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城市蜘蛛人,把命悬在500米高空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0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城市蜘蛛人,把命悬在500米高空

城市蜘蛛人,把命悬在500米高空

城市蜘蛛人,把命悬在500米高空

“小雨大干,大雨硬干,暴雨钻空干,没雨拼命干。”

引用
俯瞰世界,是每一个高空作业者的日常。在这里,他们拥有了短暂的上帝视角。

回到地面,他们就成了“被世界俯视”的人。前一刻尽收眼底的“笋楼”,后一刻把他们层层包围、倾轧。在写字楼入口前,保安催促他们快速离开,白领看到他们绕道而行。

城市CBD里,没有高空作业者的位置,他们只存在于“云端之上”。

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一股高楼建造潮席卷中国,建造者们声称,要在“宇宙和地表之间建立连接”。但对普通的高空作业者来说,所谓的“宇宙美学”,或许只是一场心惊肉跳的灾难。

在全世界最危险的职业列表中,高空作业者始终位居前列。

从300米的高空望下,地上的行人消失不见,最小的能见物是汽车,首尾相连的彩色斑点在灰色的轨道上移动穿梭,城市像一座铺展开来的模型。

俯瞰世界,是每一个高空作业者的日常。在这里,他们拥有了短暂的上帝视角。

回到地面,他们就成了“被世界俯视”的人。前一刻尽收眼底的“笋楼”,后一刻把他们层层包围、倾轧。在写字楼入口前,保安催促他们快速离开,白领看到他们绕道而行。

城市CBD里,没有高空作业者的位置,他们只存在于“云端之上”。

在这里,他们拥有了短暂的上帝视角。

在全世界最危险的职业列表中,高空作业者始终位居前列。和其他事故不同,高空坠落,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而高空作业者的命运,就盛放在一块58厘米长、16厘米宽的木制吊板上。一根直径 1.4 厘米的绳子,则是他们在空中与世界的唯一连结。

“蜘蛛人”是他们共同的名字,但他们知道,自己没有超能力。

恐惧和杂技

从事高空作业之前,任哥帮村里人盖过房子。

当他在2楼砌砖的时候,离地3米,任哥觉得腿软,“害怕自己会掉下去”。他怎么也没想到,日后,他会在城市几百米的摩天大楼外爬上爬下。

恐高,就是因为人在高处时会感受到一种来自“地狱的召唤”。

2014年,任哥的女儿在老家河南出生。女儿出生两个月后,妻子离开了他。任哥的父亲去世得早,母亲、大伯、伯母三人全部患有偏瘫后遗症,生活不能自理。走前,妻子留下一句话:这样的家庭只会拖垮我的生活。

同年,任哥从河南来到广州。他想找一份工作,一份薪水可以同时养活5个人的工作。对于任哥这样低学历的进城务工人员,高空作业是他最好的选择。但他知道,高收入的代价是高风险。

第一次高空作业,任哥需要清洗33层高的写字楼外墙,100多米。此前,他参加过高处作业培训,演习场地是一个临时搭建的3层支架。从实操培训到第一次上岗,跨度是30层楼。

到了楼顶,任哥把绳子系到了消防管上——打一个水手结的时间,只要5分30秒。但他希望这个时间能更久一些,好让工作来得不那么快。走到楼体边缘的下吊处,任哥突然感觉到一阵头重脚轻,脚下的深渊仿佛在召唤他坠入。出于对死亡的防御本能,任哥退了回来。

出于对死亡的防御本能,任哥退了回来。

不可抑制的恐惧,让任哥在楼顶徘徊了5个小时。本来早上9点出工,但直到下午2点,任哥才鼓起勇气坐上吊板。

任哥感觉腿不断地往下溜,手心的汗液让他的手掌在塑胶手套里打滑。任哥只能强迫自己,目视前方,不往下看。但玻璃墙映射着身后巨大的城市,时刻提醒着他所处的位置。

驯化自己对高处的恐惧、制止自己对于坠落的想象,是每一个行业新手的日常训练。

然而,摇摇晃晃的吊板、突发的天气状况,都会让人的恐惧感加倍。

想象一下,一个体重140斤、身高1.7米的成年男性,在空中的唯一支撑就是一个58厘米长、16厘米宽的木制吊板,并且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直径1.4厘米的主绳,在起风之后,会轻易地摆动、旋转,甚至打结。

“在空中,绳子转两圈你就晕了。但往下一看,百米深渊。“任哥的同行、年近六十的王师傅说。

高空作业者使用的吊板。

55岁,是高空作业者的年龄上限,但为了攒钱给儿子娶媳妇,老王对这行仍旧“依依不舍”。在同行们看来,这个“中气不足”、身体瘦弱的“小老头”,骨子里有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工作的时候,高空作业者是杂技演员,他们从吊板下的桶里不断掏出各种工具,胶枪、电钻、刷子、扳手等,不仅要保持平衡,还要防止“高空坠物”。他们的“招牌表演”是“高空秋千”。因为双臂展开所能够到的区域面积有限,所以高空作业者需要左右晃动身体,让“秋千”荡漾起来,以便触碰到更多的区域。

比如一个工人一次只能清洁两米宽的区域,一面墙需要5位工人同时作业。但是由于老板想要节省成本,只会雇佣4位工人,这样一来,每位工人都需要大幅度地左右摆动,去够到更多的区域。

每一次晃动,都成了对“恐高”本能的宣战。

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一股高楼建造潮席卷中国。城市CBD里“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摩天大楼成了城市发展的代名词。在广州,光是200米以上的建筑,就超过40座。

与此同时,建筑也越来越奇形怪状。螺旋状的“扭形”建筑、漏斗形建筑、帆船形建筑,等等,给高空作业者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挑战。这些造型古怪的超高建筑声称要在“宇宙和地表之间建立连接”。但对高空作业者来说,所谓的“宇宙美学”,只是一场心惊肉跳的灾难。

在广州排名前20的超高建筑中,有18座建筑都竣工于2010年之后。

在刘慈欣的小说《中国太阳》中,倾斜大厦是蜘蛛人的恶梦。倾斜大厦的墙面与地面的角度小到65度,这也意味着,工人需要靠吸盘才能把自己固定在墙面,清洁玻璃幕墙。

但是吸盘不易固定。通常情况下,吸盘要打两三下,才能打稳,而且常常脱吸。一旦脱吸,工人会被反弹回空中、打转。没有着力点,人就像风中的纸屑,飘飘荡荡。

风雨和烈日

5月11日,一支“武汉大风中吊篮撞楼”的视频引发全网关注。此前一日,武汉局部遭遇10级雷暴大风。下午1点半,天朗气清,两名工人开始了高楼幕墙的保洁作业,1个小时之后,大风骤起,工人所在的吊篮连续撞击大楼幕墙。20分钟后,两名工人被救出送医,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支视频,立刻在全国各个蜘蛛人的微信群里炸开。和往常一样,每一起有关蜘蛛人的意外事故,都会刺痛行业工作人员的神经,但大家又会在短短几天内,归于平静。

“武汉大风中吊篮撞楼”的视频引发全网关注。

时间久了,这一行的人比谁都更懂得老天爷的残酷。

任哥曾数次感觉死神在他的身后追着他跑。遇到4级大风,高空作业者可以在空中一瞬间被吹到六七米开外。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任哥就紧抓绳子,蹬直双腿,以防大风把他再次推向建筑的时候,面部会直接撞击墙面。还有一种选择,任哥会和兄弟抱在一起,增加重量,减少在空中摆动的幅度。

国家《高处作业分级》规定,5级以上的大风天气,施工单位不得让工人进行高处作业。但实际情况是,工人所处的高度、建筑物的形状、建筑周遭的楼群环境,都会影响工人所受风力的大小。

地面上的三四级风,到了高层之上,风速可以增加一到两倍;在临近的高楼之间,“峡谷效应”会让风更加猛烈;高楼的拐角处,则是最让工人们紧张的位置,即使在无风的晴天,拐角处的风也能把人瞬时吹飞。

大风会将工人推在外墙上“敲打”,长期下来,工人们的腿上、胳膊肘上残留着各种伤痕、淤青。

奇奇怪怪的超高建筑,给高空作业者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只不过,疼痛事小,挣钱事大。工人们最关心的,始终是“今天能不能出工”“下一周有没有活干”。

武汉高空作业者事故后,人们最疑惑的是:为什么明明天气预报已经发出暴风预警,但施工单位还是让人出工?当普通人因为监管方安全意识的单薄而愤愤不平时,一些蜘蛛人的回答却出人意料地平静:应该是为了多赚点钱,可惜了。

蜘蛛人的贴吧里流传着一张照片:“暴雨钻空干,没雨拼命干。”出了事,工人们就会拿出这张图用以自嘲。

“如果严格地根据天气预报判断是否出工,那饭就没得吃了。”任哥说。实际工作当中,工人们会结合天气预报,加上现场的天气观察,决定是否出工。

因此,合格的高空作业者,都是观天象的高手,并且身体极为敏感。入行十几年的老贾就是如此。

看天吃饭,不只是农民的困窘。

老贾指着天边奶油状的白云说:“这是晴空云,不用担心。但如果云朵像女人的发髻,高簇乌黑的,大雨就要来了。” 工作的时候,老贾感到手臂上的毛孔都是张开的,感受风与湿度的变化。如果是闷热潮湿的低压天气,身体的毛细血管也会预警。

身高一米五几的老贾,体重140斤,走在地面上,还有些许的笨拙;但到了空中,他身手灵敏,反应速度极快。在同行中,年近五十的老贾理论基础最扎实,带出过不少优秀的徒弟。

如果和乌云不期而遇,高空作业者需要在短时间内从绳子上滑下来。以20层的高楼为例,下滑的时间可以快达五六分钟。在这个过程里,工人需要用右手按压副绳(注:主绳用于悬挂吊板,副绳又名辅助绳,用于防止意外坠落)上的自锁器,调整绳子下降的速度,以及自身的平衡。

如果雨点已然坠落,绳子会变得很滑,摩擦力减小,每一次下降的距离都难以调控。哐啷一下,工人就能下坠一大截。

合格的高空作业者,都是观天象的高手。

最难的是夏天。

玻璃板的温度超过70 °C,手碰到上面,像是“炭烤猪蹄”;而玻璃板反射出的强光,会让人立即晕眩,严重时则会让人短暂地“视觉丧失”——眼睛进入苍白一片,这是视觉的极点,危险自然随之而来。

几年前,老贾的一个徒弟就因为长时间不戴护目镜,导致视力终身受损。年轻男孩怎么也没想到,进入蜘蛛人这行没两年,就烙上了视力残疾,只能再次回到工厂做工。

每次一下吊板,老贾总能感觉到一股磅礴的热气从脚下蒸腾而上、冲到下巴。

因为要身着长裤长袖,往往是“下吊”了一两层,汗水就已经浸透全身。干这一行的,一到夏天,身体上就长满痱子,但最痛苦的,还是晒到“蜕皮”。在阳光的强辐射下,皮肤成了一层脆弱的糊在身上的纸,一撕就掉,红色的肉暴露出来,风一吹,刺痛遍布全身。

从楼顶到楼下,单程需要1.5小时到三四小时不等。这期间,工人不能上厕所,并且需要极为专注;口渴了,就把嘴凑到清洁幕墙的自来水管边喝一口。如果半空中遇到什么突发问题,人可能会被吊在空中四五小时,导致双腿麻木、失去知觉。

从楼顶到楼下,单程需要1.5小时到三四小时不等。
落地的一刻,永远是最开心的时候。工人们会立马拿起自来水管冲着自己浇水,给自己降温。但经过的路人总以为他们疯了。

疼痛与危险

老贾伸出一双黝黑宽大的手,手背上密集的白色斑点格外显眼,那是被“酸”灼烧过的痕迹。实际上,大部分的高空作业者都有一双这样伤痕累累的“黑”手。

清洁玻璃幕墙的时候,工人们需要先在玻璃上刷一层稀释过的“酸”。常用的酸包括盐酸、草酸、氢氟酸,一旦触碰皮肤,会立刻引起疼痛、红肿反应,严重的会致残、截肢。因此,在做清洁工作的时候,高空作业者都需要全副武装,从雨衣、雨裤,到雨鞋、乳胶手套。

因为盐酸水,任哥曾被烧掉了两个指甲。当他意识到手套指尖已经磨损的时候,手指已经开始灼热。等他从二十多层的高楼上滑下来,右手的两个指甲已经脱落,鲜血直流。

但任哥是幸运的,指甲脱落之后,还会长回来,而有的人,因为酸而终身残疾。

去年11月,任哥的一个兄弟在高空作业中发现自己的雨鞋开裂,氢氟酸瞬间流进了脚跟。氢氟酸的腐蚀性为酸中最强,能够强烈地腐蚀金属、玻璃,更何况人的皮肤。氢氟酸不仅能够导致皮下组织坏死,而且可以快速腐蚀神经,“杀死”神经元。因此,氢氟酸又称“化肉水”。

美剧《绝命毒师》中,男主角用氢氟酸毁尸灭迹。

等到他着地的时候,脚后跟起了两个青色的大水泡,人彻底失去知觉。

“后来,这个大哥脚后跟的肉全被剃干净了,从大腿上挖了块肉补上去的。大半年了,还在家休养。”因为跛脚,这位大哥至今没有返工。由于施工单位责任不清,他没有收到除住院费以外的任何赔偿。

在“酸”之外,“自来水”也给高空作业者带来了长期的伤害。清洁工作中,工人需要用水冲洗大楼,幕墙上的水就会顺着吊绳流淌下来,溅到身上。长期“浸泡”在水中,工人们都会经历不同程度的关节痛、腰背痛、颈肩痛,在空中,这些疼痛会被极度放大。

高空作业者面临的更大风险,不是职业病,而是意外坠落。根据广东省应急管理处的数据,高处坠落为我国施工现场的四大伤害之首,占建筑施工事故总数的41%至53%。一旦坠落发生,只需0.6秒,工人的下落速度就会达到时速21公里,产生1089公斤的冲击力。

这些年,圈子里的每一起坠楼事件,任哥的另一位同行刘哥都“如数家珍”。去年3月,刘哥的一个朋友从3楼坠下,当场死亡。

出事后,刘哥朋友的绳子、安全帽等一系列作业工具,立刻被施工单位收走,禁止家属查看。但这件事却没有在圈内引起波澜——没收工具,已经是行业内默认的“事故处理行规”了。

没收工具,是行业内默认的“事故处理行规”了。

“高空坠落,90%都是绳子问题,只有极少数情况是工人自己的问题。”老贾说。

一根主绳加一根副绳,不超过百元。但即便如此,施工方常常会在这些几十块钱的工具上想方设法“克扣”。有的时候,施工单位会在没有副绳的情况下,要求工人作业;如果工人发现绳子的磨损程度严重,向监管人提出意见,收到的答复时常是:这活你干不了,我就找别人干了。

然而,工人的性命,就挂在这一根绳子上。

为了让工人们更高效地工作,监工、包工头也会经常制造赶工游戏,激起内部竞争。监工们时常会在楼下拿出望远镜,像个指挥一样,观察他们谁干得最快、谁干活最慢。等到下次招人的时候,他们会专门联系那些干活快的工人。

于是,“内卷”开始了。本来3个小时能做完的工,现在2个小时就能做完,而快出来的1个小时,不仅没有帮助工人拿到额外的报酬和奖励,还让他们搭上了一系列的安全隐患。

这几年,安全隐患还在于入行门槛低、假证横行。

一旦坠落发生,只需0.6秒,工人的下落速度就会达到21km/h,产生1089kg的冲击力。

在国内,高空作业者必须持证上岗。考证之前,高空作业者需要做一系列体检,职业禁忌病如高血压、心脏病、恐高症都不允许上岗。但如今,培训机构不仅代出体检表,就连考试难度也降低了。甚至,可以直接“买证”。老贾说,但凡是湖南、江西、河南的证,十有八九都是找人代购的。

老贾透露:“培训机构以赚钱为目的,收了钱,就保你过。实操1天,理论3到5天。”未来的安全问题,他们根本不在乎。

影子工人:他们在清洁另一个世界

一面玻璃,分隔两种生活。

摩天大楼里,西装革履的白领吹着空调、敲着键盘,再下一层,旋转餐厅里,恋人们优雅切割牛排;消音玻璃的另一侧,是悬挂在烈日下、湿透了的蜘蛛人,他们脚踩百米高空,“命悬一线”。

他们时时刻刻都可以瞥见“墙内”的世界。对于任哥来说,他最渴望的不过是写字楼里的空调。

玻璃之外,是辛勤工作的蜘蛛人。

即使在写字楼里穿梭,高空作业者只能按照规定好的路线行走——他们要尽量避免与洽谈生意的CEO、争分夺秒的企业高管“碰面”。

他们不能乘坐普通的电梯,因为他们的形象会在白领中过于突兀、身上的气味会“妨碍”到其他人的工作环境。他们通常从地下停车场的货梯进入,直接通向楼顶。

碰到重要的领导接待,高空作业者需要立马停工。一个通知电话打来,他们就得从高楼外加速“消失”。

久而久之,高空作业者都有一种自觉:只出现在自己该出现的地方。

有一次,任哥和老贾在15层的写字楼外安装空调,结果楼顶的绳子缠在了一起,任哥和老贾就静静悬在空中,等待楼顶的同事处理。刚过5分钟,监工打来电话,说接到写字楼工作人员的举报,指控他们“偷窥”别人办公。

“偷窥”这个罪名,对蜘蛛人并不陌生。但他们无论以何种“得体”的方式工作,这项“罪名”还是会从天而降。

偷窥”这个罪名,对蜘蛛人来说,并不陌生。

任哥说,在城市里,他总感觉自己是“被俯视”的。地铁上,他一坐下,旁边就会有人站起来离开;写字楼门口,保安永远都会对他和兄弟们大声呵斥;就算在超市里,推销员也会塞给他最便宜的东西。

任哥偶尔在走神的时刻,感到一种生存的荒谬。在云端,他看向脚下的城市,这里没有一寸是他的家——“干一年活,不吃不喝,我也买不起珠江新城一平方米的房子。”

他属于哪里呢?他不知道。

有一次,任哥在给一所小学做楼外装修。操场上,一位体育老师对同学们大喊:如果不好好学习,未来就要像这个叔叔一样,干这么辛苦的活!

“能当反面教材也挺好。”任哥笑了。

高空生活 · 老无所依

每当吊绳在风中剧烈晃动,老贾也感觉到了自己动荡的命运,那是缺少支点的命运,人只能束手等待老天对你的安排。1997年,20多岁的老贾从四川只身来到广州,但他的目的地,其实是香港。

老贾没有踏上过香港的土地半步,天堂世界也从未到来。

“我想去看一下,‘四大天王’的老家香港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如今,20多年过去,他没有踏上过香港的土地。

中年离异,外加父母去世,老贾需要独自抚养在广州“借读”私立高中的儿子。生活的压力,让他选择了高空作业这一行。

在广州,高空作业者的工资为每天500元左右,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拿到七八百元——“做这一行,没有什么自愿不自愿的,都是家里特别困难。你无路可走了,前面有一个悬崖,你跳不跳?”

“冒险精神“”城市勇者”,在高空作业者来看,都是大高帽,生活面前,没有选择。

在蜘蛛人的微信群中,“美女”是大家在谋生之外最常谈论的话题。老贾说,干这一行的,80%都是光棍。他们对婚姻和爱情有一种强烈的向往——这不,老贾本人,老王、任哥、刘哥全都离异了。

因为离异,“心里没老婆挂念”,入这行才没什么心理负担。

干这一行的,80%都是光棍。

对蜘蛛人而言,再婚的机会也十分渺茫,虽说收入不低,但是女方一听他们工作这么危险、这么脏,基本都退却了。短视频网站上,有一句话踩到了他们的痛点:“好女不嫁工地郎,一年四季到处忙;春夏秋冬不见面,回家一包烂衣裳。”

不少“爱美”的兄弟对自己的“黑”特别在意。在他们看来,黑是一种择偶缺陷——你看,城里人“白”,帅气。

比起“蜘蛛人”这个称呼,老贾对“农民工”这个身份有着更强烈的认同,“得自己养活自己。”

生活的不安全感也来自高空作业这行的工作性质——零工群体。大部分的高空作业者都是日结工,干一天活,拿一天钱。他们没有劳动合同,工作受季节、天气影响很大。所以一年365天,他们就需要像候鸟一样,迁徙到各个地区找活干。

只是一年四季,干活舒适的日子屈指可数。

以广东地区为例,春节过后,行业内有一个月的空档期——工人们普遍在这个时候没活干;紧接着,梅雨季节来临,绵绵不断的小雨让出工难以保障;随后,5月到9月,高温天气持续,白天的平均气温在30 °C以上,午后两点,气温可以高达近40 °C;但到了冬天,手会因为寒冷变得僵硬,一碰到水,就更加难受。

一年四季,干活舒适的日子屈指可数。

此外,《劳动法》,在执行环节中,也经常被忽略。拿法定的劳动津贴“高温补贴”来说,这么多年,任哥和他的兄弟们从来没享受过。

这几年,行业内部有了一些进步,比如有了保险。只不过老板买的是集体险,保额不高。

要从高处看问题,不能计较。

这大概是工作给他的视角,想把日子过下去,就要从高处看问题,不能计较。

任哥的微信昵称是:希望在前方,我们在路上。

端午节快到了,行业的接活小高峰也来了,任哥、老贾,和兄弟们一起,又在忙碌的路上了。

城市蜘蛛人,把命悬在500米高空

城市蜘蛛人,把命悬在500米高空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