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公园相亲角,老年人的爱与欲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0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公园相亲角,老年人的爱与欲

公园相亲角,老年人的爱与欲

公园相亲角,老年人的爱与欲

武汉中山公园的相亲角,接管了一些老年人的晚年,老年人尚存的情欲和孤独,在这里生长成别样的东西。

在石凳上哭泣的女人

警车挤出人群,慢慢驶离了武汉中山公园相亲角。报完案,54岁的武汉女人江茂英坐到公园的石椅上,继续哭诉。

江茂英手中紧捏着她昨天刚贴到告示墙上的寻缘启事,不过现在,纸张在她的愤怒下被捏得残缺不全。昨天,她还特地在启示最后手写了一行字:寻真心对我好的老伴。

“韩明咧个老头冇得良心,把人颠完就跑喽。”她啜泣着,扯下搭在脖子上的白毛巾擦眼泪,身边稀松围上来一群人,大家三两下大致猜到了江茂英的遭遇。

“你知道伐,现在这地方对象不好找,撮白党(骗子)倒是好找。”人群中,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说。

这是位于武汉市中山公园西北门的一处相亲角,形成于2006年。相亲角一隅的姻缘亭里,粗粝的长石椅上坐满了观湖闲聊的老人。石椅的尽头就是同心桥,将姻缘角从偌大的公园主体切分出去。武汉市第十二初级中学与之接壤对望,学校里的读书声不时飘到相亲角中。

在中山公园西北门的相亲角,韩明小有名气。据常年混迹于此的老人回忆,韩明六十岁出头,来相亲角最少也有六年。前一天,江茂英第一次到相亲角寻伴,就撞上了韩明。他跟江茂英说,自己是相亲角的一个“相亲介绍人”,平日给人介绍对象收取介绍费。

但现在看来,这个说法很可疑。人群中一个爹爹走出来安慰江茂英:“(韩明)在这天天撮白,在他那登记过的人,十有八九都冇结果的。隔一阵子就有人来找他扯皮,你都是这个月的第三个了。以后自己小心提防点,知道伐。”

旁人越劝江茂英越委屈。

从老伴走的那年起,江茂英就把自己交付给了孙辈。她早上七点半要带孙子到楼下早餐店过早,骑电动车送孙子上学,赶完早市再回家做午饭。下午的一两个小时空档,她要忙着整理家务,再接送孙子放学。一天早晨在浴室照镜子,她瞥见几根白发在鬓边耷拉着——它们存在很久了,只是白发的主人在那个清晨偶发了兴致端详了它们,并生出了一番阐释——老之将至。

那天她去接孙子放学,她如常经过公园西北门,在护栏外,也能轻易见到姻缘角里热闹的场景:老头老太太们在一块眉飞色舞地攀谈,五花八门的告示猎猎地晃在风中,许许多多中老年人的姻缘汇聚在这里。

联想起那些白发和每天围绕孙儿转的生活,她很快在自己的生活里给这个地方找到了含义。她想把自己也张贴到寻缘的告示墙上去,在这里寻一个真心相待的伴儿,给几近凝固的生活注入新的动力。如果能拥有爱情最好,不行的话,寻个伴、逗逗闷也可以。

中山公园姻缘角寻缘告示

回到家,她郑重其事地给自己写了一份寻缘告示。先简单写了自己的情况,“女,67年,身高1.65,苗条,有气质,相貌中,丧偶多年,女儿已嫁。”她还是憧憬爱情,写到对另一半的要求时,她的笔停在空中顿了好久,最后只是简单写了年龄和身高——“寻:大8岁之内,身高1.72及以上的单身男士为伴,不求经济条件何等优越,但愿两人真情相爱,才是幸福。”

穿过同心桥往相亲角走的时候,江茂英徘徊了一阵。她有些害怕,需要一个理由克服不断涌出来的难为情和对已经过世老伴的愧疚。身边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她的赧然。“就当来认识一下新朋友,随便了解一下。” 她捏着前一天晚上写的启示走入了人流。

相亲角如同一个交易装置艺术,来来往往的老人看到了这一片海,于是慌不择路地抛出自己的鱼竿,更有甚者全副武装把鱼饵挂满。至于是否会捞上合适的猎物,全凭老天垂怜。

也不乏一些投石问路后就不管不顾之人,他们在这里抛下一个锚之后,又迅速回归自己的生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在某一天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他才又想起这个地方来。

江茂英把寻缘启示贴好,收回手,属于她的纸片就淹没在一众的纸片里了。出发前,江茂英曾下决心要把告示贴在相亲角最显眼的地方。但很显然,相亲角不存在什么显眼的地方,像这样的纸片很多很多。一堆白底黑字打印的寻缘告示中,那些用粗笔手写的稍微显眼一些。擎笔的大都是老年人,大家歪歪扭扭地写下自己的信息和对另一半的期待,将对婚姻的希望全都付诸于这张薄薄的白纸上,等待有缘人把它揭走。

骗子们

对生活的热望,催动许多中老年人在这里闲晃。对婚恋的渴望和时不我待的恐慌,留给了韩明们趁虚而入的空间。

江茂英端详着墙上翻飞的纸张,人群中,韩明发现了江茂英。他殷勤迎了上去, “想找什么样的?”韩明摊开手中的黑色笔记本,一边翻阅写满征婚信息的册子,一边跟她保证,一定为她找到一个合适的老伴。看着他密密麻麻写满征婚信息的册子,江茂英自觉自己来对了地方,亢奋和期待涌了上来。她听他的话,和他回了家。

该做的事情没少做,但韩明隔天就翻脸不认人。

江茂英还坐在石椅上哭诉。她发现在这个地方能找到的只有性,爱这个字大家却只字不提。韩明几天都不敢出现,大家也都见怪不怪。

据一位常年在相亲角活动的老人说,像韩明这样的介绍人在相亲角有四五个。他们往往对新来的人下手,习惯利用征婚人的迫切心理收取一定的介绍费,更有甚者,跟韩明一样骗色骗财。不敢声张的老人便忍气吞声,即便有如江茂英一样敢于对质的,报警成了江茂英们唯一的自卫手段,但取证难,所涉金额小,常常不了了之 。

今年起,公园的管理方在姻缘角的窗口前新立了一块告示:请市民注意征婚信息真伪,谨防上当受骗。这个提示绝非无关紧要。骗子一直在暗中窥伺。

许多逐利者在这里嗅到了巨大的商机,争相来分一杯羹。

2006年以前,市民相亲主要聚集于同心桥的另一侧,后来公园重新修缮,新建了姻缘亭,中山公园相亲角的名声愈发响亮,以姻缘亭为中心的相亲角也逐渐成型。

如今,只有交了50元登记费的人,才有资格到姻缘亭里,浏览那些同样交了登记费的灵魂贴上的告示——一种属于相亲角的“门当户对”。每逢周末,姻缘亭的单日注册量可高达上百人。女性用红纸,男性用蓝纸,起风时,悬挂在铁架上的一排排告示纸便哗啦啦作响,无数期待在空中翻飞。

中山公园姻缘角

新冠疫情过后,相亲角出现了一群摆摊人。他们大多数是外地人,团队作业,支起桌子,在相亲角最明显的角落揽客。他们的盈利手段更加高明,首次登记,他们会管老人要100元介绍费,承诺牵手成功后再交300块的后续费用。他们精心设计着骗局,找来许多条件好的帅哥和美女当托儿,托儿在与委托人牵手几天后,再以各种借口提分手。

在相亲角随处可见的小广告,它们的主人宣称是“武汉十大公益红娘”。有的老人打过去,发现这实际上是一种隐蔽的招嫖广告,所谓的红娘实际上是会所的姑娘,在ktv声色犬马才是她的日常。性格严肃的老人,把这也归入姻缘角骗局的一种。

爱情和婚姻催生了巨大的市场,欺骗、谎言也在其中层出不穷。相亲角被搅混了,真心找对象的人在这里连连碰壁。

一种暗暗涌动的活力盘旋在这里。自2006年起,每天有人败兴而归,新的一天又有如江茂英一样的中老年人带着憧憬而来。

这里每天都有新的告示被贴上。就在江茂英坐着的石椅背后,一位71岁的军复央企老职工正仔细打量着自己刚贴上的征婚启示,或许觉得自身优势展示得不够完整,他又从洗得发白的中山装左口袋里摸出一只黑笔,颤颤巍巍地在末尾添上一句,“本人亦为新三板上市公司原始股东。” 旧的故事还没有画上句号,新的故事已经悄悄开始。

情欲

这天,姻缘墙上新贴的一则以“生孩送房”为标题的启示引起了几位婆婆的驻足和争论。粉红色的字体写道:“男,66岁,短婚未育,特觅愿生育之女以继承名下三房产。事成所有财产均归女方。若条件够好,不生孩也行。”

婆婆们用谈论菜价的语气谈论着其中可能夹杂的感情、欲望和谎言,“这老爹爹不就是要找个人陪睡觉吗?”禁忌的一切在这里都畅所欲言。

人活到了一定岁数,就变成了一个“失去”的符号。因着这层关系,老人们很难解释一些身上的情绪不是突然生发,而是一把火,从青年时期一直烧到老年。

譬如情和欲。

刘航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有过固定的性伴侣。他今年66岁,年轻时在乡下插队十年,终身未婚。60岁那年下岗后,他经常背着一个双肩包来相亲角混时间。说是混时间,实际上是找对象的意思,相亲角的老年人都知道这层暗语。

刘航上一位伴侣,是一位1978年生的超市售货员,他们经常在公园见面,有时候去女人家,一个月至少一次,多的话两三次。其余的日子他们就各自融入街道的人流中。除了肉体,刘航对女人有更柏拉图的想法,他幻想过和对方相伴老去的种种情节,怕是自己一厢情愿,还问过对方为什么选择他,女人只说,喜欢和他聊天,觉得他不骗人。

刘航说,但女人显然和他有不同想法。有一次,刘航直接去女人上班的超市找她,女人正和同事讲话,她假装不认识刘航,暗自摆摆手,刘航就识趣地走了。

刘航醒了。之后再没和那个女人约会过。

早几年,刘航陷入热恋,和1968年出生的女友手拉手轧马路、在长江边拥吻。人来人往,刘航和女友不在乎。“年轻人行,我们老人怎么不行?”感觉到生命往归路上走,刘航临时间如大敌,无论想追逐情爱还是什么,所剩时间都不多。所以,就如刘航所说,“爱得要发疯”,爱得如孩童般不管不顾。

爱得疯狂,无碍最后无疾而终。热恋褪去后,女人觉得刘航“没有前途”,提了分手。在刘航讲述的故事里,他那天走得干脆。“转身就走了,当时心里还是不愿意走的,但再不走就要哭出声来了。”老年人的爱情并无特别,一样会心跳加速,一样会在雨中落泪。

找不到合适的老伴,短暂同居就成为一种选择。目前相亲角维持这样性伴侣关系的老年人不下十对。

他们不需要婚姻法的保护,选择将明码标价的条条框框都暂时抛在脑后,只在有限的日子里恣意追求情感和欲望的慰藉。他们互相满足情感需求和生理需求,但并不干扰对方继续寻爱。他们选择自己破局。

一旦中途找到更合适的,可以选择直接终止这段关系。这样做的好处是,二人都可以迅速脱身,不用解决财产问题,更不用背负任何形式的责任。

以这种形式互相搀扶到人生终点的伴侣不是个例。

“三天前我看到两个女伢子在摊子前交了费,我心想坏了,肯定又要有人被骗了。我就在出口等她们,让那两个女伢子去退费。”或许是孤独放大了他的倾诉欲,他开始滔滔不绝说起他刚刚一个人从医院买回的药,还有起夜时四顾无人的寂寥。

他顺势指了指额头上的淤青,那是他三天前才挂下的彩。

这位爹爹看不惯相亲角的欺骗和越发狡诈的伎俩,经常守在摊子旁劝交了费的人退费。“蛮可笑,我老来打的架比我年轻打的还要多。不打不行噻,不打在这里要被掐着脖子的。”

对于鱼龙混杂的相亲角,他觉得现在的状况“烂透了”,“(这里的人)都是骗子,只是看谁比谁的骗术更高明。这两年有一位年轻的婆婆,专门挑身体不好或者年龄大的结婚,现在都已经继承了六七套房子了。”

孤独,孤独

中老年人有多孤独,就有多想寻一处避风港。72岁的王卫凯在相亲角做了十来年介绍工作,是最早一批正统的相亲介绍人。他是这些孤独和渴望最直接的见证者。

他老旧布袋中的黑皮子信息登记本,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写满了等待配对的中老年人。姓名,联系方式,年龄,工作,离异情况,收入房产几何,每一条都明码标价,一清二楚。像这样的登记本,他家中还有十几本。

王卫凯的登记本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了。这几个月几乎没人找他登记贴告示。

王卫凯的黑色登记本

72岁的王卫凯和现在姻缘角的一个女登记员谈过一阵子恋爱,对方有一段失败的婚姻,“十几年前她在姻缘角抱回一个弃婴,她老公不同意,非要和她离婚,啧啧。”

王卫凯不好意思地继续说下去:“当年说想要和我在一起,我这可不是乘人之危噻,是她追的我。”

他们短暂同居过一年,准备扯证的时候,王卫凯还是选择了分开。

人到老年,爱情也由不得王卫凯自己做主。女儿不同意两位老人扯证,怕对方只是为了骗财,只同意二老同居。女性的诉求往往只是一纸证书的婚姻保障,而他却给不起。王卫凯最大的感慨就是老年人找对象比十七八、二十七八的年龄要难一万倍,子女的顾虑、年龄的适配、条件的契合、感情的真诚……家事加上感情事,能走到结婚最后一步的总是寥寥。

王卫凯盯着不远处的姻缘角,说自己的两个女儿“不好对付”:“又要我合眼,又要她们合眼。现在人家早就找到更合适的啦。”

王卫凯中年失伴,为了专心拉扯两个女儿长大,年轻的时候拒绝了许多合适的对象。但满堂儿女不过半路夫妻,后来两个女儿都远嫁深圳,他终于有了心情和时间考虑自己的余生。风雨无阻定时提着超市的购物袋到相亲角打卡,成了他老来平凡日常中唯一的确定。

他白天不愿意回家,每天就在相亲角的榕树下坐到夕阳西下,再回家看看卧床的老母亲。夜晚的公园倦鸟归巢,人皆散尽,此时的他会翻开登记本,一一琢磨如何为纸上的男男女女牵线搭桥。对王卫凯而言,对生活的掌控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同一时间做同一件事情。

王卫凯做这份工作实属偶然。还没从厂里退休的时候,他就热络地帮人口头介绍,人一多起来,只得记录在本子上。一个个孤独的灵魂在他黑色的笔记本上得到了暂时的安放,成了的就在后面打上一个勾,宣示着一个承诺的完结,但更多的是未完待续。

数十年如一日,他已经屯了厚厚十几本笔记本。为表真诚,他每天早上四点多就要将信息誊写到宣纸上,得空还会将人物经历梳理成小故事,再妥帖地配上他亲自改编的诗词。

他最爱《卜算子》,“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他只改一字,化成“定不负相亲意”。乐婉的“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也常常出现在他帮人誊写的告示中,来传达他们的真心。

无论走到哪里,浪漫和真诚一直是婚恋市场里稀缺的存在,特别是在如今的相亲角。

十几年来,他看到许多寻爱的脸庞,有的人还捧着一颗热烈滚烫的真心,有的人受了伤抹了泪继续往前走,有的人已经折在了半路。

刘航跟王卫凯是旧相识,两人在相亲角因缘际会,彼此都十分默契地知道,要是有一天其中一个人没有来,不是他战胜了孤独,就是他被孤独战胜。

周日傍晚的六点半,在相亲角,老人们三三两两围聚在一起用谈论菜价的语气谈论死亡和性。最后一波相亲的人散场,他们顺着小路,颤颤巍巍地走上同心桥,再穿过南边熙熙攘攘的亲子游乐园,迎面是艳得正热烈的夕阳红。

出口解放大道街灯通明,他们佝偻着,把一部分的自己藏了起来,然后体面地隐入潮水般喧嚣激荡的人流中。或许他们又要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或者在街边的小店点上一碗糊汤粉和莲藕汤,自己可能吃不完,不过没关系,可以打包带回家当第二天的早餐。

这正是:
夕阳落寞落潮滩,归家渔人走孤帆;酷暑暴晒冬自寒,泪湿双眸难独欢

公园相亲角,老年人的爱与欲

公园相亲角,老年人的爱与欲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