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开放麦,地下骂人江湖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2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开放麦,地下骂人江湖

开放麦,地下骂人江湖

开放麦,地下骂人江湖

北京一个酒吧,人们自发聚集在那里说开放麦。舞台很野生,演员也不专业。大部分段子一点意思也没有,不重要。人们只是选择一个地方纵情一呼。那些平时说不出口的事情,被舞台灯光一照,看上去也不那么坏,生活本来就是他妈的这样子。

那个舞台

一束灯光锋利,瞄准黑暗舞台。气氛很符合人们对地下的想象,够逼仄也够凌厉。天花板上线路弯绕,离人的脑袋好像只有一米,灯光在上面掠出雪亮,那感受像刀尖悬在头顶。三面灰色墙壁紧紧攥住一个小舞台,和观众席无缝衔接,座椅是荡开的波纹,不允许任何缝隙,每个椅子都坐着人,形成一种逼视。这一切对台上那个可怜的家伙太恐怖了,他还是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说话。他的眼神飘来飘去,他的汗都流出来了,观众的表情怎么那么清楚?好像都在笑啊,也好像没有人笑,这两种情况都让他超级紧张。

这个酒吧叫蜗牛的家,在东城区大兴胡同,不起眼,对一些人来说它是个隐秘的小江湖。晚上7点半,人们轮流跳到舞台上说开放麦。这个东西怎么定义呢,大概是脱口秀最原始的那个阶段。但在这里,目标没太多意义,他们只是想在舞台上这么说话(或者说喊叫),吐槽自己和生活,诗意一点,调侃这个无聊的世界。事情的开端可能就是哪个勇敢家伙先跳上去喊了一嗓子。看看那些人,一个比一个尴尬,穿的随意,说的更随意。而且说实话,那些段子大部分都很没意思。

回到第一个家伙,他终于敢抬起头了。看上去是个标准社畜,老男孩(这个称呼适用于一切看不穿年龄的人),他白T恤,戴着黑框眼镜。憋出来的第一个梗和猜测的身份差不多。“我也是做程序员的,我这人欲望没那么大,很多人都想一炮而红,我不敢奢望红,我就希望能先有一炮。”传来零散笑声,好像也有嘲笑。这算不错。另一个女孩,低着头讲了两分钟,内容是吐槽正在谈的恋爱。场子冰凉,台下有人摇头,最尴尬是灯光出了岔子,太亮了,剧烈到她的单薄身影就像在燃烧。女孩突然蹲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想哭,这一刻台下爆发真正的大笑。

没人笑是一回事。但公平地说,这里尺度够大。尺度是个重要指标,真正的脱口秀和它比起来实在太乖了。首先,性这个话题,电视屏幕和这个舞台是0和1的差别,这里男的女的都可以讲荤段子,有的模糊一点,上山打野炮——不能说的太详细。直白的更多:“这个舞台很高,到我的大腿,上一次到这个位置的,还是我老公的头。”哪怕再羞涩的新人,这一步也可以迅速跨越,这么多看上去严肃或温文的人都在说荤段子,你怕什么呢?还有骂人,骂老板的最多,好像每个人的老板都特傻逼。果然,再一个人跳上去,说了一个想让老板去死的段子。这种话是最容易激发响应的,在这个舞台,老板可能有一百万种愉快的死法。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上台,最多五分钟,你说不出话就得灰溜溜下来,约定俗成的规矩,每次两个小时,之后人们散场,各自回家,很少有人凑上去和演员合影加微信,短暂的喧嚣像水被抽干一样消失的干脆。这种草率会让人感到淡淡恍惚,貌似一分钟前,那么多人在舞台纵情一呼。他们来到这里绝对不是为了相遇。

那些呼喊的人

那个程序员叫赵百万。为了过来,他提前从工位上跑掉了。他在西二旗这个大厂聚集地工作。七点这个时间,人人都在电脑前或真或假干活儿(当然)。赵百万一言不发,轻手轻脚飘出单位大门。他是个普普通通的程序员。公司还行,职位还行,收入也还行,没有一样能算得上好,当然,也不差,反正日子就这么过着。

他不是没听过“35岁是程序员的一道坎”。不想听,他32岁还有三年呢。不过到那时候,转型做管理是最好的,要么做高级程序员,那要求就很牛逼了,得比年轻人高一大截。他搭哪一头呢?抛过来一句模糊的话,公司也不是没有老程序员,也不一定轻易辞退你。

图|赵百万讲脱口秀

这个年龄,他已经奔波在相亲市场上。但他这条件怎么说呢,悬空状态,工作还行,没房没车,跟着他就是一起打拼,但这可是在北京,谁也不知道打拼能成什么结果。何况他心里知道,他也不努力,每天下班就走了。他没法像有的同事那样额外学习新技术,没原因,就是做不到;他也知道自己很难升职,他加班都不愿意,有的时候这事情就是个态度。按理说这个年龄总会有猎头来烦,他从没有,眼看着同事一个一个跳到高薪的地方,送别时,他淡淡地说一句:你牛逼啊。也不太羡慕,他清楚自己够不到,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已经在网上看好了几个相亲对象。问他喜欢什么样的,他说女孩必须有“闪光点”。是什么,都可以,得有一样。要么长相漂亮,要么很有气场。要么也可以是“英语特别好”。他一次一次相亲,哪个女孩都没有回应,即使他花了上万块去做牙齿整形。

上台表演这件大事,对赵百万是三年前。不过一时兴起,赵百万在公司年会上穿上马褂,讲了一段德云社口味的相声,同事纷纷鼓掌,夸赵百万还有这手,没想到这么有才。他想他居然可以被形容为有才。“有才”是一个讯号,他被其他“有才”的人叫到这个舞台,第一次开放麦他就把自己相亲的事讲了,话音刚落,笑声就来了,他动起全部勇气看台下,这么多人啊,他想,啊,好多人看我。不久,他又来了一次。

一开始,他只敢说最熟的那一块地方,程序员这个无聊工作,他想程序员能有什么梗呢。绞尽脑汁想了一个,“总有人觉得我们能黑别人的电脑。还有人给我发微信,问我,在吗,有个事求你,我在一个博彩网站被骗了10万块钱,你能不能黑进去这个网站给我改一下余额?”段子一般,没几个人笑,他给自己找场子,说这段子本来就不值钱。

赵百万就这样成了酒吧常客。模模糊糊地,他觉得喜欢上这种感觉,尴尬,但太刺激了。在酒吧,他渐渐结识了一些朋友,发现大家和他状态差不多,不上不下的普通人,一点也不特殊。比如这个朋友,老葱,他俩有时交流各种各样的烦。老葱那儿之前疫情严重,每天睁眼就到公司的微信群里讨论项目,工作完都该睡觉了,不给人留缝隙。这帮人在微信群里说的不是“人话”,流量、社群,项目运营,这些词都好烦,不想插嘴。
老葱比他还不顺,他还有份工作呢,老葱现在已经辞职,和老板要待遇谈崩了,他没脸告诉父母。似乎毕业以来,生活始终就不开心。工作六年,老葱转了两次行,从包工头跳到自媒体,哪个地方都不给他存在感。他三十岁了,没有对象,朋友从五年前起陆续结婚,谁也不愿意出来陪他喝酒了。

一天,老葱也跳上台,他说命里缺点啥就补点啥,我缺钱缺女人,那我可以改名叫女银。我不想叫老葱了,我的新名字就叫老女银。说着,老葱问坐在第一排的女孩:如果我叫“老女银”,你会和我处对象吗?女孩有点不知所措,观众都笑了。老葱再看一眼旁边坐着的男孩:“你男朋友可能早就想跟我处对象了。”

和赵百万一样,老葱也迷恋上这感觉。他说平日里会有一些和性有关的空虚,这没法说,也没法打发,他也没女人,只有在舞台上他能感觉到被容纳。他说如果在平时,我突然问你一句,你能和我处对象吗?我知道你只想让我滚,但是在舞台上没有人会骂我,大家都会笑。

沉思的老葱

老葱说起一个记忆里格外特别的时刻:他站在舞台上,忘了自己说到了哪里,突然发现台下一女孩直直盯着自己。灯光昏沉,可是那个女孩的眼睛在闪烁啊,带着那样的欣赏看着他。这瞬间让老葱一直没睡着觉,多巴胺充溢着小房间,一直到凌晨四点,他才困了。

生活中那堵撞不动的墙,在这间小酒吧里变成棉花做的。每个人用尽恨意一拳打上去,收到一种似乎可以接受的柔软,这是他们生活中难得的好感受。看那段子,这个相了好多次亲的,“单身太久了,我都快不知道怎么追女生。我就观察别人是怎么找对象的,我怀疑有的人女朋友是买的。因为我发现快递小哥的电动车,竟然会在后座上带一个女生。我就纳闷,他车上要送这个妹子是在哪个平台下单的呢?”。这话在平时肯定不能说,开玩笑也不能,像流氓。他们把生活里的压抑捏成各种各样的俏皮形状。

当然,肯定也有人就只是想找个地方骂人。比如这个给自己起名天一的,他闯进开放麦是一次无意踩雷。有次他在微博上闲闲发条状态,说一流量巨星演技欠佳。一下炸了锅,翻江倒海的人在网上骂他,追踪他,更过分的,把他的号也举报禁言了。于是他找到这个能骂人的地方,说我看那些爱豆就是长的一个样,在我看来可以做一个消消乐,把他们照片放一起,点哪个都能通关,在粉丝看来却是连连看,随便哪俩都能连成一对cp。这是个好梗,观众哈哈大笑,爽死了,天一想,我就骂你啊,我有这个权力,你怎样?

假的舞台,真的生活

这里面一芯是个异类,她北影表演系最后一名。最后一名,也是北影。和别人不同,她的梦想是高大上的舞台。就是不顺,她当过底层演员(戏份剪得一滴不剩那种)、枪手编剧、模特,还在抖音上K过歌,都没红。最后来到这么个地方,有灯光,有观众,还有一些说不上多热情的掌声。但她迅速喜欢上这里,每周六天,她从燕郊坐公交车到市区,开放麦结束,再从某个发车点拼车到家,那会子通常都11点了。

一芯百分之六十的同学都转行了,至少,她还在这个舞台上支撑。她要的就和酒吧气氛一样,一些摇晃的,不确切的,但毕竟残存的那个能被观众看到的梦。父母曾旁敲侧击问她要不要回家发展,但一芯为人强硬,认定的事没人说得动。

刚开始,一芯讲得一点也不好。北影的履历在这地方没用,属于演员的某种骄傲和矜持是奢侈品,只起反作用。对,第一个画面里尴尬到蹲下来的女孩就是她,她不止这么蹲下来一次。不过那样观众也会笑。在这里,观众响不响应和说的好不好关系没那么大,更重要的是展示他们没见过的,比如一个演员标准的漂亮女孩在灯光下怎么手足无措。但一芯的感受相反,她说这个舞台给她强烈安全感,在台上,没有人可以伤害她。

舞台上的一芯

真的伤害来自哪里呢,毕业后,一芯曾带了多套衣服,化好妆,早晨六点半等着拍戏,但坐到晚上六点半依然没有人喊自己过去;也曾在晚上接到副导演的微信,对方说,我现在过去。和她住在同一寝室的演员朋友“适时”离开了,她知道副导演的意思。她回了微信:我不怕的,你别来了。第二天,副导演给她安排了全剧组最难做的工作:叫导演起床。全是这样的事。一度,她觉得生活都没什么欲望了,每天自然醒,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想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后来,她什么也不想干了。再后来,她来到这里。

那段时光,看电影是一芯消磨生命的方式。她最喜欢《人生遥控器》,讲一个中年男性拥有超级遥控器后,以为可以借此操纵时间,掌控人生。一芯说她每次看都失声痛哭,说不出原因。可能只是,她捕捉到主角的那一句话,原来“成功”如此虚幻,是的,他妈的多么虚幻。

说开放麦,就必须放下所谓的尊严。在酒吧,一芯的标签是绿茶婊,那和观众没关系,她自己总这么说,“有人说我这声音是绿茶婊,你们觉得呢?”——这源自一次最彻底的回击。以前,一芯说什么观众都不笑(除了蹲下来那几次),人们不在乎她段子,却总是呼哨着“挑衅”她,你声音是不是装的,声线那么细,像绿茶婊。这么几次,她决定自己把这个标签摘过来自己用。然后她神奇地发现,自己好多了,至少是开心多了。
放下又如何?对一芯,和所有人,它其实都是个开始。给自己戴上绿茶婊之后,一芯的开放麦进入一种自由抒发,状态越来越好。在这个舞台上,任何羞涩都毫无必要,生活里的面具已经够沉重了。听听那些段子,有人性饥渴,有人想骂街,还有人渴望报复谁,都可以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各自的隐秘和无力,想说的话,想做的事,可以被无限接纳。人们在一场五分钟的兴奋里沉醉,离开后那些人都是陌生人。

只是,兴奋的尾巴有时是一种更真切的孤独,能怎么办呢,他们总得回到生活里。这个男孩,对就是天一,他说的确实好,观众会在他的段子里从头笑到尾。结束后,他跋涉一个遥远到仿佛隔了地球的距离,回到自己的老破小小区,有烟火气,麻辣烫大排档一直开到凌晨。坐下来,听见几个陌生人在旁边说闲话,活色生香的。他想起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喜欢的一个日本乐队。吉他手曾经说过,人类最寂寞的事情,莫过于在livehouse演出结束后,独自走路回家,在出租屋楼下吃一碗拉面。

天一家楼下的麻辣烫摊子

这正是:
人食五谷各不同,何必深陷泥潭中;台上羽扇唤东风,吹散叶红入深城

开放麦,地下骂人江湖

开放麦,地下骂人江湖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