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中国最孤独的动物园什么样?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1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中国最孤独的动物园什么样?

中国最孤独的动物园什么样?

中国最孤独的动物园什么样?

在湖北恩施凤凰山森林公园的入口处,有一座特殊的动物园。

它看起来很破败。

小小的门头,不起眼的牌匾,路过的时候会有一股腥臭味窜进鼻腔,让人不得不加快脚步赶紧离开。

人来人往,路过匆匆。

唯独不变的,只有那个坐在小桌子前等待游客的老人,和陪伴他的那只小狗。

老人名叫罗应玖,是这个动物园的园长,同时也是唯一的工作人员。

从每天早上七点推着自行车出门,到两三公里以外的早市买饲料,到回来打扫笼舍,进笼舍里喂食,观察每个动物的情况,这些全都由他一人操办。

遗憾的是,通常忙活很久都不会有一个游客上门。

可老罗仍然乐此不疲。

这个动物园不大,三亩半地,前前后后只有两排笼子。

里面的动物除了较为常见的豪猪、果子狸、孔雀、鳄鱼,还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雕和巨蟒,以及黑熊、猕猴、大鲵这些二级保护动物 。

动物的种类虽然不多,但老罗每一个都非常宝贝。

平时他自己吃穿住都不讲究,唯独喂养动物很讲究,会记录每个动物的偏好。

哪只更喜欢吃蚯蚓,哪只更喜欢啃果子,哪只比较高冷,哪只习惯撒娇,他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巨蟒和鳄鱼会冬眠,需要把房间温度维持在20度左右,悉心照料。

那头棕色小驴最贪吃,老罗会在门口像哄小孩似的先喂它几口,等解馋了之后再把饲料放进食槽里。

一头花白长发的老罗总被当成老太太。

小朋友分不清他的性别,就连更年长的人都忍不住开他玩笑,喊他“妹妹”逗乐。

不过,老罗对此倒是不以为意。

留长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喜欢,而是他多年前剪了一次头发后,发现动物见到他会躲避,更不让他亲近,仿佛遇到了一个陌生人。

老罗委屈道:“理一次头发,就要和这些动物的感情疏远一万年。”

他舍不得与它们有隔阂,和这些动物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自己早已把它们当成家里的孩子。

老罗养动物从不失手。

30多年来,有八十多只动物在这里寿终正寝,目前园里还剩三十多只。

除了野生动物,老罗还会收养无处可去的流浪狗,为了给它们一个家,没少被游客们吐槽。

“这也算是动物园?坑死人了!”

这种情况很常见,老罗也从不去解释,因为他知道就算说再多也无济于事。

住在附近的人却不这么想。

他们知道老罗爱动物如命,舍不得放任它们绝望等死,于是会把那些自己养不了的动物,心照不宣地丢给老罗。

“动物生病如果不去救,我睡觉都不踏实。”

如果动物最后因为治不好去世了,老罗更会伤心得难以自抑。

或许是与外界接触的过少,老罗在「死亡」这件事上仍处于老思想的阶段,对入土为安的仪式感很执着。

每只离开的动物,他都会细心的把它们的尸体包好,再亲手埋进土里。

仿佛只有这样,这些脆弱的灵魂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息。

儿子罗斌劝他别再这么做,天气炎热容易滋生细菌,对人和整个动物园的环境都没有好处。

事实上,动物园的环境一直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除了许多设施年久失修之外,这里的卫生条件也不达标,以至于90%的游客进来之后都会有同样的反应:

这里实在太臭了。

罗斌为此一直有所不满,爸爸的执拗让他为难。

他觉得爸爸跟不上时代了,社会在进步,守着旧思想硬撑无论如何是行不通的。

周围的朋友也劝老罗,既然动物园要做下去,商业化是必须踏出的第一步,比如可以尝试在门口售卖零食,或是贩卖饲料允许游客们进去投喂食物。

结果这些建议都被老罗一一否决。

售票处变成小卖部像什么话?何况游客喂食要是把动物喂出毛病怎么办,他可舍不得让孩子们受罪。

人们都说,这样的老罗根本就是个倔老头儿,像块硬石头一样,越老越不懂得变通。

可老罗说,他一直都这么固执。

固执得甚至有点偏执,天真的理想主义,孤独地守着自己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高中时有位老师没买电影票被他提醒,老师特意声明自己的班主任身份,被老罗“班主任难道就不需要买票了吗?”连声怼了回去。

当兵后他原本有机会留在部队继续发展,但由于不愿助长送礼的风气,最后还是错过了机会。

甚至在动物园陷入窘境后,也曾有做鳄鱼生意的商人向老罗抛出橄榄枝,毫不意外的被拒绝了。

“我喜欢豹子的性格”,老罗说。

“不忍气为人,但是它有那个勇猛的精神,不管什么东西向它袭击,它都是一直奋斗到底。”

“我也是。不服任何人的其他语言,我只服我自己。”

尽管早已决定一条路走到底,但家人的不解和周围异样的眼光,还是让老罗愈发封闭自己。

他越来越不习惯人多的场合,甚至连儿子的婚礼都没有去。

陪伴他的只有那群不会讲话的动物。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老罗和它们交流的障碍,因为他会每天找动物朋友们聊天。

“自然,今天有点冷哦。”

“苏苏,等一哈就给你换水。”

“洋洋,喝水没有?”

老罗第一任妻子去世得早。

他自己辛苦拉扯两个孩子长大,第二任妻子也因为动物园对他颇多埋怨,要求他把动物们都卖掉,他不愿意,最后两个人还是散了。

老罗的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没办法工作,以前会帮着看门买票,但在前几年还是去世了。

她大概是唯一理解老罗的那个人,在去世之前,还嘱咐爸爸一定要把动物园坚持办下去。

女儿的离世,让老罗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从情绪中走出来。

然而无论如何生活还要继续,动物园里的孩子们要依靠老罗生存。

老罗终日与动物作伴,每天住在动物园里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原本的家再也没回去过。

一是没必要回去了,二是害怕有人伤害他的动物。

曾经有只叫洋洋的狮子就被人恶意投毒,老罗守了它几天几夜,最终洋洋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动物园不是个赚钱的买卖,老罗心里比谁都明白。

但他不在乎,因为这个动物园建立的初衷,只是想为家乡人民做好事,直到现在他仍这么想。

1975年,老罗从待了十年的部队退伍,回到恩施后去电影院工作。

而与动物结缘的契机,是在某天下班路上,看到一个男人手里的豪猪。

小家伙手臂已经断掉,浑身血淋淋,看得老罗揪心不已。

结果这一看,就再也放不下了。

最后老罗用十四块钱买下了豪猪,花了他那个时候五分之一的工资。

买是买了,可如何安置这个外来人口,又成了让人头疼的问题。

如果事情发生在现在,他大可以直接打电话寻求动物机构的帮助,可在那个年代,恩施甚至连动物园都还没有。

放回野外?

这只豪猪已经残疾,放归必然活不长久。

最终老罗决定把它养在电影院旁边,这样也方便自己照看。

救了第一只就会有第二只,慢慢地,他开始了漫长的动物救助生涯,只要看到路边贩猎野生动物的,他都会痛斥人家一番,最后将动物买回来好生收养着。

电影院旁边放置的小动物也越来越多,附近经常有小朋友过来围观,而这些充满童真童趣的眼神,也成为了老罗办动物园的理由。

他想到退伍时首长的嘱托,要他回到地方后多做对人民有意义的事。

因此老罗暗下决心,绝不能再让这些可怜的动物落在那些人手里,继续当了无生气的屠杀战利品。

于是到了1989年,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老罗的动物园开业了,地点定在凤凰山。

当时凤凰山还不是森林公园,只是一座荒山,为了动物园,老罗一家从大老远搬到了这个地方。

这也是恩施的第一个动物园,经营形式是“民办官助”。

开业那天所有人激动得敲锣打鼓,市民们纷纷赶去打卡,老师也经常鼓励孩子们多看动物,锻炼他们的观察力。

随着来的人越来越多,2003年,动物园又引进了没有尾巴的东北虎和老狮子。

大型的食肉动物增加了动物园的开支,尽管如此,老罗还是每天给它们买新鲜的肉,同时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梦想:

把动物园做大,让孩子们看到更多的动物。

然而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随着时代发展和城市规划的变更,那座原本属于荒郊野外的凤凰山,逐渐成为了恩施的市中心。

尤其是对于小孩们更有吸引力的游乐场开张后,动物园就更被人们抛之脑后,客流量也从最初一天能接待上千人,到后来一天能赚上百块都算多的。

游客越来越少,政府的补贴也跟不上,老罗的动物园经营得越来越困难,甚至到了入不敷出的程度。

面对这种情况,他只好拿自己的退休金贴补开支。

很多人劝他别犯倔,都这个年纪了,拿着退休金自己过悠闲日子比什么都强。

可老罗实在放不下这些孩子们,仿佛它们早已经融进了自己的骨血里,就连他几年前买彩票中了两万块,最后都把这笔钱全部投在了动物身上。

老罗说,哪怕他彩票中五百万一千万,他第一反应也不会是自己享福,而是要拿这笔钱给动物们翻修条件更好的笼舍。

“我有生命我就要搞。”

只要还活着,他就一定会把这个动物园开下去。

事实上老罗确实做到了。

在这几十年中,和动物园并排的游乐场几次换人经营,只有老罗和他的动物园依然坚守在这里。

他仍做着在旁人眼中不切实际的梦:希望动物园里越做越大,希望既有休息室也有展出室,希望动物们能每天都晒到太阳……

梦想很丰满,可现实是动物园是否能办下去都成了问题。

因为早年和林业局闹得一些不愉快,老罗的证件已经很久没能更新了。

如今他既没有办理野生动物人工繁殖许可证,又拿不出动物来源的相关资料,成了完全不符合标准的“野路子”。

相关部门多次向他提出停办要求,老罗很是不服气:

我只是想保护他们,为什么不可以?

最初成立动物园是想给人民做好事,如今却成了城市发展的绊脚石,这样的变化让他心里又难受又不解。

面对这样的倔老头儿,林业局也很为难,这个动物园卫生条件不达标,动物来源不明确,要迁址老罗又不同意,双方拉拉扯扯十几年,还没能达成共识。

如今的老罗每天都在学习动物保护法,努力触碰这个对他来说崭新的社会。

不知道他和他的动物孩子们还能相伴多久。

或许这个地方终有一天会被时代浪潮彻底推倒,但总会有人记得,曾经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一腔孤勇的使命感,固执的在这里守着他的动物们,直到永远。

中国最孤独的动物园什么样?

中国最孤独的动物园什么样?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