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林妹妹点名却背错的这句诗,原来背后别有深意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7-1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林妹妹点名却背错的这句诗,原来背后别有深意

林妹妹点名却背错的这句诗,原来背后别有深意

林妹妹点名却背错的这句诗,原来背后别有深意

《红楼梦》第四十回贾母领着刘姥姥与一众逛大观园,有一段水路是乘船行舟,秋塘中的残枝败叶无法让船畅行无阻,宝玉便抱怨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

黛玉却竟然说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
然而令人诧异的倒是,林黛玉的性格与诗风却是最接近李商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陷溺执着与缠绵悲凄,都属于同一血脉。
如此一来,黛玉最不喜欢一个有如自我影像的诗人与诗歌,就如同最不喜欢自己!
粗多人或许会问,这如何可能呢?事实是:这是可能的,而且合情合理,世间的复杂与人性的奥秘正是令人惊叹的神奇所在。

若加以剖析,黛玉宣称最不喜欢李商隐的诗,在欧丽娟老师看来,原因至少有两个。
其一,源于整部小说所持的正统诗学观,在“诗必盛唐”的格调派价值观之下,中晚唐诗都是被贬抑的,例如第七十五回贾政对宝玉、贾环的诗作不悦道:“可见是弟兄了。发言吐气总属邪派,将来都是不由规矩准绳,一起下流货。妙在古人中有‘二难’,你两个也可以称‘二难’了。只是你两个的‘难’字,却是作‘难以教训’之‘难’字讲才好。哥哥是公然以温飞卿自居,如今兄弟又自为曹唐再世了。”
温庭筠、曹唐都是晚唐诗人,却被比作难以教训的难兄难弟,同理,李商隐也以同代同气的特质受到排斥,是为晚唐诗人的共同命运。黛玉的宣称乃是统一立场之下的顺势表态。
其二,在风格、意象、心灵向度等各方面,黛玉又确实是李商隐的知音同调,从心理学而言,黛玉最不喜欢李商隐的这个现象,反映了分析心理学家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arlG.Jung,1875—1961)所提出的“心理投射”理论,亦即:
如果人们在他人身上看到自己没意识到的倾向,那就是“投射”。……投射是一种无意识的心理机制,每当我们的某个与意识无关的人格特征被激活之际,投射心理便趁势登场。

在无意识投射的作用之下,我们往往从他人身上看到这个未被承认的个人特征,并作出反应。我们在他人身上看到的某些东西。事实上也存在于我们身上,然而我们却没有察觉自己身上也有。
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过目不忘的林妹妹,这次的引诗,居然记忆有误,把“留得枯荷听雨声”错背为“留得残荷听雨声”,今天我们要来细读这首李商隐的《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李商隐

竹坞无尘水槛清,
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
留得枯荷听雨声。

一、一首静夜怀人之作
本篇为李商隐隔城外宿之时,即景有感,而写怀寄情之作。
从诗题来看,李商隐所宿之骆氏亭,其所在地有数种说法,一说为长庆初年乱臣王庭凑为相士济源骆山人所筑之亭;一说为善事权相李吉甫而受到擢用的骆浚所建之池馆台榭,则其地在长安春明门外。
实则此处未明其确址,或即某骆姓之人营构于某地之林水居所;冯浩则以为应当即是白居易《过骆山人野居小池》所言,在京城东南之蓝溪;或则如杜牧《骆处士墓志铭》所言,乃骆峻栖隐之灞陵东阪。无论位居何处,“骆氏亭”都是一个让诗人立足眺望远方的据点。
从诗中第一联可知,其地临水而筑,周遭绿竹茂生如云,带有城郊水竹林泉的自然景致,而与深居城内的被怀思者之间,乃存在着“迢递隔重城”的距离与阻碍,由此遂奠定了启动相思之翅膀的基础。

而所怀思者乃崔雍(字顺中)、崔衮(字炳章),两人为对李商隐有怜才知遇之恩的兖州观察使崔戎之子,亦为李商隐之从表弟;此处直称其名,可见此诗应是二人尚未入仕之前所作,故冯浩系于文宗大和九年(八三五),时李商隐二十四岁。
静夜怀人,作为全诗之主旨或内涵,乃是诗中常见的人生体验。在四下无声、万籁皆寂的夜晚,人类的灵魂平息了白日期间扰攘骚动的浮躁浑沌,反而得以从窒闷与沉睡中豁然苏醒,以无比清明之灵视逼近心魂的深处,让真正的思念更加活跃而深沉,形诸笔墨之中,便多诚挚恺切之词。

如孟浩然有“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夏日南亭怀辛大》)之句,抒写其寻觅知音之渴切,以至于终夜辗转难眠之情状,笔调坦率热切;而韦应物《秋夜寄邱二十二员外》一诗则说:“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以清雅之笔墨叙写悠远之情致,比起孟浩然思念故人时的执着浓烈,显得是淡而有味。
相较之下,李商隐此诗就比较接近韦应物这首诗,同样是秋夜的清景雅致,怀人之情也含蓄蕴藉得多,更重要的是两者都寓情于景,借秋气之清澄明净与夜晚之寂然静默,将那一份深幽清明的思念之情委婉表出。
二、竹坞水槛寄相思
这首《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既是因夜宿有感而作,故首句之“竹坞无尘水槛清”便先从宿处着墨,所谓“竹坞”,为种植竹林而四面高中央低的地方;“水槛”者,乃临水所建有护栏之台榭。至于诗中分别所下之“无尘”与“清”字,除了描绘出一种清彻不染的视野,而展现骆氏亭竹水幽然的清雅景致之外,仿佛也蕴含着使人心虑澄净的意味。

独自不寐的诗人凭栏悠思,感受到竹林中细叶吟风、水槛外清澈见底的秋景,四周沉降之夜气过滤了空中浮游之埃尘,虽然笼罩在重重秋阴之中,无法领略到“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孟浩然《夏日南亭怀辛大》)的盛夏风光。
但在如此水清天凉、清新不染的环境浸润之下,空明的心灵反而使思绪感觉都更为纤细敏锐,而那股油然生起的相思之情,也就显得加倍透明而纯粹,带有晶莹剔透的性质。
然则,这种纯净无垢的相思之情,却不能在无阻无碍的情况下直达怀想的彼岸,那倾心缅怀的对象一方面是如此遥不可及,另一方面彼此之间又是如此山阻水隔,以致对难以促膝接语的双方而言,连相思都是无比之悠长不绝。
三、迢迢万里相思意
所谓的“迢递”,与迢迢、迢遥义同,于此便用以点出距离的遥远;而所谓“隔重城”者,则是在距离遥远之外更进一步勾勒出重重的阻碍。
重城,本意是宏伟高大之城,此处指长安,尤其当时长安亦有内城、外城之分,“重”字一方面是实写其境,一方面则是加强了“隔”字的效果,如此一来,这既远且隔的处境,便使得相思的双方落入到更难以相逢的绝望之中。
因此“相思迢递隔重城”这整句诗,可以说是 李商隐悲剧情怀的典型表现,对李商隐而言,在理想物最终被触及之前,总不免横隔着重重的障蔽阻绝和遥远难企的空间距离,使他终究徘徊在可望而不可即的境地,而只能徒劳地追寻、怅然地远眺,《无题》诗中的“红楼隔雨相望冷”是如此,“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亦是如此。

就在这特属于李商隐的“远隔情境”之中,便产生了两种结果,一个是导致相思之情更为纯粹,也更为强烈,因为只有纯粹的相思之情才能具备足够的强度超越距离的阻隔。
而另一个结果便是产生深受困陷的悲剧心灵,只能在绝望和孤独里另行开辟存在的意义,那就是以残缺美或凄清的美感作为心灵之安顿寄寓的所在,成为心灭肠断而一无所有的人生中的唯一所有。
四、相思无成,追寻无望
于是末联先以“秋阴不散”的物候现象,象征整个外在环境所施加的浓厚压迫,虽无“万里重阴非旧圃”(《回中牡丹为雨所败二首》之二)、“百里阴云覆雪泥”(《西南行却寄相送者》)的四顾茫茫之意,沉重低迷之心绪却依然自在其中。
然后在秋阴不散的沉沉阴霾之外,诗中又复加以“霜飞晚”的描写,意谓深夜之际开始降霜,则在亭槛边眺望竹林水塘的诗人,应该就可以见到“露如微霰下前池,风过回塘万竹悲”(《七月二十九日崇让宅宴作》)的景象,秋寒更深,绝望也更进一层。
而秋阴不散,早已使池中荷花失去阳光而黯然萎落,一旦晚霜飞降,那就更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只能彻底地红消翠减,再无一丝希望,遗留下来的仅仅只有几枝枯荷,如同夏季挽歌般,勉强作为完全零落前的最后见证。

至于另一种说法,则是将“霜飞晚”的现象放在一年中来衡量,解作今年降霜较晚,如此则语中犹带一丝庆幸,意谓荷花虽已凋落,秋阴亦凝结不散,然而承蒙天意眷顾,今年之秋霜竟然延后飞临,故眼前秋阴虽浓,而池上尚得以残留枯荷。
以上两种说法表面上虽有一幸一忧之别,但其实都无碍于整体诗境之内在脉络,因为夏荷亭亭如碧之美,至秋早已无从得见。
而无论秋霜是当夜初降还是迟迟未至,都还能争取到“留得枯荷听雨声”那短暂而凄清的美感。枯荷残枝,犹可听赏雨声,此中别具慧心之灵思,乃撷取自孟浩然《初出关旅亭夜坐怀王大校书》的“荷枯雨滴闻”,宋代的欧阳修也于《宿云梦馆》诗中说:“井桐叶落池荷尽,一夜西窗雨不成。”

这些诗句说的都是听觉上虚拟巧喻的感官错觉,而不是风吹雨打的实有其事。风吹枯荷,摩娑如雨,仿佛雨打残枝,淅沥成韵,对诗人而言,风吹枯荷之声比诸雨打残枝之音,彼此实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若就艺术的心灵而言, 那“风吹枯荷,摩娑如雨”之感虽然是从虚幻中形成的错觉,比诸“雨打残枝,淅沥成韵”的实况描写却意义重大得多,因为它无形中使得秋风与枯荷的自然关系产生质变,脱化出物我之间崭新的体验与诠释,而提升了人类的感官能力与审美内涵,有如弹奏乐器一般,一旦诗人以灵心慧眼启动想象的指挥棒,秋风与枯荷在摩娑互动的过程中便奏起了前所未有的天籁。

然而,这样的天籁固然是俗眼所难知的艺术意境,是李商隐身为“人类的感官”(维柯形容诗人之用语)的高度发挥,但就李商隐个人而言,这更是他在一无所有中唯一能够自主的创造物。
既然李商隐常常面临相思无成、追寻无望的情况,而落入“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落花》)的无情幻灭,则除了沾衣的眼泪之外,诗人唯有无中生有,才能向不断剥夺他的残酷命运挣回一些人生的幸福。
换言之,在 废墟中开创想象的殿堂,虽然不能改变其为废墟的事实,却能够让废墟产生完全不同的价值与意义,这也是处身在废墟中的李商隐唯一能够超越现实的着力点所在。
一如《花下醉》一诗乃是在“客散酒醒深夜后”的满目凄清中,逼出末句的“更持红烛赏残花”,此处“留得枯荷听雨声”(《红楼梦》第四十回林黛玉误引作“留得残荷听雨声”)也是从“秋阴不散霜飞晚”的四顾荒寒里陡然转进的崭新意境。

残花可赏,枯荷可听,则深夜持烛荧荧、倾耳风吹飒飒的诗人,确然是打开天眼天听,察人之所未察、见人之所未见,提炼出别具心窍的审美之情趣,而其幽隐深微的一份心怀亦自在其中。
而相思无成、追寻无望的李商隐,便在枯荷残花中离析出一种残缺美,透过幻觉或错觉产生真实世界所没有的美感,这就是一无所有的诗人在“所得是沾衣”的眼泪之外,最后得以真切拥有的人生归属。

林妹妹点名却背错的这句诗,原来背后别有深意

林妹妹点名却背错的这句诗,原来背后别有深意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