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讲一个青城山活神仙的故事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讲一个青城山活神仙的故事

讲一个青城山活神仙的故事

讲一个青城山活神仙的故事

讲一个活神仙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前几天在河南南阳听到的。
前几天,我们去了一次河南南阳,去那边买和田玉的玉料。
和田玉很复杂,它分为籽料和山料。
籽料主要出自新疆和田的玉龙喀什河,其实就是新疆和田山上的玉矿石,被风吹日晒、地震洪水等冲到了山下的河水里,被河水冲击了数百万年后,形成的状如鹅卵石的玉石。
换句话说,所谓籽料,其实就是在玉龙喀什河里经过溪水冲击了百万年的新疆和田玉山料。玉龙喀什河好多年前就不准开采了,所以籽料属于消耗品了,用一块,少一块,价钱极为昂贵。
而和田玉山料,指的就是山上的和田玉矿石。
山料按照产地,主要分为几个地方,第一种是新疆山料(简称“新疆料”),一种是俄罗斯山料(简称“俄料”),一种是青海山料(简称“青海料”),还有一种是韩国山料(简称“韩料”)。
新疆山料料太少,而且料子多裂(这和开采技术有关系,新疆以前开矿多用炸药炸玉矿,好多新疆料上都是状如丝网般的裂纹,料就废了),新疆和田且末料也多黑点,不适合大规模做饰品。
韩国料很垃圾。
好多玉石商人骗人,就用韩国料。
它能垃圾到什么程度呢?
韩国料料子粗,它之前在韩国啊,是装修卫生间的材料,说白了,它就是韩国的大理石,但是它的成分和和田玉一致,所以国家玉石检测中心也给它出官方鉴定证书,但是业内不承认它,认定它是垃圾。
所以在国内做和田玉饰品,主要是俄料和青海料。
俄料出产自俄罗斯,青海料出自青海昆仑山(好多地方卖所谓的和田昆仑羊脂玉,让人笑掉牙,其实就是最普通的青海料),那么要去哪里买料呢?
大家肯定想不到,要去河南南阳。
是的,河南南阳既不产和田玉,也和俄罗斯、青海八竿子打不着,却有全宇宙最大的和田玉玉料批发市场。
只能说南阳厉害啊,古有诸葛卧龙,今有国玉和田。
到了南阳,才发现,玉料市场非常大,简直像一个小镇那么大,这么贵重的玉石啊,都像大白菜一样,堆在地上卖,好多小摊主看着挺不起眼的,你算算地上的原石价格,都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南阳老乡嘛,比较有意思,他们卖玉是看人的。
你要是游客,他就给你拿块假料,看到你是本地人(南阳雕工),就给你最差的料子,只有遇到苏州玉雕大师,才肯把最好最贵的料子拿出来。
苏州玉雕大师有多受人尊重?
作为苏州玉雕大师,你甚至可以先拿走一块玉料,几个月后再付钱。
都说苏工冠甲天下,苏州玉雕天下第一,到了南阳才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玉雕大师他们在挑选玉料,我也看不太懂,就随便出去逛逛,这里很热闹。
卖玉的主播拿着一块上色的假料(俄料上色后冒充籽料,网上卖的所谓籽料绝大部分都是这种染色的假料)不停喊着:现场切籽料啦!真正的羊脂玉籽料镯子,一个镯子只要五万元(真正的羊脂玉籽料镯子要120万一只)!
还有人在那讨价还价,几乎要打起来了,突然又哈哈大笑,互相拥抱在一起。
有个年轻道士,在那里选和田玉,说想买一块好玉料做法器,摊主随手丢给他一块很好的“籽料”,要了他五百块。
他美滋滋地带着玉石走了,我忍不住跟他说,道长,你这块不是和田玉,是阿富汗白石,你用刀子划一下就知道了。和田玉很坚硬,刀子划不出痕迹,这个白石是可以划破的。
小道士用刀子划了一下,结果和田玉上像下了一层雪。
他就摇头,说人心不古啊,这年头连出家人都骗啊!我日他先人个板板!

这是一个有趣的四川道士。
我哈哈大笑,随手拿了一块很不错的小俄料送他。
他很不好意思,说要请我吃饭,结果找了半天,就找了一个特别破的小馆子。
他就更加不好意思了,我就告诉他,我喜欢搜集神秘故事,他要有的话,就给我讲讲。
这个年轻道人沉吟了很久,终于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很恐怖的故事,一个关于活神仙的故事。
他说,自己是青城山人,所谓“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青城山自古就和湖北武当山、江西龙虎山、安徽齐云山、陕西景福山合称五大仙山。
作为本地人,从小就听说青城山有神仙。这里说的神仙,是真正的神仙,就是那种点石成金、长生不老的人物。
他说,你不信吧?其实我开始也不信,这种事情,有谁会信吗?
他说,他小时候遇到过一次活神仙。
当时他还在念初中,和家人去青城山后山那边玩,他家人很信道教,每次去道观,还要在那边住一天。
他当时见家人在道观,就偷偷溜出来,在林间点了一堆火,烤蚂蚱吃,就是那种尖头绿蚂蚱,他们叫蝈蝈。
烧着烧着,就过来了一个邋遢道人,他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道袍,乱蓬蓬的长头发,用一根木棍随便挽住,贼兮兮地盯着他。
那个道人说:好香!好香!
他见这个老道士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就递给他一串。
老道长狼吞虎咽吃完了,又要了一串,后来一口气吃了十几串,又问他:有没有酒?
他去屋里偷了他父亲一壶酒出来,老道长倒提着酒壶,一口气喝完了,说酒足饭饱,美哉美哉。
他有些奇怪,说老道长怎么那么馋嘴?
老道长说,山中修行清苦啊,一梦千年,壶里乾坤大,山中岁月长,没点儿美酒好肉,怎能熬过这漫长岁月啊?
他就问:不是说道士不能吃肉吗?
老道士说,正一派的道士吃肉的,只是不吃牛、狗、黑鱼、大雁。
他继续问:我听说因为太上老君骑着青牛出关,所以道士才不吃牛肉的?
老道士说,世人多不懂,我们不吃牛和狗,是因为它们功德重,下一世就托生成人了。所以吃牛、狗,相当于食半人,不美。
然后老道士说:哎呀呀,衣服好脏啊,要洗洗啦!
他就说:要不然我拿到道观,让我母亲给你洗吧?
老道长挥挥手:不用那么麻烦。你给我找个被单就行!
老道长把道袍脱了,直接丢到火里,然后裹着被单和他说话。
他当时正在听三国,谜得要死,老道长就笑,说三国嘛,也挺有意思的。诸葛多智而近妖,刘备长厚而似伪,刘、曹、孙三国鼎立,最后却让司马懿篡了天下,这世间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
老道长又问他,对三国人物怎么看?
他说:我最佩服的是徐元直!
老道长一愣,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问:怎么说?
他说:徐元直才是真正的高人哇!你想啊,他入曹营一言不发,就知道喝酒吃肉,一个酒囊饭袋还能让曹家几代人养他,啥也不干,还能拿钱,岂不美哉?
老道长:……有道理。
过了一会儿,老道长说:他也不全是酒囊饭袋吧?人家好歹也破过曹仁的八门金锁阵,一语点破过庞统的连环计,还在长坂坡救过赵云的小命。
他说:不对啊,徐庶没救过赵云吧?
老道长说:哎呀,谁知道呢,据德高望重的袁阔成老先生考证过,说救过。
他说:袁阔成可不是什么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他就是个讲评书的,关于徐庶救赵云那段啊,是他自己编造的,《三国》里就没有这一段!
老道长就说:哎呀,你这娃娃忒认真,以后有你的苦头吃!
说完老道长从火堆里捡起袍子,穿上就走。
他才反应过来:这袍子烧了那么久,怎么烧不坏!
再看看,老道长身后是悬崖峭壁,他就这么随便走出去了?
他越想越害怕,赶紧跑回道观,跟家人说了说,旁边的老观主听到了,赶紧带着人去那边祭拜,说青城山隐居着好多老神仙,每隔几十年就会出来逛逛,这是老神仙显世了!
道士们说,每次老神仙显世,都会留下几句箴言,不过这次老神仙留下的话,他们参悟了好久,也没参悟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当时也觉得奇怪,一直过了好多年以后,他才知道老神仙的身份。
他说,他大学念的新闻系,毕业后就去重庆做了个小报记者,所谓小报记者,其实就是狗仔队,专门偷拍名人隐私的这种。
重庆这地方,比较特殊,它虽然身处山城,但是娱乐传媒业极其发达,号称“女士喜欢露膝盖,办报如同种白菜”,所谓娱乐传媒业嘛,其实多是娱乐小报,搞点儿耸人听闻的娱乐八卦新闻等。
他先做记者,后做摄影,其实就是连偷拍带编稿,什么都干,很快就混得风生水起的,在圈子里也有这么一号人。
有一天,他就被人叫走了,那人是重庆权势滔天的一个大人物。
这个大人物特别张扬跋扈,在酒桌上不仅骂人,还喜欢打人,甚至对去重庆宣传的明星都敢动手动脚,是重庆著名的土皇帝。
但是那一次,这个大人物却对他客客气气的,不仅亲自给他倒酒,还让下属等全部离开,说有一件事情要拜托小兄弟。
他很吃惊,想着重庆这地面上,还有什么事情他都搞不定,还要拜托自己的呢?
那个大人物吞吞吐吐的,终于说了一件事情。
他说,自己去年包养过一个女大学生。这个大学生嘛,他很喜欢,但是大学生不听话嘛,偷偷怀了他的孩子,想要生下来。以他的身份嘛,女人玩就玩了,哪能生下来呢?而且生下来干什么?是不是想留着把柄,以后搞他?
他当时越想越恼火,就找人把这个大学生给弄死了,找了个荒郊野外挖了个大坑,把人给埋了。
这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结果前段时间,他去北京一家内部会所玩,发现那里有个女人,就是这个大学生!
他当时吓了一跳,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女人和女大学生简直一模一样,甚至连手腕处的红痣都一模一样!
不过他又看了看,发现不对!
那个女大学生还是挺文艺的,这个女人嘛,黄段子张口就来,而且作风极其大胆,简直比男人还粗俗。
这个大人物当时就点了这个女人陪睡,结果晚上差点儿吓死她,因为这个女人小腹有一道三角形的伤口,就是他去年用三菱军刺捅进去的伤口!
他以为这女人是冤鬼索命,吓得从床上摔下来,光着身体就跑出去了。
大人物回去后,越想越怕,就找人调查这个夜总会。
这个夜总会开在京城,地位极高,他托了天大的关系,才跟那边搭上线,那边说这个妹纸嘛,是新来的,是从一个道士手里买过来的。
大人物就派人查了查这个道士,才发现他不简单,这是一个妖道!
他说,这个妖道租了一个大宅院,好几天闭门不出。但是没过半个月,房间里就会传来了女人的调笑声,劝酒声,歌声,好像里面多了几个女人。
后来他们才发现,不仅仅是“像”多了女人,他院子里真多了不少女人,还都是美女!这些女人一个个风骚无比,和那个女大学生一样。
这个妖道和这些女人纠缠几天,就把她们送到夜总会,高端会所这种,弄点儿钱,就扬长而去,然后换一个城市继续这种生活。
大人物派人去夜总会,调查了一下这些女人,发现她们都是以前重病昏迷,甚至是死掉的女人,突然复活了,但是生前的记忆完全没有了,而且变得特别风骚妩媚,像换了一个人。
大人物很害怕,他觉得这个妖道能让女人起死回生,而且性情大变,是不是什么妖孽?更怕这个妖道会妨自己(毕竟自己派人刺杀过他)。
于是他就找了一些著名道观、寺院,想找个高人降服了他。
结果发现,这些所谓的高人啊,都是酒囊饭袋啊,一个个打官腔、搞钱有一手,讲起理论来也是头头是道,就是降妖除魔完全没用!
那个妖道也发现了有人要对付他,开始深居简出,不断变换住址,大人物担心妖道会跑,所以让这个专业偷拍记者二十四小时监视妖道。
他最后加了一句,要是妖道跟丢了,那他也不用活着回重庆了。
这个记者听完这件事情后,第一个想法是这个大人物疯了。
他第二个想法是,如何从这个疯子手里逃生。
结果大人物拿出了一摞照片,丢在他面前,是他女朋友、家人的照片,这明显是用家人威胁自己了。他没办法,只好服服帖帖答应了。
小记者开始跟踪这个妖道。
他发现,这个妖道还真是妖。
这个人可以不吃不喝,独自在屋子里呆上好多天,然后突然推门出去,一口气走上一天一夜,难怪大人物要找他来监视他。
好在自己是专业狗仔队出身,以前偷拍明星时,蹲过女厕所,藏过垃圾桶,还钻过下水道,所以妖道这点儿藏匿之术,他还真是不怕。
小记者发现,在一个月圆之夜,妖道就半夜偷偷溜了出去,来到一个乱坟岗子处,盘腿坐下,掏出一支笛子开始轻轻吹奏起来。
小记者爬到不远处一棵老树上,偷偷观察那妖道。
他发现,妖道坐下没多久,周围就传来啾啾啾的怪声,接着荒野上就出现了好多个绿莹莹、黄莹莹的萤火虫。
萤火虫从四面八方朝着妖道奔袭而来,离近一看,他吓了一跳,原来那并不是萤火虫,而是各种动物的眼睛。
这些动物,有狐狸,有獾子,有松鼠,还有一些他认不出来的动物。
这些动物全都恭恭敬敬地趴在妖道身边,脑袋贴着地,屁股耸起,仿佛在给他叩拜。
妖道放下笛子,慢慢站了起来,随手用手指了几个动物,那几个动物就慢慢站了起来,跟着他往前走。其他动物就一溜烟儿地跑散了。
妖道带着这几个动物,顺着乱坟岗子继续走,走到一处新坟处,他就停下来,那几个跟着他的动物开始往下刨,很快刨出来一具女尸。
妖道看了看女尸,摇摇头,让那几个动物继续刨。
它们一晚上换了好多个地方,终于刨出来了一具女尸,妖道终于满意了,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碗,扣在女尸头上,然后点了一下那女尸的额头,嘴里念念有词,最后用手一指旁边的小兽,小兽猛然不动了,接着那个女尸就站了起来。
那个女尸刚站起来时,明显还不适应,走路东倒西歪的,有时候还像小兽一样,手脚并用,过了一会儿就好了,渐渐正常。
妖道就带着这个女尸走了。
小记者在树上,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也是吓得胆脏具裂。他茫然地走在路上,心乱如麻,想着这老道士是真是个妖道啊!这老家伙那么妖,会不会把自己也练成这种活尸?
他越想越怕,赶紧给那个大人物汇报了一下情况,完成任务后,就连夜跑回了成都老家。
他回到成都后,每晚都做噩梦,就梦到那个妖道坐在荒坟里,他身边全是不着片缕的妖媚姑娘,冲着他不断招手,跳舞:来呀,来呀!
他半夜醒来,打开窗户,就看见那个妖道站在路边,朝他微笑着,还招了招手,仿佛在说:来呀,来呀!
他知道,自己被这个妖道盯住了。
他不敢告诉家人,只好不断换地方住,每天都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不然不敢入睡,因为他一闭上眼,就是那些狐狸野鬼围在妖道身边,喊他过去。
他后来试着联系那个大人物,才发现大人物已经被双规了(后来被判了死刑)。
他越来越害怕,也觉得妖道的行为越来越诡异。
不管他去哪里,妖道都会跟在他身边,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和自己招手。
后来,他几乎要崩溃了,这一天,他走在成都街头,突见迎面一人,葛巾布袍,皂绦乌履,长歌而来。
那人长相清古,道骨仙风,哈哈大笑,说是要报一饭之恩,然后他在眉间轻轻一点,接着就消失了。
他身子猛然一震,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周围人来人往,人潮汹涌,他茫然地看着周围,哪有什么道人?
他看看远处,青天白云,心中一片豁达,似有所感。
他去了青城山。
他学着妖道的样子,盘腿坐在一棵老松树下,迷迷糊糊中,他就感觉到那个妖道一步步走近了他,然后朝着他扑了过来。
这种感觉很怪异,就像一股阴冷的黑气扑到了自己身上,钻到了自己身体里,拼命和自己抢夺身体的控制权。
他拼命挣扎,但是没用,那团黑气很容易就挤进了他的身体,他就觉得一股冷气顺着脚底板往上走,身上像过电,浑身都在颤抖。
那股气慢慢往上走,先是两条腿绷直了,然后腰部挺直了,接着脖子梗住了,最后脑袋也慢慢转动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那个妖道,身边围绕着一堆啾啾叫的小兽,小兽又变成了美女,围着他撒娇,他伸出手去,想摸摸小兽,却活活将小兽掐死了。
他低下头,那股气开始往头上走,走到额头时,突然停住了。
接着,那股气像撒了气的气球,嗖嗖往外跑,一转眼就从他脚底板跑了出去。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几乎和他脸贴脸对着的妖道,猛然醒了过来,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事情,撒腿就往外跑,边跑边从衣兜里往外丢东西,都是黄裱纸,上面画着看不懂的符号。
妖道没跑多远,朗朗白日的,突然降下来一串雷,不偏不倚打在他身上,将他烧成了一堆焦炭。
这个小记者才恍惚站起身,颤巍巍走到妖道那里,用树枝扒拉了几下,发现焦炭里就剩下一个人头盖骨做成的碗,还有一段人腿骨做的笛子,不知道多少年了,已经玉化了。
至于这个妖道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从哪里学到的邪术,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觉得,那个妖道刚才应该是要夺舍他,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夺舍到他印堂时,猛然被打出去了,接着被劈死了。
他想了想,应该是成都街头遇到的那个长相清古,道骨仙风的老道士,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救下了他。
他后来想了好多年,那个老道士是谁呢?为何说要来报一饭之恩呢?
他想了很多年,后来还是听袁阔成讲三国时,猛然想明白了。
我问他:那个人是谁呢?
他用手蘸着水,写了两句诗:
“玄德苍黄起卧龙,鼎分天下一言中。 可怜蜀国关张后,不见商量徐庶功。”

讲一个青城山活神仙的故事

讲一个青城山活神仙的故事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