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让子弹飞」之买官谁不怕割韭菜?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让子弹飞」之买官谁不怕割韭菜?

「让子弹飞」之买官谁不怕割韭菜?

「让子弹飞」之买官谁不怕割韭菜?

北洋政府年间,马邦德花钱购得县长一职,他和夫人坐在马拉的小火车上,吃着火锅,喝着小酒,高高兴兴的去赴任,不料,劫匪张麻子射出的子弹飞向了马拉火车的缰绳······

《让子弹飞》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卖官鬻爵,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它是一个王朝腐败不堪的典型表现,也是一个王朝走向穷途末路的征兆。晚清以来,从咸丰朝开始,卖官鬻爵开始出现常态化,并且一直延续到民国。

不过,买官的本质其实还是一项投资,既然是投资,就免不了有盈利有亏损。而在清末,这项投资往往是个赔本买卖,没有电影里渲染的那么美好。

01
清末:买官真的不划算

咸丰朝时期,为了筹集镇压太平天国的军费,清政府只好干起卖官鬻爵的买卖。

战争就像是一头吞金巨兽,咸丰帝为了镇压势不可挡的敌人,想尽了各种办法,就差去直播带货了。1853年,户部仅存银29万两,就连京官京兵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只得拖欠。

中央财政的危机,迫使在前线杀敌的清军将领自己想办法筹集军费,他们想到的一个生财之道,就是卖官鬻爵。政府干起这种勾当,的确非常丢人,但是形势比人强,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一开始,卖官的程序是这样的:朝廷要先收到买官者的钱,然后再由皇帝批准发下何种官爵的凭照。但是这样做的效率太慢,没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来的爽快。

于是,咸丰帝便应地方官的请求,命令吏部直接下发空白凭照,地方官们想写什么官名你们自己随便填。官职越低,价钱越低,官职越高,价钱越高,咱清政府都是两百多年的老店了,保证诚信为本,童叟无欺。

问题是,买官者不是买到凭照就可以立即走马上任的。清朝的官员数量都是定额的,不能随意扩编。你买了某个官职,就必须等这个官职出现空缺之后才能补上。如果在职者身体健康,特别长寿,且迟迟不退休,那你就一直等吧。

大家想想现在英国的查尔斯王子吧,因为他母亲伊丽莎白女王特别长寿,他已经等了足足60多年,还没当上国王。眼看95岁的女王现在还经常骑马锻炼,王子估计是熬不到登上王位的那一刻了。

绝大多数的买官者都要面临这个问题,因为在职者长寿与否完全是个未知数。更何况,同一个职位,清政府可以无限制地卖,反正只要在白纸上写几个字就行了。这就意味着在你前面还有等候的人,而且还不止一个两个,凡是去过海底捞排队等候的人,相信都能理解买官者的心情。

且不说买官的人,就算是凭真本事科举考上的人,也要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拿康有为来说吧,他在1895年考上进士后,被光绪帝分到工部去“学习”。这个“学习”类似于实习,你现在实习一段时间,然后吏部觉得这小伙子还不错,就把你留下来,改为候补主事。

当年,康有为“学习”之后,被分到工部虞衡司,这个部门满人主事为4人,汉人主事为1人,目前都已满员,而整个工部的候补主事达到83人,其中汉人79人。康有为又是刚刚考中的进士,自然排队排在最后面。

如果康有为等候,以当时候补主事补缺的平均时间来算,至少也要十六七年,就算以当时最快的速度来计算,至少也要十年。

▲工部候补主事康有为和弟子梁启超,剧照

而那些买官的人,在当时基本上都要等三四十年才能补缺。这还算是比较乐观的,就怕你买的时间稍微晚一些,到时候大清朝都亡了,你还没有摸到公务员的椅子。

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当政府卖的凭照越来越多,填的官位越来越大,自然就产生了通货膨胀的现象。你好不容易花三四千两的银子买了一个七品知县的职位,志得意满,心想读书到底有啥用?我有钱还不是能当上国家公务员?那你就太天真了。你上街走一走,就会发现满大街都是知府、道员,县令什么的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讲。

因此,你买来的官,既不能给你带来经济利益,也不能给你带来名声利益,请问你的这项投资到底有何意义?你等于是被朝廷割了韭菜。

02
朝廷逼着你买官

尽管买官的下场基本都是赔的裤衩都不剩,但是仍然有很多人没有看清这项投资的风险,反而执迷不悟。

晚清名士、文史学家李慈铭就是一个执迷不悟的典型,被人当成韭菜反复收割。

李慈铭虽然博学多闻,但就是应试能力不行。从22岁开始,他连续考了11次,都没有考中举人,比范进还要惨。人到中年,一事无成,连发际线都开始慢慢往上移动了,身边的乡里乡亲都对他指指点点。他们还教育自己家小孩,读那么多书什么用都没有,还是要在家里啃老,咱真的不如辍学去当网红。

正当李慈铭绝望之时,天赐良机,朝廷因为镇压太平天国,急需卖官筹款。李慈铭决定花钱买个郎中,价格是850两,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砸锅卖铁,再加上卖掉家里赖以生存的田地,才筹到了这些钱。

等交了买官钱,他去北京上任,吏部告诉他咱这里还没有收到地方政府寄来的你买官的凭证,你再等等吧。于是,他在北京当了半年的北漂,日子过得非常困苦。

等到半年后,吏部告诉他凭证寄来了,但是由于地方官工作失误,所以我们要罚地方官,不对,是要罚你300两银子。李慈铭又只得硬着头皮借来300两,但是不料这些钱被他的一个同乡给骗了,这真是老乡骗老乡,两眼泪汪汪。

就这样,李慈铭为了买官,花了1000多两白银,按他的工资来算,也得需要15年才能把买官的钱挣回来。问题是,你买来的官只是候补,不是实缺,别说你现在拿不到工资,你连五险一金都享受不到。

到1865年,他在北京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只能先离开北京回家,而当时的浙江巡抚,看看他也是个京官,就把他邀请到一个书院当讲师,一个月20两银子,这才解决了他的温饱问题。

▲清朝官员

还有个叫赵之谦的大书法家,他也曾经捐了江西知县,结果等到黄花菜都凉了,也没补上实缺。心浮气躁之下,他便以艺术家特有的方式发牢骚了,他把过去书房里的匾额取了下来,换了一块新的:仰视千七百二十九雀斋。

雀是县令的意思,一千七百二十九是当年清朝的县城数。赵之谦的意思是,大清国的所有县令都像是吃了脑白金,个个身体倍儿棒,爬五层楼不费劲,一个都没有死的迹象。如此,我要补缺要到猴年马月呢?

据统计,咸丰、同治年间,因为捐纳和军功记名为提督者近八千人,候补总兵者两万人,当时全国共有提督位置十九名,总兵位置可能多一些。大家想想,八千人就排队等着这十九个位置,不等到21世纪能轮到上你?

当看到大片韭菜被朝廷收割后,有些韭菜就猛然惊醒,“三年清政府,十万雪花银”?还是洗洗睡吧,趁早打消去买官的念头。

但是,朝廷岂能放过你?尤其是在镇压太平天国期间,这个官你不买也得买,这个官你不当也得当——尽管你这一辈子可能都等不到补缺的那一天。于是,地方官们带着士兵上门了,你是要钱还是要命?答案当然是要命,于是很多绅商只得掏钱买官,而且,你买一个还不行,还得买好几个官,如此才能显示你忠君爱国的诚意。

绅商就像是大西洋北海的鳕鱼,过度捕捞总会使得数量大幅减少。于是,地方官们又将目光转向了那些回乡在籍的官员。这些本身就当过官的人对于一纸头衔毫无兴趣,但是地方官们一次次上门来,连哄带吓,逼迫你再买几个官当当。

大家知道同治中兴的两位大佬曾国藩和左宗棠关系不好吧?原因就在于曾国藩曾对两江总督陶澍家逼捐,而陶澍的女婿正是左宗棠,两人从此成为仇家。

03
民国:卖官是个潜规则

1912年,大清国亡了,民国建立了,但是卖官鬻爵的传统依然保留了下来。而且北洋政府时代,由于没有了科举选官制度,卖官鬻爵更加没有束缚,也就更加没有底线和基本原则。

例如大家打开《甘肃省志》,就能看到1912年甘肃都督府公开卖官鬻爵的记载,如秦州、河州任官一年,买官价格1.5万两,张掖、武威1.2万两,兰州、宁夏、西宁各府5000两,一般小县城500两。虽然甘肃人民强烈反对,但是政府卖官如故。

▲袁世凯,剧照

袁大总统是想杜绝卖官鬻爵的,1914年6月5日,他签署公布了《官吏犯赃治罪条例》,其中三条规定得极为严格,即第二条,枉法赃至五百元以上者处死刑,第三条,不枉法赃至一千元以上者处无期徒刑,第四条,卷携公款潜逃至五千元以上者处死刑。同时规定,本条例实行之期为三年。

很快,这些条例就派上了用场。

1914年6月27日,大总统袁世凯明令逮捕刚刚卸任顺天府尹的军警高官王治馨。10月23日,袁世凯又核准了大理院对王治馨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王治馨成为民国第一个被公开处决的省部级官员。

王治馨所犯罪行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其一是贿委官缺,其二是向商户征求勒索各种苛捐杂税,其三是他贩运的1万多两鸦片在良乡遭到查扣,其四是卸任之后还要补造报销凭据提取自己任期的剩余公款。

王治馨在任顺天府尹的半年里,竟然在所管辖的二十四个县中,通过换届的方式,公开贩卖二十三个县长之缺,收受贿金达七八万元大洋。他卖官是明码标价的,他根据各县贫富不等的情况,具体规定:一等县五千元、二等县三千元、三等县二千元。有的人花了三千元,买来了二等县的县长,到任仅仅五天,就搜刮五千余元,可谓财源滚滚。

清朝买官者很多都是绅士和读书人,而向王治馨行贿买官之人大都是三教九流之徒,他们买官,只为赚钱,不为功名,武清县县长田载厚,原本是开芸香“小班”(妓户)的,后开设“牙行”(中介机构);

三河县县长刘其勋,原来是开照相馆的,他和其他四个人合伙凑钱买了个县长,但县长只有一个,于是五人抽签决定,刘其勋抽中当了县长,其他四人便作为刘县长的助手跟随刘其勋一同上任搂钱去。

▲马邦德

由于王治馨闹得实在是不像话,这才惊动了御史监察机构,并由肃正院都肃正使夏寿康向袁大总统举报,经多方核实查证,王治馨买官受贿证据确凿,交由大理院审理。

由此可见,北洋政府也是明确禁止卖官鬻爵的。王治馨通过卖官鬻爵赚得钱,按照条例已经足够枪毙他好几回了。

但是,有严刑峻法,就能消灭掉卖官鬻爵的行为?

且看一位叫龚张斧的人的回忆,他曾于1917-1923年间在宜昌烟酒公卖局、鄂豫火车货捐局、汉口征收局任文书方面工作,他说任何税局局长,都能捞到很多油水,有些地方的省当局,或省财政当局,对于这项差使,就定有价钱。有些虽未明定价格,钱是不能不送的,只是送的时间或早或晚而已。

引用
“另两种情况不须这样花钱,一种是当局的亲信,等于自己的代理人,是老板与做手的关系;另一种是上司交下或特别要人介绍来的,不敢向他要钱。但这种局长却必须识相,要向当局表示一种感恩图报的诚意。无论明送、暗送、先送、后送、变相送,总之,都要花钱,这就是买局长。而且只有买来的局长,位置才稳,风险也少。”

04
买来的县长不好当

看到没有,连在武汉这个辛亥革命的发生地,尚且卖官鬻爵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就不要说《让子弹飞》里那西南地方了。

西南地区本来就很贫穷,因此无论是鹅城还是康城,这样的小县城的县长价格应该很亲民,马邦德亲口说他买的县长职位才20万两。马邦德这样一个老骗子,连买县长的钱都是刘嘉玲饰演的妓女提供的,他当然也只能买这种亲民价格的县长职位。

便宜自然没好货,“百姓成穷鬼了,没油水可榨啦!”马邦德想从这些穷乡僻壤捞到油水,是需要付出极大的“智慧”的,例如县长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缴税捐款。他们交了,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而这七成还是人家的,县长自己能得三成还得看黄四郎的脸色。

▲南国一霸黄四郎

马邦德的话道出了一个事实,在这些穷乡僻壤,都有地头蛇掌控着当地的政治,县长只不过是一个来要饭的。假设,一个买官的人,没有马邦德这种比狐狸还要狡猾的头脑,估计根本就捞不到什么油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钱都进了地头蛇的腰包。

如果县长还不识相,还敢对地头蛇表示不满,那么等待他的结局极有可能就是杀身之祸,《让子弹飞》里鹅城的前五任县长都是死于黄四郎之手。

如果一个人真想站着把钱挣了,就不要去买官。因为这项投资,真的没有那么划算,轻则让你连本带利赔个精光,重则让你违法犯罪命丧法场,何苦来哉?

「让子弹飞」之买官谁不怕割韭菜?

「让子弹飞」之买官谁不怕割韭菜?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