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村主任和他「捡」回的100多个人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6-1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村主任和他「捡」回的100多个人

村主任和他「捡」回的100多个人

村主任和他「捡」回的100多个人

没人比刘红涛更会寻亲。
3年来,他在抖音不间断地发布寻人信息,帮助超过100个家庭团聚。这一数字超过他此前12年找到走失者的总和。现实里,他是河南中牟县的一名村主任,农民,自称“文盲”。
他见证了无数的悲欢离合,也横遭质疑,但是抖音里的40多万粉丝理解他。在原子化时代,他15年孤胆英雄般的坚持,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亲情的可贵。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是一位寻人志愿者,参与寻亲已经15年。从2018年到现在,我在抖音上累计发了1700多个寻亲视频。每一次寻亲的过程,都像是一场对话。那些走失者的心里,有我们不了解的世界。

2020年3月,正值疫情,有人给我留言,要给外婆找家。外婆叫姚鹏娥,当时已经93岁了,经历饥荒和战乱,只记得家乡是河北魏县,13岁被拐走,后辗转被卖到两三户人家,落脚山西宁武县。老人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哪怕我死在这儿,只要一股风,也能把我吹回老家去”。大半个世纪过去,回家可以说是这位老人最后的心愿。

我发了视频,和志愿者朋友们忙活几天,一无所获。抖音上有个网友留言,河北还有个威县,发音相似,有可能是那儿。我立即私信威县宣传部的抖音账号,联系到了县政府和各个村的村干部,锁定在了“香花营村”。

一个村干部接到信息称,听老一辈说,以前家里有个姑奶奶,失踪多年,不知道去哪了。姑奶奶家里有一棵大椿树,邻居是地主。这些信息跟老太太说的全对上了。距离老太太被拐卖已经过去80年,用视频帮她找到家,前后却只用了7天。

认亲当天,家族20多口人从早上站到下午3点,队伍从村口一路排到村里老人曾住的地方。院子里摆着两桌热饭,姚家人翘首盼着姑奶奶回家。老人的一个发小也来看她,待认出了对方,两人情绪激动。两个老太太都耳背,只能在子女的帮助下沟通,边聊边抹眼泪。

姚鹏娥与幼时朋友交流

第二天,老人去父母坟前祭拜,她失声痛哭,被家人搀扶着回了家。我听她孙女说,回家当晚,老人一宿没睡,呆呆地坐着,看着窗外。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就是睡不着。这大概就是“乡愁”吧,现在的年轻人可能还理解不了。

我今年41岁,也还在努力体会这些,试着去理解那些走失者。我平时的生活挺普通,也没什么文化。年轻时,我当过几年的司机,挖掘机、装载机、工程车,都开过。后来回家种地,虽然当上村里的主任,基本还是一个农民。

刘红涛在工作中

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会走上寻亲之路。这要从2007年说起。有一天,我正在田里浇地,发现水井旁躺着一个老头,衣服破烂,一动不动。我碰一下,问他饿不饿,没反应,便直接走了,走几步觉得难受,又买了一些吃的塞给他。

老人终于开了口,说是陕西安康人。村里信号不好,我打了十几个电话,联系上安康市紫阳县的村干部,最后找到老人的女儿。第二天女儿坐火车过来,见到父亲,瞬间就跪下了。她跟我说,父亲以前是一名教师,因妻子去世,精神受到刺激,过于悲痛,从她家里走失,在外流浪了好几年。因为父亲走丢,亲弟弟无法释怀,与她断绝了来往。

我能理解这些子女的心情,只是老头的经历还是改变了我对于这些流浪者的印象。我也开始花更多精力,跟走失者去沟通,帮助他们回家。

2014年,我加入了民间志愿者寻子公益网站“宝贝回家”。个人的力量太小了,我不想再单打独斗。在寻人群里,我认识了更多热心公益的志愿者。

不过,网络寻亲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容易,毕竟没什么文化。一开始,我在网上编辑寻人信息,100个字里头,能出现15个错别字。我是30多万寻亲志愿者中,唯一一个被踢出群的人。有个老师看我挺活跃,又给我1个月培训时间,最后考核时,200字的寻亲文字,我憋了8个小时。话说回来,与寻亲成功时的喜悦相比,这些困难其实都不算什么。

刘红涛的寻亲笔记本

2018年,我开始在抖音上寻亲。当时10岁的侄女跟我说,可以在抖音上发视频。这个平台受众大,短视频的形式也方便一些。现在,我可以在5分钟内搞定一个抖音视频,一般是根据寻亲者提供的照片和细节,将图片制作成视频,输入一些描述性的文字和关键词,比如走失前后的信息。
如果仔细看,有的句子都不太通顺,还是会出现错别字。

我研究过短视频制作,怎么配文字和画面才能推荐得多一些。寻亲关键词明确的视频,会更容易被话题抓取。基本上每条留言我都会回复,我也经常感慨,网友们实在是太热心了,经常给我提供线索。比如那位93岁的老太太,就是因为评论区的一个留言,让我找到了思路。

网友留言

当然,也会有遭遇误解的时候。有的网友说我发那些寻亲视频是为了挣钱,赚流量。有的人说我笨,找不到亲人,会骂人,拉黑我。还有人像是戳脊梁骨一样,说我不是在帮人寻亲,而是在“拆散别人的家庭”。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寻亲并不总与团聚有关。有时候一些结果和事实出人意料,由此引发了更多的矛盾。印象很深的是一个帮老公寻家的女网友,她说老公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亲生的。我来了兴趣,私信问她具体情况。她是河南人,老公没有妈妈,家里的父亲已经去世。生前老公父亲曾说,这个儿子是在外面打工时“带回来”的。

沟通几次之后,我给她老公发了一条抖音。巧合的是,另一个寻人志愿者发了某对老夫妇找孩子的视频。我一看,感觉很多信息都能对上,便追问情况。那个志愿者转述说,他们的孩子是被人贩子偷走的。女网友发来她老公父亲的照片,给老夫妇看。他们看完就哭了,说就是这个人贩子偷走了他们的孩子。前几天,他们的血样结果刚出来,对比成功。

当一个人得知养父母竟然是人贩子,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寻亲者有权利知道这些真相,具体怎么选择,还得看他们自己。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迈出那一步。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寻亲者,被各种因素影响。很多年轻人本来很有希望找到亲生父母,却一再拖延寻亲的步伐。即使最后确定需要我帮忙在抖音发布视频,也还要谈条件,比如不能用真名,不能用照片,不去采血入库。那还怎么找?我着急啊,亲生父母还能等几年?

有一个从小被人收养的小伙子,从2019年9月开始就找我帮忙寻找亲生父母,但一直不愿意采血入库。我教他纱布怎么折叠,怎么采血。他托辞了一句,“不敢扎,下不了手”。我让他找诊所,他半个月后才找到,结果又推脱诊所不会操作,无法帮忙采血。

到了2020年4月,这个小伙子看到一个被拐的寻亲者,觉得有点像他姐姐,又主动找我聊。我说赶快采血,他说,“前年我爸走了,我怕找到亲生父母后,我妈受不了打击”。因为他妈一直问他,“找到亲人是不是就不回来了”。他人都到派出所了,又回去了。

这大概是人的弱点吧,总是在理智与情感之间徘徊。有时候我也会想,自己究竟是在帮人寻亲,还是在拆散别人的家庭?但更多的时候,我根本没时间想这些,需要寻亲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只能快一些,再快一些。

有人问过我,既然寻亲吃力不讨好,还可能被骂,那究竟是什么让我坚持下去的,是不是有什么好处?我媳妇说,寻亲比吃喝玩乐强多了,不仅帮助了别人,还能“省很多钱”,不然可能会把精力花在洗脚、喝酒、按摩上面。而且,这件事做久了,就跟抽烟一样,那种自豪感,让人为之痴迷,甚至“上瘾”。每帮助一个人,我都感觉自己特别“伟大”。

寻得亲人,有人当场给我下跪,有人在火车站告别时给我塞一沓钱,还有人给我邮寄锦旗。钱我肯定不会要,锦旗还可以接受。后来,旗子堆在屋子里,好像也没什么用。

刘红涛收到的锦旗

匹配成功、亲人相认的那几天,感谢的话一遍又一遍,但结束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逢年过节,只有个别人记得给我祝福和问候。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寻亲者可能是最不懂感恩的人。我后来也想了,我肯定不是为了人家的感恩才去做这件事,寻亲的意义可能就在于寻亲本身。

过去这3年来,我通过抖音找到了100多个走失者,超过此前12年寻亲人数的总和。从春节到现在,我已经找到了30多个走失者,平均每个月6个,可以说是我帮人寻亲15年来最好的一段时期。今年4月1日,我发布的一条重庆江津女孩寻家视频,被她的亲哥哥刷到。还有个贵州毕节女孩寻家的视频,被堂姐和表姐同时刷到。

我常常在想,这些巧合究竟意味着什么?一个家庭在某个时刻偶然转向,多年以后,又终于在另一个路口回到原来的轨道。当亲人重新相认,说起从前,很多隐藏在背后的情感被看见,不断刷新着我的认知。

今年2月初,有一个叫朱仁忠的小伙子找到我,希望能找到他的父母和双胞胎哥哥。22年前,他5岁,父母带着他们兄弟俩到莆田城里做生意,在一个天桥下摆摊卖鞋。有一天,朱仁忠被一个男子拐走,因为不停吵闹,最后被遗弃在泉州的路边。

朱仁忠当时还不记事儿,一直以为父母也在泉州。他经历过街头流浪和福利院的生活,后来被一个重庆的家庭收养。长大后,他回到泉州,一边打工一边寻找父母,找遍了所有的天桥,也试了很多办法,还是没有音讯。

我帮他制作了寻亲视频,发了几次抖音,最高的一条有上百万播放量。一个女粉丝发现,视频里的男子跟她闺蜜的老公长得很像,一问才知道,原来闺蜜老公就是朱仁忠的双胞胎哥哥。兄弟俩取得联系后,隔着屏幕视频,像是看着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回到老家后,朱仁忠才得知,父母为了找他,一直就在莆田城里的那个天桥下卖鞋,22年从未变过。父亲突发脑梗,母亲每宿失眠,头发掉了很多,瘦了40多斤,还落下一身的病。她经常不顾一切地做好事,买菜总挑老年人的摊位,即使菜坏了也买下来。她去庙里求佛,对儿子回来已经不抱希望,只希望他还活着,在外过得好一点。

朱仁忠与父母团聚

同样是在2月前后,有个女粉丝给我留言,想要帮老公寻亲,她怀疑老公是被遗弃的。她老公记得,小时候跟着妈妈一块儿走,好像是在牡丹江的火车站。我说,跟着妈妈一块儿走的话,不太可能是遗弃的。我感觉能找到,便让她把她老公的照片发过来,然后整理信息,在抖音上发布了寻亲视频。

第二天,我正忙着工作,看了下手机,发现那条寻亲视频底下有两条留言。一个黑龙江人说,这人看起来像邻居家外甥。另一个说是来自山东日照莒南县,是寻亲者父亲的邻居。相差1000公里的两家人同时给我留言,时间相差不到20分钟。

我赶紧让两边留下联系方式,山东那家人给我拨电话,然后把照片发过来。我对比后发现,他们真像一家人。那个寻亲者的父亲回忆说,1991年,他们夫妻带着小儿子从山东出发,去黑龙江丈母娘家探亲。走到了牡丹江火车站,妻子和小儿子先出了站。等他出站的时候,却找不到母子二人了。后来,他一直在找妻子,但渺无音讯。

在这个小儿子和周围亲属的沟通下,记忆慢慢被重组,更多细节浮出水面。原来,当时没有等到爸爸,妈妈就带着他离开了火车站,路过结冰的江面时,一下子掉进了冰窟。妈妈最后把小儿子托举了出去,自己却不幸离开人世。小儿子被好心人救起来,送到了福利院。直到这一刻,寻觅母子30年的爸爸才知道,妈妈早就死了,而且是这样死去的。

不管怎样,一家人总算团聚了。那个找我发寻亲视频的女网友说,她老公变了很多,以前不咋爱说话,现在整天像个“精神小伙”,经常跟他爸和叔伯们视频聊天。隔不了几天,家里的表兄弟和表侄就来请他出去吃饭。今年五一,小伙子自驾出行,跨越1000公里,从牡丹江回到山东日照,看望父亲和哥哥。寻亲30年,他终于有了一个可以不断折返的家。

对于我来说,这些寻亲的过程也像是旅程一样。每一次走失者与家属的团聚,都是生命的一次延展。我经历了他们的苦痛,与他们一起欢喜。认亲成功的那一刻,就宣告了这段旅途的结束。培训老师十几年前也跟我说过,“让他们回家,到这里就结束了”。

更多的时候,旅程漫无目的,没有终点。那些找不到家和亲属的人,每一个故事都太沉重了。我希望天底下所有失散的家庭都能团圆,有一天自己也不用再帮人寻亲了。但这条路还很长,我只能再快一些。毕竟每一次摁下发送键,都意味着找到的可能性多一些。

刘红涛的寻亲视频

*注:今年2月,头条寻人发起“dou来寻人”计划,依托抖音、今日头条等平台,和众多志愿者与机构一起,帮助更多走失者回家。截至2021年5月,头条寻人已帮助超过16000个家庭团圆。

这正是:
千里寻亲骨肉连,此等恩情结草环;纵使前路苦万般,执拗破墙南不完

村主任和他「捡」回的100多个人

村主任和他「捡」回的100多个人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