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床的故事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03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床的故事

床的故事

床的故事

人的一生,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床因此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家具之一。床不仅仅是休息睡觉的地方,亦是人们从出生到坟墓的必经之地,诞生、死亡、爱欲、暴力、孤独、分享都与它有着紧密的联系。床所承担的作用,会因时间和地点不同而发生变化。床自7万年前开始就是一座“人类的剧场”,承载着我们千姿百态的人生。然而,直到近代,我们所熟悉的床才变成了隐秘的私人空间。发生在人与床之间的无比丰富的人类社会史,亦是当下我们照见自己生活的镜子。

1691,Bürglen Castle TG的四柱床
古埃及法老相信金色的床是去往来世的枢纽,路易十四国王在床帷里统治法国,丘吉尔“二战中”在床上挽救了英国。对莎士比亚来说,床是欢愉的社交场所,而对近代欧洲家庭而言,床是要和别家共享的设施。床曾是一个家庭最昂贵的家当,也是炫富的资本。
在现代人的生活中,卧室的门通常是关闭状态,卧室景象往往是隐在视野之外的。瑞士国家博物馆日前举办展览《床的故事》,将这扇隐蔽的大门推开,让观者开启一场穿越四百年的卧室之旅,看到从几个世纪前到今天,人们的卧室发生哪些变化,卧室如何从小客厅变成私人空间,卧室内有哪些家具和哪些纺织品。

1775-1800,卧室内的移动马桶
这场跨时空的卧室之旅,带我们进入一个充满故事的空间——这些故事关于生活环境,关于生活习惯,也关于人们共同生活的变迁历史。这次展览以床的历史为主题,包括从十七世纪到二十世纪与床相关的展品。展览呈现了床和睡衣在过去几个世纪的变化历程,也提供一种特别的视角,揭示从古到今,人类如何作为一个社会整体共同生活。
床的历史
对多数人来说,床是和睡觉与生活相关联的私密空间。过去千百年,床的样式和功能随着历史变迁而更迭。考古学家林恩·沃德利(Lynn Wadley)发现,七万多年前的非洲大陆上,我们最早的祖先开始在洞穴地板上挖出的凹陷中睡觉——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床。夜晚,他们将自己包裹在驱虫的草丛中,以防臭虫入侵。
早期埃及人的床是带有床腿、皮革和织物的长方形木质框架,床的上端微微向上倾斜,装满干草与稻草的麻袋或布袋,在几个世纪里都是标配版床垫。

1782,婚礼柜
十七世纪时,铺在地板上或简单平板上的干草堆,仍然是穷人们唯一能够负担的床。同时期的中产阶级,多数已经拥有四柱床和一间用于放床的单独卧室。文艺复兴时期,床通常位于房子里较高的楼层,床底下通常带有一个可推入大床的带脚轮矮床。矮床可供其他家庭成员或仆人睡觉。床通常配有一个木制箱子,用于存放衣物。对于十七世纪的富人阶层而言,一如文艺复兴时期,卧室仍然是他们用于接待客人和商谈业务的“小客厅”。这一时期,四柱床的装饰比过去更加奢华繁复,床的四周带有奇特的雕刻、镶嵌画、色彩鲜艳的镶边和豪华沉重的布艺窗帘。绳索或编织带被用于填充床垫,起支撑作用。床垫上方则铺着细亚麻的床单和羊毛毯。这些床因为价格昂贵,会被当作珍贵的家产代代相传。

1767,婚床
这一时期,最著名的床要数“韦尔的大床”。这张床现藏于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设计博物馆(V&A Museum)。这张四柱床由装饰精美的橡木搭建而成,宽度接近三米,是目前已知的尺寸最大的床,可以容纳八个人舒适地共枕。不过,这张巨型大床并不属于任何人的卧室。1590年,“韦尔的大床”诞生于英格兰中东部赫特福德郡韦尔(Ware)镇的一家旅馆,是旅馆用来招揽住客的一项“旅游景点”。韦尔位于伦敦和剑桥大学之间,是当时的热门中转点,它距离伦敦只有一天车程,旅客们通常会在此借宿一晚,再继续北上剑桥大学或更北边的目的地。
看得出来,“韦尔的大床”是当年韦尔的热门景点之一。今天,在床头和床头板上,隐约还可以看到几百年前的旅客们留下的“到此一游”签名和搞怪涂鸦——有的客人将自己名字的首字母刻在木头上,有的人涂上红色蜡封,来标记他们在这张床上度过的夜晚。这张当年的“明星大床”很快广为人知,甚至在莎士比亚的戏剧《第十二夜》里充当了短暂的“客串”演员。剧中托比·培尔契爵士(Sir Toby Belch)描述一张纸时,感叹道:“这张纸太大了,简直可以容纳‘韦尔的大床’。”

1830,单人床
到十八世纪,欧洲大部分家庭还是偏好四柱床,用厚重的帘布将整个床包围起来。总体上,床的风格样式越来越简单。木制床仍然占据多数,金属材质的床架也开始流行。草皮和干草为主料的床垫,慢慢被棉花填充的床垫代替。不过,新材料的床垫还是按照老样子来“安装”——通过羊毛带或绳索悬挂在床架之中。

1969年越战期间,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将蒙特利尔皇后伊丽莎白酒店的床改造成了“床上和平运动”现场
法国路易十四皇帝位于凡尔赛宫两米多长的豪华大床,是十八世纪初最负盛名的床之一。在生命晚年,路易十四健康状况下降,改为床上办公,每天早晨,他在床上接待臣民,主持会议。直到1715年9月,路易十四在这张大床上安然离世。他晚年床上主政的经历,经常被后人谈及。人们羡慕皇帝可以“床上办公”,也清楚他的经历无法被复制——十八世纪起,“卧室”的功能开始重新被定义,不同社会阶层达成共识,卧室是用于睡眠的私人空间,不宜对外开放。无论皇室成员还是富人阶层,都不再在卧室招待来客,家中佣人也不再在卧室地板上睡觉。

路易十四位于凡尔赛宫的豪华大床
十九世纪中期,随着工业革命的兴起和扩散,欧洲大部分地区都受到新兴生产方式的影响,社会生活方方面面都发生变革。随着城市化快速发展,城市住房资源短缺,很多人住进面积有限的小公寓,公寓内每个房间有特定用途,其中一间用于睡觉。这时的卧室更像今天我们熟悉的卧室,主要功能是睡觉。如果家有孕妇,生孩子时,卧室也会充当“临时产房”。随着住宅空间和生活方式的变化,床的样式也随之改变。四柱床仍然人气不减,但沿袭几个世纪的厚重帘布彻底消失,到十九世纪后期,床上的柱子尺寸越来越小,床头板和脚踏板也大幅缩小。

苏黎世四柱床,1700-1735年
这一时期,床的设计领域出现一项革命性的重大“发明”——绳索和羊毛带被淘汰,用于支撑床垫的金属弹簧诞生。金属弹簧给床垫提供更有力的支撑,也具有更好的稳定性。不过,它们有时发出的吱吱作响,还是令人颇感心烦。
人类对舒适的追求
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于舒适的追寻,以蓝天为幕、大地为床大抵是种现代人浪漫的想象,午夜时分,毕竟没几个人能够忍受“以骨击地”奏出的敲击乐。而今天,走进家具店,你可能因为床垫的丰富种类而选择困难——弹簧、记忆泡沫、混合纤维,乳胶和空气等。而说到床架,经典款的平板床和四柱床仍然是很受欢迎的款式,也有很多其他类型的床可供选择,比如日本的榻榻米、中国北方流行的“炕”、铁床、矮脚床、双层床、充气床、适用于户外的吊床、受到现代都市人偏爱的沙发床等。从最早的草木土坑到今天,床已经走过一段长长的历史。不过,床的基本定义仍然保持不变——一个安全舒适的场所,你可以在此睡觉和恢复体力。
进入二十世纪,人们对床的舒适性展开更大胆的探索,各式各样的床在市面上出现。其中,最受欢迎的新款要数墨菲床(Murphy bed)和水床。而今天最常见的一些床垫类型,比如内置弹簧床垫和记忆海绵,都是到二十世纪中叶才在技术上趋于完善,被投入批量生产,并广泛普及。

墨菲床(Murphy bed)
墨菲床又名隐壁床或折叠床,它可以靠墙垂直存放,也可以放入壁橱或柜子里。这款床以其创作者威廉·劳伦斯·墨菲(William Lawrence Murphy)的名字命名。这张床是墨菲为了追求心上人而做出的创新发明。从爱尔兰移民到美国的墨菲,当时住在旧金山的一套单间公寓里,床占据了公寓大部分空间。他很想邀请自己喜欢的歌剧演员来家里做客,而当时社会的道德规定,女性不应该进入男性的卧室,一位绅士也不应邀请女性进入自己卧室。墨菲决定将自己的卧室改造成客厅。他请来铁匠,帮他在墙上安装一个机械装置,这样,他可以把床翻起来,藏进壁橱里。最后,这项发明让他如愿以偿,他的心上人最终成为他的妻子。他也借这项发明,发现新的商机,创立了自己的家具工厂。

展览现场
当时,早期的折叠床已经存在,不过,墨菲是第一个将枢轴和平衡设计引入折叠床的设计师,他为这款可以“隐入墙壁”的折叠床申请到了一系列专利,比如1912年的“隐形床”和1916年的“Design for a Bed(床的设计)”。后来,墨菲在这款床的设计上做了更多尝试——在壁橱门的铰链上安装一个小环,以便更轻松地折叠和放下床。起初,他与席梦思公司签订了生产和销售墨菲床的合同,后来,他建立起自己的工厂。从小户型房屋、单身公寓, 到酒店、移动房车和大学宿舍,在各种地面空间有限的环境,这种轻轻松松就能大幅度节省室内空间的折叠床很快成为热门选项。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美国进入经济大萧条,为了节省开支,大部分人都生活在狭小的空间里,大部分产业进入寒冬期,而墨菲床迎来了产销的黄金期——市场需求持续增长,从旧金山到芝加哥到纽约,几座大城市都有墨菲床的工厂,每年产量超过十万件。

英国艺术家翠西·艾敏的作品《我的床》
从诞生之初到今天,墨菲床的市场销售情况,似乎是经济发展状况的“反向指向标”——当墨菲床迎来热销,通常意味着经济进入萧条和疲软。结合人们生活和工作方式的变化,进入新世纪后,新款的墨菲床单元增添了照明、储物柜和办公室组件等多种选件。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经济遭受重创。2010年代初开始,很多新婚的年轻伴侣选择搬回老家和父母同住,而不是购买新的大房子。这时,墨菲床迎来新一轮复苏。

chmara.rosinke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阿尼亚·罗因克设计的名为“空间思考”的床
除了墨菲床,二十世纪另一款风靡一时的床是查理·霍尔(Charlie Hall)设计的新款水床。在霍尔之前,水床已经存在。十九世纪末,苏格兰的物理学家尼尔·阿诺特(Neil Arnott)设计出最早的现代水床,他没有申请专利。1873年,这款“阿诺特博士静水压力床”被圣巴塞洛缪医院采用,这款水床让床垫压力均匀地分布在病人身体各部位,能够帮助治疗和预防压疮(褥疮)。之后几十年,水床在小范围内被生产和出售。

荷兰设计师保特·诺特纳鲁斯创作的Phat Knits系列床具
1968年,旧金山州立大学设计系的学生查理·霍尔为了探索如何制造“舒适感”,开启一个独立坐具项目。他将一种玉米淀粉的凝胶倒入一个巨大的乙烯基袋中,将其密封,并爬到袋子顶部。他发现自己好像悬浮着,整个身体被环绕,在凝结的凝胶中摇摇晃晃。几天后,这把新材料制成、重达三百公斤的椅子开始发臭。“除非你的客厅有叉车,否则,这会是一件不可能的家具。”霍尔总结了第一次失败的经验,抛掉原来做椅子的念头,调整方向,决定设计一款床垫,并用水取代了原来的凝胶作为填充物。因为人们不经常挪动床垫,重量因素不再那么关键。另外,如霍尔所说:“床是人一生中使用时间最长的家具。”

荷兰设计师保特·诺特纳鲁斯创作的Phat Knits系列床具
1968 年秋天,霍尔在他自己的房子里建立了一款新型水床的展示模型,邀请了设计系的同学们来参观他的新项目成果,提些意见。有个朋友带来一瓶红酒,原计划的“作品展”演变成了一场狂欢派对。直到所有人都玩累了,陆续回家,派对才结束。这时,嬉皮士们“爱的夏日”运动刚结束不久,这款应时代氛围而生的水床,很快赢得大众欢心。不久,霍尔成立了工作室,开始专注于制作手工水床。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他的水床被出售到各个地方,“一张床去了Smothers兄弟家,另一张床被杰斐逊飞航空公司的职员购买。我们把这些 配件绑在一辆漫步者牌旅行者车的车顶,在整个马林郡和旧金山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他也为《花花公子》杂志创始人休·海夫纳(Hugh Hefner)做了一张水床,并特地用绿色天鹅绒来装饰。
而今,水床不再是床垫中的流行款,但它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对舒适性的看法:“床,曾经是‘越坚固越好’,而水床改变了人们对床垫的认知和需求。”霍尔说:“当今市场上的泰普尔床垫和记忆棉枕头这些产品,都是为了让消费者拥有一张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床。”

荷兰设计师保特·诺特纳鲁斯创作的Phat Knits系列床具
艺术家与设计师的床
远古时期的人们大概想象不到,他们用来保暖防虫睡觉的床,多年后也可以成为社会运动的场所。
1969年越战期间,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将蒙特利尔皇后伊丽莎白酒店的床改造成了运动现场。在“床上和平运动(Bed-ins for Peace)中,这对新婚的艺术家夫妇待在酒店床上,七天七夜没有离开,用这场行为实验写下一份非暴力的反战宣言。

Cycle 13生产的Lomme蛋形床
越来越多的人追求“艺术性”的今天,床也从只用来睡觉的单一功能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件件充满文艺气息的艺术品,许多艺术家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兴趣。而根据现有记载,第一个将自己的床上用品作为艺术品展出的艺术家是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几乎任何现成品都可成为这位美国艺术家的艺术创作素材,包括旧家具、空罐头、自行车轮、硬纸板等,他称之为“混合艺术”。在他第一件混合艺术作品中,他把旧枕头、床单和被子支撑在一个画框上,用铅笔在上面涂画,将颜料涂洒上去,并任由颜色流淌下来。

Cycle 13生产的Lomme蛋形床
另一位与“床”和“睡”有关的艺术家,会让人想到始终争议缠身的“坏女孩”——英国艺术家翠西·艾敏(Tracey Emin)。翠西·艾敏的经典代表作是《1963-1995和我同床共枕的人》,这件作品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它只是一个书写着年份的普通蓝色帐篷。但是钻进帐篷里面,立刻感叹“大开眼界”,翠西·艾敏用各种花布和绒线,在帐篷内缝制了102个曾经和她同床过的人的名字和资料,包括她的家人、亲人、朋友和恋人,还有两个流产的孩子,躺在帐篷里,看客们能读到一个女人32年间种种疯狂的回忆。翠西·艾敏另一件著名作品《我的床》,记述着她抑郁时期的装置艺术。在未经整理的床上,铺着又脏又皱的床单,烟头、避孕套、内衣和空酒瓶散落周围。

盐田千春的作品《在沉睡间》
另外一位日本艺术家盐田千春的代表作也与床有关。这些千丝万缕的黑色棉线相互交叉,缠绕在钢管单人病床边,而床上24位女性随性、安详的沉睡,带出了一份特有的安宁。艺术家将“黑色的线”与“白色的床”结合在同一个空间里,在安宁与恐惧、整洁与杂乱、白与黑的对比中,营造出日式的阴翳之美,“唯不安者才得安宁”。
除了艺术家以外,作为家具设计中最重要的一环,很多设计师都曾在“床的设计”上,贡献出自己精彩的灵感。由荷兰建筑师亚尼亚普·鲁伊森纳尔斯(Janjaap Ruijssenaars)设计发明的磁力悬浮床是目前世界上最独特,也是最昂贵的床。这张磁悬浮床完全是悬浮在半空中的,乍看起来真的像魔术一样,直接把整张床固定在空中,但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浮床的四角有细细的线牵制固定。不过,这不是让床浮起来的原因,最关键的是“磁悬浮”。如果你想爬上去睡一觉,那么你会发现自己躺在上面感觉轻飘飘的,就像是躺在摇篮一样,很容易让人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

盐田千春的作品《在沉睡间》
与亚尼亚普设计的超未来感的床不同,荷兰设计师保特·诺特纳鲁斯(Bauke Knottnerus)创作的Phat Knits则充满了手工的意味,他用大型的面料,以编织的手法制作家具。尽管设计师声称他并没有真正将自己视为家具设计师。他解释说:“我更像是一位材料设计师。我制造的这些东西最终可能会以家具或纺织品的形式出现。”像意大利面条一样进行编织、打结或堆放,该系列包括床、座椅、地毯和多功能内饰。
除了一些独立设计师以外,一些大的品牌也将床的设计放在产品中非常重要的位置。列支敦士登的著名品牌Cycle 13生产的Lomme蛋形床带有光疗法,可以改善人们的睡眠质量。据说蛋的形状让人一看就会有想躺上去睡会儿的冲动。躺下之后,你会有种被保护的安宁感,它自带的特殊灯光和声音效果则能隔绝外界的嘈杂,令你舒舒服服地进入梦乡,并获得较高的睡眠质量。床的周边设有ipod音响环绕系统,当你不想睡觉的时候,也可以窝在里面听音乐。值得一提的是,Lomme有一个特别的闹钟,可以模仿早晨太阳升起时的光亮,让人在醒来的过程中恍若置身真实的自然环境中,带给一天美好的开始。此外,这张床还可以根据居室的装修来定制不同的颜色。

第一个将自己的床上用品作为艺术品展出的艺术家是罗伯特·劳森伯格,他把旧枕头、床单和被子支撑在一个画框上,用铅笔在上面涂画,将颜料涂洒上去,并任由颜色流淌下来
作为巴黎D’day设计节的一部分,由爱马仕组织的爱马仕设计奖(PrixMileHermès设计奖)要求设计师创造一种以时间为主题的产品。总部位于维也纳的chmara.rosinke工作室的联合创始人阿尼亚·罗因克(Ania Rosinke)设计了名为“空间思考”的床,作为用户思考和逃避的场所。设计师阿尼亚说:“这个设计是从用纺织品遮住自己的想法开始的,创造了一个亲密的空间。”这款床是由成排的木棒制成的,位于松木的顶上,受到日本建筑中经常出现的美学的影响。床铺上铺着一张靠垫,为放松提供了更柔软的表面。垫子也可以折回来,变成长椅。三个纺织屏风连接在木架上,上面有镀金的铰链,形成了半透明的隔板。阿尼亚说:“抽象的有机形状打破了床这种死板的印象,让一些人想起了树木,并使这件作品显得轻盈。”

床的故事

床的故事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