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婚礼上,我哥在我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多年家丑终于曝光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03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婚礼上,我哥在我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多年家丑终于曝光

婚礼上,我哥在我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多年家丑终于曝光

婚礼上,我哥在我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多年家丑终于曝光

01

妈妈走后,我们的家也散了。

彼时,我正在本市读大三。

家里兄弟姐妹五个,我是老小,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

安葬了妈妈之后,大家就为爸妈留下的房子争执不休。

“尽管小五上学花的钱最多,但谁让咱们是哥哥姐姐呢,所以房子也有他的份,就平分吧。”

“凭什么呀?前些年,爸病重时,全是大哥和我照顾的,妈病重时也一样,啊,合着照顾的时候你们遛边打蹭,现在分财产了,开始讲究不偏不向了,我不同意!”二姐一向心直口快。

“爸妈病重是你们照顾的,但最后还不是我们掏的住院费。”二嫂是向来得理不饶人,遇到吵架就红眼睛的主儿。

“房子卖了,小五毕业住哪?”大哥懦弱的声音淹没在一片争吵中,但我还是听见了。

那是妈妈离开后,我在这堆亲人里面,看到的唯一一点点暖。

在他们的吵闹声中,我弄明白了,哥哥姐姐就是要在我毕业之前,把房子卖掉。

不然,等我毕业住回家里,卖房子就难了。

02

这个家,兄弟姐妹众多,一直在跟贫困抗争,父母一辈子都在为钱犯难,而兄弟姐妹没有对外竞争的能力,只会在家庭内部显能耐。

我是家里唯一一个上了高中,而后又考进大学的人。

那时候,哥哥姐姐都已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妈妈坚持让我读书,为此,他们只要一吵架,就会声讨妈妈偏心。

妈妈只能用一句话平息众怒:“以后我老了就跟小五,你们谁我也不指望,不拖累。”

可是,她没有等到我为她养老的那一天。

“妈妈尸骨未寒,你们就着急忙慌地要卖房子,你们要不要这么过分。”

我涕泪交流地大吼一声,卖房子的事情算是暂时搁置了。

03

可是半年后,哥姐以给爸妈扫墓为名,要我回家。

回家后我才知道,房子已经找到了买主,但没有我的签字,他们卖不出去。

二哥率先向我哭穷,然后是大姐和二姐,每一个,都把自己家描绘成明天就揭不开锅的样子。

见我不说话,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大哥。

老实巴交的大哥脸憋的通红,啥也说不出来,大嫂却一直在捅他:“你倒是说句话,劝劝小五啊。”

事已至此,我只求速卖速决,不想再看到眼前这几个一母同胞的人。

三天后,房子卖了,75万,一家15万。

分钱那会儿,二嫂还在骂二哥:“叫你早点动手,妈那个新电视机到底让你二妹抢走了,你个窝囊废!”

“那电视机本来就是我买的好吧。”二姐大声回应。

我不想再听他们争吵,在一片混乱中悄悄离开了那个生活了21年的家。

在公交站等车时,大哥追了上来,他伸手拦了辆的士,给了司机100块钱。

“小五,拖着这么多东西,打个车回学校吧,大哥有空就去看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的行李放进后座。

下车后,我给了司机零钱,把大哥给他的那100元要了回来。

那半旧不新的100元,是我在这世界上,残破而微弱的亲情。

04

妈妈走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去给爸妈扫了墓。

说来悲凉,他们有五个子女,除了大哥,其他人都没来。

其实也直到此时,我才肯承认,我没有家了。

妈妈在时,每年这个时候,一家15口人还是会聚在一起。

尽管打个麻将,他们也会为几块钱的输赢吵上几句,但至少家还在,热闹也在。

回到学校后,宿管阿姨叫住我,递给我一个饭盒,说是大哥送来的。

那个除夕夜,我就着眼泪把那盒猪肉酸菜饺子吃完了,心里也解散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我对自己说,将来若有余力,会报答大哥对我的滴水关心。

他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拿我当家人的人。

05

大四时,我在中铁某局实习,因为表现还不错,两个月后,就有了3000元的底薪。

人生中第一次拿到工资,我率先想到的是父母,给他们买了鲜花,给爸爸买了瓶好酒。

从墓地回来的路上,我又买了一些水果去了大哥家。

大哥生性沉闷懦弱,看到我,只淡淡的说了句:“来啦。”

然后让大嫂去买菜,留我在他家吃饭。

闲谈间,难免说到散在这个城市里哥哥姐姐们的现状。

一个比一个糟心。

大姐一度被骗进传销组织,2万块打了水漂,被解救回来后,整个人都有点魔怔了。

二嫂下岗了,整天为了钱和二哥吵架。

二姐更惨,她有一次下夜班,包被抢了,里面刚好有500块钱,她舍命不舍财地追了好远,最后大腿被扎了三刀。

我气急败坏地说:“是命要紧还是钱要紧啊?”

大哥却对我说:“五啊,都穷怕了,看不了那么长远!”

06

每一家都是一边屋漏,一边阴雨连绵。

大哥一边说,一边叹息,为自己的有心无力。

见我吃得很少,他有几分过意不去地说:“你多吃点,平时要是想吃啥了,就吱一声,你来吃或者我给送去都行。”

我只能赶紧夹了菜,大口吃饭,生怕一说话,眼泪就掉下来。

“回家吃饭”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最普通的小事,但对我,却是奢侈。

07

那天临走时,大哥大嫂把我送到公交站。

等车时,大哥红着眼睛问我:“五啊,你说咱们兄弟姐妹还能不能团结起来?亲兄弟都不来往,想想真是寒心啊,大哥没这威望,也没这能力……”

我想起妈妈生前,几个子女一直不和,妈妈说这个,这个不服,说那个,那个不忿。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被亏待,每个人都在抱怨别人。

妈妈的心,每天都疼,但她没时间多愁善感,也没能力处理好儿女之间的关系。

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坚持做手工,供我读书。

她一直对我说:“五啊,咱家就你一个读书人,就你一个明事理的……”

08

那天,我流着泪做了一个决定:把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

大哥接连说了几个好,激动地说:“你放心,我一定早早到。”

那是一个周六的晚上,我在蟹子楼订了包间。

没曾想,这顿饭吃了个稀碎。

我刚举杯想让大家集体喝一口,二哥却不满地说:“我喝不惯白酒,给我来瓶青岛纯生吧。”

大姐很不高兴:“有啥就喝啥,摆什么谱,你什么档次啊。”

然后,他们轻车熟路地进入吵架模式。

大姐夫指责二哥不应该在包间里抽烟,二哥就开始抖露姐夫当年的糗事。

随后,二人的战争升级到一群人的争吵,最后把妈妈偏心供我读书这件事又提了出来……

09

大哥一次次站起来,让这个少说一句,然后有人立马怼回来:“大哥,你怎么不说说他?”

大哥再去劝那个,那个回复:“早知道她来,我就不来吃这顿饭。”

再看包间服务员瞅我们一家的眼神,我整个人心灰意冷,想赶紧结账走人。

结果,大姐看了一眼账单,说道:“小五,你要是真发达了,就赞助大姐点钱,别请我吃什么饭,一是这饭店的饭根本吃不饱,二是你觉得你大姐是来这儿吃饭的人吗?”

那顿饭把我的心彻底吃凉了,发誓不再管他们。

10

而这时,大哥细心地把剩的东西打了包,平均分成五份。

挨个儿递到他们手里,没有人说谢谢,一个个气咻咻地走了。

站在空旷的包间里,我对大哥说:“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那一刻,我恨透了这个家,恨透了自己拥有像他们这样自私冷漠的手足。

可是,大哥似乎没那么悲观。

他居然说:“你大姐夫到这样的地方,都知道抽烟不对,五啊,他们也没那么不可救药。”

不管是否可救药,那时那地,我只想跟这个家划清界线,各自眼不见为净。

11

毕业后,我在家乡中铁某局和北京一家私企间摇摆。

想去北京就是想离开家,离开这些所谓的家人,越远越好。

正在我犹豫之际,一个学姐请我去她的果园做客。

学姐毕业后当过建筑师,后来父亲生病,她回乡照料,结果,这一回去就彻底扎了根。

留下她的,是父亲留给她的那片果园,她雄心勃勃地要种绿色有机苹果,带动全村致富。

第一年,进行得很顺利,尤其是电商做起来之后,比往年多卖了不少钱。

于是,乡亲们开始信任她,愿意和她一起扩大规模,种植有机苹果。

我去的第二天,恰逢新引进的树苗运进村子,六辆大货车,很是壮观。

可是,车子刚进村,一个村民就躺在一辆大货车前。

原来,这人将土地承包给了学姐,他一见树苗运来,就开始坐地起价,表示如果不给涨价,大货车就甭想进村。

更可气的是,其他几个签约的人,也有样学样的加入碰瓷队伍,生怕吃了亏。

此情此景,我一个外人都气愤难当。

学姐却不慌不忙,先是跟他们讲违约的后果,然后又把卖苹果的账本拿出来,告诉他们去年挣了多少,今年有可能再增加多少收入,以及现在好多资金急着注入,如果他们想反悔,她现在就给退钱,但说好了,日后不管她赔多少,赚多少,都不会带他们玩了。

“别介呀,大侄女,我们都等着跟你发财呢,你不能不带我们啊。”

若非亲见,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前一秒还不共戴天,下一秒却攀亲带故。

12

那天晚上,我跟学姐在院子里聊天。

看着她脸上被山风吹出的两坨红,我问她:“何苦呢?值得吗?”

学姐说,乡村风景是很美,但人心有时确实很伤人。

然而,她用一年时间明白了一件事: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一直在输出,从来没被反哺过。

她是村里的第九个大学生,但,那些读书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到这里。

“只有输出,没有补充与反哺,土地会贫瘠,人也一样。”师姐这句话,让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他们何尝不像我脚下这片贫瘠的土地。

不是他们不想活得丰饶富有,而是他们没有这个能力。

13

从学姐那回来后,我跟中铁某局签了就业协议,并在市中心租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每个周五晚上,我都会把哥姐家的孩子叫来,给他们辅导功课。

哥姐家都不宽裕,没钱让孩子们上辅导班,也没能力自己辅导,所以几个孩子的成绩都处于听天由命的状态。

我周五晚上带他们在家里看电影,基本都是那些经典的外语大片。

周六则给他们辅导功课,顺便带他们把这个城市的公园、博物馆、书店一一打卡。

而大哥大嫂每个周五的下午就早早来我家,帮忙做饭。

我们看电影时,他和大嫂就把家收拾得窗明几亮,然后悄悄离开。

14

那年除夕,大哥向所有人发出邀请——去他家过年。

我备齐了年货,买了好酒。

五家人在妈妈去世后,第一次在一起过年。

开饭前,大哥把我事先买好的衣服给大家发了下去。

“小五出钱,大嫂陪逛,每人都有份,就一个要求,吃饭时都穿上新衣服,过个新年。”

看着哥哥姐姐带着孩子们穿新衣,看着他们不好意思地瞟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心里有点暖。

等到了开饭时间,气氛有点尴尬,大哥让大嫂发言。

大嫂当时就急了:“我哪会说话?吃得了,说什么话,事事的。”

眼见就要进入熟悉的争吵模式,我赶紧解围:“大哥,你是咱家长子,还是你来吧。”

于是,从不喝酒的大哥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然后,他开口了:“酒壮怂人胆,小五提起长子这事,我心里有愧,我这个当大哥的没能耐,什么也没为你们做,倒是小五,带着娃学习、见世面,眼见着孩子们比咱们活得有见识,说话办事文明,而且,成绩都提高了。”

说着,大哥给自己又倒了满满一杯酒:“五啊,谢谢你,我这个大哥当得不好,让这个家散了,但以后,你们有任何事叫大哥,大哥随叫随到,我干了。”

那个除夕,我们家没有争吵,相反,大哥开了头之后,哥哥和姐姐也开始检讨自己。

我们家,第一次有了道歉机制。

大家喝了点酒,流着泪对彼此说了一些抱歉的话。

那不是一个欢乐的除夕,但对我们家来说,意义非凡,那是一场自我反省的仪式,是改变的开始。

15

夜里12点,我们一家人去放烟花。

我还收到了四个红包,是哥哥姐姐给包的。

依然是大哥做代言人:“妈走时,你还是个学生,我们却把房子卖了,让你连个家都没了,这红包,是道歉,你必须得收下。”

我收下那些红包,接受了这份歉意。

16

打那之后,我们兄弟姐妹之间的走动变得频繁。

大姐秋天晒好了萝卜干,挨家送去。

二姐有一次路过我单位,给我打电话,说想看看我。

结果看到我,她又不知道该说啥,干脆走到旁边的超市,给我买了一支雪糕:“你小时候最爱吃雪糕。”

二哥有一次跑长途货运,大哥刚好在休假,就陪着去给帮忙……

我们之间,除了彼此攻击与抱怨,终于有了表达、关怀和陪伴。

最难忘的,是我结婚前的日子。

全家人都忙坏了。

大嫂和姐姐们忙着给我做被,哥哥们率领孩子包喜糖、贴喜字。

看着一家人说说笑笑,热热闹闹,我第一次真正觉得:有家人真好。

17

婚礼现场,本来是想让大哥代表男方家长发言的。

但木讷的大哥坚持免了这个环节。

婚礼进行时,当主持人说:“因为新郎的父母都不在了,下面有请新娘的妈妈为一对新人送上祝福”时,大哥却走上了台。

他颤抖着拿过话筒,说:“我是新郎的大哥,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本来我求小五别让我说,但我觉得如果不说,小五一定会很遗憾。”

“小五是我们家最小的一个,也理应是最得宠的那一个,但我们这些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欠小五一点宠爱。他到底是读书人,不记恨,还热心地把我们这个家重新组织在了一起,他是我们全家的希望,今天,我代表全家人谢谢他,也代表全家人祝福他。”

“五啊,你一定要幸福!薇(妻的小名)啊,五要是敢欺负你,我们全家收拾他。”

说到激动处,大哥泪如雨下,我和妻子走上去,紧紧拥抱了他。

台下掌声阵阵,我的哥哥嫂子姐姐姐夫们却哭得像泪人。

大哥认为自己搞砸了婚礼,我告诉他,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

我娶回了自己最爱的女子,有了自己的小家,而我的大家,碎而复得。

这一天,比我生命中的任何一天,都值得纪念。

18

蜜月旅行时,我和妻子在西安的街头闲逛。

看到一个老式茶杯,上面写着“全村的希望”。

突然想起,当年卖房分家时,我背着行李回学校,大哥赶到车站送我的情景,想起除夕夜他送的饺子……

我果断买下那个杯子,决定送给大哥。

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件事:这些年,是大哥的微善助燃了我心中微弱的亲情火种,让我们一盘散沙的一大家子,没成为冷漠的路人。

《查令十字街84号》中有一段话:人与人之间就如小夜灯,一开始,也许我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但你如果向外界亮起光芒,一定会被别人捕捉到。

而大哥,就是我们家那道微光,会把我们的幸福永远点亮。

婚礼上,我哥在我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多年家丑终于曝光

婚礼上,我哥在我妻子面前嚎啕大哭,多年家丑终于曝光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