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被穷养长大,总会觉得缺爱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被穷养长大,总会觉得缺爱

被穷养长大,总会觉得缺爱

被穷养长大,总会觉得缺爱

家里有四套房,我大学穷到偷泡面。”
“父亲让我去戈壁体验生活,我差点和死亡擦肩而过。”
“以为家里连2万块都没有,母亲却拿出10万块买车。”
“穷养”是中国式父母一种普遍的教育模式。他们从物质匮乏的年代走过来,衍生出的思维和习惯,常常会投射到育儿上。这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困惑与不安,也造成了代际关系上深重的心结。

选择性穷养:父母只为他们认可的需求花钱

慢慢 30岁 西安
独立赚钱后,我开始报复性消费

对我来说,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花钱,最可怕的事情则是没钱可花。

2017年,我的工资上了6000。有天下班,我直接去商场,买下一件1200元的风衣。刷信用卡的感觉太爽了。

当时,我的信用卡已经欠了好几千块。我告诉自己,这是我辛苦工作的犒劳,应该的。

我工作超级拼命。那时我在广告公司上班,几乎所有时间都放在工作上。最忙的时候,我加班到凌晨三点,再赶早上六点的飞机飞去另一个城市。打电话跟母亲哭,也从没想过停下来。

可以说,我最重要的精神支柱就是赚钱,我特别害怕自己会没有钱。很大程度上,这种焦虑来自于童年记忆:我一直是小伙伴里最“穷”的一个。我羡慕他们的自动铅笔,羡慕他们可以吃上方便面,可以用零花钱购买各种新鲜东西。而我从来没有过一分零花钱。

我永远是站在一边看着的那个孩子。

其实,小时候一起玩的伙伴家境都差不多,要较真,我们家可能还更好些。爸爸是一个小包工头,我家是附近最早买电视机的几户人家之一。在大人的记忆里,他们也没有亏到我。举例是理直气壮的:只要和学习有关的事情,他们一定爽快给钱。比如,我想买一本《辞海》,40多块,那时候也不算小钱,他们不眨眼就买了。

但零食、玩具永远被视作无理要求,大人认为这是无用的东西。一次在集市,我因为太喜欢一个五块钱的电灯笼,想要买,开口哀求他们,被厉声责备到在集市大哭。

印象里,那是我最后一次“任性”,从那开始,我识趣地不再向父母要什么,只是默默幻想自己长大赚钱后,自由购买所有喜欢的物件。

工作后,我拼命赚钱,拼命消费。工资一千多块的时候,我用两三百的化妆品;工资近万,我就用两三千的 SK2。任何时候,我出门就打车,每月月供、各种卡账加在一起,要还款六七千。后来,我越来越发觉拼命赚的钱只够勉强生活,甚至填不上债务,我没有一点积蓄,这些事情让我陷入深深的焦虑。

这种循环持续到30岁。我意识到自己的收入已经到达了瓶颈,很难再进一步。我原本的收入目标是30岁能自由购买一万块以下的物品,但我当时拥有的,只有茫茫无边的债款。

我只能承认,无论再怎么努力,我也永远也过不上自由花钱的生活了,这个事实让我整个人崩塌了。

我辞去了广告公司的职位,在家里的床和沙发上整整躺了两个月。几天一出门,暴食,偶尔和男朋友出去散步,还整天想着去死。但想到如果我死了,很多人会为我伤心,就坚持了下来。

现在,我把所有钱都还清了,找了一份钱少事少的工作,带薪抑郁着。我仍然没有积蓄。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兜里从来没有过一分钱,站在一边看着小伙伴们买这买那。

为工作奔忙的夜晚

慧寂 23岁 北京
家有四套房,我去超市偷泡面

上大学的时候,有那么三四次,我逛超市,看看身旁没人注意,就把泡面和其他一些小东西藏在手提袋里,从收银员的眼皮下溜走。

大学四年,家里每月给我1000块生活费,到了学校我就发现,再怎么省,一餐也要10多块,钱完全不够用。

但我太害怕向父母要钱了,那种画面是我从小到大的噩梦,是地狱。

小时候,只要我对父母提出他们看来“不合理”的要求,就会遭受打骂。不是普通的教育惩罚,是被逼到墙角,按在地上,在小孩子记忆里堪称“惨痛”的真正的殴打。伴随记忆深刻的羞辱:我就不该把你生出来。

父母定义的“不合理”包含学习之外的一切。那时,不少同学都有游戏机,一个小男孩要战胜那种诱惑太痛苦了,印象里,因为羡慕朋友的游戏机,我会躲在被子里悄悄流眼泪。

其实,我家里一点也不缺钱,属于标准的中产。爸爸在外企工作,妈妈是老师,两人加一起月收入超过2万,家里还有4套房。但在我身上,全家人的教育理念一致:男孩必须穷养。爷爷说,这是家风, “穷家出孝子,白门出公卿”。

这种穷养一直延续到大学。我几乎没钱参与社交,和室友关系也不好。最后没办法,父母答应我搬出去住。起初,租房900块费用是父亲付的,但后来,由于(父母认为)我变得叛逆,就把钱停掉了,我靠帮同学代课,负担起自己所有的生活费。

现在,我在北京做着一份月薪7000多的工作。但除开租房,我每月都会将生活费尽量控制在800块以内,和大学里一模一样。多余的花销会让我本能地紧张。去年,因为胃病严重,我需要按疗程吃胃药。但胃药33块钱一盒的价格让我十分不舒服,那感觉比胃疼还难受。第一个疗程的药吃完了,我没有再买。

这个3月,在北京的开支

苦难教育:刻意设置的障碍

曾小花 31岁 深圳
我以为家里特别穷,妈妈却掏出十万块买车

小时候,我是父母眼中最懂事的孩子,始终把“我们家穷”铭记于心。七八岁,妈妈带我去买凉鞋,我一眼相中一双60元的绿色凉鞋,但看到标价,我很小声地跟妈妈说:“我买那双10元的就好了。”当时,我脚上的鞋子早就小了,拖了很久很久,脚疼到受不了,我才小心翼翼地告诉妈妈。

我记得,从小妈妈就反反复复地说:家里穷,要省吃俭用过日子。实际的境况也是如此,有的时候,饭桌上全是青菜,没有肉。长身体的我,看到姑姑家吃剩的鸡屁股都在咽口水。

认定自己家里穷,我总觉得低人一等。有一次,老师发了家庭调查表,父母亲那一栏填职业,我填了“无业”,总担心老师看到后鄙视我。就连英语老师在课堂上提问:what’s your father?我都觉得不知所措。

我发现家里远没有妈妈说得那么穷,已经是大学毕业之后了。当时,妈妈突然说想买车,我觉得简直玩笑,家里连2万块都拿不出来。可是妈妈却一下子拿出十万块,和姑姑合买了辆20万元的车。

这简直天方夜谭。

追问之下,妈妈一开始搪塞说,是借了好朋友的钱,再问,她又说并不是。那之后,她逐渐对真实的家庭条件松了口,解释我们周围都是有钱的深圳土著,担心我和弟弟同别人攀比,才故意说家里没钱。

往日回忆一点一点揭开,爸爸妈妈确实没有“朝九晚五”的工作,但他们在深圳经营一家米铺,后来又经营了一间麻将馆。我读幼儿园3年学费是2万块,家里的沙发是2千块。

骤然知晓事实,我的第一反应是轻松:家里原来没那么穷,那我也不用再想着帮父母承担什么。只是,多年积累的自卑已经形成惯性,我发现我已经不可能像别人那样洒脱地生活了。跟同一圈层的人比起来,我的穿衣打扮,言行举止,已经不再是同一个“档次”。现在我的月薪过万,可我永远是带着烙印生活的人,烙印的名字叫贫穷。

十年前的旧衣,我还当做睡衣在穿

小龙 27岁 北京
爸爸教我体验生活,我与死亡擦肩而过

我差点死在18岁那年的暑假,是爸爸叫我去的。这件事他可能都不记得了。

我的爸爸对我的“穷养”是理论式的,他特别认同苦难教育那一套东西。他坚信,男孩子必须在真实的困境里学会独立,没有困境也得给我创造个困境。

上了高中,爸爸可能觉得那标志着我长大了,立马实施把我赶出家门的事儿。当时,他经营一家测绘公司,要求我每个假期跟着员工去荒郊野外、高山深谷学勘测,一待就是个把月份。

18岁暑假,我跟着测绘队去金昌,有个测绘点在特别陡峭的山上,我独自扛着好几斤重的仪器,不小心走到了悬崖边的小路,进退两难,往前跨一步就是近五十米的落差,那一刻背上的仪器变得特别特别沉,就好像要把我拽下去。极度恐惧中,我死死抓住身后山体上的石块,叫了半个小时,才被人听到救下。

后来,父亲知道这件事后,只问了我一句:没事吧?

父亲的严酷教育在我的成长中以一贯之。他要求我百分百服从,一旦拒绝去野外工作,就对我极尽辱骂。在其他事情上也一样。小学时,我喜欢打乒乓球,一旦考试成绩不好,父亲就直接把球拍摔了。

这类事情反反复复,让我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父母亲生的,多次离家出走。但必须承认,父亲的教育方式确实也教会了我独立,即便是变成没有星期五的鲁滨孙,我也能好好生活。现在,我和父母已经能心平气和地沟通了,但和解并不意味着理解,我只想远远避开他们,永远不要在一起。

穷游时,我露宿街头

缺钱和缺爱,青春的两种疤痕

菁菁 25岁 天津
1斤草莓,换来穷养女孩的初恋

我的妈妈是否爱我,是我小时候一直纠结的“人生命题”。我好像很难找到妈妈爱我的证据。

小孩子最直接的感受是,妈妈好像从不肯在我身上浪费钱。

我的父母是公务员双职工,家里不缺钱,但他们从不给我零用钱。小朋友们在学校分享1毛钱的辣条、5毛钱的跳跳糖,5块钱的信纸,我都没有,就这样被他们起哄“你妈妈不爱你”。

我很难过,但似乎确实是这样,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鞋子,没有一件是妈妈给我买的,全都是亲戚们送的。有的鞋子大一码,磨脚,我告诉妈妈,她认为我是矫情,想要穿新鞋子。

初中毕业后,我和邻家姐姐都被安排去外地读寄宿高中。开学前一周,邻居阿姨来我家借钱,给女儿买新款手机和新衣服,母亲大方借给她2万块。而我,去学校报道的时候,带着充话费送的老人机,生活费每个月只有260元。周末食堂不开门,要吃饭得去外面买,可我连四块五的煎饼都不舍得买。

我试探着和妈妈说,生活费不够,她开玩笑般让我买袋榨菜凑合凑合。

我很小就渴望离开家,但离开家后,钱依旧不够用。我开始在周末兼职,白天去服装店卖衣服,晚上去超市卖牛奶、方便面。宿舍周末的活动我不参与,被大家说不合群。后来兼职早出晚归,又被同学说成不太正经。很长时间,我觉得我的生活没意思极了。

17岁时,我随口和一个男人说,好想吃草莓啊。当晚,他买了一斤给我送到宿舍。从小到大,我从没有过需求被父母认真回应的“体验”。他却这么重视我的那一句话。当时我就觉得,他对我比爸爸妈妈还好。我和他迅速相恋了。男人大我十一岁,在一起三年,他家的床单被罩,筷子碗,家具都是我打工一点点存钱买的。他在我面前说起想要什么,我就想方设法实现。我小心翼翼地对待他,直到发现他出轨,我第一反应还是原谅他,我只想和他在一起。不过,最终我们还是分手了。

分手很久,在一个聚餐场合,我们又见面了,他过来向我感慨:“将来我有了孩子一定要富养。不然别人给一块糖就被骗了”。我一怔,不知该说什么。

后来,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我已经能理解,父母总是把自己觉得最好的路安排给你。孩子要一颗桃子,他们种了一山橘子,一个觉得自己辛辛苦苦,一个觉得自己要得不多。但理解不意味着原谅。现在,我在感情上成熟多了,不会因为谁对我好,就轻易喜欢谁。不过每次想起初恋,我还是会感慨,一个女孩的真心,一斤草莓就能换来。

张云天 30岁 南京
作为大哥,我成为家中被穷养的那个

我是家里早早懂事的长子,我有个比我小7岁的弟弟。

仔细想想,我的家里不至于穷,但绝对不宽裕,父母想要同时满足两个孩子的需求,就会比较吃力。而两个孩子之间,弟弟永远是被偏爱的那一个。比如,母亲会带他去买新衣服,而我一直穿着亲戚的旧衣服,有时候太长,有时候又太短。小学四年级,我作为优秀学生上台发言,穿了一身打补丁的衣服,感觉全校都在笑话我。

仿佛一种融在骨血里的习惯,从小,我会主动压缩自己的需求,觉得不公平也从来不说。潜意识里,我相信母亲喜欢省钱的孩子,我就在学校里尽量吃白米饭,把省下来的伙食费还给母亲。那种时刻,我总是感到一种承担责任的自豪:比起弟弟,我更懂事,更努力,能够为家庭分忧。

但物质的匮乏让我整个成长都很压抑。读大学之后,我终于有了人生中第一件羽绒服,是一件很土气的红色大衣,我穿了很久。那时候我交了女朋友,跟她一起出去时撑的伞都是坏的,我很尴尬。而那件羽绒服,我一开始没觉得有问题,后来她无意之间说这件衣服像她爷爷穿的那件,我忽然就有些敏感,总觉得那意味着什么。

我有时候想,我这种沉重别扭的人,这样纠结敏感的爱,女友可能也不需要吧——这又是一种悲观的心态,就像我所有的思考方式一样,根植在童年里,沉淀在漫长的时光里,可能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了。我没办法改变自己,更无法从头再来。

被穷养长大,总会觉得缺爱

被穷养长大,总会觉得缺爱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