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父亲常年坐牢,我曾如流浪狗般到处叼食,贫穷的我一路求学到美国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1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父亲常年坐牢,我曾如流浪狗般到处叼食,贫穷的我一路求学到美国

父亲常年坐牢,我曾如流浪狗般到处叼食,贫穷的我一路求学到美国

父亲常年坐牢,我曾如流浪狗般到处叼食,贫穷的我一路求学到美国

我的名字叫仁慈,仁慈不是笔名,也不是后改的,是我出生后便印在户口本上的真名。我也不知道五大三粗、很讲江湖义气的父亲为何会给我取这个名字,他也许是希望我做一个仁慈的人,但命运对我却很少仁慈,反倒安排了诸多人间苦难。

我1996年出生在贵州都匀市的一个城乡结合部,四岁在车祸中失去右腿,妈妈为了救我,也在那场事故中失去了左腿。母女俩同时失去一条腿成为残障者,这或许很惨。但贫穷能把任何不幸放大一万倍,何况我还有一个屡次犯罪常年蹲监狱的父亲。

从童年到青春期,贫穷一路伴随着我,形影不离,在懵懂的少女时期,它带给我的难堪甚至比缺少一条腿还要多。

二十几年来,贫穷和残障一直在反复捶打着我,庆幸的是,我没有被它俩锤废,而是走上了理想中的学术之路。通过高考,我得以走出县城,进入西南政法大学读书;本科毕业后,我成功拿到美国雪城大学的全额奖学金,今年8月还将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这是我三岁和爸妈过年拍的照片,后来一家三口很少能聚在一起。

可能是事发时年龄太小,我已经彻底忘记自己是如何遭遇那场车祸的。据妈妈说,我是在诊所里害怕打针,所以往马路上跑,没看到正好有一辆大巴车飞驰而来。妈妈在身后紧追,把我从鬼门关上拽了回来——代价是她也失去了一条腿。

那是2000年左右,残障儿童一般都会去特殊学校就读,到了我上学的年纪,妈妈四处求爷爷告奶奶,硬是托人把我送进了一所普通小学,这几乎花光了她在失去左腿前存下的所有积蓄,只为我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学校离我家很远,第一次去上学时,奶奶心疼六毛钱的车票,早上六点半就带着我出发,整整走了一个小时才到。那一天,我才体会到穿假肢走远路有多折磨。我的残肢磨出了水泡,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

老师在学校里讲童话故事,小朋友们都不懂美人鱼“每一步都走在刀尖上”有多痛,而我想的是“是不是和我用假肢走路一样痛?”

随着我的身体发育,残肢的骨头不断突破皮肉,白生生地露出来,我只能用纱布包着,咬紧牙关去穿假肢。每天放学回家脱下假肢,红黄交杂的液体总是把纱布染得一片斑斓。

实在走不动的时候,奶奶会背着我走一段。如果天公不作美,奶奶既要戴着斗笠躲雨,又要驮着打着伞的我,别人见了直笑,说她像个捡垃圾的疯婆子。

我4岁出车祸前和家人拍的照片。左边的是我奶奶,右边是我大姑。车祸之后,我童年的照片就很少了。

小学四年级,我终于不用再走路上学了。原因是我爸因为防卫过当捅死了我舅的一个朋友,他被警察带走后,两边为难的我妈也消失了。奶奶因为生气,身体状况一落千丈,没办法再送我上学,便每天给我两块五毛钱坐公交,从车站到家还要再走二十分钟。

车票一张六毛,如果我想坐车回家吃午饭,一天得坐四趟,只剩下一毛。如果中午留校吃饭,我就只能买一块二毛钱的午餐,很难填饱肚子。

奶奶是晚上七点睡省电费、自己挑井水省水费的人,绝不可能给我更多钱。饿到极致,我只能去偷同学一两块钱买东西吃。

晚上回到家也没什么有营养的菜,奶奶做得最多的就是素酸汤,用贵州糟辣椒把白菜、豆芽、豇豆煮在一起,清汤寡水。夏天吃还能解暑,冬天吃简直遭罪。

因为家里穷,我的第一副假肢用了三年都没换过,残肢已经不能适应,腿一放进去就疼。到后来实在不能用了,我只好拄着拐杖上学,走在学校里非常显眼,与同学们格格不入。

小学三年级时的大头贴,那时虽然失去了右腿,不过家还在,照像时依然开心地笑。

我拄着拐杖,穿得脏兮兮的,还偷同学的钱和零食,不止一次被老师批评、被同学疏远,光外号就被起了好几个——瘸子、铁拐李、杀人犯的崽。有次上厕所回来,我发现书包被人从抽屉拽出来扔在地上,课本、文具全躺在地上,早上剩下一半舍不得丢的糯米饭也撒了一地。

我妈后来告诉我,某天她偷偷去校门口看我放学,见我面黄肌瘦的,比同龄人都矮,心疼地坐在远远的地方抹眼泪。

2006年左右,爸妈决定离婚,他们两边都不想要我的抚养权。我爸是因为人在坐牢没法养;我妈则是不能要我,失去左腿的她自身难保,根本养不起我。那阵子兵荒马乱的,我被暂时安置在亲戚家。

从亲戚口中得知这个情况后,我悄悄哭了很久,感觉自己像是一颗被抛来打去的乒乓球,给哪一边都是多余的。在亲戚家,我第一次有机会吃到板栗红烧肉,却难过得食不下咽,丝毫尝不出来饭菜的香味。

我小学四年级的证件照,看起来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那时候很瘦,也不爱笑了。

被亲戚们围在一起讨论对策时,大家都在指责我不乖、不该不好好学习、不该偷同学的钱和零食,却没有人问我“你爸爸妈妈离婚了,你伤心吗?”、“你爸爸又去坐牢了,你难过吗?”、“你妈妈不见了,你想不想她?”

爸爸坐牢,妈妈消失,奶奶独自养我的日子持续了快两年。五年级下学期的一天,消失很久的妈妈终于回来了,她在我学校附近开了一家理发店,边挣钱边照顾我。直到这时,我才结束了灰扑扑如流浪狗般到处叼食的日子。

妈妈的理发店位置极佳,离附近的初中、高中都只有十分钟路程。我的整个青春期都在那个小小的铺面度过的,放学后在理发椅旁边的桌子上写作业,晚上就睡在门面的小阁楼上。

我因此觉得妈妈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开着一个破旧的理发店供我吃穿用度,让我不用再遭受走路脚疼的罪。虽然最穷的时候我们俩曾连着一周只吃面条,但我至少不会饿肚子了。

这是我妈妈开的理发店,是我从小学五年级一直住到高中毕业的地方。

然而,每次一到开学的时候,所有美好又会因为钱的问题瞬间破灭。我妈和我姑总是会大闹一场,主题只有一个:谁来给我出学费?

法院把我的抚养权判给了我爸,我妈因此认为学费应该由我爸负责,毕竟平时都是她在养我。但我爸还在蹲监狱呢,怎么可能有钱给我?于是我妈就让我去找奶奶和二姑要学费。可找她们有什么用呢?她们又不是监护人,自己挣钱也难于登天。

于是乎,作为中间人的我,每年开学都要两头跑,上演和去年一样的闹剧——到底谁该为我付学费?那些争吵、互相推诿的画面我至今历历在目,最后到底是谁付的学费却已经记不清了。

有时闹得狠了,我妈会说拿不到学费就别回来了,让我回奶奶家住。每到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小学时那种谁都不要的境地,又变成了一颗被人抛来打去的乒乓球,一个谁都不想要的拖油瓶,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地哭。

这是我在中学时期用的廉价拐杖,曾经一个半月内走断了3根。

我哭得最狠的是2014年高考结束那次,作为一名文科生,我以627分的成绩被号称“法学黄埔军校”的西南政法大学录取,因为成绩排名靠前,我的照片还被挂在高中门口展示。放在别人家这是件大好事,可到了我家反倒成了烦心事,原因还是学费。

我爸在我读高中时短暂出来过一阵子,在我高考结束后又因为抢劫坐牢了,所以学费的问题依然难解。这次我妈和我姑没有把我当作中间人传声,而是直接见面,途中差点上演“全武行”,两人用车轱辘话来回争辩:“谁是监护人,谁有抚养权?”

一想到我的某位同学考了三本都能收到长辈给的几万元红包,我不禁悲从心来,竟然直接哭晕了过去。后来,是二姑把升学宴的一万块礼金交给我,我才有了大一一整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左边是我的录取信息,右边是我高考证件照,拍照的时候我忙着学习,都没收拾一下就去了。
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后,我仍然觉得觉得自己和同学们格格不入。不仅因为我是校园里唯一的残障者,去上课要比别人辛苦很多,还因为我的贫穷。

寝室的其他三个女孩都来自富有家庭,生活美满。我曾想过融入她们,和她们一起逛街购物,一起看电影吃饭,但生活费禁不起如此挥霍,我没坚持多久就放弃了。

碍于自尊,我不直接说“我没钱,就不和你们去玩了”,她们邀请我的时候,我就说要看书学习。

不能出去玩,我就只能搞点不花钱的东西,比如组建读书会,疯狂看书,还因为这个共同爱好认识了我最好的朋友妙鑫。她虽然来自于中产之家,和我却没什么隔阂,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哲学,聊文学。

这是在学校操场上,我背着羽毛球拍和其他同学一起体育课。

大二暑假,家里老房子拆迁得到一笔赔偿款,我总算暂时告别贫困,不用再担心学费和生活费。大三一开学,我就写申请把助学金退掉了。

那一年,我开始认同自己作为残障者的身份,不再遮遮掩掩,还在网上分享“主动露出腿部假肢是什么体验?”

我的故事因此被多家媒体报道,之后北京交通出版社约我出了一本书,于是我有了人生中第一笔大收入,告别了紧巴巴的日子,放假的时候还能出去玩。

有了钱,生活一下子变顺心了,临毕业前我更坚定了去美国留学的想法。其实我很早就有个哈佛梦,5岁就从妈妈口中得知它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

在我读小学之前,很多普通学校都拒绝让我去入学,妈妈原本也想放弃,但我那时候哭着跟她说:“妈妈我想读书,我会考上哈佛的。” 妈妈听了这番话才咬着牙继续给我找学校。所以,去哈佛既是妈妈的愿望,也是我对她的许诺。

妈妈一直都支持我上学,曾放言让我“不用担心钱”。大四那年,我力挽狂澜,提高了绩点,参加了社会活动,拿到了不错的推荐信。在跟几个留学机构咨询之后,她们都觉得我可以被理想学校哈佛录取,并且愿意免费帮我做一系列申请。

我和出版的书的合照,这本书是献给妈妈的,叫《我妈和她给我的四条命》。

定下申请目标后,我打电话告诉了妈妈这件事,她也很高兴,在我寒假回家时专程来车站接我。她站在寒风中裹紧羽绒服,看上去还是小小的一只。我走到她身边,才发现她的头顶才刚到我的嘴唇,原来我已经比她高那么多了。

大学几年我很少回家,假期都住在学校宿舍里,因为比较安静,有床有书桌。家里拆迁后,我偶尔回家也是住在我爸的回迁房里,而我妈依然住在一个破旧小楼的一层。

坐在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我妈问我申请准备得怎么样了?我看着墙角的霉斑、桌子上的电磁炉和吃剩的面条,突然蹦出来一句:“我不申请哈佛了。”

我和妈妈的合照,她是苗族人,穿上民族服饰非常美。

我想起五岁时,妈妈为了让我去普通小学读书,拿着拐杖走到脚板底起泡地找关系;初中时我因为参加省里游泳比赛导致小升初考试失常,为了把我送到最好的初中,她仍是到处借钱求人。

现在我已经21岁了,还要让生活拮据的她到处求人借钱吗?何况出国要五十万啊,这不是小数目,有谁会借给她?

哈佛法学院从来不给全额奖学金,想出国我只能找提供全额奖学金的学校。我妈当时就急了,马上说:“你不要担心学费生活费,妈会想办法的,考上肯定能去读。”那天,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话劝我,我一直在忍,不想让眼泪夺眶而出。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问她要过一分钱生活费。也不再告诉她我遇到的任何难处。

我自己是残障人士,一直对残障法感兴趣,想着既然不能去哈佛,就去美国残障法最好的地方吧,后来幸运地申请到了雪城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办理美国签证需要15万生活费财产证明,我出书、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存的钱只有五万,无奈之下想跟我爸借钱,申请完签证就还给他。我爸一开始答应好好的,最后又反悔了。

这是2017年,我露出假肢后被视频网站采访时拍摄的照片。

那阵子我心灰意冷,虽然生活已经比小学吃不饱饭的时候好多了,但我还在为钱的事发愁。我突然明白:原来贫穷是一个相对概念,不是和别人比,而是和自己的渴望比。

如果我只是留在国内读研究生,或者直接去工作,可能不会如此为钱所困,可我就是想出国留学,我多么渴望去体会中国之外的世界,学习不同残障法律的构架。为了满足自己的理想,我必须付出代价。

借钱绝非易事,有人一口回绝,有人满口答应却避而不见,我都能理解。好在我的一位师兄二话不说借钱给我去做财产证明,得以让我来到美国雪城学习残障法。

在美国读书时,我去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和残障人士有关的论坛。

读硕士期间,我靠着一笔小小的存款,不需要兼职支持就可以全心全意地学习。我的残障法教授非常赏识我,希望我可以当她的第一个博士生;学院里公认最难的信托法课程,我拿到了A-;我的职业道德法教授专门写邮件告诉我,他期末给了我这门课以来的最高分94分。

一年的学习,让我对国际残障法和美国残障法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让我对中国的残障法有了更多思考。

我在国内读书时,学校从来没有讲授过任何和残障有关的法律。所以,我希望未来可以当大学老师,把残障法带给法学院的同学们,让她们对残障和法律能有更多的思考。

雪城大学法学院毕业册上的照片,那时疫情还没有开始,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面临多少挑战。

去年五月份,我开始申请雪城大学的残障法博士。我的指导教授很支持,并且为我争取到了全额奖学金。

万万没想到,因为疫情和美国政府交替的原因导致签证发不出,我的全奖博士offer在发出两个月之后便失效了。

那时候回国的机票要七八万人民币一张,而我的存款只有不到一万,我被迫困在了美国,心情十分焦虑,一边找工作,每周还要去做志愿者换取食物以减少开支。虽说不当志愿者也可以领食物,但我还是希望在疫情时能做一点贡献。

幸运的是,在师姐的推荐下,我找到了一家律所的工作,得以解决签证问题。不幸的是,由于疫情我只能居家办公,工资十分微薄,有时连房租都不够付。

我在当志愿者分发食物的照片,两小时工作结束后可以领一箱食物。

今年年初,我重整旗鼓,又开始申请博士,由于去年原定的奖学金没发出来,教授只能重新帮我找资金。

某天晚上九点,我刚从打工的地方回到家,正准备打开电脑再次修改博士项目申请书,看到教授发来一封邮件:“仁慈,你和妈妈到底能为学费拿出多少钱?”我鼻子一酸,眼泪瞬间淌了出来。

当时我压力特别大,不仅要修改申请项目书,在律所工作之外,周末还在兼职做服务员。我比以往任何都时候都需要钱,妈妈也查出肾结石和严重蛀牙。虽然不是大病,但因为疫情理发店被迫关门,她也没钱去看,只能扛着。

我很担心她,坚持做兼职赚钱让她看病。而法学院学费是五十万人民币,我和我妈真的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最终,我以“我很抱歉”开头,如实给教授回了邮件,眼泪又是狂流不止。我感到很难堪,我是在为自己的贫穷道歉,但直到现在我也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我和指导教授在纽约国际法年会上的合影,她是国际残障法知名专家,非常赏识我,很想我继续读博。

最难的时候,在学业资金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下,我妈都开始劝我“要么不读博士了,回国吧。” 我说不行,我的职业目标是残障法老师,我一定要读下去!更何况我根本买不起回国的机票……

我开始问其他律师要更多工作,每周四早上去当志愿者领食物,每周末去朋友店里帮忙,我在美国认识的好朋友也经常叫我去吃饭……终于,在今年四月底的时候,老师告诉我博士资金找到了,签证也搞定了,很快就把录取通知书发给我。

这个结果比我预想中最差的情况要好一点,现在全美学术机构都面临资金困难的问题,我能拿到资金已经很不错了,但只有第一年能拿全额奖学金和生活费,之后学院就不会给我发生活费,并且每年还要交一些管理费。

不过,我相信总是会有办法解决钱的问题,实在不行我就边兼职边读书。如果回国机票依旧高昂,我可能几年内都不能抱一抱我很想念的妈妈了。不久前她的理发店倒闭了,没有了收入,我还要负担起她每个月的房租和看病买药的开支。

我一个人在美国确实会很辛苦,但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渴望的生活并向着它努力,那么她就能忍受一切生活。

我和博士录取通知书的照片,美国现任总统拜登也是从雪城大学法学院博士毕业的。

穷了这么些年,我到现在也一直没有习惯贫穷这件事。朋友跟我说,如果你对贫穷还有反应,说明你没有在麻木地活着。

是啊,贫穷真是一把刻骨锻人的刀,它让我年幼时总是吃不饱饭,青春时总是灰扑扑地缩在角落,成年时又不得不放弃理想学校。

但因为贫穷,我比一般孩子更早地学会了懂事,比一般同学更早认清现实,更早地承担对自己的责任,对母亲的责任。

不过我永远也不会感谢贫穷,我变成什么样不在于贫穷,而是在于我怎样面对贫穷。我感谢的是年幼时为我撑起一片天的母亲,是从来没有放弃的自己,是理解支持我、愿意拉我一把的朋友们。

这是我床头的小小照片墙,上面是我的妈妈和我的好朋友们,她们都曾在我有困难的时候拉我一把。

一块铁,能否被锻造成好刀,除了铁自身质量,还需要一些匠人的技术——在人生中,我愿称之为运气和机遇。

我的人生还在继续,我还在和贫穷做斗争。贫穷这匠人最后会把我锻成什么样,尚不能盖棺定论,这或许将是他一辈子的事业,或许他会英年早逝。无论如何,我愿做好一切准备,当运气来临时及时抓住它。

父亲常年坐牢,我曾如流浪狗般到处叼食,贫穷的我一路求学到美国

父亲常年坐牢,我曾如流浪狗般到处叼食,贫穷的我一路求学到美国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