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最盼着奥运会取消的,是日本人自己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03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最盼着奥运会取消的,是日本人自己

最盼着奥运会取消的,是日本人自己

最盼着奥运会取消的,是日本人自己

2021年3月24日,东京海滨在樱花映衬下的奥运五环标志。

引用
“紧急事态宣言”再度延长、超8成民众反对继续举办、合作媒体发社论“隔空喊话”……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50天,日本国内除了街头随处可见的奥运slogan,几乎没有任何迎接奥运的氛围。

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闭幕式上,日本带给全世界美轮美奂的“东京八分钟”展示,让全球的运动迷们无不期待之后的东京奥运会。五年之后,那颗从日本出发、穿越地心到达里约的红色小球,还会带给全球观众多少惊艳呢?

也许最终的答案,只能等到7月23日的晚上揭晓了。

屈指一算,今天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50天。

但进入6月,日本自4月以来暴发的第四波疫情并没有任何缓和的迹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突破75万例,检测阳性率接近6%,变异病毒感染者已超过2.8万例。住院率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医疗系统已经不堪重负。

眼下疫情形势让人感到不安,也让日本政府不得不重新考虑疫情之下的限制措施。5月28日,日本政府宣布将东京及其余八个县的“紧急事态宣言”延长至6月20日——据悉,如果疫情仍然没有缓和,终止“紧急事态宣言”的日期可能还会继续延长。

各种不利消息,让原本对日本抱以信心的盟友们无比紧张,而这其中反应最大的当数美国:上周,美国国务院对日本发布了最高级别的旅行警告,呼吁民众“不要前往日本旅行”。

疫情反复无常,越来越多的民众对即将到来的奥运会失去了耐性。日本国内最近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43%的受访者希望取消奥运会,另有40%的受访者希望奥运会能再次推迟。换言之,有83%的受访者希望反对今年举办奥运会——这比4月份进行的同一调查高出了14个百分点。

奥运元素遍布东京街头,但路人无暇驻足观看。
一众原本支持东京奥运会的名人们,此时也决定“倒戈”。曾经推动奥运纪念碑建设的日本网球明星锦织圭,对接下来能否顺利举办奥运会产生怀疑。网络零售巨头乐天的创始人三木谷浩史更称,举办东京奥运会是一项“自杀式的任务”。

日本国内的媒体,甚至也直呼“看不下去了”。5月26日,东京奥运会合作媒体之一的《朝日新闻》发表社论,向菅义伟“隔空喊话”,要求这位平民出身的日本首相重新考虑是否应该举办奥运会。

水深火热的疫情形势和全国上下的不满呼声,动摇不了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的决心:奥运会可以举办,而且将是“安全可靠的”——尽管因为疫情实在太严峻,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被迫将访问日本的时间推迟到7月。

种种不确定因素之下,被多方寄予厚望的东京奥运会能否举办,俨然成了一个罗生门难题。

如期举办的罗生门困局

截至5月31日,日本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回落至2878例,但近期新增的确诊病例中,感染变异毒株的患者比率一度高达90%,重症患者人数仍维持在1300人左右。

而疫情的严峻程度,已经让日本的医疗体系因高感染率和高死亡率变得不堪重负。在东京和大阪的医院,收治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的床位屡屡告急。年长的患者被无情地拒之门外,只能回到家中进行自我隔离。

面对疫情肆虐,日本民众开始担心东京奥运会是否会重蹈印度疫情海啸的覆辙。日本共同社在4月中旬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就已经显示,39.2%的日本民众认为东京奥运会应该取消,另外32.8%则认为应再次改期。

为了打消公众对东京奥运会可能会变成一场病毒超级传播活动的焦虑,4月28日,日本奥委会发布了更新后的《东京奥运会参赛手册》。手册中规定,所有运动员抵达日本前,必须持有核酸检测阴性的证明,并在抵达日本后需再连续三天进行核酸检测,全部呈阴性后才能上场参赛。另外,所有运动员及随行人员只能搭乘指定的公共交通工具进入场馆和奥运村,媒体记者和其他非必要官员只能单独吃便当,等等。

新一版《参赛手册》的内页,规定了运动员需要遵守的各项防疫措施。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发布会上表示,这一份参赛手册是“基于最好的科学和医学专业知识”制定的。但是,这份手册并没有解决大多数人真正所要关心的问题:运动员到底要不要接种疫苗?到了日本之后他们要不要隔离一定时间才能参赛?以及,日本国内的观众能否进入奥运场馆观看比赛?

事后,有外媒更发现,尽管东京奥委会的这些措施“看上去滴水不漏”,但现实中却可以钻空子。比如,大多数运动员的活动范围和行程由奥委会严格监控,但仍有相当一部分运动员却被允许住在奥运村以外;而一些比赛项目离主场馆距离较远,主办方则让这些运动员自行前往。

这一漏洞无疑就像一颗隐藏在闹市中心的不定时炸弹:只要有一个运动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果将非常严重。

人们纷纷质疑这一方案的可行性。“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世界上从未发生过如此多不同地方的人聚集在一个地方的危险集会。”日本医生工会主席上山直人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政府低估了数万名运动员、教练员和国际奥委会官员进入日本后传播新冠病毒风险。

与此同时,反对奥运会继续举办的抗议示威活动也越来越频繁。在东京,大约100名“反奥运”抗议者在市中心的奥运场馆周围游行,高喊口号,举着写有“熄灭奥运火炬”和“取消东京奥运会”的标语。

而日本奥委会在5月21日举办的一场新闻发布会,给本已处在爆炸边缘的日本民意点了一把熊熊大火。

“即使‘紧急事态宣言’在7月23日依然没有解除,奥运会也会如期开幕。”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约翰·科茨(John Coates)通过视频连接的方式,在记者招待会上信誓旦旦地表示。

2021年5月21日,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在东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约翰·卡茨(中)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回答记者提问。/视觉中国

此言一出,潮水般的反对声在日本国内充斥不绝。有日本网友在社交媒体“推特”上斥责国际奥委会的表态“是疯狂的行径”。东京一家医院在大楼上贴上了“医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停止奥运会!”的大字报。

即便是奥组委内部,也对科茨的这一言论大为不解。日本奥委会理事山口香批评称,日本“已经错过了取消奥运会的机会”,不论奥运会举办或否,都会是一场“地狱”。

东京的一家出版社更是将一张上世纪40年代日本学生进行“二战训练”时的黑白照片进行修改后,花钱在日本几家全国性报纸上刊登了一份讽刺广告:中间的一位女学生被一个巨大的猩红色的冠状病毒所覆盖,旁边写了这样一句话——“没有疫苗。没有药。你认为我们会用竹竿战斗吗?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们会被政治害死的。”

尴尬的疫苗接种速度

广告中的“没有疫苗”,可能是日本国内当下最真实的写照——日本自今年2月份收到的2800万剂辉瑞疫苗中,截至目前才用了不到30%。

牛津大学旗下网站Our World in Data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27日,共有6.4%的日本人至少接种了一剂新冠疫苗;如果折算成实际人数,相当于808.32万人已经接种过至少一剂。

综合来看,这一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接种比例,在由富裕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37个成员国中排名垫底——甚至比仍处在变种病毒困境之中的尼泊尔还要低。

“2013年,(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向国际奥委会游说时,称东京是‘安全之手’,最终击败同时申办奥运会的伊斯坦布尔。”专栏作家威廉·佩西克(William Pesek)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如今看到日本在疫苗接种方面远远落后于土耳其,这是多么令人讽刺的事情啊。”

日本的疫苗接种率和土耳其相比,就像是小巫见大巫。

日本的新冠疫苗接种工作进展极其缓慢。当世界上主要经济体的接种工作在今年元旦过后热火朝天展开时,日本却还在开展新冠疫苗在本土的临床试验,直到2月17日,日本才宣布给医疗人员启动接种。

考虑到日本的老龄人口约占总人口1/3的现实情况,4月12日,日本政府又宣布给65岁以上的老年人接种新冠疫苗。

但日本的接种速度实在是慢得令人咋舌。有媒体计算,以日本过去一周平均每天注射10.8万剂疫苗的速度计算,直到2023年第一季度结束,日本的老年人才能接种完成2剂疫苗——到那个时候,东京奥运会都结束快两年了。

眼看着有疫苗却接种不上,有日本人选择冒着风险“打飞的”去大洋彼岸打疫苗。日本的不少艺人和企业家也“蠢蠢欲动”,找旅行社帮忙,旨在打到疫苗。

面对这一窘迫的局面,日本政府早前承诺在今年7月底前为所有老年人接种至少1剂疫苗,并于近日在东京和大阪等重要城市增设疫苗接种点。

但近期在多地出现的疫苗注射乌龙事件,加上5月17日起启用的疫苗预约系统屡屡出现漏洞,让一些日本民众感到无言以对——7月底的时候到底能不能让约占日本人口三分之一的老年人全都打上疫苗,还是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

日本直到2月17日,才开放给一线医护人员接种疫苗。

在长崎县,非政府组织“无国界医生”日本区前主席黑崎伸子和她的同事们加班加点地为当地的老年人接种疫苗。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她还认为奥运会能安全举行;但现在,她觉得“已经不可能了”。

黑崎伸子担心,下一波疫情会在奥运会进行期间突然暴发。“如果日本政府想举办奥运会,他们应该加快接种疫苗,并制定更严格的规则,但政府并没有这么做。”

黑崎伸子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日本放送协会(NHK)引述东京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的实验称,如果东京奥运会照常举办,那么按人流量增加10%计算的话,预计9月东京每天的新感染人数将达到2024人——这一数值,是不举办奥运会的3.3倍。

而日本奥委会发布的新一版《参赛手册》中,也并没有明文规定是否需要所有奥运选手接种新冠疫苗。要知道,前来参加奥运会的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抗疫水平参差不齐,一旦举办过程中疫情突然暴发,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地狱级的灾难”。

“他们(日本奥委会和国际奥委会)没有考虑接触发生的方式、导致接触的因素,以及哪些参与者可能会面临最高风险……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被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较低;但对一些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来说,他们却需要冒着(比常人)更高的感染风险去进行比赛。”

5月25日,四名流行病学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撰文,认为日本奥委会和国际奥委会在编写《参赛手册》过程中“没有建立在科学严谨的风险评估之上”。文章还指出,取消奥运会“可能是最安全的选择”;而如果想要奥运会正常举行,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须“立即采取紧急行动进行应对”。

面对管理颇为混乱的疫苗接种工作,有国家决定让参赛运动员“打了再来”。当地时间6月1日上午,澳大利亚女子垒球队抵达日本,是首支抵达日本的东京奥运会海外参赛队伍。据报道,垒球队成员在离开澳大利亚前已经接受了两次核酸检测,所有人都接种了新冠疫苗。

6月1日,澳大利亚垒球队飞抵日本成田机场。

进退维谷,注定是“史上最波折奥运会”

事实上,抛开疫情的因素,这场延期一年的奥运会产生的各种风波,每一个都能让全世界为之关注。

3月25日,因疫情而尘封一年的奥运火种在福岛再次亮相。刚履新不久的东京奥运会主席桥本圣子在启动仪式上称,希望奥运圣火成为“黑暗尽头的一束光亮”。

开始传递之前,就有评论认为,火炬开始传递对仍处在疫情余波下的日本来说“象征着希望”。但颇为耐人寻味的是,仅在火炬传递当天就发生了两起火炬熄灭的尴尬场面。

而之后的传递活动,也并没有顺应桥本圣子的那句“黑暗尽头的一束光亮”的美好夙愿。4月17日,奥运圣火在香川县传递的过程中,一名30多岁的当地警察在进行道路交通管制期间感染新冠病毒;十天之后,火炬到达鹿儿岛县,又有6名当地市政厅的工作人员确诊。

“紧急事态宣言”生效后,圣火也不得不因为来势汹汹的疫情而绕道传递。疫情重灾区之一的大阪府便宣布,原本计划在公共道路举行的火炬传递改为在大阪市内的万博纪念公园里闭门举行。福冈县更宣布取消其境内为期两天的火炬传递,仅保留点火仪式。

一波三折的圣火传递,加上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感染者,让不少人不得不“告辞”。据统计,在两个多月的圣火传递中,已有包括演员佐藤浩市在内的数十人宣布退出。

2021年5月17日,广岛县开启火炬传递。受疫情影响,传递地点被重新安排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里。/视觉中国

而在这之前发生的两起性别歧视事件,给已经好事多磨的东京奥运会增添了几分波折。

今年2月初,日本奥委会前主席森喜朗在一次内部会议中称,如果要增选奥组委理事会成员,组委会须限制她们的发言时间:“女性好胜心很强,要表现出自己更出色……若不加以限制,会议难以结束,成为问题。”

这番“口不择言”的性别歧视言论,瞬间引发舆论热议,谴责的声音络绎不绝。日本网民还扒出了他的更多失态言论,要求森喜朗辞职的呼声越来越洪亮。

即便森喜朗之后在记者会上公开道歉,这位昔日帮助东京成功申办奥运会的老手也并没有换取国民的理解和原谅,只能引咎辞职平息民怨。

森喜朗“老马失蹄”,鞠躬道歉也无法挽回民心。

本以为换帅之后奥运筹备工作能安安稳稳,可没想到开闭幕式工作组一次内部谈论女星渡边直美时玩谐音梗的LINE聊天记录被日媒《周刊文春》爆出,又掀起一番满城风雨的性别歧视风波。处在舆论漩涡的工作组创意总监佐佐木宏,也因此灰溜溜地与奥运会说拜拜。

但前面的风波才刚刚平息完毕,新的风暴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4月6日,朝鲜体育省突然宣布,考虑到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决定不参加今年夏天的东京奥运会。这一“晴天霹雳”的消息,又让日本奥委会感到压力山大。

而这些杀伤力巨大的风暴,也让曾经深得民心的“令和大叔”的支持率跌到了仅剩35%的历史谷底。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这么波折,日本取消奥运会不就一劳永逸了吗?

日本政府也不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至少,人们可以从执政党自民党的“二号人物”二阶俊博今年4月份的一次电视访谈中可以明白些什么:“如果因为奥运会而导致感染病例激增,举办奥运会就没有意义了。”

但事实上,只有国际奥委会才有权力取消奥运会。国际体育律师亚历山大·梅斯特(Alexandre Miguel Mestre)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时说,奥运会是国际奥委会的“独家财产”。“当某个城市申办奥运会时,国际奥委会便和主办城市签订合同;而作为奥运会的‘拥有者’,国际奥委会有权终止上述合同。”

梅斯特解释,根据规定,除战争或内乱等因素外,取消奥运会的一个前提条件是,国际奥委会“有合理理由相信,奥运会参加者的安全将会出于任何原因而受到严重威胁或者损害”。目前,历史上仅有三届奥运会因为两次世界大战爆发而被迫取消。

而如果日本单方面取消举办奥运会,那其将面临高达4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47.52亿元)的经济损失,而疫情暴发以来,日本2020年全年的GDP比前一年减少4.8%,创下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

软银总裁孙正义也表达了担忧。

因此,与其说日本不取消东京奥运会,还不如说日本陷入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取消举办,日本的经济和国际声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而照常举办,日本就有很大概率成为下一场疫情海啸的中心。

不论日本国内的意见如何莫衷一是,国际奥委会并没有作出任何取消奥运会的决定——只要倒计时上的数字没有归零,一切事情仍然在有条不紊地准备着。

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闭幕式上,日本带给全世界美轮美奂的“东京八分钟”展示,让全球的运动迷们无不期待之后的东京奥运会。五年之后,那颗从日本出发、穿越地心到达里约的红色小球,还会带给全球观众多少惊艳呢?

也许最终的答案,只能等到7月23日的晚上揭晓了。

这颗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出现的红色小球,之后还能点多亮呢?

参考资料:
[1](社説)夏の東京五輪 中止の決断を首相に求める. 朝日新聞. 2021-5-26
[2] As Olympics Barrel Ahead, an Official Partner Joins the Chorus of Critics. New York Times. 2021-5-26
[3] Tokyo Olympics loom, with only 2% of Japanese fully vaccinated and fears over thousands of visitors. Los Angeles Times. 2021-5-25
[4] Protecting Olympic Participants from Covid-19 — The Urgent Need for a Risk-Management Approach.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1-5-25
[5] Tokyo Olympics: Why doesn’t Japan cancel the Games? BBC News. 2021-5-15
[6] Two Tokyo Olympics: Inside and outside the National Stadium. AP News. 2021-3-9
[7] Perspective: Tokyo is learning that the only force stronger than a pandemic is the Olympics. Washington Post. 2021-5-27
[8] Opinion: Whyis Japan failing so badly on vaccinations? Washington Post. 2021-5-5
[9] Japan’s Olympic-Sized Problem. New Yorker. 2021-3-16
[10] 月咏幻:打不上疫苗的日本人表示,靠政府不如靠美国……观察者网. 2021-5-31
[11] 日本奧運:男權政治下的女權騷. 香港01. 2021-3-10

最盼着奥运会取消的,是日本人自己

最盼着奥运会取消的,是日本人自己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