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是公婆家娇贵的北京媳妇,大年三十,却有家不能回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0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是公婆家娇贵的北京媳妇,大年三十,却有家不能回

我是公婆家娇贵的北京媳妇,大年三十,却有家不能回

我是公婆家娇贵的北京媳妇,大年三十,却有家不能回

01

第一次见到大嫂,我就见识了她的厉害。

那年冬天,我跟纪军从北京回他老家,河北沧州的一个县城。

纪军是我爸带的博士生,彼时,他已经博士毕业,在一家环保公司做项目经理,我则刚刚入职一家国企做行政。

初次见面,公婆家就用接贵宾一样的规格接待了我。

他们家在城中村,担心我住不惯,安排我住在当地最好的宾馆。

早上七点,一行人陪我去喝当地最有名的驴肉汤,随后包车去白洋淀吃喝玩一条龙。

路上,纪军乐呵呵地说:“我妈从早上就开始忙活了,今晚给你接风。”

家宴准备得非常丰盛,但一家人忙前忙后,眼看到了晚上七点,天都黑了,大嫂还是没有出现。

02

大哥不停地给大嫂打电话,始终没打通。

他不好意思地说:“妈,咱们开始吧,不等她了,潇潇第一次来,不能慢待了人家。”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连忙表态说:“没事,再等等吧,人齐了一起吃,我不饿。”

一直等到快八点,大嫂才姗姗而来。

大家赶紧把她往上座让,她却一下歪在门口的沙发上:“我早吃过了,你们吃,你们吃。”

她一边甩着手里的瓜子皮,一边斜睨的扫了我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还算识趣,我不来,没敢开席啊!

公婆明显都黑了脸。

其实我也饿了,但在大嫂逡巡的目光里,我吃得一点也不香。

03

我早听纪军说过,他们一家人都忌惮大嫂,当然是有原因的。

纪军兄弟三人。

大哥高考那年,恰逢婆婆患上慢性肾炎,为了帮公公养家,大哥撕掉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成为一名邮政储蓄员。

大嫂是大哥的小学同学,在县酒厂上班,她从嫁过来开始,就帮衬两个小叔子念书,供他们念完了大学。

后来,大哥做起了食品批发生意,收入还不错,二哥毕业后回老家做了教师,买房、成家,都是哥嫂在帮衬。

基于他们对家里的贡献,加上大嫂个性泼辣,动不动就拿大哥的贡献说事,公婆一家对她总是高看一眼。

04

所以,当纪军带我回家受到如此隆重的接待时,大嫂不舒服了。

她那晚的举动,纯粹是为了给我一个下马威。

大嫂的这些心思,并没有掖着藏着,相反,还唯恐我没领悟她的意思。

在我们返京的送别宴上,她倒满了两杯白酒,说:“王潇,你爸是大教授,又是小军的老师,你也算是下嫁,以后要多罩着我们小军,纪家光宗耀祖就指望他了。”

接着,她就将起了我的军:“不管你是什么金枝玉叶,都要入乡随俗,咱们第一次见面,干了。”

一杯白酒足足三两,对于滴酒不沾的我来说,根本不可能喝下去。

然而,我越推辞,大嫂越来劲:“哎哟,你现在可是爸妈的心头肉,怎么这么不痛快,小军,我看你这媳妇不保险呀,小心飞了。”

纪军的脸色早就黑了,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大嫂,我替她喝了,您别为难她了。”

大嫂哼了一声,端起酒杯,把满满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05

借着酒劲,她喊着大哥的名字发起酒疯来:“纪强,看人家多会护媳妇,就你是个窝囊废,对纪家没用了,就被晾到一边了。”

公婆黑着脸一声不吭,大哥脸上挂不住了,冲大嫂吼道:“你给我回家去。”

大嫂一半醉酒,一半被激怒,索性哭闹起来:“小军,你念大学的时候,连袜子都是我给你买的,你谈的第一个女朋友没钱交学费,是不是大嫂出的?你现在攀上高枝,就摆起谱来了。”

纪军又急又气,冲上去和大嫂理论,婆婆拉住他,大声道:“人家潇潇第一次上门,你们丢不丢人?”

婆婆发了火,大家才算消停了,好好的聚会不欢而散。

06

回北京的路上,纪军郁闷地跟我吐槽:“让你见笑了,其实,我们家平时挺和睦的,大嫂对我们家也确实做过贡献,但以后也不能由着她这么闹腾了。”

接着,他支支吾吾地跟我解释前女友学费的事:“人家当时遇到点困难,钱是跟大哥大嫂借的,后来都还上了。”

那个时候,大嫂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差,我觉得她个性粗鄙,泼辣无礼,她的话根本就不可信,所以不但没介意,还和纪军一起吐槽起她来。

“对啊,简直不讲理,都是你们惯出来的毛病!”

07

不过,除了第一次见面,大嫂再也没在我面前撒过泼。

一来,我和纪军结婚后,两人工作都很忙,回老家也是来去匆匆。

二来,我和二嫂成了不错的朋友,我们俩对付大嫂一个,她孤掌难鸣,态度也缓和了许多。

更重要的是,我们婚后第五年,大嫂家的女儿莹莹来北京念大学。

莹莹性格内向,身体也比较孱弱,大嫂牵肠挂肚,经常过来探望女儿,对我越来越客气。

“莹莹打算以后就在北京发展,指望着你和小军呢,大嫂那人,无利不起早。”二嫂提醒我。

其实,不用二嫂提醒,因为大嫂已经跟我们挑明了。

“你大哥这辈子为老纪家,为小军尽心尽力的,不图回报,你们多关照莹莹,就算扯平了,小军,以后莹莹的工作就托付给你了。”

08

其实,大嫂的要求对我们来说并不算太难。

纪军有我爸的人脉相帮,加上吃苦能干,几年后就成了一家环保公司的副总,年薪百万,成了纪家人的骄傲。

然而,大嫂对纪军还是一点也不客气,经常拿话刺他,让他难堪。

只不过,她说话的口气变了,总是站在我的立场上:“小军,官做大了,别忘了本,你现在的一切,都是靠人家潇潇得来的。”

这话着实刺耳,不光纪军听了不高兴,连我也觉得大嫂太过分了。

我直接怼回去:“嫂子,你想多了,小军不是这样的人,再说,他能有现在的成绩,也是他自己有能力。”

大嫂讪讪地笑了几声:“我就是提醒提醒他。”

09

那时,我和纪军感情很好,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我们没靠父母,自己买了车房,纪军事业有成,我也不差,成了公司的骨干。

但生活从来善妒,总会时不时掀起风浪。

结婚后的第六年,我被确诊为先天性不孕综合症,双侧输卵管发育不良,极难自然受孕。

双方老人都盼孩子,公婆此前一直以为是纪军的原因,一听是我的问题,他们也不敢吭声了。

老人的隐忍和包容,让我越发愧疚,自责不已。

10

因为和大嫂一直有芥蒂,我以为她会趁机奚落我。

然而,她的表现却让我着实意外。

自从我确诊后,她每次来北京看女儿,都带着土特产来看我。

在我们家留宿时,也会开导我说:“晚几年生正好,咱婆婆那身体肯定带不了孩子,过几年等我内退了,我来帮你带。”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

我爸担心我有压力,装作看穿了我的心思:“不急不急,多玩几年再生,我还想多干几年呢,你那个大嫂带孩子,你也瞧不上啊,你要想指望我带外孙,就得耐心等着。”

然而,爸爸没有等到这一天,2014年冬天,他因为突发脑梗去世了。

11

在整理爸爸的电脑时,我偶然发现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他下载的各种婴儿房的装修图片,我的眼泪簌簌而下。

妈妈在我15岁那年去世后,我和爸爸相依为命,感情深厚。

如今爸爸骤然离世,临终未能给我留下只言片语,遗愿我已无从得知。

但作为一个超级爱女儿的父亲,没能看到外孙的出生,应该是他生平最大的遗憾吧。

我哭着对纪军说:“无论如何,我都要生个宝宝,让我爸放心。”

纪军也红了眼圈:“潇潇,爸不会怪你,他明白你的孝心。”

这之后,我开始了艰难的求子之路。

12

在那两年间,我做过两次输卵管手术,却依旧没有好孕。

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婆越来越着急。

虽然他们很少直接说催生的话,但只要见面,婆婆的丧气话比催生更让我心烦意乱,不愉快的情况屡屡发生。

纪军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虽然他对我也理解、也体贴,但改变不了我和公婆关系紧张的事实。

为了避免矛盾,我很少再回老家,过春节时,我干脆飞去泰国躲清静。

纪军为了照顾父母情绪,先回家过年,初一再飞去泰国和我汇合。

13

大年三十晚上,我一个人在海边闲逛,接到大嫂的微信语音。

她说:“潇潇,新年快乐!大过年的,特别想你,以后再出国记得叫上我啊,我前几天把腰也扭了,和你一样,一个人躺在床上躲清闲呢。”

大嫂的声音依旧咋咋呼呼,却让我心里莫名一暖,眼睛一下湿润了。

当年那个因为我第一次上门太受公婆重视,而撒泼耍赖的女人,她完全可以讥讽现在的我。

但她居然一句牢骚话也没说,还用这样的方式安慰我的凄凉和心酸。

14

2016年底,二嫂生了二胎,又是个男孩。

我们回去道贺,二嫂郁闷的跟我说:“盼着生个姑娘的,又是个男孩,亚历山大啊!”

婆婆随口接道:“怕啥,有小军帮你们拉扯,再多生几个也没问题,小军如果这辈子没孩子,就只能指望侄子侄女了。”

我的火腾地上来了,沉着脸看向纪军。

纪军装作没听见,一声不吭。

倒是大嫂替我解围:“小军两口子还年轻着呢,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生孩子算个啥。”

婆婆还在唠叨:“小军的命哦……”

七嘴八舌中,那些曾经对我这个北京媳妇毕恭毕敬的亲戚们肆无忌惮地议论着,我又难堪又恼怒,喜宴也没吃就一个人回了北京。

15

在高铁上小憩时,我竟然梦见了爸爸。

他一脸心疼地跟我说:“孩子,咱们不折腾了,不生了。”

我哭着对他说:“爸,我不甘心啊,你帮帮我。”

爸爸一如既往对我笑着,却突然转身离开了。

醒来,我才发现是一场梦,车窗外,一片萧瑟,满眼荒凉。

生孩子对很多女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为何我却如此艰难。

我心里的绝望无以复加。

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失落和绝望,还有对爸爸的愧疚,以及多次求子不成的痛苦,让我对公婆,对周围人的眼光变得越来越敏感,甚至堆积成了一种怨恨。

这些怨恨,又表现为焦虑和执念,让我完全迷失了方向。

我甚至偷偷信起了偏方,只要听说哪里有“名医”,都要跑去试试。

纪军极力反对,我就一个人偷偷寻医问药。

16

有一次,一个朋友打听到天津一家医院,有个知名专家过来坐诊,专治不孕症。

这个专家一号难求,朋友帮我高价买了一个号,催促我赶过去。

当天,病人特别多,我正好感冒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排了3个多小时,就因为中途去了趟厕所,导致过了号,需要重新排队。

我有点着急,连忙跟护士解释:“我是从北京来的,等了大半天了,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去了趟卫生间。”

护士瞥了我一眼,说:“北京来的也要重新排队,一视同仁。”

我苦苦哀求:“我真的等了3个多小时了,今天还要赶回北京,通融通融可以吗?”

护士不理睬我,扭头进了检查室。

在周围人好奇的目光中,屈辱和委屈齐齐袭来,我突然难以自已,冲出医院,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17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嫂的电话来了,她说:“弟妹,我来北京了,晚上去你家啊。”

我的眼泪不争气地爬满了脸:“嫂子,家里没人,小军出差了,我在天津呢,来看病的。”

大嫂一听就嚷了起来:“你一个人吗?怎么一个人去看病?我过去陪你,发定位给我。”

那天,天津特别冷。

只有我知道,在经历那么多波折,在强装坚强的背后,这两句知冷知热的话,怎样击垮了我。

我泣不成声:“嫂子,你不用来了,我下午就回去,好冷啊!我想喝热粥。”

大嫂第一次见我如此失态,慌不迭答应着:“行,行,你别哭啊,别哭啊。”

18

黄昏时分,我回到家,没多久,大嫂拎着一袋子东西来了:“你上午说要喝粥,我特意去超市买了泰国香米,特别香。”

已经恢复平静的我,第一次真心实意地迎接大嫂进门。

她快手快脚地熬出香米粥,做好几个小菜,什么话都没说,陪我安静地吃了一顿饭。

第二天,等我醒来,大嫂已经走了。

她在微信里给我留言:“潇潇,你好好睡一觉,以后再看病,小军没空的话,嫂子陪你去。”

不久,二嫂跟我透露,大嫂从北京回去后就和公婆叫板了,她说:“小军能有现在的出息,靠的是王潇她爸,王潇不能生孩子,她自己也着急上火,以后你们都别再提这事,谁再让她难受,就是和我作对。”

二嫂有些醋意地说:“大嫂也不全为了你,她这是为了自己姑娘才护着你的。”

我没接这个话茬。

从那以后,关于孩子的话题,公婆在我面前就很少提了。

19

2017年5月,我和纪军做了试管婴儿。

在忍受了取卵、培植、着床等难以言说的痛苦后,在所有人的期待中,胎儿4个月时,却流产了。

这次失败,击毁了我最后的信心。

公婆也十分难过,怕刺激我,那个小月子,他们没有露面,而是特意让大嫂来伺候我。

从医院做完清宫手术,大嫂就要求我穿上秋衣秋裤,用她带来的围巾把我包裹严实,才让我出医院门。

之后,她给我约法三章:不准看手机,不能着凉,大夏天的不能开空调。

她强硬地说:“必须得听我的,不然,月子病可不得了,你们别光讲科学,也要信老一辈的习俗。”

晚饭,我按照大嫂的要求,是在床上吃的。

吃完,马上被她要求躺平,用毯子盖好。

虽然她的话没多少科学道理,我却一点都不想反驳,我静静地听着,任由眼泪顺着眼角淌到枕头上。

作为一个15岁就没了妈妈的女孩,大嫂对我的关爱,让我感受到了母亲般的温暖。

我想,如果妈妈还活着,一定会很心疼我吧。

20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对大嫂敞开了心扉。

我问她:“嫂子,以前你对老纪家怨言挺多的,为什么现在不说了?怕刺激我?”

大嫂嘿嘿笑着:“过日子不就这样嘛,那个时候看你太傲气,想和你争争宠,你不如意了,我再落井下石,那还是人么?老纪家的人其实挺厚道的,你别往心里去。”

我戏谑她:“那你为啥对我这么好?”

她也半开玩笑:“让你欠我的啊,以后你们两口子会加倍对我们家姑娘好,我很会算账的。”

如果换作以前,我一定觉得大嫂很势利、会算计,但现在,我却觉得大嫂无比真实,活得通透。

记得从天津回到家的那天晚上,我偶然听到她在电话里跟大哥说:“我想在北京照顾潇潇几天,她可怜啊,十几岁没了妈,为了要孩子遭这么大罪,和我一样嘴硬,有苦也不说。”

21

这一次,我真诚地向大嫂示弱,向她求助:“嫂子,以后我该怎么办啊?”

大嫂笑着问我说:“那你跟我说说,你要孩子是为了什么?没有孩子那几年,你们活得不开心吗?一切顺其自然,听老天爷安排。”

我愣了一下,突然有些顿悟了。

我生孩子不应该是为了爸爸,也不应该为了任何人,而是应该顺其自然,迎接一个生命的到来。

如果爸爸在天有灵,他也不希望看到历经磨难、求而不得的我,而是希望我幸福和快乐吧。

我突然就打开了心结。

人活一世,何苦强求?活好当下的每一天才是正理。

原来,大嫂才是生活的智者,她那些朴素的话语,竟藏着哲理。

22

待我身体康复后,纪军陪我去欧洲玩了一趟。

他一再跟我检讨:“老婆,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并让我以后再也不要去折腾了。

也许是因为想开了,心情放松了,也许是多年的治疗起了作用。

在我36岁,爸爸去世4年后,我竟然自然怀孕了。

很顺利的,十个月后,我生下了女儿贝贝。

大嫂真的来北京给我带娃了,我打算给她开工资。

她撇着嘴说:“我才不要你的工资,我要你欠我一份大人情,等我姑娘读完研究生有大用处。”

那会儿,我仿佛又回到初见大嫂时,想起她撒泼耍赖的情形。

真的,大嫂精着呢。

不过,我才不怕她的“要挟”,因为她虽然嘴硬,但心却是那么那么的柔软。

愿我们在时光里,都能遇见一个温暖的人

我是公婆家娇贵的北京媳妇,大年三十,却有家不能回

我是公婆家娇贵的北京媳妇,大年三十,却有家不能回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