋洋洒洒地去面试。一个外行,三道笔试题让他抓耳挠腮,甚至问起面试官,“Catch&Body,为什么要抓住身体?”
  面试官笑笑问他:“你什么都不懂,为什么来考试?”,郑智化以直觉反击。然而一周后,这个门外汉入了广告行,老板看中的,是他的一腔热情与冲劲儿。
  入职公司半年,郑智化显得格格不入,挫败感和同事的冷眼让他喘不过气,骨子里的不服输却教他迎难而上。这是自己所选的路,哪怕是无尽深海也毫不犹豫。那段时间,他发了疯似的恶补专业知识,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他有时也会怀疑,这次一意孤行的跨行究竟是对是错。更多时候,你不得不相信命运。当然,命运的前提,是你有足够的才华,或者能够让人感受得到的才华潜能。

  一年后,开始有人注意到在广告圈出现了一号叫“郑智化”的人物。那时他正在策划开心洗发精和龙角散的广告。结果这两支广告影片的成功,奠定了他以后在广告界发展的基础。
  广告歌《开心女孩》成为郑智化的音乐处女作,因为好奇驱使,加上在点将唱片老板桂鸣玉的鼓动下,郑智化推出了个人创作专辑,就这样一头栽进了唱片界……
  在广告界辛苦耕耘六年,轻易放弃这份成就很可惜。可不眷恋成功的人,才是真正的成功。六年来,郑智化听到了太多的掌声,但是真的那么优秀吗?
  成功会让一个人忘了自己是谁。离开广告公司的前一天,郑智化在街上遇到几个嬉戏的小孩。其中一个小男孩在背他创作的波尔茶(对联篇)广告中的那段口诀: 波若波耶波罗波摩波若蜜……
  郑智化怔在原地好久,第二天辞职了。六年的广告生涯,他无怨无悔,但是需要一个新的开始…
  02
  流行乐坛的“逆子”
  1992 年出版的第五张专辑主打歌《水手》,让郑智化在春晚上大放光彩,也让这首已经在民间被传唱疯了的歌曲遍布大街小巷。
  只不过,郑智化变成所谓的“巨星”并不是因为《水手》如何伟大,而是因为《水手》不小心撞上了北京申请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
  于是郑智化成了“水手”,他的定语是“身残志坚”,他成了意志坚强的精神领袖,大家期待他指点江山抨击时弊促进统一,唱片公司也希望他当一个伟大的音乐导师。

  他说写《水手》的只是因为某次洗澡时得到的灵感,但市场并不愿意这么简单理解他。他不断地在大陆巡演,不断地鼓励大家“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签名,访谈,积极配合飞碟唱片推出的《星星点灯》,然后再大卖。
  郑智化成为歌手,纯粹因为和朋友打的一个赌。那位同事讽刺他说:“这个唱片公司真有胆,敢帮你出唱片,我敢保证,这个公司一定会倒闭!”
  郑智化当即拟了一份合同,找来律师公证:“从明天起,我郑智化离开广告公司,10年之内,只靠音乐吃饭。如果我输了,赔给同事XX台币200万,如果赢了,XX要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堂,跪下来,叫我一声爸爸!”
  1988年,郑智化出的第一张专辑《老幺的故事》就被选入了“台湾歌坛百张最佳专辑”,还在台湾第一届金曲奖上获奖。
  郑智化为什么这么刚?因为命运的风暴,他早已领教过了。当初那么难都没有丧失尊严,此时又怎能任人冷嘲热讽?
  他八字全阴,一出生就戴上克死哥哥的“罪”。他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但在他出生前,二哥哥就夭折了,算命的说是被他克死的。
  三岁那年一场未能及时治愈的高烧,给郑智化带去了难以磨灭的伤害——高烧后遗症小儿麻痹使双腿无法正常发育,导致终身残疾。

  按电视剧走向,这一切似乎是为了成就一个天才所必须的。而现实也似乎如此。两岁的他患小儿麻痹,七岁前只能爬,之后通过手术,才得以依靠拐杖“行走”。
  即便残疾,小时候的郑智化最拿手的三件事依旧是“追女孩、做生意和打架”。除了赛跑以外,所有的比赛他通通参加,然后借口要练习,就不去上课,从美术、书法、到演讲、劳作,而且一定要拿第一名,因为这样老师才会让你继续参加。
  在他的自传里,并没有刻意强调身体给他带来的不便。他说过这样偏执的话:“我绝不是一个天生就孤僻、保护色彩比较重的人,是教育让我如此;是虚伪的人类和低能的社会让我如此的。”
  自传中有一张照片,他拄着双拐,正走向面前的公交车。照片旁有一句话这么形容他:
  「和所有著名歌手最大的不同,是他关心这个社会,深入这个社会。年少的不俗经历,看惯社会冷暖,歌词直抵人心。让那些看不清前程和未来的年青人,躲在逃避的情绪中。」

  阴暗颓废,充满黑色绝望感,是众人对郑智化早期作品的概括。有人曾拿罗大佑和郑智化比较,但他自己却说“从未想过超越罗大佑”。
  其实他不过在作擅长的文学探索而已,郑智化是敏锐的人性观察者,不管是描写社会、解析自我还是回顾青春,他要传达的都是一种忧伤而略带自嘲的真实:
  「我们都在这个荒谬的世界上悲伤成长;爱情,理想,生存都被扭曲着,收获的也只能是扭曲的残缺花朵。」
  很快,在一期《通俗歌曲》上刊登了第一篇针对郑智化的檄文,文章不长,却很蛮横。
  文中,郑智化是一个一文不值的瘸子,因无法改变世界,便在创作中附上消极阴暗的因素,并且恶毒地偷掐社会的痛处。最后还大声呼吁好孩子不应该中郑智化的毒。
  果然好笑,只是一些实话实说的歌词而已,只因追随者众,而让当年那些老古板们惊慌失措起来。
  用郑智化评论卡夫卡的话来回答:“虽然他总是绝望、且赤裸裸地探讨人性……思想很灰色,但是灰色有错吗?”就像有人说郑智化是一个诗人,那种绝望和忧郁是别人无法理解的。
  03
  爱情里的诗人
  有人评价郑智化:诗人和歌者两者之间,隐秘地联系在一起。
  他沉沉的悲哀背后隐藏着浓浓的人文色彩,一种隐性的热血与温暖。你所有担心过的、忧虑过的、甚至是胡思乱想过的,他几乎全部诉诸笔端再转化为旋律,然后针般密密地刺回来,痛醒你的共鸣。
  “一百多块钱的稿费,全部买了红玫瑰,然后车子一路往南部狂飙……没有目的,只是飙车!我把玫瑰花瓣,一瓣一瓣小心剥下来,从打开的车窗丢出去我看着车后在风中爆散开的血红碎片,像火鸟的羽毛,我们尖叫!一直到声音嘶哑…”
  这是他写自己青年时代与富家女的恋爱经历。有古龙小说式的美艳简洁,有电影场景式的声画拼接,但当我们小心翼翼地绕开表面,把这些诗化的情景和他“沉重的肉身实际”相联系的时候会发现,这里面存在着某种与事实和常理不符的地方,有些残酷的现状。

  两人的相识源于一次杂志约稿。女孩是编辑,郑智化是作者,两人懵懂又甜蜜的感情开始萌芽。他们开始约会,郑智化说,要跟她生一个全世界睫毛最长最漂亮的女孩儿。听到这句话,女孩却沉默不语。
  她将郑智化的头拥在怀里,眼泪簌簌落下,浸湿了他的头发。后来女孩的父母请郑智化吃饭,当他坐在她家豪华的客厅里,听着他们的冷言冷语,各种暗示他知难而退的明言暗语时,他知趣地离开了。
  女孩追了出来,满脸泪水。那一夜,他们第一次喝得烂醉,用郑智化的话来说就是:“她像大海一样,淹没了我。”
  女方家长反对两人在一起,郑智化为这段爱情写下了一首歌《昙花》,随后想自杀,但后来他突然想通了,“如果去死就是认输”。
  十一首诗和一封情书,是初恋给郑智化一个永远的梦。几首歌的词都是这些诗,“一生很难再遇到像阿媛那般的女子,我留给她的是十一首诗,和一封遗书;她留给我的是一个永远的梦。”

  《别哭,我最爱的人》改编自《昙花》,“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 /不要告诉我成熟是什么/我在刚开始的瞬间结束……”
  这是一首让郑智化内心最痛的歌。他带给别人的,却不仅仅是旋律和文字的简单堆积,而是来源于心灵的震撼,一种灵魂的升华,更多的,是对生命和现实的一种反思;是一种听得见生命、故事、画面的声音。
  04
  生活中的“艺术家”
  2018年是郑智化发行首张唱片满三十周年的日子,也是他在北京AAW举办第一次绘画个展《溺爱》的重要时刻。
  这段漫长的创作之路,对于一直以来热衷于音乐和艺术创作的郑智化来说,看似顺遂而理所当然,却也充满挑战与各种精彩。
  绘画就和音乐一样,对他来说是与生俱来、自然而然的事——画画是他与外界沟通的方式之一,比什么都重要,“几乎是我的第二生命”。

  对艺术的喜爱如此浓烈,现在的郑智化将生活中大部分的时间拿来创作。很长一段时间里,读艺术史、钻研这些艺术家作品背后所蕴涵的哲学思想与美感氛围,长期陶冶下,他生命里属于艺术的那一块已然被唤醒、被激活。
  没有固定的绘画风格,一切创作的灵感来自天份灵感;他认为艺术是提供人们一个重新观看的角度,画画是满足另一个自我的方式。
  在郑智化的作品中,看似可爱逗趣的人物造型背后,隐含的是他对于当代环境的情绪,经过内在的转化后,以黑色幽默的讽刺性隐喻作为诉说的方式:
  「平和的表面里,包裹着内在的愤怒与不满,而这是创作者的慧黠,也是他诚实的真实姿态。」
  以前唱歌的时候,郑智化有两个愿望没有达成,一个是做企业,另一个是绘画,现在只差一个了。
  1999年推出《夜未眠》之后,郑智化决定正式告别歌坛,因为打赌打完了,十年的约定已经到了,而且他赢了。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结婚生子后,想做一个更快乐的平常人,不会一举一动都曝光。然后可以开始另外一个梦想,学高科技,去创业。

  郑智化与太太在一次聚会中偶遇。那时,她在一家百货公司设计橱窗,而美术恰巧就是郑智化的强项,在画画中两人慢慢有了火花。
  当时,郑智化刚好要从歌坛“退休”,身边的朋友又都结婚了,对家十分渴望的他直接对她说:“我想要一个女儿。”
  再后来,他变成了一个唠叨的老爸。
  05
  疯子和傻子
  歌手时代,郑智化发扬了前辈的人文精神和批判意识,站在自由人性的角度去控诉社会对人的异化。不再唱歌的岁月里,郑智化也没有失去自由之精神,风骨依然。
  2009年,郑智化的复出演唱会主题为「重回年轻时代」。这是一个有煽动力的命名,所谓重回某某时代,其实都是在制造错觉,任谁都明白,过去的岁月甚至感觉,都永远回不去了。

  但是,在一首歌的时间里,能重温曾经的酸楚和疼痛也是好的,因为这样或许可以找到郑智化曾寻找过的“活着的证据”。
  那么关于活过的证据呢,已经留下了,万一有一天不在了,这些也还不错。
  我更认同郑智化身体里有两个自我,其中一个是疯子,另一个是一板一眼的人。当他决定歌唱的那一刻起,理性的这个人都被软禁了起来,疯子大行其道。

台湾最刚的老炮儿

台湾最刚的老炮儿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