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1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大多数人一辈子,
要用一半精力去维护,
他们从未有过的尊严。”
——作家·雷蒙德·钱德勒
「逝于1959年3月26日」
出自作品:《漫长的告别》

01.

浙江海宁是个神奇的县级市,历史上出过不少文化大家。其中包括并不仅限于王国维、徐志摩和金庸。海宁查氏更是当地望族,早在金大侠写小说600年前就跑到这里定居。

相比之下,后来改编《笑傲江湖》的于正,出身排面要小很多。同样是海宁人,于老师父亲做生意,母亲是家庭妇女。

虽然家境一般,于正却心存高远,渴望成为万众瞩目的人。不幸的是,青春时代的于正不但没有万众瞩目,还总显得跟周围格格不入。他父亲是个强壮威猛的男性,热爱篮球、摩托。于正却斯斯文文,不爱上体育课,放假在家看书、追剧,经常被他爹撵出去玩。

在学校里,于正也不爱呼朋引伴,长时间沉默寡言,一放学就回家看小说。

别看于正日后写剧狗血,少年时代他,文学品味还是在线的。日后的下坠,都是被社会欺辱、鞭打的恶果。别的女生还在追琼瑶、席绢时,于正已经在啃《百年孤独》和《雾都孤儿》了。不但读,他还写。初中时就写出了十几万字的小说习作,上高中又以自己为原型塑造男主,写了一个探案剧本。

可惜于老师生早了几年,他20岁时,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才开办。不然弄不好人家会先于韩寒名震九州。据于正自己回忆,十几岁到二十岁出头期间,他是非常文艺范儿的,下笔都是村上春树那一挂腔调。他读渡边淳一、哈兰·柯本和俄罗斯文学。

读不懂内涵,依然陶醉其中。

那时于正独来独往,身体瘦弱,常受欺负。在父亲、老师和同学眼中,他是个性情古怪、边缘的孩子,没人知道他内心深处滚涌着一团多么炽烈的、想让大家来关注他的焰火。

他只偶尔表现出自己的要强。比如数学老师觉得他成绩不行,读不了理科,他就憋着考了个年级第一。只是没想到,这事儿翻过来又给父亲留下话口,说他心眼儿小,老师一句话,你何必这么往心里去?

“改天我要带你去看看大海。”

于正的心胸到底没能变成大海,青春期的他,常为得不到父亲的认可而焦虑。

大张伟老师说,一个人所有的不快乐,都是人际关系带来的,是你希望得到别人的喜欢、关注才痛苦。此话在于正身上发挥了百分百的作用。但于正不像大张伟需要《被讨厌的勇气》来自我调节。有一次,学校组织唱歌比赛,班上无人报名,老师大怒,他突然上台唱了两句,荒腔走板,台下哄堂大笑。

面对同学的嘲笑,于正心说,反正都他妈丢人了,我干嘛不把它唱完呢?于是毫不畏缩地唱完了整首歌。从此也就明白了:

“别人怎么看我,其实并不重要。”

大张伟老师要靠畅销书才能明白的道理,于正老师年纪轻轻就自己开悟了。

02.

于正本来是想当演员的。

高中时代的他,清瘦文弱,一时间被虚荣冲昏了头脑,非要去考上戏。苦苦求索两年,没考进表演系,去了新闻系,然后去表演系旁听。这又是一个令其父不太瞧得上的决定。

事实证明,于老师并不适合做演员,学校汇报演出,排练时他节奏很好,正式登台面对灯光,整个人都在筛糠。

他以龙套身份客串某戏,一段过马路仅含一句台词的戏,居然NG了四十八次。

于正绝望了,放弃了明星梦。幸运的是,少年时代读的那些闲书发挥了作用,他迅速找到了一条进入娱乐圈的新事业曲线,做编剧。

那一年,于正胖到演龙套都没人要了。他在星空卫视找了份情景剧编剧兼职的工作,每集1000元。每天去肯德基写剧本,人越吃越胖,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多。没多久,就碰到了贵人。拍过《新龙门客栈》的香港导演李惠民,来内地想做一些好看的通俗电视剧,把他招进了工作室当学徒。

此后三年吃的苦,于正常向各大媒体提及。他租了间300元的小房子,住二楼,下水道一堵,满屋子泥臭,夜里睡觉,床头还有老鼠助兴。冬天冷,脚上生了冻疮,把脚冻得血肉模糊。一年到头没有买新衣服。每天都是埋头看书、写剧本,还要自掏40元打车去李导工作室,帮忙处理私人事务。

收获也是有的。由于李惠民给的工作量不小,他慢慢学会了定戏剧结构、填充内容,知道怎么“扒情节”。尤其李惠民强调人物塑造,对他日后的戏产生了奠基式影响。让人痛苦的是,很多剧本工作,他都不能署名。

此外,还没有任何酬劳。

但于正以“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的态度熬了三年。后来李导让他编剧参与《荆轲传奇》,等到工作量完成,李太太给了他一个红包。打开一看,才500块钱。于正攥着那笔钱哭了半天,随后决心自立门户。

出来单干并不简单,江湖险恶,世风日下,于老师很快就被社会鞭打了。

第一个剧本连署名都没有,一个小编剧,打官司的时间和金钱成本都很高,遂不了了之。第二个老板让写30集的戏,要求40集的量,老板给他介绍了一部新戏,另外10集的钱,他也不好去要。第三个老板拿美元汇率结稿费赚差价,少给了3万…有投资人拖稿费不结,有老板说你不接下一部我这一部就不给你钱,反正总有办法套着你、操控你。

为了钱,谁都不把你当人。

最狠的一位老板,合作期间,于正父亲病危,于正要走,老板派了两个大汉堵着不让他出门,说你爸病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几千万的戏耽误了,我他妈弄死你。”

于正顺着二楼水管爬下来,差点摔死。赶到医院,还是没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一系列遭遇想必对于老师人生产生了巨大作用力。包括并不仅限于三个方面,其一是看清楚了这个世界的构成法则,人们为了金钱和利益,什么不要脸的事都能做,而且这些人,往往占据着社会更多的资源、拥有更高权利;其二是如果只做小编剧,那你总会任人宰割,一辈子都是提线木偶。

其三,他想让父亲看到的成功,父亲没看见。这让他那股强烈自证的冲动失去了支撑。与其如此,不如每天过得快乐、务实一点:

“别人怎么看我,对我不重要了。”

03.

于老师并非一下子就摸索到了“爆款制作”的法门。在看清了行业的黑暗和世界的运行规则后,他依然想当一个好编剧。

离开李惠民后,他跟另一位香港导演赖水清到北京发展。本子还没写,赖导公司就倒闭了。于正因此留在北京,写出了《烟花三月》和《我爱河东狮》。据称这是多年来于老师唯二未被冠以“抄袭”头衔的剧本。写《烟花》时,于正的考据癖一度达到顶峰,翻了大量史料,还去拜祭过相关人物。

那时他写剧,用的也是一种文艺的、矫情的,但是尚有艺术追求的笔触。

这部剧当时找了个名编来担任策划,一个字不写,拿的钱却不少,还很瞧不上于正。于正没写完就走了。老板只好找枪手来续。

资本涌入后,整个影视剧生态里,编剧的地位是最低的。跟导演、投资人、演员比,啥也不是。用心写的戏,说改就改。而在这个最低的圈层里,还细分为资深编剧、一线编剧、普通编剧和广大枪手们,越往下,越没有创作尊严。没尊严不光是被投资人、导演欺负,地位高的编剧,也会欺压新人和枪手。于正曾向同行请教为什么圈中人都这样,对方说:

“能赚钱就行,你管那么多呢。”

于老师能问出这个问题,说明内心深处还想寻求一丝“正道的光”。当初他还写过一篇论述编剧界怪现状的博文,呼吁圈子团结,不要互相踩踏,要多写用心的佳作。年轻的人心,彼时尚未被世界的黑暗遮蔽。

但他也不是一朵纯洁的白莲花。

于正父亲生前只看过他一部剧,叫《带我飞带我走》。那是2003年上影资深编剧贺子壮邀他加入的项目。见于正勤奋、肯干,写东西灵光有市场思维,贺编剧就拉他入伙。剧本原作是《萌芽》副主编傅星的作品,于正用商业元素包装改写。结果没多久,贺编剧发现于正出了一本独自署名的图书《带我飞带我走》,遂即登门质问。于正赶忙写了封检讨书,表示也没赚到什么钱,愿意赔一万给傅星。经贺编剧调解,费用变成了三万。

过了好多年,傅星也没拿到这笔钱。

而某报介绍这部戏采访于正时,他说故事是根据自己大学生活原创的。

离开李惠民后,于正曾打着李导的旗号拉资源,以“曾与李惠民合作过”寻找机会,这才找到了赖水清。然后又借赖水清的名号找合作。不过在一个残酷的行业里,新人说这种话也情有可原,否则哪儿来机会?

2004年,《荆轲传奇》在央八套热播,于正又跑出来把李惠民和出品方告了。说自己才是真正的编剧,名字却被打在片尾角落里,至于署名编剧王秋雨,不过是挂名的。

王秋雨听罢,出来写了封公开信,把整个编剧流程交代了一番,说于正不过做了些修修补补的边角工作,并奉劝他:

“多用些心在创作上,少用些心在炒作上。”

这件事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一出罗生门。但至少可以看出一点,于正早已不是那个闷头被李导“压榨”的年轻人。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在圈子里摸爬,肯定没机会。前辈们踩你、欺负你,你也可以反过来借着前辈的旗号给自己造势嘛。你要一直默默忍受,要么是立马滚蛋,要么迟早被人玩儿死。

在一个互相比烂、谁没良心谁就风光的世界里,你他娘还能怎么办?

于老师用职业生涯给出了答案。

04.

因为《烟花三月》,于正认识了同样上戏毕业的阎大可。阎老板做过《大汉天子》《风云争霸》的制片,很欣赏师弟。没多久,于正就搬进了阎刚成立的公司,深度参与剧本、美术、定角,并写出《大清后宫》。

这是于老师的命运转折之作。

写《大清后宫》时,于正已彻底放弃了文艺追求。饱读琼瑶、席绢和各种后宫文的他,开始单刀直入,编织狗血剧情和浅白台词,走迎合大众趣味的商业路线。《大清后宫》宣传时对标《金枝欲孽》,打出“内地第一宫斗剧”的噱头。播出后迎来收视热潮,在各卫视夺冠。观众们看完发现,这剧不光宣传蹭人家,连创作也涉嫌抄袭它和《大长今》。

《大清》成为于正创作观的拐点,也是事业腾飞的起点。从此他开始读各种三流通俗小说,看热门漫画和爆款剧,从中吸取灵感。

他放弃了文人情怀,怎么狗血怎么来。更主要的是,他的剧本里,开始频繁出现其他爆款剧、爆款网文的原创桥段,融梗层出不穷。

2007年,于老师签约中乾龙德经纪公司。同年,范冰冰跟着穆晓光出来自组工作室,中乾龙德拿下冰冰的合作权。据媒体报道,打动范冰冰的,正是于正的五集剧本。

此后,于老师一步一擂台,一年一变样。2008年《锁清秋》巩固江湖地位;2009年《美人心计》最高收视率9.93,引爆全国;2010年《宫锁心玉》不但捧红杨幂、冯绍峰,还把“穿越”炒成年度话题。

拿当年王朔老师照镜子自夸的话:

“你小子算是混出来了!”

但还不够,在编剧圈混来混去,你照样还是处在整个演艺圈金字塔的中下层,受制于导演、投资人、演员。资本总能践踏你的作品。

所以必须要做制片人。

于正第一次管剧组是《最后的格格》。当时为获取制作资格,他拿了远低于编剧的报酬,而且不能挂名制片,只能写策划,最后还自己掏钱做发行。最终,这部被指抄袭《汇通天下》的剧奠定了他的制片事业。

就这样,在“于抄抄”的指责声中,于老师从一个被欺压的青年编剧,一步步蜕变成了足够掌握自身命运的资源掌舵人、当红制片人。

洞穿了行业黑暗和世界运行法则的年轻人,终于变成了会利用它的老狐狸。

05.

自《最后的格格》起,于老师制作了20多部剧,除少数收视率低迷,其他无一例外都是爆款。虽然无数次被观众指责“抄袭”,虽然总是被视为雷剧制造者,虽然很多合作伙伴都不待见他,但他的剧,总是最赚钱。

诸位同行,就问你们气不气?

气管啥用,人家于老师“堂堂正正”的方法论摆在那里,你们不会学啊。

都说于正只会抄,这何止是误会,简直就是侮辱。于老师最大的本事,是有投资人一样的分析能力,有产品经理一样的创作思维,有创业者一样的风口嗅觉。这才是于老师多年来创造无数爆款的不二法门。

风口,是他最看重的。

2008年,于正一看到西汉年代剧《母仪天下》形成话题,赶忙写了一部窦太后传奇《美人心计》。2010年上旬,听说上海唐人要拍穿越剧《步步惊心》,于正飞快写完《宫锁心玉》,制作周期只有对方一半,抢先播出,引领“清穿”风潮。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于老师身边有很多眼线,要么在电视台要么在投资圈,经常向于老师提供项目梗概。有些公司会把前五集剧本给试镜演员,于老师又会通过各种关系“借阅”剧本,以便洞悉业内风口。

只要抓住风口,其他影视制作公司在速度上跟于正比,只能叫做完败。

在放弃了深度阅读,浸润在琼瑶、席绢、网文和日漫的海洋中后,于正发现了一条“独到”(但未必正确)的理论,那就是,世上的故事就那么多,桥段就那些,说来说去都差不多,生老病死四个字,无论你写出什么自觉得牛逼的东西,回去翻一翻书,前人都写过了。

可见故事从无新意,无非是排列组合。

原来创作不是语文题,而是一道数学题!

“理解完这一层,你的创作就容易多了。”

你看,观众们还在第一层,我们于老师已经在第五层了。身在第五层的于正看透了原创的可笑、滑稽,一年可以高产三部“年度大戏”。

这对那些热衷于做调查、体验生活、勤恳书写、借一腔责任感下笔的编剧,岂不是降维打击?大家同样抓住了风口,你这边剧本还没写完,人家已经拍了一半了。

于是乎,就出现了《大清后宫》像《大长今》和《冬季恋歌》,《宫锁心玉》像《流星雨》,《美人心计》像《越狱》。

后来,琼瑶大意状告抄袭《梅花烙》,跟于老师一起编过剧的李亚玲,在微博上公开了他的进阶心法——“20%原则”:

“他说我自命清高成不了大事,还说抄袭只要不超过20%,比如你把20集戏全抄了但只要扩充到100集,法院就不会追究。”

简言之,就是把各大经典影视剧的原创桥段剪切、拼贴,融杂到其他混乱的线索里,巧妙掩盖剧情上的雷同,俗称“融梗”。

正因为抄得如此简洁、迅速、巧妙,虽晚一步看见风口,但《步步惊心》还没杀青,《宫锁心玉》就播出了。此前写《美人心计》,眼看快开机了,于正把剧本拿给经纪人穆小勇,说“借鉴”了网文《未央·沉浮》的情节,要不要去买一下版权。穆小勇一看,麻痹故事、人物都一样,赶紧去补了合同。

不过于老师跟媒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的说法是:

“我是写到中间才发现这部小说,觉得某些桥段不错,于是才买了《未央·沉浮》的改编权,这是对原作者的尊重。”

也不知道到底谁在撒谎。

06.

光会融梗,就能制作爆款吗?

这何止是天真,简直就是愚蠢。

抓风口、融梗、抢先拍摄,那叫产品的底层逻辑。产品的卖点,就不重要吗?

写剧,千万别自嗨,用作家宝康的话说,要舍得自己,要迎合下里巴人的趣味,剧情再怎么脑残也没关系,画面精美就可以了。

传说市面上的剧不管多烂,只要收视率高,于老师一定会去仔细研究,搞清楚它是怎么火的,然后运用到自己的创作(如果有的话)中。此外,他会长年累月丰富服道化素材库,看到觉得精致、好看的造型,就保存下来,用在新剧里。因为他知道,这是抓住涉世未深的年轻观众眼球的利器之一。

此外,你还得会省钱。

虽然每次开新剧,都用了圈内最贵的服装、美术制作团队,于正却总能降低制作成本,极少用高片酬的一线演员,要么是低片酬港台演员,要么是自己有心力捧的新人,把投资人的钱,每一分都花到了刀刃上。

可见于老师一点也不傻。他知道该讨好的人是谁,是你们那些有严肃剧情审美的观众吗?是你们那些唾斥我抄袭的同行吗?

谁给我砸钱拍剧,谁又来看我的剧,请那些抵制我的人先把问题搞清楚好不好?

这年头,什么才是“正道的光”啊?

赚钱,赚钱,还是他妈的赚钱!

曾经和于正就版权问题掀起过骂战的制作人,最终还是跟他一起做了古装剧。被于老师抢先占了《步步惊心》风头的桐华,也把《云中歌》给了他。贺子壮说,大家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业内你抄我我抄你,拿人家国外电视剧桥段东拼西凑的编剧也不少,前两年抄韩剧梗,后来又抄日漫梗。甚至还有电视台拿于正抄袭当卖点吸引眼球和新闻。

在流量面前,膝盖都跪破了。

侵权作者怎么了?有本事你打官司:

“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赔点钱。”

反正名,老子出了,钱,老子也赚了。

何况有些官司,你根本打不赢。当初扶郭敬明上位的资深书商黎老板就说过,郭敬明当年被判剽窃,纯粹是因为他请的律师不行:

“我打过五次著作权的案子,没有一次败的,明知道是剽窃的都打胜了。”

大环境里,抄,那都不叫事。

能抄出爆款,那才叫本事。

有爆款,给投资人赚钱,给电视台赚流量,还讨好了广大观众的低级趣味,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反正笑贫不笑娼,都在烂。

都是下九流,谁他妈瞧不起谁啊?

这几年网上流行一句话,叫做:

“你挣到的,都是你认知内的钱。”

依我看,换个方式表达,叫做你赚到的,永远就是你所认知的那个世界的钱。

我们于老师,早就看透了这个世界,充分认知到它真实运行法则,极其擅长利用它为自己谋福利。事实证明,只要能帮大家赚到钱,即便同行把你往死里骂,观众逐条给你写调色盘,还有会有人上门找你合作。

大人只谈利益,小孩才分辨抄袭。

道德和良知是个好东西,可惜它们在市场上不流通,也没有人民币汇率。

你们一个个瞎叫唤,帮投资人赚钱了吗?

07.

更难能可贵的是,成为顶级爆款剧制作人后,面对自身一次次德艺滑坡,面对外界不断的质疑,于老师总能找到自洽的说辞。

对于“抄袭”批评,于正一向嘴硬。首先觉得大家盯着他不放,主要是因为他太红了。我要是不红,谁会来骂我呀?至于“融梗”,于老师一直启蒙大家,天底下哪有什么新鲜事啊,不都是组合来组合去,你来构成头部,我来构成身体。对此,他有一个特别生动的比喻:

“乔布斯做iPhone,改变了人类的命运,但是你能说他抄袭了手机吗?手机可不是他发明的。这就是我对抄袭的界定和认可。”

什么叫逻辑鬼才,啊?

于正有良好的素材积累习惯,无论看什么剧、网文、漫画,都会不自觉对其桥段产生深刻印象。创作时,顺其自然就流淌到笔下了。

观众骂他“用生命在抄”,这完全是误会。他只是一来记忆力太强,二来读书看剧过于庞杂,涉猎太广,读着读着,就误以为金句和桥段是自己想出来的。比如写《王的女人》时,他忽然就写出了一句“她遇到了他,就变得很低,低到尘埃里”,把自己写得热泪盈眶。

后来翻张爱玲文集,才发现是祖师奶奶原创,赶紧把那句删了。这说明什么?

于正其实是有原创自觉的。

人家并不是真心要抄。

巧合,都是巧合!

因此每每面对观众、同行的质疑,于老师都很委屈,也就喜欢说一些理直气壮的维护自己名誉的鬼话。譬如“我要是抄了TVB,那TVB还能播我的剧吗?”,又譬如“每个作家都是对前人有继承和发展的,对吧?”。

他最爱跟媒体举的,是林语堂的例子。说他老人家当初翻译《红楼梦》没成功,就“抄”了一本《京华烟云》,你说那能叫抄吗?

“难道以后我不看剧,不读小说了?”

而除了观众看不惯他,业内也有人不喜欢他。这里面有演员林心如,有编剧李亚玲,还有一些跟他合作的团队。和李编剧的龃龉,是大家创作观相左。跟林心如撕逼,是《美人心计》合约上写20集,拍出来播了40多集。而跟某合作团队闹崩,全因为于正一人独大,喜欢掌握控制权,一旦合作伙伴想干点什么,他就打压对方班底,不给做剧的机会:

“他要所有人都只能靠他吃饭。”

跟他合作过《宫锁心玉》的欢瑞世纪,宁肯少赚钱,也不合作了。跟他合作过《赏金猎人》的新丽传媒,最后也没续约。《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去采访一位和他合作过四部戏的老板,一提于正,老板就恨得牙痒痒:

“我和这人老死不相往来,实在太恶心了。”

当然,以上都是单方面说辞。

哪怕是很多个单方面的说辞,那也不能代表所有人都讨厌于正嘛。毕竟,于老师这边说起来,又是另外的看法。比如“我给李亚玲的只有恩惠”,比如“林心如是我捧了才翻红的”,比如闹崩的伙伴一退出,圈子里就有“他贪污了于正几百万”的流言。

对于这些背叛,对于观众的谩骂,对于同行的贬斥,于老师总能来者不惧,见招拆招。为何?因为从根本上,就不觉得自己有错。他自认没有欺压过谁,没有对不起谁,反而有菩萨心肠,在做善事结善缘,每次开新戏,要养活多少人、多少个家庭?

一年算下来,那就是四五千人:

“我才是普度众生啊。”

不但心肠慈悲,还是青年楷模。于老师出名赚大钱后,依然生活朴素,在北京买几十平的小房子,不住,在横店日租80元、20平米的房间里一住七八年,每天围着创作转悠。一年三部戏,他亲力亲为,从选角、拍摄到后期剪辑,盯紧每个环节。生活简单,从不应酬,比薇娅、李佳琦还敬业。要没有这铁打的毅力和向上的心态,哪儿来那么多爆款?

每一次跟媒体记者唠嗑,于正都要反复重申自己这份努力和不容易:

“我不想让自己住很好的房子,也不想让自己穿很好的衣服,我怕会腐蚀自己,会腐蚀掉我自己努力的心。”

于老师殚精竭虑地创作,从不与人为恶,从不欺压后辈,还传播了他人的桥段和金句,写剧本写到拿脑地撞墙在床上打滚,为盯收视率晚上不睡觉。前后忙活下来,一年三部剧剧本费才1000多万,这还不算工作室投资的分红,就这么一点钱,比郑爽少多了。

你说于老师容易吗?

所以说,长期以来,于老师背负了外界太多误会,背负了这个行业这个世界给予他过多不负责任的冷眼和污蔑。难怪琼瑶状告他时,他说这是前辈打压后辈;难怪《宫》播出时,他要发微博说自己就是晴川,人类总在难为人类;难怪凭《延禧攻略》翻身时,他一直说:

“感觉魏璎珞是我本人”。

脏水,都是人家乱泼的。

慈悲和努力,分明是世人视而不见。

于老师立于不败之地。

08.

在拜读和于老师有关的浩如烟海的名人轶事时,我曾看到这样一个细节。于老师爱拿各种恶毒话赌咒发誓,说我要是说了XXX,我就天打五雷轰,我家人天打五雷轰。

旁人会提醒他,别乱起誓:

“说不定哪天就应验了。”

只见老师微微一笑,说,不怕,我发毒咒都用的是“于正”这个名字,其实我叫“余征”,那些报应,永远不会落在我身上。

读到这个细节,我才真正明白,对某些人而言,人世间那些饱含理想光泽的评判体系往往是不奏效的。你要想变装成正义和道德,冲他们脸上打一拳,那和打在棉花上没区别。世人推崇的那套真善美,在他们身上不过是虚妄的一厢情愿。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某他们,毕竟,人家可也被欺负过的呢。

只不过现在,这种人最爱说:

“我就是活明白了。”

好了,于老师睿智、辛酸、透彻、悟道的前半生,就讲到这里。下面说点题外话。

曾几何时,那还是我作为一个单纯小子刚出来工作上班的岁月,我看到一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以为他们天赋异禀,有远超于常人的判断和才华,后来发现其实并非如此。在洞悉了世界运行规则的同时,他们身上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别人不曾拥有的高尚品质。很多人,主要靠不要脸、没良心、底线低和踩踏别人以及不知羞耻地夺掠他人劳动成果才成功。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在世俗成功中自恋、狂妄时,常年保持着一种普通人无法获得的神奇心态,用以保证自己成功的合法性。

其中包括并不仅限于:

1、一定要觉得自己天赋异禀,所以一切成功都是我应得的,是顺了天意;
2、一定要觉得自己路上被人打压过、欺凌过、被瞧不起过,于是我要翻身,要自证,我要做人上人,瞧不起我的人,都是傻逼;
3、一定要擅长编造一些说法,以此来维护自己的原罪,为自己的社会争议,给出一个个合理的、冠冕堂皇的解释;
4、一定要学会侮辱对手、污名同行,自己则是一朵圣洁的白莲花,凡是往我身上泼脏水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5、一定要懂得收割,不要有追求,但要拿有追求给自己贴金、正名;
6、一定要努力,然后用这仅有的闪光点,来遮盖其他黑点,时时自我标榜;
7、一定要在公众面前塑造一个睿智、朴素、有文化的导师形象,不但要从物质层面成为收割者,还要从精神层面变成时代精英;
8、一定要会自我营销,把自己说得天花乱坠,哪怕是假的,也要当成真的;
9、一定要坚持不要脸,把不要脸进行到底;
10、剩下的,欢迎诸位留言补充…

这一类成功人士,往往觉得目的是首要的,手段是次要的。他们并不受制于法规和道德约束,反而为突破了禁区、成为勇敢的吃螃蟹的人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冒险家、野心家、先驱和引领者,本来就该出人头地。

只要没明显犯法,又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

你守法,你讲良知,你追求真善美和理想主义,你活该在这世上撞得头破血流。

每念及此,我都忍不住想起那句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