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嫁的男人是个“怂包”,连房子都被大姑姐抢走了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0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嫁的男人是个“怂包”,连房子都被大姑姐抢走了

我嫁的男人是个“怂包”,连房子都被大姑姐抢走了

我嫁的男人是个“怂包”,连房子都被大姑姐抢走了

01

季青没想到,自己出趟差回来,连落脚的地方都没了。

那天,她回来时正赶上饭点,推门便闻到了排骨汤的香味。

丈夫郭力殷勤地站在门口,一把接过她的行李箱,各种嘘寒问暖。

公公也端出一盘虾招呼道:“知道你今天回来,特意做了你最爱吃的香辣虾。”

季青去洗了个手,正要进厨房帮忙,婆婆连忙说:“你这么辛苦,快去歇着,你爸打下手就行了。”

全家人都怪怪的,就像迎财神一样,个个热情洋溢。

02

这边,季青刚从厨房退出来,就被郭力拉进了卧室。

“老婆辛苦啦,来来来,我给你捶捶背。”

说着,郭力嬉皮笑脸地迎了上来,作势要给她捶背。

这一家人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反常?季青有些不淡定了。

先不说郭力,公婆平时节俭惯了,每晚雷打不动的两荤两素,今天非年非节,怎么又是排骨,又是大虾,为了迎接她出差回来?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03

季青正犯嘀咕,郭力开口了。

“老婆,跟你商量件事,我姐谈了个男朋友,最近准备来家里看看。”

“那很好啊”,听到大姑姐的感情有了眉目,季青也很开心。

郭力的姐姐郭悦,今年34了,她的终身大事一直是公婆的心病,这下好了,大家都可以松口气了。

“嗯,还有件事”,郭力欲言又止:“郭悦这个男朋友,听说条件不错,我姐的意思是,她也不能被人家看扁了。”

“到底什么情况?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季青推开郭力的手,扭头问他。

“是这样的,我姐说,能不能把我们的房间腾出来,改成她的闺房,不然,男朋友来了,见她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有,会被瞧不起。”

季青瞪大了眼睛:“那,我们住哪里?”

“这不在跟你商量吗?我们可以先在你公司附近租套房子,过渡一下。”

“跟我商量?”季青冷笑:“只怕是你们一家人早就商量好了吧?”

04

说到底,他们才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

公婆为女儿考虑得可真细致,不惜大费周章,让儿子儿媳腾位置,生怕女儿被未来的婆家看轻了。

当年,她和郭力谈恋爱,第一次上门,公婆不也是用一副审视的目光打量她的吗?

季青大学毕业,长相也不差,还有份不错的工作,可是,就因为是偏远小镇出来的姑娘,公婆当时就没有松口。

如果不是郭力爱她,说什么也要和她结婚,只怕公婆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用婆婆的话说:“我们家的条件不算好,但是找个本地姑娘也不是没可能,两家努努力,也是能换套大房子的。”

而季青嫁进来,除了添人口,并不能实现一加一大于二。

所以,结婚时,他们一切从简,连房子都省了。

现在,轮到自己的女儿,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如此兴师动众。

05

“就是过渡一下,你别想复杂了,最多清东西会麻烦一点。”

见季青不吭声,郭力又凑过来说:“出去住段时间也好,二人世界,方便造人,如果我姐再出嫁,那不是双喜临门!”

季青白了他一眼,抱怨道:“反正,我就是一傻子,被你们一家人盘来盘去。”

郭力连连否认:“谁说的,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再想其它办法。”

季青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能拒绝吗?她不能!再说,郭力能有什么办法?他要真有办法,还会跑到她面前来说好话吗?

只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意难平。

06

公婆这套七十平的房子,在多了他们这对小夫妻后,就没了大姑子的容身之处。

所以,郭悦心里一直有怨气,加上恋爱不顺,动不动就跑回家发脾气,指责公婆重男轻女,为了儿子结婚,牺牲她这个做女儿的利益。

季青也想过争口气,和郭力出去咬牙按揭一套。

可是,在上海这种寸金寸土的地方,别说买房子了,即便租,也不便宜。

郭力在一个看似稳定,但没什么前景的单位,每月到手不到八千。

季青做销售,收入稍微高一点,但老家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弟弟,偶尔需要她帮衬一下。

婚后,两人省吃俭用,一个月也能存下万儿八千的,好好打理,说不定若干年后能凑个首付。

要是在外租房,这点钱刚够房租,他们就成了真正的月光族。

不过,从长远看,大姑子要是嫁出去,是一劳永逸的办法,自私一点想,若她嫁的好,以后娘家也会少些麻烦。

再说,季青嫁进来前,他们现在住的这间房确实是郭悦在住,郭力只是在封闭的阳台上有那么一小块地方,郭悦当初肯腾地方,这是最大的人情。

这笔账,季青算得清清楚楚。

07

“你姐相亲是大事,我可以理解,但前提是我们得找到合适的房子。”

接着,季青正色道:“我可不想搬出去睡大马路!”

“好咧,一切听老婆的。”

郭力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解决了问题,高兴得手舞足蹈。

两人刚谈妥,公婆便在外面喊开饭,时间掐得这么准,季青简直怀疑他们在门口偷听了。

满满一桌子菜,在暖黄的灯光下,热气氤氲,香气四溢。

作为一个异乡人,这份温暖是季青渴求的,她的同事朋友里,也有不少嫁给本地人,但说起婆家,简直就是两个阶层的斗争,个个一腔肺腑言,两把辛酸泪。

想到这里,季青心里好受了很多。

08

只是,租房子并没那么容易。

季青的公司在内环,她搜了一下房源,随便一套一室一厅的租金都在6000+,且要求半年起租。

太贵了,季青肉疼。

两人只好放弃就近的想法,往远处去找。

当夫妻俩正为找房的事闹得焦头烂额,却不想,郭悦周末便杀上门来。

她一进门,就跑到季青的卧室,转了一圈后,脸便拉下来,连珠炮似地说:“东西都没收拾,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搬啊,程响下个月就要出国,他想出国前来家里拜访,你们搬了我还要再搬东西回来,时间根本来不及!”

郭力陪笑道:“我们一直在找房子,等找好了,马上给你腾地方。”

郭悦冷哼一声:“要是心里不想搬,那永远也找不到合适的!”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郭力有些生气:“我们又不欠你的?”

“你们就是欠我的。”

09

郭悦的声音尖锐起来。

“这房间原本就是我的,是我心太软,怕你讨不到老婆,才答应搬到单位宿舍。你们可倒好,鸠占鹊巢,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你们想过我没有?有家不能回。”

“谁不让你回家了?”郭力的声音明显没底气。

“我回来做什么?回来跟妈挤一张床,让爸去睡阳台?你要有本事,成了家就应该自立门户,现在可倒好,一把年纪了,带着老婆一起啃老,你可真有出息。”

“你……”郭力的脸涨的通红,扬起手作势要打姐姐,季青看情形不对,连忙扯住。

这时,公公发了脾气,大声吼道:“都给我住口,多大人了,就知道吵吵吵!”

郭悦却不买账,眼泪已经涌了出来:“我再给你们一周时间,一周之内,请你们务必搬出去,就当成全我这个姐姐,让我也有个家,行不行?”

10

说完这句话,郭悦扭头“噔噔噔”地离开了,将门摔得山响。

婆婆垂着泪,对季青说:“小青,你姐说话难听,你别往心里去,她年纪不小了,找个对象不容易,当初是我跟你爸求她给小力腾地方结婚的,是我们对不起她。”

“我……”季青刚想开口,郭力抢先道:“妈,您别听郭悦瞎说,我们一直在找房子,只要找到合适的,立马就搬。”

婆婆还想说什么,公公拉了她一把,说:“孩子们都不容易,你就别嘟囔了。”

一家人不欢而散,郭悦就像过境的台风,搅得每个人心里一片狼藉。

11

第二天快下班时,郭力打来电话,向季青通报“喜讯”。

他们单位有单身公寓,原则上,郭力这种已婚人士是没有资格申请的,但是,房管科的哥们告诉他,正好空出几间,可以找领导特批一下。

“老婆,我给你讲哦,领导已经签字了,而且,我连钥匙都拿到了,下班后,你直接过来,我们一起去看房子。”郭力的声音里透着兴奋。

季青却没有多高兴,闷闷地“嗯”了一声。

从郭力单位到她公司,坐地铁得一个多小时,再说,单身宿舍的环境,能有多好?

季青心里一酸,想起自己刚来上海工作,也住过宿舍。

那是一家化妆品公司,她和四个同事挤在一间不足10平的宿舍里,能自由支配的活动空间,只有那一米宽的床。

后来和郭力谈恋爱,一起住的同事羡慕她找了一个本地男朋友,可以从拥挤的宿舍搬出去,可以在上海有自己的家。

谁能想到,结了婚,她又回到了原点。

12

郭力单位的宿舍是老旧筒子楼改建的,除去厕所,总共不超过15平米。

放下床、衣柜和一张书桌后,基本就没有多余地方了。

幸运的是,房间还有一个小阳台,总算可以透透气。

“老婆,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苦了。”小阳台上,郭力从后面搂住季青,将头搁在她的肩上,温柔地说。

季青一肚子的心酸,说出来的话却是:“你知道就好。”

郭力不容易,郭悦也不容易,大家都不容易,不是吗?

13

“闲着也是闲着,下楼吃点东西,上来把清洁做了吧。”季青提议。

于是,两个人手牵手,去附近的小店吃了炒面,又去超市买了水桶、抹布、清洁剂。

房子小有小的好处,不到一个小时,里面已是焕然一新。

环视一周后,季青有了更多想法:“墙纸要换一下,再换个窗帘,添个鞋架,搬几盆绿植过来,嗯,吃饭也方便,反正你们单位有食堂,你吃完用饭盒给我打包一份就行。”

郭力也十分满意两人的劳动成果,举双手表示“可以有”。

14

在两人的捣腾下,三天下来,小房间已变了模样。

新贴的墙纸,米黄的底子上印着淡粉的蔷薇,窗帘是素白的纱配雾霾蓝的布,进门的鞋架旁放了一盆龟背竹,阳台上有绿萝和太阳花。

床上罩了浅灰的床罩,堆着同色系的被褥、枕头,衣柜放不下全部的衣服,便又添置了一个简易衣架,将一周要穿的衣服挂出来。

收拾停当,两人不约而同地躺在了床上。

15

季青看着眼前的一切,思绪万千。

婚后,他们一直跟郭力的父母挤在一起,为省钱,也为省力,一家子闹闹腾腾,她却始终觉得寄人篱下。

现在,在这个不到15平米的单身公寓里,季青倒觉得有家的味道。

大约这屋里的一桌一椅,一草一木,都是他们亲手置办的。

她又想,或许搬出来是对的,哪怕再小,再破,那也是属于他俩的,自己的窝。

16

周末,郭悦大包小包的回来了,把家里来了个乾坤大挪移。

她先把用不着的东西都扔一边,又将老旧的家具都换新,最后,当她要换掉用了几十年的沙发时,公婆彻底愤怒了。

公公说:“你不就谈个恋爱,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你干脆把我和你妈也换了吧。”

说完,他气冲冲摔门而去,剩下婆婆对着一屋子狼藉,默默流泪。

见此情景,季青十分庆幸自己搬了出来。

当然,她也不会忘了借机敲打郭力:“你能娶到我,肯定是上辈子修的福,换了别人,你看看,指不定闹得鸡飞狗跳呢。”

郭力连连点头:“是是是,我上辈子一定是和尚,天天诵经拜佛,才娶了你这么个好老婆。”

17

婆家的事刚落幕,娘家那边又出了事。

这天,季青刚进办公室,弟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看了一眼号码,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父亲骑电动车去买菜,撞了一个行人,行人只是轻伤,他自己倒摔得小腿粉碎性骨折。

季青的头“腾”的大了。

听到弟弟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季青嘱咐道:“我先给你转一万块钱,周末我争取回去。”

弟弟明显松了一口气,说:“姐,我们家幸亏有你。”

季青却深吸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家人付出她不觉得心疼,只是,她有些心累。

而且这一万块钱,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郭力说。

18

晚上,回到两人的小窝,季青踌躇再三,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郭力。

听说岳父受了伤,郭力连忙问伤得重不重,要不要接到上海来看看。

季青鼻子一酸:“只是腿骨折了,需要好好休养。”

接着,她又淡淡地说:“我给爸妈转了一万块钱,我怕他们为了省钱,不肯用好药,当初,真该给他们买份商业险的。”

说完,她瞟了郭力一眼。

郭力神色不变,豪气地说:“没事,我这不正在考证吗?等我再努把力,把证考下来,咱们家就可以多笔外快。另外,周末回去一趟吧,去看看你爸。”

季青心里一暖。

她原以为这一万块钱会引发一场蝴蝶效应,没想到,郭力三言两语,就把这事化解了。

她主动抱住郭力,喃喃地说:“老公,谢谢你!”

19

过日子应该就是这样吧?

两个平凡又陌生的男女结成夫妻,谁都不是完美无缺,谁的背后都有一摊子事,若只盯着那些糟心事,不满、怨怼,日子只会一地鸡毛。

若要长长久久地走下去,必然是你接纳我的短处,我包容你的不足,用爱去填平生活中的沟沟坎坎。

就像季青和郭力,这对都市里最寻常的小夫妻。

婚后第一年,他们找到了比房子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彼此。

20

一个月后,季青正在给屋子里的花草浇水,电话响了,是婆婆。

婆婆告诉她,程响出国了,走之前把家里的钥匙给了郭悦。

婆婆感叹道:“你姐的婚事总算定了下来,委屈你们小两口了。”

季青刚要祝福几句,婆婆又说:“小悦明天就要搬走,你和小力赶紧搬回来吧。”

季青环视四周,突然笑着说:“妈,我们先不搬了,住在这里挺好的。”

是啊,对季青来说,这里更温馨,更独立,更像是她想要的家。

她相信,未来,她和郭力一定会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我们都相信,日子会好起来的。

我嫁的男人是个“怂包”,连房子都被大姑姐抢走了

我嫁的男人是个“怂包”,连房子都被大姑姐抢走了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