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丈母娘说,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成天有别的小心思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1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丈母娘说,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成天有别的小心思

丈母娘说,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成天有别的小心思

丈母娘说,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成天有别的小心思

01

当上门女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尤凯深有体会。

比如,周六早上,还在睡梦中,就被岳母的砸门声吵醒:“8点啦,赶紧起床吃饭!”

尤凯迷迷糊糊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才6点40!

昨晚,他加班到凌晨才睡,本想好好补一觉,谁知,岳母这个点就来敲门。

刘萌一边穿衣一边抱怨:“我妈也真是的,自己起得早,还不让我们睡。”

尤凯摆摆手:“算了,反正也醒了,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惹妈不高兴。”

02

洗漱后,两人打着哈欠坐到餐桌旁,岳母的碎碎念随即开启。

“你们这些小年轻,天天熬夜玩手机,晚上不睡,早上不起,身体迟早出问题,以后不能这样!”

尤凯连连附和:“妈说得对,以后我们早点睡。”

刘萌不乐意了,反驳道:“我们可没玩手机,尤凯昨晚加班到后半夜,本想补个觉,还被你吵醒了!”

岳母性格强势,向来不容他人反驳。

在这个家里,岳父毫无存在感,事事听从岳母安排。

尤凯这个上门女婿,自觉矮人一截,也从不说一个“不”字;只有和岳母一样强硬的刘萌,能时不时怼她几句。

“妈,以后没事别砸我们房门,还能不能有点隐私了。”刘萌嚷嚷道。

03

岳母面上有些挂不住,把筷子拍到桌上:“我一把年纪,天天伺候你们,还有错了?你们出去打听打听,谁有你们幸福,天天吃现成的!”

刘萌正要回话,被尤凯按住:“妈,您辛苦了,您别跟小萌一般见识。”

岳母又重新拾起筷子,还夹了一块鸡蛋给尤凯:“算你有良心!妈都是为你们好,这份苦心你要理解。”

尤凯连连点头:“理解理解,当然理解。”

04

见女婿体谅到自己的苦心,岳母又起身去厨房,端出一个钢盆,说:“看,妈知道你爱吃溜肥肠,一早就去菜市场买了,回来洗了四五遍,晚上就做给你吃。”

尤凯不知如何应对,红着脸说:“妈,您受累了!”

“只要你爱吃,妈就给你做,累点也愿意!”

这话,尤凯更不知怎么接。

一旁快人快语的刘萌笑道:“妈,您要嫌累就别做,要是想做就别嫌累,什么话都让您说了,尤凯以后是让你做呢,还是不让你做呢?”

岳母哼了一声,没吭声。

05

吃顿早饭,就跟打仗似的,如果没有刘萌帮衬,尤凯觉得自己随时可能阵亡。

所以,每到周末或者节假日,他宁愿留在公司加班,也不想回家。

因为这里,不像是他的家,更像是牢笼。

06

一年前,尤凯做了所谓的“上门女婿”。

起初,他对这个称谓并不介意。

他父母早逝,孤身一人,老婆的爸妈,不就是他的爸妈吗?

第一次见刘萌父母时,他就表达了这样的想法。

那时,他已经在看房子,因为积蓄不多,只能贷款买个小房。

没想到,岳母当场提出,房子别买了,反正家里地方大,婚后可以搬来一起住。

尤凯没想太多,同意了。

这一住,算是坐实了“上门女婿”的名头,也让尤凯体会到,婆媳难处,上门女婿更难当。

07

刘萌妈妈非常强势,升级为岳母后,更是从“管女儿一个”升级为“管女儿女婿一双”。

不许睡懒觉、不许外出就餐、必须养生……事都是好事,心也是好心,可总被逼着做,任谁都受不了。

岳母还有惯用的一招:打一巴掌,给个甜枣,顺便讨个人情。

有段时间,因为工作忙,尤凯天天头疼,岳母不知从哪来的偏方,隔日便去旁边的中医院开了一堆药。

明明可以花40块钱让医院代煎,她非要每天花三个小时亲自来做这件事。

当岳母捧着药碗递给他时,尤凯都觉得,他喝的不是药,是岳母的心血!

08

“这碗药,煎了三个小时,我守在炉子旁边,都快中暑了。”

“妈,其实我吃一粒芬必得就好。”

“妈可是为了你好,换了别人,我才不管呢。”

岳母的话,让尤凯产生了强烈的负疚感,总觉得自己给她添麻烦了。

一来二去,尤凯萌生了搬出去的想法,刘萌也赞同。

可岳母坚决反对,一句话就堵住了尤凯的嘴:“我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疼,你怎么能说出搬走的话?太让妈伤心了!”

09

尤凯哪敢让岳母伤心呐?这事只好按下不提。

时间一长,尤凯也看明白了,岳母心不坏,只是强势惯了,习惯让别人都依附于她。

她凡事大包大揽,对人掏心掏肺,恨不得把岳父、刘萌还有自己都养成小废物,以满足她的被需求感。

但是,等大家真的万事都依赖她,她又会抱怨,生怕别人记不住她的付出。

她或许就喜欢这种“大家离了她不行”的感觉吧。

平心而论,岳母对自己真不错,再加上,刘萌每次都站在自己这边,尤凯便觉得,这日子还能过下去。

然而,他低估了岳母的控制欲。

10

那天,老总找尤凯谈话,打算调他去岳阳工作半年,如无意外,会提拔他为当地负责人。

“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好好把握。”老总语重心长地叮嘱。

想到刘萌,尤凯忍不住问:“那什么时候能调回来?”

“公司竞争激烈,在总部很难出头,你们年轻人需要到下面锻炼,而且,岳阳到长沙,坐高铁也就半个小时嘛。”

老总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尤凯连忙应允。

但是,他有预感,这件事岳母一定会反对。

11

果不其然,岳母非常坚定地反对。

尤凯解释道:“妈,这个机会很难得,我想试试。”

刘萌也跟着一起劝:“尤凯是去工作,又不是去玩,我都没意见,您有什么不同意的?”

岳母狠瞪了女儿一眼:“要是调不回来怎么办?再说,你们不是在备孕吗?这两地分居,怎么要孩子?就算有了孩子,爸爸不在身边,对孩子好吗?”

尤凯心知肚明,以上都是借口,岳母这是不信任他。

想到此,他说:“妈,距离又不远,我保证每周都回来,小萌也可以随时过去!”

“你这话说的,好像小萌要监视你一样,叫我说啊,干脆别去了,不升职就不升职,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不待尤凯再说,岳母摆摆手,结束了这场对话。

12

晚上,尤凯失眠了。

刘萌安慰道:“你自己拿主意,想去就去,你真走了,她也拿你没办法!”

尤凯为难地说:“你是女儿,我是女婿,我哪敢顶撞她?再说,妈平时对我这么好,我怕她伤心。”

这是尤凯的真实想法。

说到底,他不想跟岳母闹翻,更不希望刘萌因为自己和亲妈产生闹翻。

那段日子,尤凯心神不宁。

这天,他到了公司才发现,手机忘带了,便趁午休,回家拿手机。

当尤凯在卧室找到手机,正准备出去时,听到客厅传来讲话声。

13

看来,岳父岳母外出回来了。

尤凯正想出去打招呼,只听一向寡言的岳父说:“孩子有自己的打算,你不该拦着。”

“你懂什么?他是我女婿,难道我不希望他有出息?可你想想,长期分居两地,多容易出事!如果一直调不回来,难不成让小萌辞职跟过去?那小萌岂不是要牺牲自己的工作?”

“可他毕竟是小萌的丈夫,他发展得好,对小萌也是好事。”

“丈夫怎么了?多少结了婚又离的?我要是在乎他的条件,当初也不会同意他们;唉,一提这事,我就堵心,小萌多优秀啊,尤凯哪里配得上她!”

“那你最后不也同意了?还天天给人家做好吃的。”

“我不同意行吗?小萌难得遇上个想嫁的,她年纪不小了,万一以后遇上的男人还不如尤凯,怎么办?”

岳母的语气听上去痛心不已:“真是便宜尤凯那小子了,外地人,没根基,白娶了这么好的老婆,还有吃有喝有房住;你不懂,我对他好,那是恩威并施,让他对小萌好点!”

14

尤凯躲在卧室里,把手机设了静音,大气不敢喘一个,一句不落地听完这些话。

他虽理解岳母的心思,仍觉得字字诛心。

他从未想过,岳母心里有这样一番算计,更没想过,岳母对自己是这般轻看!

既然如此,岳阳之行,他是非去不可了。

后来,尤凯一直躲在卧室,等岳父母再次出门,才敢溜出去。

15

晚饭时,尤凯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过几天我就去岳阳报到了。”

岳母当即黑了脸,问:“我不同意,你怎么还要去?”

尤凯耐心解释:“妈,错过这个机会,我以后再想去就难了。”

“是工作重要,还是家重要?”岳母语气不善。

刘萌听不下去了,替尤凯解围:“妈,事关尤凯的前程,你能不能别管?”

岳母喝道:“你们住在这里,吃的喝的用的都是我操心,我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我不同意!不能去!”

刘萌直接回怼:“我们每月都交了生活费!别说得像白吃白住似的。”

尤凯这次没有退让,坚定地说:“妈,岳阳,我肯定是要去的!”

一家人不欢而散。

16

这晚,尤凯和刘萌都没睡好。

刘萌忽然说:“咱们买房子搬出去吧。”

尤凯说:“我早有这个想法,就怕妈伤心,一直没提。”

“赶紧搬走吧,不然,我真怕她发挥余热过头,再闹什么幺蛾子。”

尤凯轻轻叹了口气,搂过刘萌,再没说话。

17

出发那天,岳母一直不肯和尤凯讲话。

尤凯到了岳阳后,不但买了特色酱板鸭快递回去,还在每晚睡觉前,都主动和刘萌视频。

他这么做,是想让岳母安心。

他自认不是那种贪图刘萌条件,才跟她好的男人;也不是那种有了自由就失了自制的男人;更不是狼心狗肺、知恩不报的人。

他希望岳母能明白,无论以后怎样,他都会记着她的好。

18

不到一年的时间,总公司一位中层准备移民,尤凯被意外调了回来,还当了部门经理。

岳母虽然仍黑着脸,但到底做了一桌好菜,给尤凯接风。

就在饭桌上,刘萌提出要买房搬出去住。

岳母的眼圈瞬间红了,问道:“为什么要搬出去?家里这么大地方不够住?还是,妈对你们不好?

“你看看,知道他今天回来,我从昨天就开始忙活。”

岳母抹了抹眼睛,指着桌上的菜:“这个肥肠我在砂锅里炖了两小时,这个小龙虾我一个个刷的……”

她越说越伤心,眼看就要落泪。

尤凯赶紧解释:“妈,没别的意思,我们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总不能一直赖在家里吧,您放心,我们就在附近买房子,争取每天回来蹭饭。”

岳母的眼泪到底流了下来,她伤心地说:“我事事都为你们着想,反倒让你们烦了,要搬就搬吧;我和你爸还有些积蓄,你们都拿去,买个大点的房子。”

未等尤凯说话,刘萌抢先拒绝:“我们有多少钱就买多大的房子,你的钱自己留着花。”

“行行行,你们长本事了,我也管不着了!”

说完,岳母放下碗,进了厨房。

19

一个月后,尤凯和刘萌拿出全部积蓄,在岳母家附近买了一套80多平的小三房。

岳母去看过两次,每次去都要难受一阵,总觉得委屈了女儿。

第三次去的时候,岳母直接提出,要一把小家的钥匙。

刘萌问:“你要钥匙干嘛?”

岳母理直气壮地说:“我没事的时候,来给你们打扫打扫卫生!”

尤凯一听头就大了。

还好,刘萌态度坚决:“那我们还搬出来干嘛?您就放心吧,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以后,您跟我爸,该跳舞跳舞,该旅游旅游,安享晚年吧。”

说完,刘萌朝尤凯眨眨眼。

尤凯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20

自立门户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轻松。

要做饭,要洗碗,要拖地……虽然忙累了一些,但是,这对小夫妻总算拥有了久违的自由。

提及从前,刘萌无限唏嘘:“幸亏我们搬出来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还能忍受我妈多久;说实话,我夹在中间,都快崩溃了。”

尤凯笑道:“也没那么夸张,多想想妈的好,再想想你的好,就不觉得难受了。”

话虽如此说,但尤凯心里也是无比庆幸。

他庆幸,在彼此生出更多抱怨和嫌隙之前,果断搬了出去。

丈母娘说,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成天有别的小心思

丈母娘说,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成天有别的小心思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