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标准间,是关不住一个年轻人的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2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标准间,是关不住一个年轻人的

标准间,是关不住一个年轻人的

标准间,是关不住一个年轻人的

下蓬勃躁动的心情,更放不下梦想。很多时候,我们居住的房子属于房东,属于父母,只能是无可奈何的标准间。但至少,我们可以精心搭建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

我们做了一次有关“家的美好角落”故事征集,近百位读者分享了他们家中只属于自己的一方小小天地。有的年轻人爱读书,用精致的灯和摆件给自己布置一个图书角;有的年轻人需要放空,买了一个蒲团安置灵修时光;更多年轻人在窗台上养多肉,在生活中圈出一方绿色,那甚至构成都市里的一种流行,人们在单调的生活里寻找一种蓬勃模样。

在那里,生活可以飞驰一千万种想象;在那里,我们身处都市,思绪飞向田园,抵达宇宙,短暂地逃离庸常。

再忙,也要释放自我

在生活中忙碌的我们,常年心弦紧绷,需要一个空间让自己松弛,我们选择一个叫作“自我”的角落。在家中,只有那里完全属于我,由我自己布置,容纳我所有的快乐和悲伤。

赤赤 记者
四年前,我刚开始工作,在北京租了一间房,那时我工作忙碌极了,每天陷在奔波里。我在网上买了一颗“天堂鸟”,希望自己每天睁眼能看见一抹绿色,给社畜的生活带来一点希望。它长得很快,现在已经有一米六三,比我还高。房东突然说要卖房,我开始为如何把它带走而犯愁,一瞬间,我燃起一个念头:一定要挣钱买房,给它住!

Bonnie HR
一年前,我搬到一间五十平米的一居室,在阳台一角养了三四盆多肉。每天早上刷牙时,我会端详它们的长势;下班回家会问问它们,今天过得还好吗?偶尔,遇到不好的事情,似乎看一眼绿油油的它们,我就觉得一切没那么糟糕。

就这样养了近一年后,其中一颗多肉长出了花剑!

小八 教师
由于房子里总有三个孩子玩耍,我从不在地面摆放任何花草。我和亲戚合伙租了一间两室一厅,又把老人接过来给孩子做饭。杂乱是这个容纳近10口人空间的常态,只有一处相对整洁——玄关上方。这块地方也是唯一属于我的地方,我养了一盆白开夜合。小时候在农村,它的名字叫姥姥花,是从母亲的那一盆白开夜合里分开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看着这个花,我会觉得自己仍然是个孩子,被保护和安慰,暂时从那些凌乱的责任中解脱一会儿。

毛里求斯爱吃醋 医务社工
这是我到南方工作后买的第一张桌子,有些窄,但稳固。我是一名医务社工,工作了近730天,时常掉发、失眠……在桌边阅读,是我唯一让内心安定下来的方式。起初,我带了四本书来到这里,随着书的数量成倍增长,我也经历被打碎重组的过程。现在,这张桌子已经成为我最要的角落之一。

这个桌子也在陪着我成长,越来越“像我”。一开始,我发现写字的时候,桌布不服帖。后来,我在逛菜市场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地摊上卖这块布,样式虽然看上去像是爸爸妈妈那辈人会喜欢的,很复古,不流行,但正巧是个缘分,我也一直用了下来,越用越舒服。每天下班以后,我会在这个地方呆两个小时,静静看书。

贵贵 文员
创业失败后,我回到了父母的房子。这是一座村里的自建房,三楼归我,我自己铺了木地板贴、买反光纸,还借了冲击钻,在墙上打孔,安装了一条L型木桌。为了让自己进步,我常常坐在桌边练字一小时以上。有时和父母吵架,我也会趴在桌上哭一会。去年冬天,我在田字格上练习写“眼”字,最后一笔终于写出了笔锋,那一刻是我记忆里最开心的时刻。

阿森 编辑
我喜欢在这个沙发上呆着,看书看电影,累了就把沙发摊平,闭上眼小憩一会儿。我的工作和生活比许多人轻松,但也会有难捱的时刻。上一次,我通宵写完了一个稿件,躺在沙发上就着昏黄的灯光吃完一罐八宝粥,我竟然握着罐头睡着了。醒来时天亮了,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我肚子上,那一刻我觉得很安心,已充能完毕,出门去继续上班。

最大的浪漫,往往是亲手创造出来的

有时,生活陷入琐碎和机械,浪漫永远像星星一样悬在高处,摘不下来。但我们会发现,只要有颗敏感、自由的心,在一些微妙的时刻,浪漫的氛围会像流星一样不期而至。

不醉 政府事务经理
从上个月起,我的工作变为在家坐班。客厅里的茶几变成了我的活动场域,忙碌时会待上12小时。除了案头工作,我还需要时常出外勤,作为乙方去和别人无休止地沟通。为了缓解自己的疲劳感,我往电视墙边插了一束百合花,枯萎了就换成新的。来我家做客的朋友总说一进门就会闻到扑鼻的百合花香,而我每天在茶几上工作时,也会觉得抬眼就是春天。

元木 护士
大概用了一个下午,我把出租屋的一面墙上贴满了纸巾。这些纸巾是我积攒多年的纪念品,来自不同年份的不同店铺:自己第一次过生日的餐厅、和朋友相聚时吃甜品的铺子、自己意外发现的冷门小店……它们跟着我从一个出租屋到另一个出租屋。我在某年春节假期,我由于护士工作压力大,负能量爆棚,一个人哭了。我拿出自己备份的同款纸巾,一张一张地抹完眼泪。温暖的气氛重新包围了我,用完最后一张纸巾,我便去上夜班了。

Sherqua HR
去年圣诞节,我和室友在客厅西南角给宠物们办了一场“派对”。房子装修老旧,墙壁有些裂纹、沙发也是老式的春秋椅。我们也没什么钱,只能靠想象力完成所有装饰。圣诞树是用牛皮纸和梧桐树叶贴的,我们遛狗的时候就拎个袋子去捡树叶。彩灯是从淘宝买的,放在了夏天喝完的气泡水瓶子里。那天,除了我们的两只狗,还有两只朋友在这里寄养的猫,这些孩子聚集在客厅里,也给了我们人类节日的快乐。

柳柳 撰稿人
裸辞后,我搬家到北京一个老破小小区。房间里没有桌子,我跟房东要了张茶几,铺上桌布,插上鲜花、酒,又把自己在国外游历的照片都挂在一旁。即便如此,我还是感到焦虑和孤独。某天,朋友给我寄了一盏狐狸霓虹灯。图案是他自己画的,颜色和形状也是他和客服商定的。夜晚打开灯,整个家被幽幽橙光照亮、我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山洞。久违的安全感回来了,我开始恢复读书、创作。待业的日子里,这个角落给我带来了安定。

颜料铺老板 广告策划
去年11月到达出租屋时,我发现房间的墙面很脏。前租客是一家五口,小朋友在墙上写满了涂鸦。我买来一块黄色的洞洞板,覆盖住涂鸦;随后拿出一本手撕日历,把每一个节庆的日子钉在板上;最后把自己的画、明信片、便签也钉在上面,色彩终于蔓延开来。北漂四年,职场催人长大,但我总想像个学生那样,在角落里写写画画。这个地方满足了我,有一次,我在写手帐时想念去世的爷爷奶奶,对着这面墙,像个孩子一样大哭了一场。

向日葵 项目管理
今年是我自己在新西兰居住的第四年。照片里是我搬的七个家,住了一年半,乐高能摆满一整面墙。这个城市里只有几百个中国人,年轻人更少,我必须学会和孤独相处。每次我遇到困难或者不开心时,都会给自己买一个乐高;看到打折款或者很难买到的款式,我也会立刻买下来。拼乐高的时候,我双眼盯着零件,大脑完全放空,放点音乐、吃点零食、喝点小酒,每次都特别放松。每天睡前和起床时,我都能看到拼好的乐高立在那里,默默地陪着我。

精神自留地

每个人总有不想面对世界的时刻。这意味着有些能量,我们只能从自己的内心获取,我们寻找,疲倦,继续寻找。这时候真的需要一个小角落来栖息。

亚运村小太阳 记者
在我家阳光最好的地方,我布置了一个植物角。北方的本土性植物就那么几种,我想引入月季,但发现室内不通风,引来很多红蜘蛛。有些植物怕旱,熬不过我出差在外的日子,就死掉了。五年来,经历几轮试验,我确定了四样植物:龟背竹 、昙花 、丝苇和朱顶红。我的工作无需坐班,常常需要在家撰稿。思路卡住的时候,我会到这里放风,植物、阳光和风会让我来到另一个世界。

月初某个失眠的夜晚,我突然想起来阳台还剩一个昙花花骨朵,跑去一看,它果然开了。

wing 视觉设计
两年前,我带着收藏搬入新居。书房由此成为我的灵感之地。我是做视觉工作的,往家里摆放了十几个书架,上面至少放置了几千摄影集和设计类书籍,画册已经堆到了地上。一排排书间,是我的麦克·法兰系列手办,我收藏了七八十个,按不同系列摆放。平时,我会邀请朋友到家里来,我们坐在这里,聊天、看画册和电影,感觉自由而欢快。

每天,我也会时常摩挲手办上的细节,欣赏想象力和创造力。之后,我会等待合适的光线照进来,即兴创作,为他们拍摄出好玩的布景图片。

胡小花要向前看 国有企业专员
去年,我们一家三口搬进了老房子。这里有间小屋朝南,原本是客房,我寻思可以改造成儿童玩具房。我和丈夫把杂物清理出来,陆续从网上购置了墙贴、黑板、儿童沙发、置物架、爬行垫等。每天中午,我从单位赶回家,用一两个小时布置,像蚂蚁搬家那样把空间填满。

将近两个月后,两岁多的儿子正式进入房间,在里面玩玩具、看书、画画,自己编故事,然后讲给我们听。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现在,我陪着儿子成长。两种时光交错在一起,恍惚间,时间的脚步变慢了,我非常珍惜这段时光。

不如相忘于江湖 创业者
近三年前,我回到父母身边,搬进了家里的小屋。此前,我有一支乐队。在组队的第五年,乐队成员均已毕业,天各一方。我把影响过我们的摇滚明星贴在了墙上,它们提醒着我,理想是什么样子。正对着墙是一个懒人沙发,每天下班以后,我会陷在沙发里,凝视对面的海报,有时长达一个晚上。我也会督促自己拿起墙边的吉他、插上音箱,练习弹奏。虽然眼下离摇滚梦、离学生时代的愿望都有点距离,但我从未停止想象它们。

薄荷 医院行政人员
毕业后的第三年,我在工作的城市买下一套二手房,为了地段牺牲掉面积和户型,但原本简易的装修也留下可改造的空间。我把把客厅书房合二为一,电视墙做书房。重新学起热爱的书画,装饰画全部自己手绘。照片里这些画尚不满意,以后画了更好的打算换新一批。每天在这里习字半个小时,是一天里最治愈的时光。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自由”二字,能让自己回归自己,已是幸甚。

凤二爷 互联网运营
我是95年生人,但朋友们都叫我“大爷”。这大概是由于我喜欢收藏古玩和品茶。去年,我搬进一家新公寓,用半年时间布置了一个角落。这里陈列着明代的主人杯、清代的大青石和南北朝的瓦当,还有我从大柳树“鬼市”淘来的竹编。我把这个角落叫做“藏我斋”,自号“藏我斋斋主”。

之前,我在一家创业公司做团队培训,总是着急上火。这种生活状态导致我得了急性阑尾炎,我一个人去医院做了手术。自那以后,我决定换一种活法。我换了工作,给自己布置了一个陈列古玩、喝茶的小天地,希望能把自己藏进这些收藏里面。在这里,我可以暂时地,不用面对世界。

因为“我”和“我们”的存在,梦想才有了意义,因为梦想存在,生活才有了意义。因为生活存在,寄托它的一方空间才有了意义。

对我们而言,真正属于我们的空间本就不该“标准”。家是一个心情会自然而然栖息的地方,它的每一寸都由我们亲手布置,能够容纳我们行走在这个世界里的所有凌乱,当我们用双手做出改变时,“美好”便诞生了。

网友Nerissa一年前搬进了南方的新家。在客厅,她把橱柜里的一格摆满了“宝物”:刚毕业和丈夫逛街时买的钥匙扣、妹妹送的乐高玩具、和家人去泰国时买的草编大象、婚礼照片……每天,阳光都会照进橱柜,洒在它们身上,覆盖上一种轻盈闪烁的温柔。路过橱柜的时候,Nerissa会有一种一掠而过的幸福感,像风从耳畔拂过,留下短暂但令人感到舒适的清凉。

这样的时刻累积起来,越来越多,生活自然展露出美好模样。

这正是:
半尺篱笆一尺方,身躯岂非轮步量;心有红尘三千丈,提桨踏浪龙王慌

标准间,是关不住一个年轻人的

标准间,是关不住一个年轻人的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