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05后性教育,操心的家长们建了个群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0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05后性教育,操心的家长们建了个群

05后性教育,操心的家长们建了个群

05后性教育,操心的家长们建了个群

05后孩子们对性的接触和了解,远超此前每一代人。一群家长决心走在前面,他们视孩子为完整且独立的个体,认真对待孩子的提问、想法和决定。这是一次双向教育,成人与孩子在互动中影响着彼此的生命。

孩子们的敏感问题

李沁第一次意识到要给4岁的儿子进行性教育,源于老师发来的一则语音。老师说,儿子跳跳在课堂上,把自己的小鸡鸡掏出来玩,已不止一两次。李沁有些发蒙,只得回复老师:回家教育他。
该怎么教育,李沁心里没谱,这件事超出了她35年来的认知,即使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去年,二胎诞下女儿后,她选择了辞去工作全职带娃。李沁的母职心很重,儿子跳跳用母乳喂养到两岁,辅食都是她精心挑选的绿色食品。她给孩子读绘本,做英语启蒙,对时兴的育儿方式亦步亦趋。独独没有想到,眼下孩子年龄尚小,就有了拨弄生殖器的迹象。

该怎么定义4岁孩子的这种行为,李沁的第一反应是感到羞耻,继而害怕、焦虑,她担心孩子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刻意模仿。动画片《小猪佩奇》、《海底小纵队》、《奥特曼》这些都是她熟悉的,她曾因为《奥特曼》太暴力,看完后儿子会照样子舞刀弄枪,进而阻止孩子继续观看。

儿子跳跳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性格不算外向,缺乏安全感,在新环境里他不会主动和人打招呼,但只要有人和他交朋友,他都表现得很友好。作为妈妈的直觉,儿子不像是会做出格事的孩子。李沁决定和丈夫一起商量对策,她觉得这件事由爸爸出面和儿子沟通更妥当。

一天晚饭后,李沁收拾碗筷,父子两单独来到阳台。事后,丈夫说事情已经解决,他告诉孩子手很脏,不要常去碰它,也不要在课堂上拿出来玩,孩子点头表示知道了。对丈夫来说,这不是什么太大的事。

简单几句话没能打消李沁的担忧,“我的孩子是不是性早熟了,他这样是正常的么?”妈妈心里打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和李沁不同,31岁的吴欣很早就对自己女儿展开了家庭性教育,她认为女孩从小就要懂得保护好自己。她给女儿读绘本《小威向前冲》、《乳房的故事》、《请不要随便摸我》,跟女儿解释人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洗澡时,会教女儿认识自己的身体。

现在,女儿6岁了,吴欣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招架女儿提出的各式问题。有些问题深奥又富有哲理。比如女儿会问:“妈妈,隐私是怎么来的?”吴欣回答隐私就是自己的东西,同时不想让别人知道“它”是什么样,比如乳房就不能暴露在外。女儿继续追问,“大家长得都一样,为什么这些地方就变成隐私部位了,没什么好看的,为什么会有人想看呢?”

吴欣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吴欣给女儿买的性教育绘本

05后孩子们,对性与性相关的知识的接触与了解,超过以往任何一代人。在天真的好奇心背后,是认知匮乏和焦渴的家长们,他们必须找到一切可能的途径和方式,去回应孩子的疑问与需求。偶然的机会,李沁和吴欣接触到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刘文利教授的相关研究,并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加入关注孩子性教育家长的微信群。

刘文利教授曾因主编儿童性教育教材《珍爱生命》,引发广泛关注,书中因一张含有“男女生殖器相关介绍”,被部分网友抨击尺度大,“伤风败俗”,相关教材一度不得不下架。现实中,因调查研究而建的微信群保留了下来,困惑的家长们通过口耳相传,汇聚到了一起,彼此交流、互助。李沁和吴欣也是在这里认识的。

在这个家长性教育群,有人提到看见自己2岁的女儿和5岁的侄子,在玩脱裤子游戏,她感到很生气却不知如何阻止;有人说自己两岁的孩子突然冒出一句:我不要结婚,结婚会亲嘴好恶心;另一位家长的困扰是被孩子催生:爸爸妈妈,你们就再性交一次,给我生个小妹妹。

孩子们的奇妙问题和怪异话语超乎年轻家长们的想象。除却知识与训练的缺乏,不少家长心态崩了,甚至会因为尴尬而回避。一位爸爸说,自己儿子14岁读初二,检查生物作业时,其中一章讲人体构造,有一张男性生殖系统图,每个部位的名称在旁边都标注得清清楚楚。他提醒儿子也已经到了发育的年纪,儿子领会爸爸的意思,发问道:“多长才算正常?”

这位爸爸哭笑不得,不得不岔开话题说:你“睾丸”的“睾”字写错了。

七年级上册的生物课本

补课的家长们

微信群最初是做调查问卷的,陌生的家长们彼此并不活跃,他们多数出生在1985年至1990年间,孩子是典型的05后。日常群内,只有零星几人转发儿童防性侵的文章,无所事事的李沁想过要退群。一天,一位家长小心翼翼的在群里发问:麻烦请教下,我该跟12岁的孩子讲遗精的话题么?怎么开口。

像一颗石子丢进平静的湖,打开一圈圈共鸣的涟漪。有人建议这位家长直接开口,潜水的人跳出来接住话题,说自己也有类似困惑。新手妈妈提问说:有专家认为,3岁前跟宝宝共浴有好处,比绘本更直观,但我有点不好意思。很快就有苦恼的爸爸接龙吐苦水:女儿有一次非要看我裸体。我不知道该不该让看,就以隐私为由拒绝了孩子。

李沁这才发现,问题都是有的,只是大部分家长苦于不知如何开口。群内氛围热闹起来后,家长们才发现群里还有一群苦恼的老师,老师的问题是“给五年级学生讲性教育课提遗精是否合适”。

李沁赶紧把自己孩子玩弄生殖器的疑问,丢进群内。有经历过的家长回复,这只是孩子感到好奇罢了。这些回应让李沁心宽了一些。在其他家长讲述中,她发现,原来自己的孩子并非特例。

一次,家长们在群内分享了一则儿童性教育的讲座,地点正好在李沁家所在的广州,她赶紧报了名。在这堂讲座上,嘉宾老师分享了在农村地区做性教育的相关,老师问孩子们如果有一天遭遇性侵,会怎么办?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的孩子们说,要么选择去死,要么嫁给那个人。老师的心瞬间就痛了。

听得心惊的李沁,决心不再犹豫和拖延。那天回到家,她将光着身体的儿子带到镜子前,让他观察自己的每一部分。她告诉儿子,小鸡鸡可以尿尿,长大了还会让女孩生宝宝,并要求孩子保护好它。李沁后来观察,孩子了解小鸡鸡后,反而不感兴趣了。

为了让孩子认识性,李沁把自己怀孕的大肚照摆在了电视柜上,儿子跳跳看到后跑过来问妈妈的肚子为什么圆圆的?李沁回答说,你曾经就住在妈妈的肚子里。孩子跑过来把耳朵贴在妈妈的肚子上,小声说“要听一听”。

为了把事情讲明白,李沁添置了一套生小孩的玩具,她让孩子扮演医生,她扮演孕妇,“医生快帮帮我,我快疼死了。”孩子从玩具娃娃的阴道里把两个小婴儿拽出来,高兴的欢呼:妈妈你生了一对双胞胎,我又有了一个小弟弟和小妹妹。游戏结束时孩子问生孩子有多疼,“很疼很疼,比打针疼多了。”这时,孩子又跑过来揉揉她的肚子安慰道:摸摸就不疼了。

孩子们围在一起玩接生游戏

李沁将这些称之为日常可教时刻,洗澡、读绘本、做游戏,甚至做菜(她切鸡鸭时现场教学)都能成为和孩子互动学习的场景,她把自己的经验分享到群里,和其他的家长们彼此启发。
群里的朵朵妈妈分享了自己3岁女儿的趣事:她给女儿读绘本,说到屁股不能让人摸,女儿看到绘本上男孩光着屁股,马上跑回到房间,拿来自己的一条内裤,奶声奶气的说:要给哥哥把内裤穿上,不能露着。

家长群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氛围,这里不聊闲话,只回应具体问题。群里的家长有着相似的理念,他们认为现在孩子接触网络的年龄越来越早,网络搜索能力很强,一旦孩子好奇父母不回答的问题,他会自己主动去找,“不如家长告诉孩子真实正确的答案”。

34岁的西河是一名老师,他在一所中学教道德与法制,七年级下半学期他将有6个课时讲述青春期发育。有节课讲人是怎么来的,性交环节他讲到“放入”,学生好奇地问怎么放入,联系之前学过的生理结构,他告诉学生说男性阴茎会勃起,会硬,然后就能插入了。

西河把这件事分享到群里,家长们肯定了他这种直接摊开讲的做法。有家长打趣道,如果学生再往下问下去,你该怎么回答呢。西河打出为难的表情,好在他的学生大概懂了。性教育课堂上,大部分问题西河都能从容应对,有些问题就不一定了,比如女生问:“吃木瓜真的能丰胸么?”

今年开学,西河做了新的尝试,他在学校每个女厕所门口,安装了卫生巾互助盒,里面放着卫生巾、暖宝宝还有一次性内裤。他让各班主任告诉学生,有需要可以自取。他分享到朋友圈,有妈妈看到后,回复他:“真想把女儿转到你们学校。”

谁知,第二天西河就在群里发了求助信息:我们班有男生从我办公室拿一次性内裤玩,带进教室,和男同学一起玩,挂在黑板上,大家说我应该怎么惩罚他?

西河发起制作的卫生巾互助盒

在100来号人的家长群中,活跃的西河成为群管理员,不仅因为他老师的身份,更在于他能站在孩子的角度解决问题。平时,他将自己学生有趣的事发在群里,这些真实的事件听上去更像是段子:班上有女孩子很喜欢丝袜,她腿胖,看有个男生腿细,很白,她就给他买了一条,让他穿一下。她同时买了两条,分别给两个男生,一个穿了,一个没穿,穿丝袜的男生成为焦点,引得同学讨论了整一天。

谈性,道路漫长

这天,群里的一则留言引起了西河的注意:我16岁,最近刷网站看了一些性侵视频。包括熟人性侵,有叔叔对侄女的,甚至还有父亲对孩子的,我内心有些害怕,不知道能和谁沟通?学习受到了影响。

群里有未成年人是大家没有想到的,家长们请西河来解答。私下西河和女孩沟通后,发现女孩害怕的根源,她的父母在外打工,平时她住校周末去奶奶家,和父母长久的疏离感让她对亲密关系产生了怀疑。“孩子被吓到了,连家都不安全了她该怎么办。”西河说。对这个女孩来说,旁人口头上的安慰是无效的,家人的缺席让女儿失去了爱和情感的避风港。

Cloudy不常在群里发言,她是大学生,有次家长们在群里讨论男性自慰,她忍不住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我上初三的弟弟把摸自己鸡鸡的事告诉我,他说这样做自己很舒服,我告诉他这是正常的,但也不能经常做。这事被妈妈知道后,直接对弟弟说那是手淫,语气嫌弃。

这次Cloudy没有退让,她赶紧把妈妈拉走,又对弟弟说你不要听妈妈的,那一刻她成了大家长。她感到愤怒是有原因的,小学六年级同桌的男生会时不时摸她的屁股,她感到既害怕又羞耻,她没有对任何人说,直到换座位男孩被调走,她忍耐了一个学期。去年高考完,她将隐藏在自己心底近十年的秘密告诉了妈妈,妈妈说也许那个男孩不是故意的,就结束了话题。她感到伤心,“以前的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平安健康快乐。”她差点把这句话吼出来。

随着孩子成长,与性有关的问题还会参杂现实的痛苦,并因此愈发强烈而无法回避。38岁的王满在去年8月结束了自己长达17年的婚姻,她有两个孩子,大女儿13岁,小儿子4岁。离婚后王满从熟人口中,偶然得知前夫是婚内出轨,现在对方怀孕即将生产,她打电话过去质问,被女儿不小心听到了,女儿哭着问为什么爸爸要跟别人生孩子。

“孩子问我如果生孩子妈妈也可以,为什么爸爸要去找别人,为什么男人会选择不同的女人,我该怎么回答。”隔着电脑屏幕,这位伤心的妈妈求助。

女儿也给爸爸打电话,她问:“怀孕是这么容易的?睡一觉是不是就可以怀孕?”爸爸回复说,阿姨肚子里的宝宝以后也会很喜欢你的,女儿气愤地摔了手机。王满送孩子去上学,走到校门口女儿一直哭,看着孩子的背影,王满也哭。

她想和女儿谈一谈,那天晚上,在只有她们两的房间里,只点着一盏台灯,王满对女儿说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妈妈会告诉你。“你和爸爸是结婚前睡的还是结婚后睡的?为什么我出生这么多年才有弟弟,这中间你们都没有睡么?爸爸为什么要跟别人,一定要有爱才能睡么?我以后不要结婚,男人都不好。”女儿问了一连串问题。很多问题王满都不记得是怎么回答的了,她只记得她把女儿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她们说了好多好多话,说着说着女儿就睡着了。

在这之后女儿还是很敏感,她拒绝和朋友谈起父亲,怕她们知道父母离婚会瞧不起她。那段时间王满的弟弟住在家里,她希望以这种方式让孩子感受到父爱。一次女儿回家对王满说,自己班上也有同学父母离婚,他们总吵架,在一起也不快乐。

在刚刚过去的“520”,女儿放学后买了一个草莓小蛋糕送给王满,她对妈妈说以后所有节日都由我来陪你,她还说蛋糕店的阿姨都夸奖她。王满心里很甜,她觉得女儿也在帮她治疗自己内心的伤。

女儿为妈妈买的草莓蛋糕

可跳出这个微信群,家长们常常感受现实的无助。说话的尺度,对固有观念的保守,社会和家庭环境隐藏的各种歧视,使得多数人对孩子性教育这件事讳莫如深。群内家长说,曾在幼儿园门口听到老师讨论,午睡时一个5岁的女孩总用下体蹭被子,老师在想是否要告诉家长,她认为是不好的事情。

这位家长在一旁左右为难,他想告诉老师不要这么想,可最终他没有向前。他说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勇气。

这正是:
养女数年心越慌,何策方可躲豺狼;提前教育四顾茫,羞于提性暗多娼

05后性教育,操心的家长们建了个群

05后性教育,操心的家长们建了个群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