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给闺蜜讲完自己的遭遇后,她当场把我拉黑了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1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给闺蜜讲完自己的遭遇后,她当场把我拉黑了

我给闺蜜讲完自己的遭遇后,她当场把我拉黑了

我给闺蜜讲完自己的遭遇后,她当场把我拉黑了

01

就在昨天,相识了十多年的闺蜜把我拉黑了。

因为借钱。

她借的不多,但也不少,5万,用来换车。

5万块,我是有的,但没有借给她。

她说,原来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连5万块都不值。

然后,我就给她讲了自己的故事和经历。

我对她说,听完后,是选择继续做朋友,还是拉黑,你二选一。

02

回忆起这个故事,不得不从我刚记事时讲起。

大概是六岁左右的时候吧。

那一年,体弱多病的妈妈患上了肺结核,这让本就贫穷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但病总是要治的。

没办法,爸爸就带着我去亲戚家借钱。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张嘴向人借钱时,爸爸语气里的低廉与卑微。

以及从此以后,在这些曾经借过钱的亲戚们面前,爸爸的脊梁就再没有挺直过。

面对他们的犹豫为难,爸爸把我推到前面,让我叫人,他则哀求着:“孩子还这么小,总不能让她就这么没了妈妈……”

那种感觉,好屈辱,好难过。

所以,大概从上小学起,我就在心里发誓:这辈子,穷死难死,也不张嘴向人借钱。

03

大学毕业之前,我其实一直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可是,但凡能够过下去,我都不会轻易张嘴跟爸妈要钱。

我知道他们没钱,我宁愿饿肚子,也不愿意让他们为了我,去向别人乞求。

记得上小学时,有一次学校要参加县里的广播操比赛,老师要求每个学生都要穿小白鞋。

可是,我没有,也不想让爸妈再额外掏钱买。

于是,我用白粉笔把一双旧鞋子涂了厚厚一层,企图以假乱真。

可是,偏偏比赛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的“小白鞋”露出了真面目,在一片齐刷刷的白色里,格外刺眼。

老师让我出列,取消了我的参赛资格。

那天,我站在所有同学面前,看他们整齐划一的蹦蹦跳跳。

他们做得真好,最终取得了全县第二名的成绩。

老师给每个人发了个笔记本,唯独没有我的。

但我依然笑得很开心,虽然在心里藏着那么一丝丝难过。

可是,比起让爸妈赔尽笑脸,卑躬屈膝地跟别人借钱,我当一天的观众也就没那么难堪了。

04

所有人都觉得,考上大学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逆袭。

事实上,大学四年却是我这辈子最艰难的时光。

弟弟正在上初中,父母土里刨食的收入根本无力支撑我的大学费用。

记得当年交完第一学期学费时,我兜里只剩下不到100块钱。

为了压缩开支,我喝了整整一学期的食堂免费紫菜汤。

以至于现在,就算闻到相似味道的东西,胃都会本能地痉挛。

开学两个月后,辅导员了解到我家的状况,帮我申请了助学金,还帮我找了一份在图书馆打工的兼职。

05

大学四年的寒暑假,我从来没有休息过,而是忙着赚下学期的学费。

记得那是大三的暑假,因为我做家教的学生考入北京一所知名院校,一时间,我成了“校外辅导名师”。

一家培训机构当即付了一万元的订金,签下了我。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笔巨款,我迫不及待的买了车票回家,跟爸妈分享这份狂喜。

那些钱还来不及捂热,我爸便带着我,挨家挨户地去还钱。

我永远不会忘记,还完钱后,走在乡村的田埂上,我爸突然蹲下身来,抱头痛哭。

他说:“闺女,你爸这辈子就没这么扬眉吐气过。”

那种感觉,既心酸,也骄傲,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06

大学毕业后,土木工程专业的我应聘到西安一家监理公司。

虽然一个女孩子,每天都泡在建筑工地里很辛苦。

可是,这份工作的回报也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我的努力与付出,让弟弟的学费有了着落,让妈妈再也不用把止痛片掰成两半吃。

只是,随着我们家生活的改善和老房子的翻新,前来找爸妈借钱的人也越来越多。

从前,爸爸是跟别人张嘴时,满脸通红。

现在,他因不好拒绝别人而为难。

有时,他手头真的很拮据,可是,对方就会道德绑架:“你现在是儿女有能耐了,看不起人了?这么大新房子住着,你说自己没钱,谁信?”

有好几次,爸爸背着妈妈给我打电话,嗫嚅了半天,才说明来意:“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一分不借以后不好见面啊?”

直到后来弟弟大学毕业,也留在了西安,爸妈搬离老家时,还有三四户人家欠着我们的钱,却绝口不提不念。

更伤心的是,爸妈离开后,老家好几次传出流言,不是说爸爸出了车祸,就是说我结婚生不出娃。

后来一打听才发现,就是那几个欠钱没还的乡亲制造的谣言。

爸爸很伤心,觉得好心没好报。

但我也是在那一刻明白,“救急不救穷”的古话把关于借钱的事,都说透了。

没有原则的借,换来的可能不是感激,而是人性中的贪婪。

07

2012年,我和老公李鑫结婚时,是地道的裸婚。

公公婆婆都是普通工人,将李鑫供至大学毕业,已经倾尽全力。

那时,我俩住在与人合租的房子里,甚至连洗澡的设施都没有。

但我们无比怀念那些时光,每个月工资一到账,就一起转到共同账户里。

然后,两个人规划着:“这个月的工资可以买3平方米”“卧室有了”“卫生间也有了”……

那会,弟弟已经参加工作,看我们如此艰难,他强烈要求我们赶紧买房,不够的他可以帮忙凑上。

可是,我和李鑫异口同声地拒绝了。

我还借机给弟弟讲了儿时陪爸爸四处借钱的经历,并对他说:“姐姐对你没有别的要求,这辈子,不张嘴跟人借钱,就是好样的。”

08

就这样,我和李鑫靠着省吃俭用和拼命工作,在2014年贷款买下一套两居室。

签购房合同的那一刻,那种踏实与骄傲,仿佛自己买了一套顶级豪宅。

而弟弟呢,有样学样。

他身边的小伙伴穿名牌,泡夜店,以月光族为荣,弟弟却是他们中的另类。

自己做饭带饭,他在外企上班,但总共就两套西装,两双皮鞋一直穿破了,才会买新的。

工作第三年,弟弟也按揭买了自己的房子。

签合同那天,他让我陪着去。

走出售楼部大厅,弟弟跟我说:“姐,我咋觉得,有种拥有全世界的感觉。”

09

而命运对于我和弟弟这种苦孩子来说,是有所考验的。

就在我们通过努力,以草根的姿态,终于在西安有了一席之地时,本就体弱多病的妈妈再次病倒。

这一次,是胃癌,还好发现的比较及时。

确诊当天,我和弟弟几乎同步说出一样的话:“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咱妈。”

是的,以当时我们在西安的人脉,想要借点钱也不难。

但我们的想法却无比一致:但凡自己能想办法,就绝不开口求人。

10

妈妈的病,前前后后花了将近30万。

刚开始经济上还可以支撑,但到了后来,越发捉襟见肘。

最终,还是李鑫主动提出把我们的房子卖掉。

他说:“弟弟还没结婚,房子在,就多一份谈恋爱的底气,咱俩老夫老妻的,住什么也无所谓,大不了像当年一样,再重新白手起家。”

他还说:“老婆,只要咱们脑袋里的本事和心里的骨气在,咱家就随时都有出头之日。”

李鑫这句话,我会记一辈子,也感激一辈子。

这个男人,我真的没有选错,而余生,也会掏心掏肺的对他好。

11

那应该是我这辈子最为狼狈的日子。

卖房、租房、搬家,工作、医院两头跑。

可是,每次到交费处,卡里有钱的感觉,我就觉得心里很踏实,很有安全感。

尤其是看着同病房的病友,有人因为没钱而放弃治疗时,我们就更觉得卖房没什么可遗憾的。

至少让我们在担忧妈妈病情的同时,不必在金钱上再焦头烂额、心惊胆颤。

尤其当医生让我们在药物间做选择时,我们可以从容地选择副作用小,而价格相对高一点的。

我们心里是安慰的,为妈妈,也为自己。

12

妈妈的手术很成功。

出院后,弟弟每个月都会往我支付宝里打2500元钱。

他说:“姐,妈是共同的,所以,亲姐弟明算账,医疗费一分为二,还有你卖房的损失,我也会用按揭方式还给你。”

弟弟的另一句话则让我彻底欣慰:“姐,知道咱妈病了,有好几个朋友想帮忙的,我都拒绝了,放心吧,作为你弟弟,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教养,咱有,让家人治得起病的志气,咱也有。”

13

值得一提的是,妈妈生病期间,爸爸白天陪护,我和弟弟、李鑫每天晚上轮流值班。

我们仨,从没有耽误一天工作。

舍不得全勤奖是真,三个人竞赛着拼毅力也是真。

因为越是家里有病号,我们也就越发明白金钱与工作的重要。

有了它们,不管我们身体如何疲惫,但心灵却一直保有体面。

14

说来神奇,一向体弱多病的妈妈在经历了那么大的手术后,身体恢复得很快。

而且,她的状态甚至是这辈子最棒的时候。

从前每天跟各种疼痛和药罐子打交道的她,慢慢开始学跳广场舞,学打八段锦,甚至还参加了夕阳红广场舞比赛。

这实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

我表扬她,鼓励她,结果她说:“以前都是让穷给窝囊的,现在,背着儿女用30多万换回来的命,必须得活出点样来,否则,你们的钱就白花了。”

15

妈妈愈后第五年,我和李鑫不仅买了房子,而且是花园洋房。

记得我们开着弟弟那辆二手捷达去看房时,售楼员一脸的爱答不理。

还有我们当场买下时,她的一脸惊喜和不可置信。

闺蜜康丹也是在我们搬进新居后,看好了我们家的户型和地段,非要在同小区买一套和我做邻居。

我和康丹是大学同学,她是属于那种家境好,嫁得也好的西安女孩。

在我大学每天为早餐发愁时,她已经每天开着车在校园里呼啸而过。

大学同学只有我和她在西安,所以我俩的关系还算亲密。

而这些年,她也让我见识了啥叫有钱任性。

毕业后,她被家里安排进了城建局工作,每天开着豪车上班。

用她的话说,每个月那点工资都不够养车的。

我俩一起约个饭,我去买个咖啡的功夫,她可以钻进奢品店,拎个名牌包出来。

跟她走在一起,我俩的反差不要太大。

用我的话形容,就是佟二堡秧歌队到巴黎时装秀的距离。

而我俩之所以这些年一路走来,没有走散,也得益于这巨大的落差。

她奢侈得让我无力嫉妒,我低端得让她不忍鄙视。

我俩每次约饭,无论谁请,我都提前声明:超过200元的就不要叫我。

于是,她就忍气吞声地低就,把每次跟我约饭当成体察民情。

偶尔看着我艰苦朴素的穿搭,她也会恨铁不成钢地说:“做你这行的收入又不差,你说你是图什么?心理学家说过,不敢给自己花钱的人,就是觉得自己不配。”

因为太了解她,所以知道她并无恶意。

但我从不试图跟她辩解。

我们生于不同的家境,对待金钱的态度,大概将永远无法同在一个维度。

这无关对错,所以,也没必要争个输赢。

16

但我没想到,有一天,我和康丹也会因为金钱反目。

事情起因是,康丹搬了新家后,又看中了一款新车。

以她的个性,人生短短几个秋,看好什么千万别隔夜。

但这一次,她老公提出了反对意见,理由是房子买得就有些冲动,如今马上换车也太不理智了。

康丹哪里受得了这个,非买不可,而且为了跟老公治气,她决定拿出私房钱,自己买。

但她的钱刚好差5万。

于是,她理所应当地跟我张嘴了。

她觉得,以我们的交情,以我可以买洋房的实力,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但我拒绝了,而且特别干脆:“如果是家里有急事,我肯定会帮的,但你要买车,我借不了。”

17

可想而知,康丹是多么的意外。

她当天就杀上门来,兴师问罪:“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连5万都不值吗?”

我说:“我曾经很穷很穷过,也曾经走投无路过,所以,我知道在哪里该一掷千金,也知道在何处一毛不拔。”

于是,我给她讲了以上的故事,关于我儿时的经历,大学时的拼命,还有卖房救母的经过。

康丹吃惊极了:“你妈病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我对康丹说:“我不想用自己的事,给别人添麻烦。”

康丹却冷笑道:“你就是说不想借我钱呗,原来,你一直在我面前装穷,就是怕我跟你借钱,算了算了,咱俩不是一路人,借钱的事,就当我没说过,你也不想想,阎王爷能欠小鬼钱嘛……”

说完,她掏出手机,当面拉黑了我,表示绝交。

再后来,我们几次在小区里不期而遇,她都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

只不过,我内心一片坦然。

18

说实话,我不怪康丹,就像她说的,我们不是一路人。

她没有走过我走的路,我也无法接受她的生活方式。

而且,不借她钱,不仅是出于自保,也是对她的一份保护,对我们之间关系的保护。

因为我太了解了,借钱的嘴一旦张了,就会习惯成自然,而借来的钱,对人性中的惰性最具腐蚀力。

同时,被拒绝的尴尬与羞辱,或许最容易令人从此学会“免开尊口”。

而我,也是用这小半生的经历,换来一份最大的心得:

这世上大多数的宽裕,都是自我为难与苛刻的结果。

存钱与不向别人借钱,是成年人的顶级自律。

没有之一。

PS:关系社会里,关于借钱与被借,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把辛酸泪和一肚子苦水,今天的留言区就交给大家了。

我给闺蜜讲完自己的遭遇后,她当场把我拉黑了

我给闺蜜讲完自己的遭遇后,她当场把我拉黑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