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第一批经历冷静期的离婚男女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2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第一批经历冷静期的离婚男女

第一批经历冷静期的离婚男女

第一批经历冷静期的离婚男女

2021年1月1日,30天冷静期正式嵌入离婚程序。最早一批进入冷静期的离婚家庭,已经体验到如何在一场以天为计的倒计时博弈中,审视确定彼此的关系,并做出最后的判断。

离婚这件事情

在去往梁平区民政局的大巴车上,林溪刻意和赵磊错开几个座位坐下。但赵磊一直插空往她身边挪,不断尝试搭话,说不想离婚,说自己会变好,要买房子,买宝马车,已经有了驾照。林溪在心里翻了几个白眼。车里有别的乘客,她只能尽量不理赵磊。好在车程不过半小时,林溪想终于快要摆脱他了。

这是一场谋划已久的分离。对林溪来说,和赵磊的婚姻像一场漫长绝境。婚后她就发现,赵磊这个人不会控制自己,一旦吵架,他就口不择言,让林溪做小姐,还掐过她脖子。他们的爱情在这些离谱的事里迅速消磨干净。没多久,林溪就想离婚,赵磊不干。拉扯到2018年,林溪坚决搬出那个家,正式提出离婚。赵磊再度断然拒绝,说想离婚就先掏20万给他。

林溪一开始不想搭理赵磊,她自己查资料,研究通向自由之路。却很快发现,相比于结婚时所有程序都在拥护荷尔蒙冲动,离婚则处处阻碍。她想凭自己力量消灭一个合法婚姻,几乎不可能。

一个人如何以干脆的方式逃离婚姻关系?今年之前,标准流程仅仅是:夫妻双方携带好身份证件、照片、离婚协议,直接到民政局办手续,半个小时就可以领到林溪梦寐以求的绿色离婚证书。但那种好事情一定要赵磊配合。林溪没有20万,赵磊就不配合。

剩下的可能性是诉讼。今年1月,林溪向梁平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法院以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破裂为由,驳回了申请。这在林溪的预料之内,她也问过律师,知道一审一般不判离,6个月之后可以提起二次诉讼。

但那时林溪已经很疲倦了,她不想再等一个不确切的结果。法院宣判当天,林溪放软姿态约赵磊见面,说只要配合协议离婚,她愿意出钱,只是确实拿不出20万。林溪当时听说赵磊在外边欠了债,她隐约觉得赵磊可能急着要钱。果然,赵磊同意协议离婚,让林溪给他2万块“分手费”和每个月400块“生活费”。林溪赶紧答应下来。

跳下大巴车,眼前的梁平区民政局是一座黄色小楼,林溪盯着不想挪步的赵磊往里走。来办事的人不多,一个女性工作人员问了他们一些基本信息,确认当事人身份,是否协商好了。填了两张申请表格,和一份结婚证丢失协议声明,之后他们收到了两张《离婚登记申请受理回执单》和一个告知单,告知单上写了冷静期过后来登记离婚时需要带的材料。整个流程还是半个小时。

民政局的“营业”时间是早九点到晚五点,生产两种颜色的证书,它们(无论哪种颜色)注定只是一部分人的礼物。更多时候,决定离婚的只是夫妻一方。比如吉娜和丈夫卫豪,他们的离婚原因很标准,卫豪出轨了,吉娜为了女儿舍不得离婚,摊牌时,她隐晦地流露和解愿望,却被卫豪直接拒绝。他去意已决,她能争取的结果只是丈夫作为过错方补偿给她10万块;另一对夫妻,凌云和杨文,也是杨文出轨,漫不经心地求凌云原谅(本来可以),但这种无所谓刺激了她,凌云坚决把杨文拉来了民政局,跨出门槛,她看杨文,还是这么一副淡淡的表情。

也有夫妻双方冲动到一块儿的情况。像罗颖珊和钟鑫,两人因为生活中平常琐事大吵一架,都不服气,拿着身份证直奔民政局。几个小时后,钟鑫就后悔了,跟罗颖珊道歉。那晚两个人都不太说话,钟鑫玩电脑,罗颖珊玩手机,边玩边看钟鑫,想着他怎么不对她说些关心的话,越想越不愿意原谅他。隔天,罗颖珊决定回父母家。钟鑫送她到火车站,说有空了过去找她。语气不像是正在经历离婚,更像是即将分别的情侣不舍得告别。

这些冷静或不冷静的人,都从民政局拿回三张签名文件。在法律上,那意味着他们的30天离婚冷静期正式启动。离婚拉扯进入以天为计的倒计时博弈。到终点,他们将再度决定彼此的关系。

30天。尽管早就知道这个信息,但凝视单子上的日子,林溪还是涌起一种本能的不安。她要坚持30天,她隐隐预测这不会太顺利。但无论如何,他们终于走到这一步,号角吹响。

何为冷静期

2021年1月1日,《民法典》重新定义了协议离婚程序。分三个阶段:申请离婚、冷静期和登记离婚。最关键是,30天冷静期这个续命装置正式嵌入法律程序。按照新华社的解读,意在希望夫妻双方考虑清楚后再决定是否离婚。赵磊和林溪这几对夫妻,是离婚冷静期这个新产品的首批体验用户。
体验报告注定凌乱。30天的时限究竟是长还是短,每个人感受都不同。总的来说,它像一个弹簧。可以被厌倦拉长,也可以被不舍压缩,也或者在一些反复中被来回拉扯。一次冲动的离婚决定无法清理明晰的问题甚至纠纷,都会平摊到冷静期里,它们往往混乱又锋利。如何在30天之内,把一切收拾干净。对很多夫妻都是一场考验。

对林溪来说,这30天长的度日如年。实际上,它从启动时就埋藏隐忧。签字前一刻,赵磊就要求给他转2000元,否则不签字。林溪没办法,用贷款软件套现给赵磊转了800块。走出民政局,赵磊又提出让林溪陪他睡一晚,林溪立刻拒绝并跑掉了,这个男人的反复无常让她完全不敢想象他会兑现承诺。

倒计时悬在每个家庭的头顶。即将分别的事实,通常会消弭一部分相看两厌。从民政局往家走,凌云看身边的杨文,竟然稍微顺眼了一点。杨文好像也触到这个讯号,轻轻开口挽回,“我思前想后,确实是太对不起你,我知错了,我们必须得离婚吗?”

“怎么能让我相信你改变了?”

“我马上就要失去你了。”以前,杨文从未说过这种话。

凌云有点犹豫,但最终没说话。她觉得一句话不足以抵消昔日痛苦。但她还是默默跟上了杨文,两人一起回家了,像从前那样,影子重叠在一起。思来想后,冷静期她没有地方去,不能回父母家,不想让他们担忧。她还得跟杨文住在一个屋檐下,法律上,那也还是她的“家”。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里,凌云总是忍不住对杨文冷嘲热讽。可能为了某种表态,杨文只是听着。凌云知道不能总是这样,早晚有一天会耗光对方的内疚。二十多年夫妻,凌云对杨文还有感情,她想分手,但不想变成敌人。她只有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去想那些事,每当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凌云就出去遛弯,独自走了不知多少公里,不到一周的时间,她瘦了十斤。

同住一个屋檐下的还有吉娜和卫豪。作为外地媳妇,吉娜在这个城市没有落脚之处。她本想把女儿放在丈夫家,自己去旅游,一个月后再回来领离婚证,但怎么也放心不下女儿,就这么尴尬住着。吉娜和女儿住在原来夫妻两人的房间,卫豪搬到大哥的房间。冷静期正好赶上春节,大哥大嫂回家,发现没房间住了,出去住酒店。不再是一家人后,他们之间的相处迅速变得微妙。过去,婆婆待她不错,但现在,她感受到婆婆似有若无的敌视,比如她的房间连个枕头都没有,她觉得那分明是想赶她走。

但吉娜和卫豪的相处越来越好,从容,甚至带着一些许久未有的温情。吉娜觉得夫妻角色扮演比做夫妻容易多了,可能区别是,不用真的投入感情。每天,两人像刚结婚时一样,在饭桌上聊聊孩子的趣事和新闻热点。卫豪想吃吉娜做的东北菜,吉娜就做给他吃。也有缝隙,比如卫豪觉得两人不可能了,在外面偷偷谈女孩,吉娜知道后,生气地让卫豪把第三者删了,卫豪像做错事一样乖乖删,反而吉娜有点不好意思,把女儿拉来说话,说她是不能容忍女儿有后妈。

协议离婚之前,两个人早就商量好女儿归吉娜。对他们来说,冷静期唯一的意义是,女儿可以和父亲多相处一个月。从前,卫豪陪女儿玩不超过5分钟。冷静期内,他格外珍惜和女儿相处的时光,给孩子买各种各样的零食,耐心陪她玩。

每天只要没事,吉娜和卫豪都会带着女儿去家附近的海边游乐场。小孩子永远是单纯的,什么时候都能无忧无虑地玩,在外人看来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但心里有解不开的结。

辗转30天

根据民法典中离婚条例的规定,冷静期满30日内,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一方反悔的恐惧,让林溪度过担惊受怕的一个月。

冷静期里,赵磊三番五次寻求复合。他不知从什么途径得到了林溪朋友的电话,经常骚扰,还在林溪家蹲点,他曾在凌晨给林溪发了一个前住址的视频,说自己已经到了,叫林溪出来谈一谈,见林溪不答应,还威胁她说有本事别出来。林溪把他的电话号码拉黑后,他还换别的号码不停地打来。这样的日子对林溪来说是种折磨,夜里她经常做梦梦到赵磊突然找到她,把她杀掉,她不知道这样的危险哪天真的会降临。

赵磊的父母也会利用孩子,教孩子说“不要走”、“不要跟爸爸离婚”之类的话,企图用孩子来留住林溪。

她感觉自己被困在无法挣脱的婚姻沼泽里,此前赵磊曾多次说,不管林溪在外面怎么样,有没有人追求,她就是不离婚,看人家发现了你怎么办?林溪必须离婚,她甚至想过很多次,如果没离成功,她情愿自杀。

冷静期对林溪来说是一个赛跑冲刺的阶段,每一天都显得特别长,希望好像就在眼前,但好像又抓不住。所以她一刻也不敢松懈,脑子里想的全是要怎么筹钱,中间会不会发生变故、要如何稳住赵磊,万一他反悔了,自己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为了筹钱,林溪省吃俭用,不买新衣服,不在外面吃饭。4月6号,她收到法院的判决书时,气急攻心,发烧3天硬是忍着没去看病。

她去了多家银行申请办理信用卡,都被银行拒绝。迫不得已,她打电话给娘家借钱,也被家人拒绝了。之后,她通过网贷筹了8千块,4月22号发了3千多工资,一共筹到了1万2,那是她所能筹到的极限。当天,她把银行账户的截图发赵磊,他这才爽快订车票。

另一边,冷静期可以给冲动离婚的夫妻提供一个缓冲时间,让他们调整情绪、挽回婚姻。30天内,罗颖珊和钟鑫整个家庭,轮番劝他们不要离婚。妈妈说罗颖珊既然结婚了两个人就要好好过日子,相互包容,讲了她的一些问题,让她改改自己的脾气。钟鑫态度也软化了,主动跟她报备自己的行踪。罗颖珊心软了,几天的时间,两人和好如初。

在不吵架的时候,罗颖珊和钟鑫很恩爱,除了上班,其他时间都黏在一起。但分开的这段日子,罗颖珊感觉爱情变得更淡了。她重新审视了这一年半的婚姻,自结婚后,跟公婆一起住,她就失去了自由,做事总是小心谨慎,生怕婆婆不喜欢。她生性喜欢掌控别人,但在婆家,她却是个被掌控者。婚后,她经常愁眉苦脸,没有以前快乐。

她动摇了,对未来她感到迷茫和害怕,她知道公婆不会放手让他们出去住,她能想到之后跟丈夫会继续无休止地争吵,以后还是过得不开心。

飞越冷静期

4月25号,冷静期结束。林溪约赵磊在梁平高铁站汇合,一起出发去民政局。

在签离婚文件之前,赵磊让林溪先转钱。林溪不放心,要求他签完字后转1千6百块,到了柜台办理的离婚手续的时候再转再转1万,她要确保一手交钱一手办证。

离婚是一个升级打怪的过程,随时有可能在最后一关被击败。到了领离婚证的最后一步——审查,柜台的工作人员先是问男女双方要告知单,之后问他们有没有起诉离婚,起诉了要带起诉书。然而林溪没带起诉书,工作人员表示办不了。

林溪崩溃了,她已经把所有的钱都转给赵磊了,当下办不了,赵磊随时跑掉,所有努力都白费了。林溪押着赵磊火速赶往赵磊家,取上离婚证下午赶到民政局,来回两小时。

递上判决书后,工作人员又来了一句,生效书在哪?工作人员让他们回去拿生效书后,第二天再过来。林溪急了,她坐在大厅不走,激动地跟工作人员理论,责怪没有提前告知,要是上午说了要生效书,他们在取判决书的时候就顺道去法院取了,当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再去法院已经来不及了。

见状,民政局的主管出来协商,林溪提出签一个说明书,被主管否决了。最后僵持不下,主管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让林溪给法官打电话,由法官来告知民政局,离婚判决是否生效。如果生效了,今天就能办离婚证。

不太幸运,当时法官正在开庭,他们坐在民政局大厅干等了两个小时。期间,林溪坐立不安,在大厅来回踱步。而赵磊在一旁打着游戏,还讥讽林溪,说林溪越是紧张,他就越生气,说不定就走了。林溪双眼死死盯着赵磊,连赵磊上厕所她也要在门口守着防止他逃跑,也不敢去吃饭,生怕错过法官的电话。

民政局下班之前最后一刻,林溪终于等到电话。领到离婚证,她只是感觉松了半口气。在民政局门口,赵磊还在威胁说,最好不要让他知道林溪在半年或一年之内谈对象或生孩子。林溪加快脚步逃离了现场,走时还不忘回头看赵磊有没有跟过来。

在冷静期还剩两天的时候,罗颖珊和钟鑫又吵架了,钟鑫再一次提出离婚,两人就这样出现在民政局门口。排队的时候,钟鑫欲言又止,罗颖珊看出来他有话想说,假装玩手机不理他。直到领完离婚证,钟鑫才说,他提离婚的时候,只要罗颖珊不同意,他就不离。

分别前,在站台上,罗颖珊也问钟鑫类似问题,如果钟鑫希望她留下来,她就不走。钟鑫没有正面回答她问题,只说他希望大家各自成熟,收敛脾气,改变性格,调整好心态,以后还有复婚的可能。

凌云和吉娜也领到了离婚证。离婚后,杨文不肯搬走,他觉得搬走之后别人就会知道他们离婚了,说两人继续住在一起还能相互照顾。凌云知道杨文是考虑到离婚后,凌云还能照顾他。

凌云虽不同意,但也没法赶杨文走,默认他留下。但她事先声明,离婚就该有离婚的样,她不会像以前那样为他考虑周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她想去哪玩就去哪玩,不会想着他有没有吃饭。并且,跟他约法三章,只要他和别人聊暧昧,就得立马搬走。离婚没法彻底消除婚姻的伤痛,只能随着时间慢慢淡化。

吉娜这边,由于女儿舍不得离开爸爸,她只能陪着女儿在卫豪家多待一周,之后带着女儿回到大理,开启单亲妈妈的生活。

最后一刻,手续的印证带来一种仪式感。婚姻的记忆定格在三种颜色,一份白色文件,一份粉红色文件,一张绿色的离婚证书,两个人各一份。结婚证理论上应该交回,但大部分人不会带着它。

很多新闻里,冷静期作为一种法律刻意设置的善意,已被证明获得了应有收效。据统计,今年1至4月,最后只有37%的夫妻办理了离婚。在这几对夫妻里面,罗颖珊和钟鑫的遗憾可能是最多的,罗颖珊承认他们是抱着复婚的愿望分手,这个决定更像是一个考验,两个人以后会更成熟。但也犹豫,说不定以后有新欢呢?未来的一切谁都说不准。

在民政局的门口,排队的人群可能会流到门外。大家推推搡搡,看不清楚彼此表情。但大部分时候,人们总是成双结对出来,有人先走,有人踌躇在原地,可能几分钟,也可能很久,最终每个人都会在人海里消失。

这正是:
千年修得共枕眠,谁想今世柴米盐;各自分飞在眼前,冷静文书三十天

第一批经历冷静期的离婚男女

第一批经历冷静期的离婚男女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