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讲讲神秘的巫医,亲历者讲述“情蛊”、“换命”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03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讲讲神秘的巫医,亲历者讲述“情蛊”、“换命”

讲讲神秘的巫医,亲历者讲述“情蛊”、“换命”

讲讲神秘的巫医,亲历者讲述“情蛊”、“换命”

这个故事讲的是巫医。
好多人估计都听说过巫医,但是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说这是祝由术,也有人说是道医,还有人说出马就是这种,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其实啊,在上古时期,“巫”和“医”根本就是一回事,巫就是医,医就是巫。比如“医”这个字,最早是“毉”,上面是“医”,下面是“巫”,根本就是一体。
春秋以后,巫、医正式分家了,巫就是求鬼问神,占卜预言,医就是治病救人了。
不过,在很多偏远点儿的地方,巫和医,其实还是不怎么分的。
十几年前,我在做编辑时,读过一个国医大师的笔记,这个大国医是藏医。他笔记里就记录了好多像巫术的方子,简直匪夷所思,完全无法理解。
除了巫医,还有道医。所谓道家五术“山、医、命、相、卜”,这个“医”,就是道医嘛。
好多人把道医说得神乎其神,动辄发功治病这种,之前苏州有个道观观主也讲过,他一个祖师爷从昆仑山给一个大老板发功,震碎了肾结石的事情。
这个事情就很让人向往,你想啊,昆仑山啊,这边高人站在山上发功,一股清气浩浩荡荡直奔上海而来,然后呼啦一下,给那个老板治好了。
想想就很有世外高人的意思。
讲讲崂山道士的故事,老道士讲述真正的修行高人故事
后来江南有个道士说,他师父会发功,他师父两只手发功,你把手放在他两只手之间,就能感觉到那种热气腾腾的能量。
我觉得这个很厉害啊,当时还约了党老板、杨哥他们,想着也没多远,大家一起去看看嘛。
结果当时聊的时候,那个道士说,他师父也是很厉害的道医,能用几十种中药配着花油调一种精油,这个精油简直像仙丹灵药一样,不管你是腰酸背痛了,还是出血毒疮什么的,只要抹一抹,立刻就好了。
当然了,这个精油不便宜,一小瓶几百块。
我当时正好踢球时肩膀扭伤了,就买了一瓶,赶紧涂上了。
结果,没用。
我还以为涂少了,直接干上去半瓶子,结果试了试,还是没用。
我就问这个道士,咋没用啊小同学?
他说,你这个啊,不能光涂抹,你要使劲搓,类似按摩那种,使劲搓,嗷嗷叫搓,才管用!
我心想,要那么麻烦,那我还不如买瓶红花油呢,能买好多瓶了!
——差评!
所以后来他们约我去见他师父发功,我也意兴阑珊,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我又问东岳庙的周道长有没有见过高人,他说以前武当山有个高人,老掌门的大徒弟很厉害。会不会气功不好说,不过功夫肯定会的,可以掌开石头,他亲眼所见。
我就赶紧让他给我引荐引荐,我也看看真正的功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结果说他去河北一个小县城隐居去了,联系不上了。
哎,总之我是没见过那么厉害的高人,当然了,我见识有限,人脉不足,也许以后能看到,那到时候再给大家讲吧。
我虽然没见过,不过听说许多关于巫医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我们在上海租房时的老房东讲的。
当时我们公司在上海六院旁边,我们租在了虹桥韩国街那边。
这个老房东是个老上海了,特别矫情,后来我从这家公司辞职,要回北京,就跟房东谈退租,主动说两个月押金不要了,然后他们家沙发被猫咪挠了(不注意看看不出来),也愿意给他补偿点儿钱。
结果房东见我们好说话,就想讹我们,说这个沙发嘛,自然是要赔得,但是要按照原价赔偿。
这个就有点儿扯了。
首先你是个老沙发了,其次我们也不是给你烧了、抓坏了,就是猫咪把外面的罩布抓起球了,你最多换个罩,还能继续用嘛。
况且我们不主动说,估计他都看不出来。
但是他不依不挠,就是要求我们原价赔偿,还找出来了他七年前买这个沙发的发票给我,说不赔偿不让走,中介小哥跟着劝了半天都不行。
我就跟他说,大爷啊,咱们不讲理就算了,多少也得要点儿脸吧!
老头就呵呵我,说年轻人,你可能不太清楚我的为人。为了这个沙发的钱,别说脸了,命我都可以不要!
我说:行,那就要命!
我从厨房拿出来菜刀,往饭桌上一砍,说:说吧,多少钱要你的命!
老头子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连连摆手,颤抖地说:小伙子啊,咱们有话好好说!凡事都好商量嘛!
然后屁都不要了,反而退了我们一个月押金。
所以说,这个世道啊,你老做好人不行,遇到这种不要脸的老梆子,你还真是要横一些!
老头子退完房租后,还不肯走,说他自己亏了,得让他请他吃饭。
这个好说,我就去附近的韩国街请他吃烤肉,他吃了烤肉,喝了柚子酒,自己喝美了,就跟我聊天。
后来他听说我是个作家,而且喜欢写悬疑故事,就说他倒是可以提供一个素材。
他说的是当年知青下乡时,他们上海知青去的云南的西双版纳,割橡胶。
那地方苦啊,热带雨林,到处都是蚂蟥、虫子,还有野猪!
当时他们队里一个知青,算是高干子弟,一肚子坏水,就喜欢搞女人。
这个知青的父亲当时被隔离审查了,不过问题不严重,而且他的老部下在云南很有势力,经常派警卫员给他送点儿吃的喝的,谁也不敢惹他。
所以他在当地过得美滋滋,成天到处招惹女知青,说自己有路子,可以给她调回上海去,用这个理由,祸害了不少女知青。
当时大家都很悲观,纷纷开始自己找路子,好多人就找了当地的姑娘,生孩子的生孩子,结婚的结婚,结果后面知青可以返乡了,拍拍屁股都走了,剩下了一堆孩子。
那个年月啊,就这样,天高皇帝远的,谁也不管谁,也没啥道德不道德的了。
哎,总之,说不清,后来有个电视剧《孽债》,讲的就是这个,就是当年西双版纳留下的孩子,去上海寻父亲,也是凄惨。
那个知青嘛,后来女知青搞不到手了,就开始到处瞎搞,后来就遇到了一个狠茬子,一个苗女。
他跟那个苗女呆了一段时间,就继续始乱终弃了。
这个苗女可不好惹,她叫了一堆族人,都拿着苗刀,冲到知青连那边,要抢人,拦都拦不住。
这个知青父亲的老部下,就派了一卡车兵,连夜护送他离开西双版纳,想给他送走,结果车还没出西双版纳,就出事了。
这个小老头说,自己当时念的卫校,多少学习了包扎什么的,当时那个知青被苗女在背上砍了一刀,血流不止,所以他作为医生也跟着上了军车,方便在路上照顾他嘛。
结果车还没开出西双版纳,那个知青突然大叫一声,就坐了起来,整个脸涨得像个猪肝。
他掀开衣服,就发现这个知青的肚子仿佛充了气,鼓得活像一个水缸。
这个知青抱着肚子,大声叫:停车,停车!
停下车,知青跌跌撞撞下车,朝着路边就哇哇直吐!
他当时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的,知青吐得像黏糊糊的东西,里面像是伴着血丝,也像喝多了酒吐得胃粘膜那种东西,不过这些东西里,还有什么东西在动。
他蹲下身,用一个树枝捅了捅,就发现那些呕吐物里全是头发丝一般细的小虫子!
什么血丝啊!
全都是这种血红色的头发丝一般的小虫子!
这些小虫子两头都是尖的,细长的,浑身血红色,有点儿像一枚枚两头磨尖的细针,在那里蠕动!
当兵的有当地人,当时就吓得叫起来,说这是蛊!这年轻人中了蛊毒!
后面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大概意思就是,这个知青被那个苗女下了蛊毒。
这个蛊毒很烈,只要两个人分开多远的距离,就会发作,发作的结果是两个人一起死(是的,这个男知青吐血时,那个苗女也在吐血)。
而且这两个人,如果死掉一个,另外一个也会跟着死。
据说这就是苗疆最烈的情蛊,这种情蛊是无药可救的那种,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真正至死不渝的。
后来,文革结束,他们都回了上海,就那个知青没回去。
哪怕他父亲后来也平反了,大权在握,也没办法,因为苗女死都不离开西双版纳,所以他也只能跟着留在这边了。
后来,他们那帮一起下乡的知青,也组织回去过几次,看看那边的情况,也见到了那个男青年。
那个男青年在那边呆了几十年,连普通话都不会说了,人也木呆呆的,成天跟在苗女屁股后面吃吃傻笑,看着像个傻子。
十几年前吧,他又去了一次,那个男青年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人干瘪得像截木头桩子,而且脑袋奇大,像个大头娃娃。
你和他说话,他也没任何反应,已经成为了一个活死人
不过那个苗女,看着还是英气勃发,像是三十出头的样子,让他觉得挺可怕的。
后来他再也不敢去云南了,即便去,也不敢接触当地人,生怕一个不小心,也被留在那里了。
老人当时喝多了,絮絮叨叨讲了好多细节什么的,我都记不清楚了,觉得还是挺真实的。
这个苗蛊,其实就很像是巫医了。
还有一个,就是巴爷讲述的,他们在贵州那边遇到的巫医经历。
户外圈大佬讲述亲历神秘事件,贵州诡异的蛊婆子
顺带说一下哈,巴爷说我们的公众号故事在著名的1024论坛还挺火,有人实时搬运到技术区,在那搞了一个“一只鱼讲故事”专栏。
当时我写了他的故事后,好多朋友给他来电话,告诉他:巴爷,我在漕刘看到你了!
把他差点儿吓杨威了,还以为被人偷拍了不和谐的小视频发上去了,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我们的故事。
感谢漕友喜欢,不过大家在那边的评论我看不到,毕竟也没个邀请码啥的,所以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公众号:一只鱼的传说,欢迎来这边交流。
好,我们继续说巴爷讲述的贵州巫医那个故事。
巴爷当时从贵州回来后,在一次参加户外活动时,就当故事讲了一下。
结果当时一起参加活动的,有个男青年,和他关系很好,家里条件也很好,温州人,家里做生意的,开了辆牧马人。
这个富二代就跟他说,自己有个未婚妻,算是青梅竹马吧。他这个未婚妻人长得不错,也喜欢表演,后来就考了北京电影学院的进修班,来这里学习,他就是不放心她,所以才跟来的北京。
结果他未婚妻见了世面后,就不想和他结婚了,成天和那帮小导演们瞎混,前几天正式提出来分手。
巴爷听他这么说,就劝他,说这个女人啊,见异思迁,这不能要啊!
结果男青年说,大哥啊,你说得我都知道!但是我啊,的确是犯贱,我从幼儿园就喜欢她,一口气追到大学,好容易才追上的!我啊,我这么说吧,要是离开她,我就出家去了!
巴爷心想,这他娘的!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儿绿!算了,随他吧!
然后就联系了贵州当地的朋友,去了一次贵州黔东南。
结果就是这一次,他就见识到了那个真正的巫医。
巴爷说,他们当时为了见这个巫医,托了好多关系。
毕竟巫医啊,想想就邪乎,万一她到时候不开心,给他们搞点儿蛊毒什么的,他们两个横死在路上都不好说。
好在温州小伙子有钱,泼天一般的钱撒出去,最后找到了当地法院的院长。院长就找到了那个镇的镇长,让镇长带他们去。
镇长也跟他们说了实话,说咱们这里吧,都是苗寨,风俗习惯和北京不一样。所以你别看我是镇长啊,他娘的好多时候说话也不顶,反正有句话叫“入乡随俗”,你们两个啊,找人归找人,真惹出来了事儿,谁都救不了你们。
然后镇长就派了一个人,带他们去了那个苗寨。
巴爷说,那个苗寨怎么说呢?
驴日的,进去以后,感觉像是到了原始社会!
家家都是吊脚楼,吊脚楼都在大山上,下面是奔腾的江水,烟雾弥漫,男人头上顶着发髻,挎着腰刀,女人们穿着民族服饰,在河边洗衣服,唱着山歌,有个男人蹲在江边,用镰刀给自己剃头!
他们几个战战兢兢的跟着人过去,最后在一个很偏僻的吊脚楼那边,找到了那个巫医。
这个巫医,是一个老太太,她戴着一个草帽,帽子上有一层黑色的面纱,看着很怪异。
来人叽叽咕咕用当地话说了几句后,就走了。
巴爷两人想着,这他奶奶的坏事了,这老太太估计连普通话都不会说,这怎么交流啊?!
没想到,老太太摘下帽子,露出了一张并没有那么苍老的面孔,然后用及其标准的普通话和他们对话。
两个人都震惊了,这老太太是神人啊!
老太太直截了当地跟他们说,他们的来意已经知道了,但是要挽回一个女人的心意,这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事情。天道昭昭,万物有恒,你问老天要了一样东西,就必然要舍去一样东西。你自己要想清楚了,愿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那个温州青年当时就跪下了,说只要能挽回未婚妻的心意,什么代价他都愿意出,让他少活二十年他都愿意。
老太太就让他起来,淡淡地说,愿意少活几十年这种话,可不敢乱说,说不准就真实现了呢。
然后老太太就说,要寻回心意,就要用心药,这种药,需要他亲自去采。
然后老太太就带着他们去采药。
他们顺着大山走了好远,巴爷说几乎走了两三天,晚上就随便找家苗寨住宿。这个老太太在当地地位很高,所有人见到她,都毕恭毕敬的。
最后,他们终于到了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大瀑布旁边的峡谷,里面长满了各种草药,还是长相非常羞耻的草药。
这二种草药怎么说呢?
向阳的一面峡谷里,长满了状如男性生殖器的草药,真的是非常之像,不仅前面的圆柱状体,连底下的两个小球都有,而且向阳的一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长满了这种药草。
背阴的一面峡谷里,长满了状如女性生殖器的草药,看着很羞耻。
巴爷说,他当时站在那里,面对着一峡谷生殖器,简直要风中凌乱了,这特么的是个什么情况?!

老太太让这个温州青年亲手采了三朵小弟弟花,三朵小妹妹花,然后回去了。
回去后,老太太让温州青年割开左手手掌的天纹(就是俗称的“感情线”),挤出来了几滴血,滴在了一个小瓶子里。
然后她把瓶子里又放进去了好多草药,包括那六朵花,还加进去了一些蜘蛛、蝎子这种(她这里的蜘蛛和蝎子都是紫红色的,看着很狰狞),最后捣碎了,捏成了一个心的形状。
然后他让温州青年跪在一个神龛后,神龛类似一个九天玄女,背后有八九只手,每只手拿着不同的法器,其中还有几只手拿着血淋淋的人心、人手,总之挺可怕的。
然后她点起香,开始念咒,念了一会儿,她让男青年跟她一起念,类似一些“我同意”,这种宣誓一般的词。
最后,她把那个心形的草药包,用刀子从正中间切开,让男青年服下去一半,说回去后给那个女人服下去一半,就好了。
然后他们就回去了。
回去后,巴爷就很担心,那个怪异的仪式,怪异的草药,还有最后那个神秘的宣誓,谁他娘的知道到底宣誓的啥啊,说不准问你借寿二十年呢,反正你也听不懂啊!
但是那个温州青年倒很看得开,觉得未婚妻要真离开了自己,自己也不愿意活了,就这样吧,死马当活马医吧。
结果呢?
结果一个月后,温州青年就给他下帖子了,请他务必赏光喝喜酒。
酒席上,新娘子笑靥如花,搂着温州青年过来敬酒,巴爷越看,越觉得害怕,赶紧喝了几杯,就匆匆离席了。
我就问巴爷,后来呢?
巴爷就说,那个巫医真正管用,那个女的直接从北京电影学院退学了,跟他回了温州,后来两个人渐渐也没联系了。
后来,有一年,他去温州那边办事,想起来这个朋友,就约他出来喝酒,去当地最骚的酒吧耍起来嘛!
温州青年就很为难,说要不然在家里喝吧,他是个妻管严,老婆心眼小得很!
巴爷就去了他们家,结果去了以后,大吃一惊。
温州青年那个妻子,他在婚宴上看过的,才二十出头,人很漂亮,简直就像一朵刚开的花儿。
结果这一个,又老又丑,脸上布满了黄褐斑,活脱脱像是四五十岁的老女人!
温州青年浑然不觉,让老婆赶紧做菜啊,烫酒啊,巴爷这还是大媒人呢,今天这顿就算谢媒了!
他老婆高高兴兴去做菜了,张罗了一桌子好菜,看着贤惠又恩爱。
巴爷心里冷得像冰窖,简直不敢抬头看她,好容易喝完了,就赶紧推说有事情,回去了。
走到路上,他突然想起来,当年温州青年说愿意用二十年寿命换她回心转意,那个巫医回的话,突然有些害怕了

讲讲神秘的巫医,亲历者讲述“情蛊”、“换命”

讲讲神秘的巫医,亲历者讲述“情蛊”、“换命”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