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讲我和婆婆分家的故事,太难了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0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讲我和婆婆分家的故事,太难了

讲我和婆婆分家的故事,太难了

讲我和婆婆分家的故事,太难了

01

你相信吗?

我老公宋炜是堂堂一家超市的老板,手头竟然连一点私房钱都没有。

那天,我过生日,他破天荒的转来一个1314的红包。

我窃喜,这家伙终于开窍了,知道存私房钱了,可还没两秒,就泄气了。

宋炜转的红包竟然是借呗里借的。

看到他的借款记录,我气不打一处来,他宁可在支付宝借钱,也不愿跟公婆提分家。

我们拼命工作,最后却成了大家庭的免费劳动力,凭什么?

02

说起来,在外面人眼里,我嫁得还不错。

老公是重庆本地人,家里有房有生意,可关上门,我们夫妻俩每花一分钱,都得经婆婆同意。

我想分家,宋炜却始终不肯跟公婆提。

他总安慰我,都是一家人,钱有得花就行了,那么计较有意思吗?

鸡汤也告诉我,婚姻里只要有计较,就不会幸福。

可真的是我计较吗?大家看看我们的故事吧。

03

我和宋炜结婚一年,儿子六个月,吃住都和公婆一起。

公婆在重庆开了两家超市,家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结婚前我意外怀孕,婆婆知道后,让我好好养胎,其它事情不要操心,还说,他们家能养得起我。

宋炜也在一旁帮腔,说让我好好休息。

那会,我自己开花店,吃的都是辛苦饭,婆婆和宋炜的体贴,让我觉得挺幸福的。

很快,我将店转给同行,回家安心养胎。

这期间,婆婆将其中一家超市,全权交给宋炜打理。

用她的话说,这就是你们以后的产业,正因如此,他们连买婚房的钱都省了。

婆婆说:“买什么房子,我才舍不得让你们搬出去住,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

04

对此,宋炜没意见。

他家房子一百四十多平,住得开,况且,他从小到大都听父母的话。

我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宋炜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

哥哥在上海创业,还没谈女朋友,但公婆早就给他在重庆买了房。

轮到宋炜结婚,连婚房都舍不得买,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宋炜的说辞是,他和父母一起做生意,吃穿用度不愁,哥哥在外独自打拼,给他买房,是留条退路。

按婆婆的意思,俩儿子,一个有房,一个有门面,两边都不偏心。

婆婆还说:“宋炜高中毕业起,就跟着我打理超市,以后家里生意都是你们的。”

话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再多说了。

05

然而,宋炜接手超市三个月,没拿过钱回来。

有一次,我提起这事,他竟反问我是不是没钱花?

生活上,吃穿用度婆婆的确会给安排,我需要什么,她也第一时间买回来。

仔细想想,好像真没什么地方需要花钱。

直到有一回,宋炜陪我去产检,临出门时,他突然找婆婆要产检费。

我这才知晓,超市收款二维码关联的是婆婆微信,也就是说,每天的营业额,直接进了婆婆账户,宋炜身上根本没钱。

对此,我很惊讶。

宋炜却说:“我没钱就问她拿,她都会给的啊。”

我又问他,每天营业额是多少?他一脸茫然,说自己没算过。

我被他的一言一行气得不行,亲兄弟明算账,哪怕是父母,钱的问题也得说清楚。

宋炜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生气地说,我把他爸妈想得太坏了。

“超市挣的钱,我妈说了年底都会给我们,放谁那都一样。”

说完,他拒绝再谈这件事。

06

坦白讲,这件事挺膈应人的。

好几次,我都想找婆婆聊聊,但又怕影响婆媳关系。

拖着拖着,儿子出生了。

因为婆婆忙,我妈也要上班,我本想找个月嫂,可婆婆坚持说她可以照顾我。

整个月子,婆婆确实尽心尽力,我很感动,心里那些隔阂,也慢慢散了。

我安慰自己,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就好,钱的事,太计较真的影响亲情。

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我想继续去开花店,但看了几次门面,一直没有合适的。

婆婆便说:“开花店也挣不几个钱,要不你也来超市帮忙吧,孩子我可以帮忙带。”

对此,宋炜也很赞同。

07

就这样,我和宋炜成了超市的主力军。

我负责收银,他负责进销货,以及其它事务。

那会,我俩雄心壮志,经常开玩笑说,以后要做成24小时营业的连锁超市。

我把自己定位成老板娘,可没想到,很快就被打脸了。

那段时间,超市多了一项代收快递的业务,而且,基于我之前开花店的资源,还增加了代订鲜花服务。

这样,我俩根本忙不过来,我建议宋炜再请个员工,他却说要跟婆婆商量。

商量的结果,竟是不了了之。

08

半个月后,我去和婆婆说请人的事,她一口回绝,说现在生意不好做。

我这才发现,婆婆才是真正的老板娘,我和宋炜就是打工的。

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是免费劳动力,从没领过工资。

婆婆总把分红挂在嘴边,宋炜对钱又完全没概念。

有时候,我俩下班去吃个宵夜,都得让婆婆转账。

09

有一次,我和朋友逛街,看中一款一千多块的包包。

我微信里钱不够,便找宋炜要,他说自己也没有,让我直接问婆婆要。

婆婆一听我要买包,便开始说什么“挣钱不容易,花钱要仔细”之类的话。

训了我十几分钟后,她还是给我转了钱。

包买了,但我心里很不舒服,感觉自己像在乞讨。

朋友听说我们超市的钱归婆婆管后,半开玩笑说:“你最好长点心,大家小家都要分清楚,毕竟,他还有个大哥。”

朋友的话,说中了我的心事。

10

到了晚上,我和宋炜商量,超市年底才分红,能不能让婆婆先给我们开点工资?

宋炜不以为然地说:“一家人开什么工资,没钱就跟我妈要呗,她又不是不给。”

我有些生气,我们自己挣钱自己花,原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可现在,好像哪哪都不对劲。

更何况,自从婆婆帮我带孩子后,便经常唠叨养孩子有多费钱。

而我找她要钱,每次她都要拿着计算器,掰扯清楚。

作为女人,我有时也会买件贵点的衣服或化妆品,婆婆就会说:“我们超市也有化妆品,比这便宜多了,小惠,你结婚生娃了,要学会持家。”

在婆婆三番五次的洗脑下,我问她要钱,都心虚的很,尽量能不要就不要。

11

也是从那时起,我学会了记账。

我发现以超市的收入,请个人根本没问题。

我向宋炜抱怨,他说我想多了,还说,他妈不是那样的人。

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憋屈,特别是每次伸手找婆婆要钱,那滋味太难受了。

我也试图和婆婆谈钱,但她总是全方位哭穷,诉苦,打亲情牌。

最后的落脚点永远是:“家里的钱和店子,最后都是你们的。”

我越来越觉得,婆婆就是一个画饼高手,可这块饼,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实现。

12

打那之后,顾客买东西时,我尽量让对方付现金。

我跟宋炜说,我们是成年人,经济独立才有底气,不然,活得太卑微了。

渐渐的,宋炜也默许了我的做法。

哪曾想,到了月底,婆婆来店里说,这个月营业额比上个月少了一万多块。

我还没说话,宋炜马上将现金交给婆婆,脸上还挂着求表扬的表情。

此情此景,我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为此,我和宋炜开始吵架,他觉得我小题大做。

还说,又没缺着你钱花,家和万事兴。

可自己挣钱自己花,和伸手找婆婆要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完全不同的感觉。

不管我怎么说,他都体会不到我的心情。

13

转眼到了年底,公婆向宋炜承诺的分红,并没有兑现。

大年二十八,婆婆分别给我和宋炜转了三千块钱,说是过年的红包,压根不提分红的事。

我问宋炜,他支支吾吾半天才道出真相,大哥在上海创业赔了钱,公婆把钱给了大哥。

“我哥愁得年都过不好,爸妈也跟着着急。”

这个时候,宋炜还在为父母说话,我作为旁观者,一眼就看出,公婆明显偏心大哥。

这一年,我俩起早贪黑,吃住都在超市,婆婆不断画饼,让我们相信,那是自己的事业。

如果真是自己的事业,我也无话可说,可我们辛辛苦苦,却在为别人做嫁衣。

14

那天晚上,我见跟宋炜说不清楚,便直接去找婆婆谈,甚至提出想和宋炜出去创业。

婆婆白了我一眼说:“你们知道在外面混有多难吗?放着家里的事业不做,非要出去讨饭?宋波(大哥)性格外向,适合在外面闯,宋炜太老实了,只能留在我们身边,我当妈的难道会亏待自己儿子?”

我提了分红的事,婆婆说这不是特殊情况嘛;我又提出每月发固定工资,婆婆便开始打太极,就是不给准话。

我彻底看清真相,我们俩就是这个家里负责挣钱的老黄牛。

我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分家。

15

说服宋炜分家并不容易。

他小时候是留守儿童,父母带着哥哥在外面做生意,挣了钱后才回重庆发展。

他是那种既老实顾家,又严重缺爱的孩子,总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父母的关注。

高中毕业后,他没考上大学,公婆让他回家帮忙,他便不敢再提复读。

事实上,我知道,他是非常想上大学的。

我们谈恋爱时,他打动我的,就是身上这些温和善良的特质。

而我俩性格相似,成长历程也相似,都有过留守的经历。

说白了,小时候越缺爱,长大后越渴望爱。

宋炜只要父母表扬他,就愿意做牛做马。

而我,婆婆稍微和颜悦色,便掏心掏肺。

16

可是,分红这件事后,我算是彻底看清了公婆的真实想法。

宋炜应该也早有了解,但性格使然,让他不敢公然反抗父母。

那天,我哭着对他说:“我们结婚了,要有自己的小家,不能永远看你妈的脸色过日子啊。”

宋炜沉默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意识到,自己一直是没精神断奶的孩子。

我苦口婆心地告诉他,分家不是不跟家人来往,而是学会独立,真正挑起这个家的重任。

也许是我的话打动了宋炜,他终于妥协,过完年后,就跟公婆谈分家事宜。

17

哪曾想,遇上疫情,超市几个月没开张,分家的事便一拖再拖。

疫情期间,我和宋炜联系社区做线上团购,也做到了收支平衡。

婆婆喜出望外,好几次在亲戚面前夸我俩能干。

我借机提分家的想法,婆婆生气地说:“我管你们吃,管你们穿,还给你们带孩子,你们却总想着分家,怎么这么不知足啊。”

说完,她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细数,自己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

宋炜果然心软了,连忙安慰:“不分了不分了,小惠就是随口一说。”

婆婆这才破涕为笑。

18

大约是意识到我这个媳妇有了外心,婆婆又开始各种画饼。

说自己年纪大了,也只能带带孙子,享享天伦之乐,生意上的事情,迟早都会交到我们手上。

话虽这么说,但她并没有放权,超市的大小事,她都要过问。

有时换个新供货商,她都得询问半天,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主。

我算是看清了婆婆,不谈钱,一团和气,谈钱,原形毕露。

19

我再次提出分家,是宋炜大哥要卖掉婚房,继续创业。

婆婆和大哥讲电话时,被我无意中听见了。

我猛然发现,这一年来,宋炜大哥只出不进,而我们拼命挣钱,都在给他填窟窿。

无论是分红,还是卖婚房,婆婆对大哥有求有应,却从不考虑我和宋炜。

我为宋炜感到难过的同时,更觉得憋屈。

是的,这样的真相,太戳心了。

20

公婆经济上不放手,老公精神上不断奶,大哥隔三差五要钱,这样的日子,我一天都不想再过下去。

我准备向宋炜下最后通牒:要么分家,要么分账,要么分手。

我们是成年人,要有挣钱的能力,更要有花钱的自由,还要有自己的小家。

这是起码的尊严,也是底线。

讲我和婆婆分家的故事,太难了

讲我和婆婆分家的故事,太难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