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上午海葬、下午放生,一艘海葬船见证的生死苦事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0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上午海葬、下午放生,一艘海葬船见证的生死苦事

上午海葬、下午放生,一艘海葬船见证的生死苦事

上午海葬、下午放生,一艘海葬船见证的生死苦事

“死是苦的,生也是苦的”,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一波又一波的生死相送,汇集在一艘海船上,承载着生命同类的大苦恼。

晨光熹微。六点时分的海面上泛出淡淡的青蓝色,停靠在大连六号港口的三艘海葬专用船上,陆续有家属排队登船。这些携带亲人骨灰的家属约100来位,从铁岭乘坐8个小时的车程来此海葬。三声鸣笛后,家属们各自站在二层船板、船尾、船身两侧,面色凝重、等船出发,一起完成一场郑重的告别仪式。

手捧骨灰陆续登船的逝者家属

待船驶出港口约半小时,三声鸣笛再次响起。家属们在船员的提示之后,将白色骨灰盒投放在海水里。骨灰盒在海面上漂浮不到几分钟,直到缩成一点,沉入海底。船员抛洒喂食,海鸥齐飞。家属胸腔里发出的呜呜咽咽,被呼呼的海风吹得七零八落。抬眼之际,海天一色,一层薄雾笼在场景之中,为这场葬礼覆盖了又软又薄的灰色蒙板。

驶出港口的海葬船

对海三鞠躬后,海葬仪式结束。回港的船舱里,一位中年男性与船长攀谈了几句。他已为已逝的长辈送行,“老了老了,生前啥都不舍得花,死了也就给子女留个数。”
“可不是嘛。人生在世,该吃吃,该喝喝,儿孙自有儿孙福。”船长名叫陈琦,64岁的年纪,鬓角也已斑白。

祭祀台上的骨灰盒。

含泪投放骨灰的家属。

逐渐漂走的骨灰盒和家属抛洒的菊花瓣。骨灰盒由陶土,高岭土和海泥合制而成,沉入海底,三天之内彻底降解,不会引起水质污染。骨灰就会和海泥融为一体,陈琦视之为“入土为安”。

像这样的海上葬礼,陈琦已经操持了二十多年,见证了无数场生离死别,“来这里海葬的家属,一种是对海有情怀的人,对生和死看得开,不想给子女儿孙添更多的负担,认为葬到海里还可以周游世界。除了寿终正寝的老人,意外死亡的年轻人较多,比如自杀、车祸、突发重病等。东北有这么个习俗,若家里老人没去世,早逝的年轻人不能进祖坟,所以他们也会选择海葬。”

与家中逝者挥泪告别的家属。

1997年,当地政府开始提倡海葬,民政部门除了为家属承担包括海葬、交通费、住宿的开销,还发放补助金,因此海葬多被成为“穷人的葬礼”。在政策支持下,陈琦也和民政部分合作,操持起“集体葬礼”。每次上船最多可达200人,平均30-40具骨灰,装进由降解材料特制而成的骨灰罐,一并投放到海里。
他有三艘海船,一艘小油艇。除了海葬业务,还有很多佛教信徒常年来这里放生。上午海葬、下午放生,基本构成了他在海船上的生活日常。

船长陈琦和他的老狗。十余年间,这条老狗一直和他生活在海葬船上。狗的寿命平均只有15岁,它也快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陈琦打算将来给它送终也要海葬。

人人都道“人生苦短”,陈琦却说“人生苦长”。秋冬季节的海风从太平洋吹过来,他指了指船头,“迎面行驶时,海面一望无垠。”他又指向另一侧逆风面,“你转身看,那些白花花的浪头,才是苦海无涯。”
“死是苦的,生也是苦的”,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一波又一波的生死相送,汇集在一艘海船上,承载着生命同类的大苦恼。

葬礼结束后,齐飞的鸥群。

01
死之苦恼

二十年前,陈琦的海船只做打渔和旅游生意,每天拉一船客人去海里钓鱼或者旅游。航线可远到300多海里,每位客人收费达几千元不等,“做的都是富人的生意”,很有市场。但后来随着鱼类资源渐渐匮乏,鱼也越来越不好钓,生意逐渐萧条,只能做旅游业务。一次,民政部门的朋友找他帮忙做一场海葬,他欣然应允,但不料,因为传统观念里对葬礼的忌讳,旅游业务也做不起来了,陈琦自嘲道:“上了这条贼船,就下不来了”。

因港口周围楼盘开发商和游客对于葬礼的忌讳,陈琦的海葬船经常遭到投诉。每次海葬仪式结束后,船员都要把海葬的横幅遮挡起来,换回民政部门的宣传标语。码头上种植的花卉,以前都是白菊,现在也换成了各种颜色。

在陈琦心里,自己这辈子,都要交代给海。小时候,从家中推开窗户,就是大海。与妻子李冬兰相识之初,他介绍自己说:“我家后院就是大海。”年过六旬,身体毛病也多了起来,他和妻子便开始交代自己的身后事,“等百年了,我们都要海葬,既是因为热爱大海,也是忠于这个职业,可以去海底陪陪这些被我海葬的人,多好啊。”他称之为“回到生命开始的地方”,大海是他一辈子的情结。

李冬兰每天负责主持葬礼告别仪式。

老伴李冬兰最初也不理解陈琦所从事的海葬,随着船上事务让陈琦疲于应付,她也跟着上了船,担任葬礼上的司仪,没想到自己一干也是十多年。再后来,儿子陈金也成为他的一名船员。每年,陈琦和船员们定点在北纬38度16分,东经121度43分,于周围两海里处,“足球场大小的区域”中投放下近8000具骨灰。

前来给老伴送终的老者。

被海葬的死者,各个年龄阶段的都有,因抱病寿终正寝的耄耋老者,死于意外或自杀的花龄青年,不幸早夭的婴儿……陈琦见过的骨灰“自己也数不过来了”,若常年生病服药的,骨灰就会呈一块块乌色状,或是像枯叶一样苍老的黄。一位在参加朋友婚礼路途中车祸丧生的19岁花样少女,祭台上的照片不是黑白的,音容里鲜艳夺目的青春光彩和雪白得耀眼的骨灰,至今回想起来,他依然心有余震。两个月的婴儿,骨灰被装在骨灰罐里时,只是双手一捧,生命细小得让人生怜。

难抑丧孩之痛的母亲和家人。

陈琦看待生老病死的态度是从容的,“人,都有那么一天”。老人生病,家属都有一个接受过程,海葬的时候也大多比较平静。90后船员大熊却心生恻隐,父母在世,母亲单亲抚养他长大,情感上就更容易投射到自己。每次整理家属的祭文,帮他们投放到海里,总令他唏嘘不已。船员史有权也是90后,令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位老警察,在这里送走了自己的儿子,每个月逢着儿子丧生之日就要来祭祀一次,头发却是一次比一次白,让他揪心。尤其是失独的家属,见到与子女年纪相仿的船员,就更愿意亲近,有时还称他“干儿子”。

90后船员大熊。大熊17岁便跟随父亲移民到意大利生活,帮父亲经营皮具厂生意。因不喜异国他乡的生活,一年前回到故乡大连,跟着船长陈琦从事了海葬职业,负责文秘工作。

而更让陈琦扼腕痛惜的,是那些死于意外或者自杀的年轻人,背后意味的便是一个个失独家庭的悲剧。“听到那些小孩,考上大学,遇到挫折,失恋什么的就自杀了。我就真想跟他好好谈一谈,这么做没有意义,你何苦?人生多长? ”陈琦又回忆起一段出海的经历,狂风暴雨中,他的海船陷入漩涡中,四方涌起一百米高的巨浪,盖过头顶,声势浩大,“人要和狂风巨浪斗争起来,几万吨的大船到海里也像个小瓢似的,晃晃悠悠、哗一来浪,整个人生就蒙过来了。生死真的太渺小了。等自己的骨灰流到大海里才明白,人渺小到一滴水都不如,你何必为了连一滴水都不值得的事情去丧失了生命,对不对?活着的家属,只剩白茫茫一片。”

90后船员史有权和同事在船板上休憩闲聊。

在陈琦眼里,透过葬礼,所看所感,皆不只是悲痛,每一个葬礼,都是不同种的人生苦恼。“人性最善的一面和最丑陋的一面,都在这一艘船上。”人们对于死亡的态度,有时沉重到久久不能放怀,有时又草率轻视得让人不免联想起死者生前遭遇。
他见过不少因家产之争在船上打起架的家属。有的家属船还没驶出码头多远,就不耐烦地催促投放:“差不多,意思意思就得了。”有的家属还未等他鸣笛,噗咚一声就把骨灰随意丢到海里了,流程都不想走。有时葬礼礼毕后,家属散去,负责清理现场时会发现被遗落在船上的骨灰,“有的是死者家中并无至亲,他人代办,又嫌不吉利,扔下就不管了。还有的是有关部门为了完成数量指标,把殡仪馆的无名骨灰拿到这里来凑个数。”

02
生之苦恼

因入冬海面极寒,集体出海风险指数高,10月底,陈琦就忙完了那一年的最后一单集体海葬,接下来就是每天上午零零星星前来包小船海葬的家属,除此以外,慕名而来就是在下午集体放生的人群,他们也是船上的常客。

不忍离去的海葬家属。

每次二三十人,都会有浩浩荡荡一排车队驶进六号港,“开的基本都是奔驰、宝马等各种豪车”,李冬兰说道,“这些有钱人才爱做这个事。”在那路豪车后面,跟着好几辆小货车的鱼。有信徒介绍说:“每次放生,都是信徒们在群里发起众筹,每次一到几万块不等,每个月都得至少来一次。”
上了船,信徒们开始卸鱼。这些鱼被装满了几辆中厢货车,装在被灌了氧气的蓝色塑料袋中。“有人上船就扯着嗓子使唤船员,有的开着大奔、珠光宝气,上来就抱怨船太小,咋咋唬唬说‘不就千把万,赶明儿自己买一个专门用来放生’。有的上了船还要拍照发下朋友圈,宣传一下善行。虽然都是海鱼,但有的是淡水养殖,放到海里,十之八九根本活不了。有的连陆龟、甲鱼都敢往海里放。有的长途运输过来,死在路上的就不少。有包大船的,还要请和尚念经、做法事。”陈琦和李冬兰有些微词,有的信徒们把鱼卸到船上,先念半个小时经文再出海,“一本‘阿弥陀佛’经念下来,鱼也憋死在里头了。”陈琦经常出言相劝,但信徒对他的意见很少采纳,还落得埋怨,后来也懒得再说。

出海放生前,站在船板上诵经的信徒。

来放生的都是信徒,年轻人居多。陈琦很不解,“这些年轻人,从小家里好吃好穿,吃着家产,心里真是没啥可信的。“有信徒特意跟他解释:“佛教信奉的两条教义,一个是因果,一个是慈悲。放生,就会有福报,这就是因果。慈悲,就是看透众生皆苦。”李冬兰见对方语气坚定,神色里还带有几分“傲娇”,犯了嘀咕,“这些钱拿着去资助一个贫苦儿童上个大学,不是更实在吗?起码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呢。”

海上放生。

李冬兰经常观察来来往往的人群,“放完生以后,他们会怎么想?为什么要放生?放完以后他们会得到什么?或者他们得到心里的安定,还是他是做什么坏事?心灵就解脱了吗?其实他是怎么回事,自己也始终也想不明白。再想想这些海葬的人心里头又怎么想。将来怎么面对自己以后的生活,他们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放生那些人都是很开心的,高高在上的,海葬的人至少在这里都是谦卑的。”

为女儿送终的老人。

相对这些放生的人群,李冬兰更愿意同情海葬的穷人。“人生之路是祸是福,临了才看到真面目”,李冬兰更同情生者,一位女性家属和她诉说经历,“说她男人突然死了,法院宣告破产,留下一大堆债务,受尽冷眼,女人到了四五十岁了又再翻不了身,想想以后得多难啊。”丧失之痛,无地可诉,李冬兰总是这些家属倾诉的最后一站,“看着他们撕心裂肺的样子,自己心里也感觉被撕开了一次”。有的家属逢每年丰收,都要寄一些土产过来。有些失独家属,也会时不时分享一些各地旅游的照片。在李冬兰的眼里,这些穷人的情感更朴素,一句嘘寒问暖、一次伸手相扶、一个关切眼神,都会让他们一直记在心里,关系来得更平等。

儿子陈金驶游艇回港。

说起海葬和放生,陈琦自嘲自己这艘“贼船”跨越了“阴阳两界”、“贫富两极”:“海葬为的是死去的、穷人的事,放生为的是活着的、富人的事”,“生命的长度没法掌握,但是我们可以延展我们的生命的宽度,活着的事少计较。”但对于活的事,他也时常感愧。长年累月在海上,家中九旬老母已经双目失明、话也说不出来,都由保姆照顾。父亲逝世时,坚持了土葬,但每年清明,“都忙着给别人送葬和祭祀,父亲的坟总是没有按时去扫”。

在祭祀台上用餐的船员们。

常有海葬的家属对他说:“老哥,将来我也得找你(海葬)。”他总是笑谈,“你都叫我老哥了,咱俩谁先走还不一定呢。”从事海葬的人,对生死都不忌讳,船上每天给家属装骨灰的祭祀台,也是他们每天用餐的饭桌。他最喜吃海鲜,“将来我海葬了,就让海鲜吃我。”陈琦觉得每一场海葬,都是他人生中的一点点升华。他今年65岁,是作为船员将要退休的年纪,以后由儿子接班,“人生是传承,也是轮回。”

上午海葬、下午放生,一艘海葬船见证的生死苦事

上午海葬、下午放生,一艘海葬船见证的生死苦事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