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黑机构开价12万,买我的卵子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30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黑机构开价12万,买我的卵子

黑机构开价12万,买我的卵子

黑机构开价12万,买我的卵子

正和我视频语音的妹子,突然黑频了。重新接通时,她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在家里,刚刚爸妈进来了,吓得她关了视频。

这位大眼睛,白皮肤,小V脸的姑娘,只有19岁,是一家黑机构登记在案的“卵妹”。而黑机构号称,在他们的“卵妹库”里,有许许多多像她这样未谙世事的姑娘,正在待价而沽。

或是因为基金暴跌,被绿成了“韭零后”;或是因为欠下了一大笔消费贷,在急需搞钱的妹子们的微信里,“10天赚2-10万”的“兼职”信息,又开始活跃了起来,而这就是地下黑产——卖卵。

虽然此前,不少媒体已经报道了卖卵对女性的伤害,但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些黑机构的生意依然很好,甚至只要在微信里搜索“捐卵志愿者招聘”,就能跳出一大串黑机构的联系方式:

为了进一步了解黑机构的运作模式,我和我同事分别假扮成”卵妹“,以及一对想要买卵的夫妇,对3家黑机构进行了暗访,并且面试了开头这位姑娘。

让我们感到震惊并且悲凉的,不仅是”卵妹“对于卖卵的无知,更是黑机构的理直气壮、振振有词——一家黑机构的负责人,用一口如同播音员般标准的普通话反问:

“这钱,你不赚就被别人赚走了,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谁在卖卵?

第一家机构位于广州,微信上打着“爱心公益,招聘18-26岁女性志愿者“的名头,号称”关爱5000万不孕不育及150万失独家庭“。

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黑机构们惯用的伎俩,用”公益“、”爱心“这种字眼,打消妹子心头的疑惑,让她们以为自己是在做善事。

一加上微信,黑机构就要求我交一张表格,评估补偿价格。这张表格里除了年龄、身高、学历、有无传染疾病等基本信息之外,还要求上交素颜照片和小视频,并且会问是否有喝酒、熬夜等不良习惯。很明显,颜值、身高、学历,直接决定了你能卖多少钱。

当我追问这些个人信息是否会泄露时,对方信誓旦旦地表示,不用担心,这些都是会严格保密的。

然而,随后,当我假扮成买家,去另一家黑机构咨询时,对方二话不说就发过来了一堆妹子的信息,甚至连她们入学信息、在校信息都有。可怕的是,上面的姓名、学号等,统统没有打马赛克,仿佛这些都不是私人信息,而是一件件可以让人随意挑选的商品。

而这些妹子(如果信息真实的话),真的是要颜值有颜值,要身高有身高,不少人完全可以媲美小网红。还有妹子身高174cm,体重不到100斤,几乎是职业模特的身材了。

不过,她们的学历普遍都是大专及以下。根据黑机构透露的信息,整个卵妹市场上,有本科学历的妹子都不多。

而因为受年龄限制(26岁以下),所以现在的卵妹基本上都是在校大学生。不过,广州黑中介表示,他们那里也有一些上班族,去年年底就有个国企的妹子,第二次过来卖了。

那么,这些妹子为什么要来卖卵呢?黑机构表示,她们都有经济问题,不少都欠了消费贷,或者严重透支信用卡,有的数字还不小。

而此前,就有新闻爆出过,有妹子因为整容,欠下6万块钱,然后去卖卵,最后因为手术操作不当,差点丧命。而更有媒体揭露,如今不少网贷公司都和这些卖卵黑机构有合作,当妹子还不上钱时,就会怂恿她们卖卵还债。

可恶的是,这些黑机构本身,也继续用消费主义为妹子们洗脑。在黑机构的朋友圈里,我看到了这样的文案:

这些文案,不禁让人想到了当年那个小哥卖肾买iPhone的事儿。而媒体报道,如今,还有未成年“卵妹”,最小的竟然只有14岁!

而当我们假扮买家,面试那位19岁的”卵妹“时,妹子告诉我们,她现在是大专在读,父母都在企业上班,家境一般。她卖卵主要是想提高自己,去学自己喜欢的外语,或者音乐。

然而,当我们问起,这些学费为什么家里不给她出,以及她是在哪里知道卖卵机构的信息时,妹子却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期间,我同事还试图询问她是否知道卖卵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可是视频电话立刻断了,很可能是被在一旁监听的黑机构切断了。

▲黑机构发过来的部分“卵妹”

同为女性,看到妹子稚嫩、紧张,说话都在发抖的样子,我特别难过。

我们不知道她是否受过黑机构的事先“培训”——据了解,此类“培训”,通常会美化“卵妹”卖卵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让“卵妹”的形象看起来更积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买家卸下道德负担,觉得是在帮助上进的年轻人。

10天赚2-10万?不可能!

两天后,我提交了表格,当然,用的基本上不是真实信息。

对方看完之后,继续追问我要学历截屏,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学信网上,自己学历的私人信息打了马赛克,然后发了过去。对方一看是985大学的四年制本科,不停追问是真的吗?还问是艺术专业还是文化专业。

最后,黑机构给我的估价是12万。

我了解到,一般情况下,大专及以下学历,根据身高、颜值等情况,给出的价格是1.5-3万,本科则能在这个基础上再加几千到几万元。

恰如黑机构所言,在整个卵妹市场上,学历都是“硬通货”,本科可谓凤毛麟角,更别说985、211了,就连这些学校自考、网络学院的“卵妹”,都成了抢手货,被包装成“一流高校”学历,涨价出售。

虽然黑机构一再表示,取卵当天会一次性把钱付清,但当我询问,是否会签合同时,对方表示不会。

这里问题就来了,卖卵过程本来就在暗箱操纵中,如果黑机构到时候赖账,取卵之后不付钱,或者少付钱,作为弱势一方的妹子,怎么讨回公道?且不说这种黑产的利益纠纷根本没法寻求法律援助,妹子们甚至连一张基本的合同都拿不出来。

而当我同事假扮成“卵妹“的男朋友,给一家位于杭州的黑机构打电话咨询时,对方还透露,只要介绍”卵妹“过来,就能给介绍提成。至于提成有多少,对方表示”我只给你一个总价,你和妹子自己分,比如我估价10万,但你跟妹子说只能卖1万,妹子同意了,那么剩下9万都是你的。“

一家位于北京的黑机构开的卵子价目单里,学历大专的妹子,出售价格是4-6.8万(收购价1-3万),本科则要8-10万(收购价格4-6.8万),利润率不低。不用说,能给我开12万的黑机构,一定会以更高的“天价”卖出去。

而为了多赚一点钱,黑机构一定会竭力压低“卵妹”的报酬,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利润——而退一万步说,就算妹子们真的拿到了黑机构承诺的数目,她们也只是被层层盘剥的利益链底层。

“在国家大规模打击我们之前,

尽可能多搞钱”

在和黑机构聊的过程中,我反复询问,取卵手术是否对身体有伤害?黑机构则一直强调,这个手术很成熟了,不会有问题的。位于杭州的黑机构经理还表示,自己做这个行业都有七八年了,现在他们那里每天都有20-30台手术在进行,不会有事的。

但是当我追问,这个手术是否由正规医院的医生操作时,广州的黑机构反问:

正因为违法,所以手术也不会在医院操作,而是去一些所谓的“私人实验室“。

此前就有媒体曝光过,这些”实验室“,有些甚至是建设在农村二层小楼里,阴暗潮湿,无法想象,一台需要在无菌环境下操作的手术,如何在这样的实验室里进行。

更可怕的时,当假扮成“卵妹”男朋友的同事表示,担心女朋友的安全,想陪她一起去时,杭州的黑机构却回答:“你该呆在宾馆就在宾馆,该在寝室就在寝室,如果你跟去,拍下我们的操作过程,定位我们的位置,回头敲诈或者举报我,怎么办?”

而媒体报道过,前去“实验室“的路上,“卵妹“会全程被蒙住眼睛,没收手机,以防止她记下具体地址。这简直就是黑帮电影里才有的桥段,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既视感。

广州黑中介还告诉我,手术过程不会用麻药,并且表示“一点点疼而已,技术不好才用麻醉“。

但事实上,取卵的针长35厘米,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的手臂,针头也不细,这样的针扎进身体里,怎么会只有一点点疼?

曾有女孩在取卵过程中,疼得冷汗淋漓,大声尖叫,术后虚脱到连手术台都下不来。而黑机构不打麻药,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节省成本。麻药和麻药师的费用都不低,而以赚钱为目的的黑机构,不可能为了用完即弃的”卵妹“,支付这笔费用。

我还咨询了浙江省一家三甲医院辅助生殖方面的医生,对方表示,正规医院的医生不可能去做这种兼职,一是本身工作太忙了;二是这种事情一旦被发现,是要被吊销行医执照的,谁都不敢拿自己的职业前途冒险。

难以想象,在黑机构里,把长针扎进女孩卵巢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医生”。

此外,和正规医院做试管婴儿时,一次取十几颗卵子不同,黑机构为了提高成功率,会一次性取二十几颗,甚至三十几颗卵子。

北京黑机构发来的“卵妹”资料里,一位“卵妹”,一次竟被取出了35颗卵子!

女性一生也只能排出300-400颗成熟卵子,如此透支,难免为日后的早衰埋下隐患。

而只要上网一搜“卖卵”,就能看到大量受害者的案例,轻则生病,重则不孕不育。取卵会在女孩身体里留下至少5个创口,而此外,还会因为操作不当,感染等,引发严重问题。曾有女孩因为卖卵,最终导致卵巢刺激过度,重度糜烂,最后只能摘除子宫保命。

不过,当我询问黑机构,万一手术后,出现身体不适的反应,怎么办?对方轻描淡写地回答,只会给点消炎药吃。

但事实上,如果取卵后产生腹水,严重的时候需要去医院抽水,绝对不是简单吃几天消炎药就能压下去的。但对于黑机构而言,取卵之后,“卵妹”的价值就被压榨完毕了,他们何必再管她的死活?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这样的黑机构,居然生意很好。广州黑机构表示,他们马上要去上海开分公司;杭州黑机构的负责人也一副业务缠身的样子,让我们长话短说。可想而知,他们的“繁荣”背后,是多少妹子付出的惨痛代价。

事实上,刑法第225条清楚地以“非法经营”罪,来定义非法卖卵,并且根据恶劣程度,做出了量刑、没收财产等规定。

那么,黑机构知道自己在做违法的事吗?当然。但对他们来说,在法律边缘疯狂试探,能多赚一天黑心钱是一天。恰如杭州黑机构负责人所言:“谁会跟钱过不去呢?趁着国家大规模打击我们之前,尽量多搞钱。”

对于这样的作恶者,只有以下这个操作,才对得起他们:

最后,还想对那些有卖卵意向的姑娘说:不要卖卵!不要卖卵!不要卖卵!他们所谓的”高价”,可能只是以后你一个月的工资!

黑机构开价12万,买我的卵子

黑机构开价12万,买我的卵子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