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安得世间双全法,来生未必有今生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1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安得世间双全法,来生未必有今生

安得世间双全法,来生未必有今生

安得世间双全法,来生未必有今生

正文如下:

跟前妻最终还是领了证。一纸婚约,两个人再次绑到一起,如同当初。

在心底,我现在还是不想去的。架不住岳母一个劲儿督促。岳母很苦。想当年我没钱就是一个穷公务员的时候,岳母总是偷偷给我钱给我买东西,对我简直如同亲娘。她跟岳父到老恩爱如初。岳父生病去世后,她很久很久都缓不过来。才六十多一点的人,满头白发,苍老如90岁。每天愁眉苦脸,只有我儿子过去,她才展露笑容。
每周她要求儿子必须去一趟。仿佛盛大仪式一般,准备各种好吃的。就几口人根本吃不完。
儿子是她最亲的亲人了。
她总是抱着儿子说:大孙子,姥姥最疼你。
然后紧紧抱着,仿佛怕儿子逃走一般。

我跟前妻说: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是以前的我了。
前妻低低地说:我知道。

以前,我们还没离婚的时候,工作原因,在曹妃甸驻扎两个月。去曹妃甸的卡拉OK。当时我一个人在那里已经一个月,跟一群大老爷们跑来跑去,见个女人都觉得清秀。带客户唱K,小姑娘看我只是坐在那里,抽烟喝酒发呆,就聊了起来。
接下来我一个人又去了几次。点的都是她。凭借着当年满世界跑现在全中国跑练就的嘴皮子,很快就跟她打的火热。偶尔也掐一把捏一下,虽然都不是重点部位。
到最后,她说,哥哥,咱们出去吧。
我知道出去的意思就是进入。对于当时饥渴万分的我,这不啻于天降甘霖。
我犹豫。
姑娘说,哥,你开房就成。
我犹豫。

我不是柳下惠。那个时候,想到的是在家里的老婆孩子。他们替我守护家庭,我得忍。

最终没有去,也没有再去那里。

现在,如果有人投怀送抱或者花点钱能上,我是毫不犹豫。凭什么要我做清教徒?在我拼命赚钱的时候,前妻可以跟小伙子花前月下呢。

我出去鬼混,前妻其实都知道。
但她什么都不说。隔三岔五就要我去抽个血化验一下。她有个闺蜜是某著名三甲医院的护士。

去沈阳回来,前妻说:老公,要不咱们再要一个孩子?我过三十岁了,再不要就没法要了。
我说,你要让我丢人?这么大岁数了,孩子刚上高中我就退休了,干嘛?开家长会让人家说爷爷来了?
前妻说:我不是傻白甜,好歹也是著名大学高材生,学校比你的稍差一点而已,好基因要批量传递。
前妻说:七七很孤独很寂寞,咱们给他一个兄弟姐妹,长大了也很好。
我说:再说吧。

岳母招呼我们过去吃饭。她做的炖排骨,我最爱吃。
席间,岳母说:小蓝,你们俩要是没时间看孩子,就让我来。
我说,妈,我们都有时间带孩子呢。
岳母说:那就把孩子放我这里几天,你们抽空,把证领了。

我看了看前妻,她默不做声。我说你表个态,不要不吭声。
前妻转头看我:不知道,可能有人不愿意呢。

晚上,夫妻活动开始。前妻自从复合后,夫妻生活很被动。但一旦开始,就很热情。

火车缓缓开进潮湿的甬道。有水滴落,有液体渗出,有隧道内回荡的低声的呻吟。
司机开始加油。加油。节奏逐渐变快。
甬道里,水更加多,热度也逐渐增加。汗水在肌肤之间润透。
前妻搂着我的后背,用力抓我。前妻说:我给你后背抓伤,这样别的女人就能知道你是我的了。
我说:我从来就是你的。
司机又开始加油,因为听到了逐渐高亢的鸣叫和甬道不停的缩紧。
在黑暗的山洞中,一列火车,不停冲撞,向着生命的出发点。
甬道终于缩到最小,把火车紧紧锁住。还加上一双大白腿,锁的更加牢固。
水漫溢出来。甬道颤抖着,痉挛着,辅以大口大口地濒死的鱼一般的喘气。

她说,老公,安全期,射里面吧。我稍一停顿,她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思,亲了我一口说:你不同意,我是不可能贸然怀一个的。
伏在她身上,我闻着她的头发的香气。我想起来,这香气,还是小女友的。我给前妻买的新的洗发水,就是原来小女友一直用的那款。
百感交集,我静默。
前妻抱着我,悄悄在耳边说:老公,对不起。
前妻说:我那时候不懂事。我是被庞某某骗了。我脑子进水了。
前妻说:但我从来没喜欢过第二个人,我二十出头嫁给你,就一直喜欢你一个。我恨自己也恨庞某某。那时候不敢让你去找他,我怕你控制不住,犯了罪,咱们家就毁了。哪怕你毁了我,也不能毁了这个家毁了儿子。
我感到她的眼泪,顺我的脸颊慢慢浸过来。
我只是默默听她说。

软倒。退缩。
火车不知不觉就滑出隧道,如一辆破牛车,散架在路旁的乱草丛中。

然后假装逐渐酣睡。
其实一夜无眠。

有时候前妻也发狠。某次我出去喝酒,凌晨一点多到家。孩子都睡了。
这也多亏复合我才能这样。原来去哪儿都是带着儿子,不可能这么晚回家。
开门,前妻说:怎么这么晚啊?别喝那么多,对身体不好。
我说你别多事儿管好自己就够了。
前妻很不开心。
她跑到我的床上,抱了抱我。然后下床,狠狠地跟我说:姓蓝的,你记住,杀人不过头点地,要过就好好过,不过,也没什么,别总是给我整这些!
我听得很清楚。
我假装醉了。

商量着要去领证。一问,原来复婚跟第一次结婚一样的领证程序。
那天晚上,我们破天荒缠绵了半夜。

我要从侧面,这样省力而且她来的快。
第一次结束,我还没有尽兴。前妻说:今天我来的好快啊,谢谢老公。
我说那再来一个冲锋?前妻说你四十多了别楞充年轻人。
说着她把我放平,爬到我身上:老公,我喜欢跟你面对面,舒服与否是次要的,从后面的确更舒服,但我还是喜欢抱着你看着你,我要一直能看到你。

她缓缓把宝剑放入剑鞘。又缓缓拉出来。两个圆圆的白馒头,放在我的胸口,颤颤,抖抖,软软,绵绵。宝剑开始被润滑,开始频繁出入剑鞘。
前妻说:老公你抱抱我,你抱紧我。
剑鞘里突然开始冒水,仿若溪流暴涨,花朵铺满河面。
前妻说:老公,你上来。

我在一个漫山遍野鲜花的谷中,看到一条溪流。源泉处是一个小小的孔洞。那么小,那么软,那么鲜艳。我钻进去,发现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洞:黑暗,但有着生命的芬芳;狭窄,但有着生命的宽广;柔软,但有着生命的坚强。

生儿之门,死我之户。

头部感受到了清晰的、温柔而坚定的挤压。那种蚀人心骨的柔弱无骨的压迫,是温情陌陌的压迫,是春风对坚硬的吮吸,能够让铁一般的意志逐渐融化在这挤压中。

我慢慢徘徊在洞里。我听到遥远的呼声和呻吟,看到花朵开放,嗅到香气袭人。

仿佛是漂浮在云端,在一池春水的褶皱中徜徉,在软绵如云的花朵中,赤身游荡。云朵越积越多,越来越重,而漂浮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随着一声炸雷般的颤动,雨水倾盆而出,胀满春池,溢出丛林。

前妻抱紧我,勒的我隐隐作痛。

做完爱,睡意全无。我们絮絮叨叨。
前妻突然说:老公,我花了几万。
我说钱都在家里,你花了就花了,跟我说干什么?
前妻说:既然要复婚,我都得告诉你。庞某某原本要结婚了,未婚妻是科委某个主任的女儿。他就是四处约炮的人。我找了个人,调查庞某某,拍下他的证据,然后发给他未婚妻。现在我们局里要把他调到密云的一个镇上去,作风问题入档案,估计这辈子也不用见到他了。
前妻说:我还劝领导给他一条出路。在我们这种地方,活下去容易活得好很难。去了边远地区,更难。离职了没准儿会发财呢。
说完,她轻轻出了一口气。
她说得轻描淡写,我听得毛骨悚然。我一直都知道,前妻不是胸部发达头脑简单,她也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也曾经是校园风云人物。
我说:嗯嗯。你不要这么对我就好。

她突然暴怒起来:
老蓝你他妈的就不是个人!我这么对你,掏心掏肺,你还是放不下!佛祖还犯过错呢,你怎么能一直报复我一辈子?我犯了错,我对不起你,我改正,我弥补还不成吗?家里存款我都写的儿子的名字或者你的名字,我名下一分钱都没有!我的手机都有定位你随时可以查!你还这样对我?你他妈的还是个人吗?
她跳着骂着,声音不高,因为怕吵醒儿子。

但,她肯定是用了全身的力气:
老蓝,你出去跟别人上床,别以为我瞎子!现在我们没关系,你随便,我管不着你。可你这样算怎么回事?你把我当什么?慰安妇也比我好得多!你要是个人,就痛快点儿,要么杀了我,要么就好好过日子!软刀子磨人,你是个男人吗?

我下床,到另一个房间。
她跟过来,跟我厮打,用牙齿咬我,用手抓我。我感觉到肩膀一阵疼痛,开灯一看,咬出血来了,两排深深的印痕。

她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嚎啕大哭。沉闷的哭声。
地下岩浆爆发,阴雨中天际隐隐的雷鸣。

我过去,抱着她。我说我也是难以自制我说我也努力想过这一关。

最后是夫妻相拥而泣沉沉睡去。直到儿子大喊:你们还不起床,我都要迟到了!

五一儿子放假。我们一起去水库游玩。水库边的宾馆太贵了。一个破房间接近两千元,设施还很烂。
前妻说:咱们索性不住了,痛快玩儿,然后开夜路回家。
儿子一手拉着一个,一边跑一边喊: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妈妈!
我的心没来由地疼。当初我带着他四处谈生意出差,他乖乖地坐在一旁,自己看小猪佩奇英文版。大家都夸他温顺乖巧是爸爸的好宝宝。
在学校,他有什么问题也不跟我说。当然更不会跟妈妈说。总是老师告诉我:小七七被同学踢了一脚;摔了一跤;上厕所尿了裤子;等等。
其实,他是隐忍和恐惧和不安。
其实,他一直觉得爸爸妈妈不要他了,所以把自己缩在一个蛋壳里。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孩子,是不是生活会不一样?

回程到了怀柔城区。前妻说:再回去太晚了,咱们找个宾馆住吧。
儿子异常开心:好啊好啊。
睡觉的时候,大床房,前妻特意要的。孩子睡中间。
儿子伸开两手,一边摸着一个,沉沉睡去。
我跟前妻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孩子的不安全感很深。
我说咱们以后多带儿子出来玩儿。前妻说是啊得多带他出来。

领证拍照的时候,摄影师对前妻说:你的头稍微离开你老公肩膀一些,太靠近了。
前妻笑着说:得近点,要不这家伙总是乱跑。
摄影师给了我一个“都是男人都理解”的表情。

拿到结婚证。前妻把我的也收起来,装到她的包里,说:回去,让老妈做点儿好吃的庆贺一下。
我说算了吧,老妈很辛苦。
她说老妈早准备好食材了。

吃着饭,喝着酒,前妻也喝了一点。她不怎么喝酒的,所以也晕乎乎起来。岳母说我去接孩子,你们俩休息。
前妻在自己没出嫁时候的闺房里,提供了新婚妻子的服务。非常的湿润但又极度的紧致。她大口喘着气,几乎不停地在亲我。她说老公你用点力老公我就是你的。
她说,老公你记得不?咱俩第一次就在这个房间?

的确是第一次就在这里。岳父出差去长白山,带着岳母一起。然后前妻说一个人睡觉害怕。
那时候她的确是害怕一个人住。但比她大十多岁的我,以为她要跟我一起做夜间双人运动。毕竟是相亲认识的虽然已经是亲了又亲摸了又摸,但还没确定下来是不是能结婚,就没有贸然行动。另外,那个时候我还有一个炮友,俩人约好就是解决问题,无论谁结婚,这关系立刻终结。当然,她其实在利用我把我骗得很苦。有机会可以讲讲这个人的故事。
就在她的闺房里,我们完成了第一次。第二天,跑出去买床单,因为原来的染了。

然后拿出来药给我看:我半年前开始吃这个,等你什么时候说想要孩子了,停药半年才可以怀孕的。
她一直不愿意吃这个药的,虽然我安利说这个可以改善内分泌。
那一刻还是挺感动。我知道她一直在努力,而我一直在努力远离。
平时上班,她总是有事儿没事儿就发个信息,下了班立刻回家等我。给家里装了监控,说我想她了就打开手机看看。她也不出差了,跟领导说身体不好不适合出差。反正是那种皇粮单位,不求上进的话,混日子也没问题。
而我呢?我拼命要逃走。
我被尘世这张大网缠得死死的。
或许,我根本不想走。

前妻摸着我的肚子:老公,你肚子大了,健身卡又浪费了吧?我肚子没大,你倒先大起来了。
前妻拉着我的手:老公,我知道,你最爱的人不是我。但我最爱的人,的确一直都是你。
前妻说:老公,我买了朗读者和英国病人。我知道你最喜欢这两本。但我的确读不懂英文的。我读汉语的。以后咱们俩聊聊。
前妻光溜溜地下床,打开抽屉,拿出来一个戒指,我立刻认出来,那是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我随手买的。925银。几十块的小东西。
前妻说:你给我买了以后,我一直好好收藏者,就期待着有一天能嫁给你,跟你过一辈子。这是一对魔戒。你的那个已经被你丢了。
她搂着我,低声啜泣。
前妻说:老公,我知道,你跟我复合,其实是为了那个小女友。那我也挺开心的。你回来就好。

银戒指在我的肚皮上,很凉。

我想起来,谈恋爱的时候,恰好还房贷加上给老爹治病,手里的钱都花光了。两个人一起出来逛街,啥都不敢买。最后到了吃饭的时候,发现没几个钱。我说去个高档的地方刷信用卡。前妻说路边店铺的面条就挺好。
我们二人分了一碗面条,大部分是我吃的。她还咂咂嘴说这面条真好吃。

我想起来,在伦敦的哈洛德商场,她逛着转着,抱着刚买的包,说这他妈的才是好日子。老公你以后要多给我赚钱!我说算了吧来一趟就得攒一年的钱!她说那咱们这几天就吃fish and chips省钱。

我想起来,刚辞职的时候,周转上需要钱,她把自己全部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也接近三十万呢。到了岳父生病的时候,她反而一分钱拿不出来了。

我想起来,我们一起回到我读研究生的母校旅游。我们去纽约,赶上大雪,一路狂奔到pen station,上气不接下气才恰好坐上火车离开纽约。到了费城已经很晚。她说老公会不会有黑人在街头拦住咱们来一枪啊?我说别胡思乱想,我叫了出租车很快就到。说着我摸了摸她下巴:来一枪不太可能,但咱俩来一炮还是完全可能的。她捶着我一边说我是色狼一边说:老公,你在我身边,我觉得好安全。
那时候,她说我要进步,要努力学习英文跟你看齐。还装模做样在咖啡馆看报纸。

那时候,是她第一次走出国门。在曼哈顿对着行人一通狂拍。我说你不要这样,要尊重别人,有人不喜欢被拍摄。她还说下一次来可能我们都老了。

那时候,我们去已经在佛罗里达教书的同学家里。同学说有啦啦队。我们去了,草地野餐,欣赏啦啦队跳舞。她说:老公,她们皮肤比我黑腿比我粗,胸还比我小!不好看!老公你不要看!

我也想起来,由于疫情,生意一落千丈。我很久的时间都是闷坐在家里,对着电脑发呆。
前妻学了做饭,变着花样。她说我不会赚钱工资卡给你吧。家里有点儿钱就能活。我说你那点工资还是算了。其实我很感动。

我也想起来,我拿着现金回家。她并不开心。她指着那几公斤的现金说:你就拿这个,取代你几个月不回家?我用这些做个纸人一起过日子?我那时觉得她很矫情。没钱的时候逼我赚钱。有钱了却还要我陪着。怎么这么难伺候?

我想的更多的是,搬到一起后,她的低眉顺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却在离婚后慢慢学会了做饭,做的都是我爱吃的,尽管我们俩吃饭的爱好几乎相反。

我低头,看着前妻。她还是那个小女孩。她刚刚毕业,待业中,经人介绍跟我相亲。那时候岳父岳母要求她必须嫁给体制内的有铁饭碗的家庭富裕的。
那是我们相识的开始。也是我们相恋的开始。
那时候,贪恋的更多是她的身子。有机会见了面,首先开炮。炮火过后,再搂着聊天。
我曾经觉得她除了美丽的躯壳,什么都没有。
但我还是贪恋那洁白的胸脯温暖柔软的乳房。贪恋每一次欢爱后的舒畅。
但我还是贪恋她的年轻。年轻的身体,光滑,顺白,闭上眼,也是在早晨,她裸体躺在床上,天光从窗子照到她的身体上。峰峦起伏,我心荡漾。
可能也贪恋周围朋友羡慕的眼光。大家都说我老牛吃了嫩草而且还是名牌大学的。

岳父岳母一开始都不同意她找我。家庭不算富裕,最主要比她大十多岁,还不过是个穷苦的公务员,只有一套破房子还在还房贷。她坚持。最后也就结婚了。

她的头在我的脸颊。我闻着发香。这是小女友和前妻的发香。她们仿佛渐渐地,正在合二为一。

银戒指的凉意,在我肚皮上慢慢消失。

我搂着她,我抚摸她,面对这个无比熟悉给我生了一个可爱儿子的女人,我觉得我不能继续远离。
我非常非常慢地说:对—-不—–起。

前妻抓住我的头,疯狂地吻我,眼泪都流到我的嘴里。
她呜咽着说:老公,谢谢你!

尘世没有完美。有缺憾才是真实的生命。这一辈子,起起伏伏,穿着盔甲,行走人世之间,触及不到最亲近人的温暖。大家都期盼来生,我不期盼。能把今生活好就不错了。这一生,我活够了。

安得世间双全法,来生未必有今生

安得世间双全法,来生未必有今生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