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拿破仑逝世200年:法国人依然为他的是非功过争论不休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1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拿破仑逝世200年:法国人依然为他的是非功过争论不休

拿破仑逝世200年:法国人依然为他的是非功过争论不休

拿破仑逝世200年:法国人依然为他的是非功过争论不休

法国南部城市蒙托邦(Montauban)在一条繁忙的街道上画出了一块地,准备为法国最后一位独裁者立碑。旁边的人行道在施工,轰隆大作。

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生前曾经是整个欧洲面临的最大难题。他最终死于被流放的大西洋岛屿圣赫勒拿(St Helena;又译圣海伦娜岛)。然而,他死于小岛200年后的今天,如何看待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法兰西帝国皇帝,依然是一件让法国人很挠头的事情。

拿破仑是一位军事奇才,挽救了法国大革命,并为现代法国奠定了基础。蒙托邦这个地方虽然距离图卢兹(Toulouse)车程不足一个小时,但拿破仑1808年仍然破例让它独立划分为一个“省”。

然而,这些是否足以抵销他的独裁统治与对外侵略,还有恢复法国奴隶制度的决定呢?

蒙托邦副市长菲利普·贝卡德(Philippe Bécade)说:“正如许多历史人物一样,他总有一些阴暗面。你只挑一个元素来看,很容易就会谴责任何人。”

那么,在21世纪,我们应该如何纪念拿破仑?

在两小时车程外一座有点空荡的谷仓里,伊曼纽尔·米歇尔(Emmanuel Michel)展示了皇帝的头像连礼帽,它从一团红黏土中“拔地而起”。

它一脸沉思,垂头丧气。
1px transparent line

自从50年前拿破仑200岁诞辰开始,法国该如何纪念他的分歧就一直在扩大。近年的讨论聚焦于他在加勒比海与印度洋岛屿恢复奴隶制度的问题。

法国奴役记忆基金会(Fondation pour la mémoire de l’esclavage)的历史学家马里克·加赫姆教授(Prof Malick Ghachem)说:“拿破仑是一位军事实用主义者。”

“对于他来说,对于许多人来说亦然,在加勒比地区拥有庞大的奴隶储备有利于法国国威和经济。可是在讨论拿破仑本人的时候以此为焦点是否合理?你也许认为是他指点江山,主宰一切,但那不一定会改变你如何解读法国历史。”

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一生关键日子:
1769年 – 生于法国科西嘉岛阿雅克肖市(Ajaccio, Corsica)
1785年 – 从巴黎军校毕业
1795年 – 带领革命武装击溃巴黎保皇党
1796—1802年 – 率兵攻打奥地利、普鲁士(德国先祖,今波兰领土)等国,连番告捷
1804—05年 – 自立为帝,在奥斯特利茨(Austerlitz)打败奥地利与俄罗斯部队
1812—14年 – 对俄罗斯的攻势造成灾难后果,节节败退;被迫逊位,流放至意大利厄尔巴岛(Isola d’Elba)
1815年 – 逃出厄尔巴岛,在滑铁卢(Waterloo)为英国与普鲁士所败;被流放至英属圣赫勒拿岛(St Helena)
1821年 – 于圣赫勒拿岛上逝世

2005年是拿破仑称帝200周年,法国总统与总理都在这个时候出国,时任内政部长萨尔科齐(Nicolas Sarkozy)等内阁官员纷纷决定不参加任何纪念仪式。

许多政治人物的判断是,跟拿破仑站得太近,有机会引火自焚。

现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倒不这样想,他预定在星期三(5月5日)公开演讲谈论拿破仑的无形遗产,然后向拿破仑墓献花。

爱丽舍宫(Elysée Palace;总统府)称,这不会是“满怀感恩的圣徒传(吹捧),或对其否定,或忏悔”,但会提出法国承继了这位帝皇最好的一面,摒弃了最差的一面。

怀旧的力量

然而,像极左翼政党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成员亚历克西斯·科比埃(Alexis Corbière)般的政治人物相信,国家——尤其是总统——绝不应该纪念这周年。

科比埃说:“他是拿历史作政治利用,我认为这样做有问题。在当前的法国气候下这是值得担忧的,民主正受到广泛怀疑,法国人民也许甚至希望看到一位独裁强人诞生。”

雷诺·布卢埃(Renaud Blanloeil)主持一个专门盛装重演拿破仑各场战役的团体。他认为,那位1800年代法国独裁强人的记忆仍然深深烙印在欧洲邻国人民的脑海里。

他对我说:“我们在本地无敌可战,因此我们邀请其他欧洲国家的朋友到来。”

他续说:“我们去西班牙的话就成了敌军,我们会保持低调,因为这仍然是个脆弱的话题,就好像英国人跑来法国重演(历史战役)有时候会感到像在鸡蛋壳上走路(如履薄冰)一样。”

他说,在相距500公里外的意大利,民众的反应截然不同。

“我们受到英雄式欢迎,因为法国人当年把他们从奥地利手中解救出来。有次对战过后,我们走到米兰(Milan)的大街上,咖啡馆门前的顾客都起立欢呼,高喊‘Vive La France!’(法语‘法国万岁’)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

拿破仑:引起共鸣的名字

无论在海内外,“拿破仑”这个名字可不容易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也许是为何很少法国人会给孩子起这名字。

拿破仑·阮(Napoléon Nguyen)是少数的例外。

他是法国空军预备役官兵,父母给他改名拿破仑,纪念这国家对这对越战难民的庇护之恩。

他跟我说:“在学校学习拿破仑的历史很让人不安。我小时候很害羞,可是认识这个名字的由来对我十分重要。我想他对法国功大于过,我庆幸自己没给改一个更具争议的名字,例如Attila(公元5世纪匈人帝国领袖阿提拉)。”

空军里一位同僚跟他说,能用“拿破仑”这名字是他的梦想。

拿破仑·阮说:“我可不想随处大声的说,但我其实更醉心于研究(二战的)不列颠战役(Battle of Britain)。”

拿破仑·波拿巴是一位深明公众形象力量的人。他最喜欢的其中一幅画作展现他身骑骏马,带领军队翻越阿尔卑斯山脉的。

两个世纪过去了,他的形象显得更平衡,更富争议。然而,他与法国的关系一直都错综复杂:一个承受兵败耻辱之后,死于流放的人,却也是获厚葬黄金穹顶之下安息的人。

拿破仑逝世200年:法国人依然为他的是非功过争论不休

拿破仑逝世200年:法国人依然为他的是非功过争论不休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