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和父母谈钱,一场拉锯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0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和父母谈钱,一场拉锯

和父母谈钱,一场拉锯

和父母谈钱,一场拉锯

引用
和父母谈钱,是艰辛的,也是严肃的。为利益考量,除亲情之外,我们必须面对更真实的东西。

第一次和父母谈钱

知浅
再三婉拒后,母亲还是为我全面退让

和母亲第一次谈钱,在今年春节回家的饭桌上。我问她能否卖掉老家她正住的那套房子,搬到广州和我住,帮我凑够在深圳买房的首付。当时,我在深圳看中了一套40平方米大的学区房,想买来投资。这两年,深圳房价成番上涨,投资这套房,是一个重要的资产增值机会。

父亲过世后,只有母亲能帮我。她一个人住在广东老家的县城,手头握着40万积蓄。听完我的请求,母亲委婉地拒绝了。她告诉我,我的判断不对,老家的这套房子也有升值潜力。之后我们自说自话,她说自己不愿搬走,我一再跟她强调在深圳投资房地产的前景,最后我们谁也没说服谁。

节后返回深圳不久,母亲打电话告诉我,她花掉了40万积蓄,用于还清老家房子的贷款。我虽然有些生气,但也清楚自己不应该干涉,这是母亲的财富,她有支配的自由。只不过,想起一次重要的资产增值机会就这样从眼前溜走,我难免懊恼。怕我的情绪无意中伤害到母亲,我决定暂时不和母亲联系。

这件事最后有了个让我意想不到的结果——母亲还是败给了她做母亲的本能。过了一段时间母亲打来电话,说她在帮我借钱。我不再纠结,告诉她我已经放下在深圳置业的执念。几周后,她打来电话,说她愿意卖掉老家的房子,支持我在深圳买房,还额外还给我转了10万元,“这10万元是我的私房钱,本想留给未来的儿媳妇。”母亲说。

知浅拍下的深圳一手房认购现场

小雨
给我10万元房款后,父亲要与我签协议

父亲61岁那年,因为患有腰椎病,已经两次中风入院,走起路来不松快。为他更换一套带有电梯的房子,在那时显得迫在眉睫。

前几年,我几次劝他和妈妈不要再住老楼,换个新房,都被拒绝了。那一次,我趁爸爸腰痛发作又提起买房的事,他同意了。

父亲特意嘱咐,房产证上要写我的名字,这样一来,到我结婚时我便多了一项婚前财产,会更有底气。

广东人说,谈钱伤感情,在家人之间更是如此。挣钱后,我很少和父母要钱,父母也不跟我谈钱的事。

不过,买这套房对我们来说算是家庭投资,责任也应该均摊。那年年底,我们第一次坐下来谈首付。我们讲好每人出10万首付,我来还房贷。付款那天,我临时没带够钱,只带了6万元。我向爸爸借钱,结果他不仅借给我4万,还多付了10万元首付,只为让我少还点房贷。房子就这样落在了我名下。

没过几天,父亲突然叫我商量最后一轮——他想签个协议。协议规定,在30年之内,这套房子只能给老两口住。我不得把房子卖掉,否则,10万元必须归还。

读完全文,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父亲可能是因为忙着了解立遗嘱的事,多了几分思量。我没多说什么,签下协议,把它存放在抽屉里。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份没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现在想来,我更理解了父亲。这份协议只是表达了父亲在给予时的某种理性。毕竟,父母也有为自己的利益和未来考虑的权利。

彦祖
父母拒绝借钱给我,转身把钱借给亲戚买房

2018年,我经营的公司需要一笔100多万元的回笼资金,朋友被我借遍了,还差20万。我知道父母经营的梨园会在那个秋天末尾赚到二十多万。这些钱成了我的借款目标。

此前我从未和他们开口借钱。父母在西北老家搞蔬果种植,资产大概有100万。九月份,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试探口风,妈妈不置可否。过了一个月,我估算着梨园收入该入账了,又给妈妈打了通电话。

电话里,母亲告诉我,我的弟弟本来也要借钱创业,后来放弃了。我刚开始窃喜,没想到妈妈告诉我,爸爸得知我和弟弟都惦记这二十万后说:“这两个孩子都惦记这二十万,那我就要留十万给自己。”我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复。

一年后,在另一通电话里,妈妈无意间提到,那剩下的十万借给了亲戚买房。我质问她:为何宁愿把钱借给外人,也不愿成全孩子?母亲讲到,那是因为亲戚打听到这笔钱后,隔着几天便到家里请求借款,抹不开面子。她随口安慰我:反正你的资金缺口大,我们也帮不上大忙。放下电话,我没忍住眼泪。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父母心中,早就划分好了“你的”和“我的”,一家人并不意味着风雨同舟。

谈钱,成人的洗礼

阿肚
成年人,就得接受有些愿望无法达成

2014年,我成功申请了美国一所私立学校的研究生学位。一起申请的研究生奖学金没有被批准,我一下需要自己准备约90万元的生活费和学费。

从小我的父母为我提供了宽裕的家庭条件。但我还是很难开口和父母要钱。因为在我和同龄人的心里,“啃老”是一种劣迹,跟父母要钱就是重要表现。再者说,成年人应该尽早独立,因为自己需要发展而跟父母要钱,万一影响他们的生活质量,我一定万分愧疚。可深造的机会摆在眼前,我也很难毅然放弃。几番纠结后,我决定和父母谈谈钱。如果可以,在不影响他们生活的前提下,请求他们的帮助。

后来我约父母谈钱,直接问他们:咱们家有多少存款?我希望他们告诉我准确的数字,我好评估我请求的金额是不是狮子大张口。他们却从未回答我。

那时,他们都已退休,由于多年不和而各有储蓄。妈妈说,她可以支付我的日常生活开销,最多拿出30万。爸爸则不多说,坚持让我不要管钱的问题。

一个半小时过去,我在父母面前不想扛着,时常哭。父亲则总是重复那句话:你如果要去,我们砸锅卖铁也要送你去。“砸锅卖铁”这个词刺痛了我,意味着父母还是打算无止境地供养我。我接受不了自己成为一个吸食父母养分的年轻人,丢下一句“没有这个必要”落荒而逃。

放弃留学那天,我发了条微博:既然自己没有财力,就好好工作吧,给下一代更好的条件。这是我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钱的压迫感。后来,选择在国内读研的我回想,假如父亲真的给我一个存款数额,不论真假,我都会卸下负担。但成年便意味着某些不可推卸的负担,也意味着,必须接受生活中总有一些愿望我们没有条件达成。

飞驼
撕毁父亲给我打的欠条,第一次担起家庭责任

“手头有钱吗?”父亲声音低沉。2018年的一个晚上,父亲第一次找我借钱。我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沉默。我猜可能是他或者母亲生病了,就用微信给父亲转了5000元。过了几天,父亲再次来了电话。他语气严肃,跟我讲了他的遭遇。

原来,在我远赴外地到大学求学以后,他投资生意失败,一直以来靠做建筑工人、到城里打零工挣钱。疫情过后,他拿出新存的20万元养殖基围虾,不料技术不过关,这次投资血本无归,还欠下15万元外债。他已经无路可退。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在家中总是沉默的,但不怒自威。面对第一次跟我借钱的父亲,我第一次意识到,他不过也是个屡屡失败的普通人而已。我想起读书时的衣食无忧,有一次因故我要买一张900元的机票,向他求助后,我第二天收到了他的转账。那时不觉异样。

挂下电话,焦虑又心酸。我把我的存款取了出来,又四处借钱,凑够十五万,打给了父亲。

收到钱后,父亲执意给我写了张欠条。今年过年回家,几杯酒下肚,他从家中的柜子拿出欠条给我。拿起欠条,我看完父亲写的内容,把欠条撕了。我和我爸说:“没事!”这笔钱,是我第一次作为成年人,负担我们家的债务。
那一刻,我感觉我终于和父亲比肩,也成了家中的顶梁柱。

张闪电
分清父母与我的界限

我25岁那年,父亲想换新车,他跟我和丈夫提出心愿后,我们把自己开的一辆SUV给了他。那辆车,是我们结婚时,两家父母合买给我们的。丈夫一直想换一台轿车。父亲接受了SUV,出钱32万元提了台轿车,写在了我丈夫名下。

付款前,父亲突然提出,想让我和丈夫承担车贷,让我们每个月给他的账户里打4千元,持续3年,一共16万元。

这番话让全家人沉默了半分钟有余。我第一次遇到父亲跟我谈钱,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晚上我仔细琢磨白天发生的事,突然意识到父亲这么讲,很可能也有他的苦衷。婚后,我和丈夫一直住在家里,被无偿照顾。生孩子后,母亲为了帮我照顾婴儿便从单位辞职。六口人的日常开销都由父亲的退休金承担,而我此前糊涂,还和小时候一样,把自己当做父母的孩子看待,没有意识到这间房子里住着两个家庭。

领悟到这点,那种感觉,就好像瞬间有了成年人的自觉。父母此前包容,我领悟后更感愧疚,决心自此开始改变。一个月后,第一次还车贷的钱,我把4千块钱打到了母亲的账户上,之后,我开始抢着支付家里的餐费、话费和水电费。唯有如此,我才能心安。

小莲
领会到父母的财力,不代表我的富足

六年前,在父母提供首付的前提下,我在上海拥有了一套二手房。合同办妥那天我特别兴奋,饭桌上不停地和爸妈讲着我对房子装修的构想。

一开始,母亲安静地听着,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她用冷静语气说了话:“这个房子是谁的?”

我脱口而出:“我的啊。”

她沉下脸,语气更加冷静:“这个房子是我和爸爸的,跟你没关系。”我看了眼父亲,他没说话。三个人陷入沉默。

当时,我在上海找到第一份工作,成功落户。买房其实是父母的提议,他们听说我的合租室友买了房子,一再坚持我也不能落后。我家出这笔钱并不困难,他们一次性就把首付款打到了我账户上。

沉默,坐了几分钟,我承受不住压力,便起身去买单。

至今为止,六年过去了,那一幕时时会跑出来,我一直想解读它的含义。在那之前,我物质方面的安全感其实都建立在父母的财产上。那一刻我领会到,我应该重视自己的储蓄,去建立属于自己的物质基础,自己给自己安全感。我停止购买衣服、包袋,从不旅游,终于在去年攒下一笔“Fucking You”存款,一共十万。这是真正属于我的东西。

小莲为自己存下的款项

金钱与人情,孰轻孰重

古月
责怪母亲的爱分配不均,我500元也不愿意退让

因为五百块钱,我和母亲断了联系。

大约六个月前,我的母亲心疼我一边创业一边还要带三个孩子,主动帮我分担照顾小孩的责任。我同意了,嘱咐她多留意我的大儿子,他患有罕见病。带孩子时产生的一切开销由我承担。为了感谢母亲,我每个月额外给她五百元零花钱。

一个月前,母亲的态度开始变化。她常常抱怨身体不适。我对她的暗示了然于心,提出每月给她一千五百元零花钱,同时让她不要再做任何家务。没想到母亲不同意,突然开始和我谈钱。

她说起给弟弟带孩子时,弟弟每个月会给她两千元,觉得我也应该每个月支付她两千元钱,作为报酬。

“弟弟”两个字戳中了我的敏感点。几年前,为了帮弟弟筹办婚礼、买房子,母亲花了大部分积蓄,还欠下外债。这些外债后来都是我在还。更无法接受的是,她会不定时支援弟弟一家的开销。

对比着她对弟弟一家人的疼爱,我感到委屈。和母亲拉锯许久,她坚持每月要付她两千元购买她的劳动,我说死了只能给一千五,表面上谈的是钱,实际上是围绕她那不公平的爱较劲。我打定主意不松口,觉得如果给她两千块,我就输了。

那天讨论无果,母亲收拾东西回了家,此后我和她互不理睬。一个月后,母亲节那天,我给她发了200元红包,留言让她给自己买点东西。她回了条语音,控诉我“一个月零四天了,没有打过电话”,说自己回家后身体不好,为此喝了17副草药。后来我才知道,喝草药的事情子虚乌有。

过了一天,微信红包被退了回来,我们没有再说过话。

古月妈妈帮忙照顾孩子的日常

老大
没能说服父母出彩礼,我的婚礼最终留憾

前年冬天,我和女友准备结婚。根据风俗,婚前她的父母为她准备嫁妆,我的父母准备彩礼,这两笔财富是父母的祝福和馈赠,就是我们小家庭的启动资金。于是,在北京工作的我给父母打了电话,和他们商量准备彩礼的事情,也就是谈钱。

在此之前,我的妻子跟我提出了彩礼20万的要求。没想到,我刚报出数字,爸妈立刻开口说:“不可能吧!”其实妻子家开这个金额并无恶意,只是我们两家老家的婚俗不同,他们理解中合理的要求,被我父母当做了天价彩礼。

就这样,我和父母展开了一场有关彩礼的谈判。我试图说服父母:妻子家准备了昂贵的嫁妆,配得上这份彩礼。父亲脾气上来,在电话那头冲我狂吼。他有自己的盘算,担心妻子家最后会坑走这笔钱。

为了顺利结婚,我提出愿意自己承担其中的十几万,父母依然不同意。那天是我的三十岁生日。走出办公室,我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语气平和,但拒绝支付彩礼,父亲继续吼我。他们忘了我的生日。我忽然想到,这是我除了学费之外第一次求父母为我花钱,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肯成全我。

半个月后,或许觉得不能就此僵持,我的爸妈提出,比照着我的表姐结婚时的彩礼数,他们可以给我五万,但必须先领结婚证再付彩礼。

我和父母谈崩了。我想过自己掏这20万元,但被父母阻拦。不过差别也不大了。约定俗成地,女方家庭认为彩礼和嫁妆实际上是父辈对子女喜结连理的支持,体现双方父母诚意。岳父已经过世,妻子和岳母得知我的父母是这种态度后,我即使自己掏钱把这20万元补上也无济于事。

最后我还是娶到了我的妻子,只不过在民俗里,这个婚结得别扭。领证之后,我们挑了个日子在妻子老家办了酒席。因为没有支付彩礼,照顾岳母的心情,我们没有操办拜堂的环节。按照传统婚俗,我们并未成为拜堂成亲的结发夫妻。

开席前,我给父母又打了个电话,他们拒绝到场。

小千
不为母亲掏房款,她打越洋电话骂我不孝

母亲的越洋电话总是直接谈到钱。两年前,她和父亲去大连旅游后,决意在当地买套房子用于养老,让我出十万元。我曾在房地产公司工作,回绝了母亲,理由是房子地段不佳,不划算。隔着电话,我感受到她的不满立刻增加,她坚持说已经付了一万元的订金,让我赶紧把十万元打过去。

母亲纠结的是人情,是我孝顺不孝顺。而我,既然母亲谈的是投资,我自然而然在意的是这次投资是否值当。不论我如何向她分析原因,她坚持理解为我不孝顺。这也让我产生了逆反情绪,把她理解为控制狂。

我在美国工作。那阵子,她的语音电话会在美国时间凌晨准时发来,没聊几句便把话题转到这件事上。她认为我必须拿出十万元,否则就是白眼狼。我认为她无理取闹,又退一步,同意把损失的订金补给她,或者换个房子我再给十万块。我们持着两种立场反复拉扯,每个电话都要打两个多小时。矛盾越发尖锐,我曾在朋友圈发了一个链接,题目是:“母亲有控制欲怎么办?”表示不满。

僵持一周后,我开始收到亲戚们私聊给我发来的语音,每一条都有六十秒。原来,母亲为了逼我拿出十万元,发动亲戚来指责我不孝顺。我跟一众亲戚卖惨,把事情敷衍了过去。母亲见我立场坚定,只能暂时收手,自己出钱付了购房款。

两个月前,事隔一年多她再次发来微信,要求我每年给她十万块,用于支付在南京买新房的贷款。出于自我保护,我直接回绝了她。自我出国后她积攒的不安全感一下爆发出来。她认为她出钱供我出国读书,到她需要钱了,我就总是拒绝她,是一种不孝。她大声责骂我两小时,我在她喘气的空隙回讽了两句。最后,手机没电,我的世界安静下来。

我哭了几场,看了一次心理咨询,靠着朋友的安慰慢慢接受了一个事实:我的父母就是不那么讲理。

父亲给我发来微信,劝我明年回国,劝诫我:一家人在大连好好生活,这比什么都重要。我下意识地回复:我不觉得我们能够和睦相处。

和父母谈钱,一场拉锯

和父母谈钱,一场拉锯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