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两个小叔子把老公吃的死死的,我干着急没招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2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两个小叔子把老公吃的死死的,我干着急没招

两个小叔子把老公吃的死死的,我干着急没招

两个小叔子把老公吃的死死的,我干着急没招

01

都说嫁给打肿脸充胖子的男人,要么忍,支持他继续“装”,要么直接离婚。

可是,对于结婚29年的人来说,两者都不是明智之举。

我叫晓云,今年50岁,丈夫苏大伟和我同岁。

按道理,在知天命的年纪,我俩早该参透人生,明白彼此才是相濡以沫的人,可偏偏苏大伟在“充胖子”这条路上,一去不返。

年轻的时候,我觉得男人好点面子,只要不是原则问题,都可以包容。

直到最近开始反思,我才彻悟,有些仗义,就是另一种自私。

02

先说说我们的家庭情况。

我俩都是河南人,目前安居在杭州。

作为普通工薪阶层,我们收入并不高,更何况还先后供养两个孩子一路读到硕士,经济压力可想而知。

最难的那些年,我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经常几年不舍得添置一件新衣。

苏大伟对自己更是苛刻,一条秋裤穿好几年,裤裆破了还舍不得丢。

我实在看不过去,抱怨了一句:“一条裤子咱还买得起。”

他却笑着说:“咱家负担重,能省一点是一点。”

可就是对自己这么抠的人,却时常在老家兄弟面前装大款。

03

苏大伟是家中老大,兄弟间互相帮衬,本无可厚非。

更何况,我们一直在杭州定居,两个弟弟在县城老家,平时也帮着照顾公婆。

公婆在世时,赡养父母的钱,我们一分不少的按月打过去,但苏大伟仍为自己不能在父母跟前尽孝,觉得有亏欠。

所以,对两个弟弟,他一向是有求必应,但两个弟弟却一心只想着“剥削”这个扎根在大城市的哥哥。

娃生病了,上学了,家里添置大件电器了,都得让苏大伟掏掏腰包。

实际上,两个弟弟的日子并不比我们差。

大弟夫妻俩都有工作,小弟两口子是公务员,县城本身生活压力就小,又无房贷车贷,日子很滋润。

04

苏大伟总说,不要过于计较,吃亏是福,可这些年来,福在哪里呢?

大弟的女儿和我女儿同岁,从高中起,小姑娘每年寒暑假都要来杭州玩。

作为大伯,苏大伟自然要大方的承包来回花销,这些就算了,还得帮她报假期补习班。

一个假期下来,好几千块砸进去,大弟一家连个谢字都没有。

我稍有意见,苏大伟就说:“有什么好计较的,侄女和女儿都一样,不是外人。”

05

孩子们高考那年,侄女的分数不是很理想,大弟打电话,让苏大伟无论如何要帮忙选一所好学校。

苏大伟在教育行业工作,自然是满口答应。

那些日子,他每天下班回家就帮侄女选学校,常常研究到凌晨一两点。

经过反复筛选,最后选定省内的一所专业类二本,结果刚好被压线录取,大弟两口子依然只字未提感谢。

我随口抱怨了一句,苏大伟反倒觉得是我斤斤计较。

他说:“兄弟间互相帮忙,不应该吗?你脑子里咋那么多想法呢?”

06

没多久,侄女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全家人都很高兴,苏大伟当即转了2000元红包。

随后,我们的女儿也收到录取通知书,结果大弟只回了个200的红包。

苏大伟总说,亲人之间不该计较得失,但也得将心比心吧。

侄女考上大学后,我才知道,这些年苏大伟暑假给孩子报补习班,大弟两口子压根不知道还要收钱,以为是苏大伟在学校的关系,而且,苏大伟也没提过。

现在,他又处处替大弟打圆场,说县城的人情来往就是这个数,谁有能力谁就多帮衬一些。

他这么一说,反倒显得我这个当嫂子的小气了。

直到婆婆去世,我才发现,根本不是我小气,而是苏大伟习惯在两个弟弟面前充大款,以至于大家都把他当冤大头。

07

2019年5月,婆婆去世了。

葬礼在大弟家举办,按老家的习俗,亲戚们随的礼钱扣除费用后由三兄弟平分。

因为这笔钱,两个弟媳明里暗里争执了几个回合,苏大伟见状,主动提出不要这笔钱,让给两个弟弟平分。

我不同意,他便劝我看开一点,说母亲刚去世,兄弟的和睦比钱更重要。

他这样高风亮节,大弟媳妇却不领情,礼金分完后,还找我们要电费补偿。

理由是,婆婆的葬礼是在她家办的,电费得平摊。

虽说电费没几个钱,但这样明目张胆的计较算计,让苏大伟自认为的亲情,瞬间崩盘。

08

那天,苏大伟在婆婆坟前痛哭,说自己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面子,结果还是让邻居们看了笑话。

他还说,婆婆前脚刚走,三兄弟就开始为了钱吵架,实在太丢人了。

我一边心疼他,一边又觉得他活该。

两个弟弟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还不都是他给惯的。

09

这件事之后,我开始刻意与苏大伟的两个弟弟保持距离。

既然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

可苏大伟执迷不悟,哭过之后,依旧是弟弟眼里的“好大哥”。

老家的人情往来,他全部揽在自己身上,因为他是老大。

有一次,一个不知拐了多少道弯的亲戚嫁女儿,苏大伟竟然要回去随礼。

我不同意,他就说:“都是亲戚,老人不在了,我身为老大就应该撑起这些来往,不然面子上挂不住。”

等他千里迢迢赶回去,两个在老家的弟弟却躲了起来。

苏大伟说:“我们苏家我就是代表。”

明明自己的日子捉襟见肘,可又不想被两个弟弟识破,凡事都要大包大揽,两个弟弟从不感恩,反而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我粗略算了下,苏大伟每年花在老家的人情不下一万块,如果把这笔钱省下来,他也不至于连衣服破了都舍不得换。

但在苏大伟看来,衣服可以将就,面子不能丢。

即使我们的小家不堪重负,即使我被此类破事弄得焦头烂额,他都可以为了那张薄面,选择视而不见。

10

去年十月,苏大伟的小弟到上海出差,期间出车祸住了院,电话第一时间打给哥哥。

我俩连夜赶去上海,并主动垫付了5000多元的治疗费。

小弟媳妇一时半会儿请不了假,苏大伟又留下来照顾了三天。

后来小弟痊愈出院,报销之后,归还之前垫付的医疗费,苏大伟却擅自做主,只要了2000元,另外3000元说是让弟弟买点补品养身体。

这件事情,苏大伟一直瞒着我,直到后来无意中被大弟媳妇捅了出来。

大弟媳妇话里有话地说:“大哥到底是生活在大城市,挣得多,几千块说不要就不要,回头也支援一下我们呗!”

我知道后质问他:“为什么不和我商量,这个家还是两个人的吗?”

再说了,当初小弟住院,我们除了垫付医药费,已经给他买了各种营养品。

于情于理,作为兄嫂,我们已经仁至义尽,借钱还钱,为什么不要呢?小弟两口子又不差钱,为什么要充这个大头?

苏大伟自知理亏,不停地给我道歉。

事已至此,我总不能逼着他再把这笔钱要回来吧。

只是,心里真的很难过。

11

我们虽然在杭州有房有车,可至今仍欠着四十多万的房货,而且,儿子已经到了婚嫁年龄,作为父母,总得为他将来结婚做些准备吧。

所以,我每月领了工资,从不敢乱花,总是省了又省,无论吃穿住行,都是基础款。

我喜欢摄影多年,一直想买台专业相机,可稍好点的机子都得过万,所以看了很久也下不了决心。

后来,种草的那个品牌有促销活动,优惠幅度很大,我动心了,可跟苏大伟商量时,被他直接拒绝,还说用手机拍更方便。

他说:“花那个冤枉钱干嘛,人家用手机照样能拍出大片。”

在他眼里,我培养个人爱好是烧钱,他把钱给弟弟就应该。

12

那天,儿子下班回来见我闷闷不乐,我便讲了这件事。

儿子沉默许久说:“是我爸不讲道理,妈,你也补贴补贴我舅舅,看他什么态度?”

和苏大伟一样,我也有两个弟弟。

从小到大,我和弟弟们感情都很好,但从未想过要占谁的小便宜。

作为成年人,懂得为各自的人生负责,是最基本的道理。

那段时间,因为疫情原因,开餐厅的小弟生意很惨淡,更是先后关了两家店。

我打电话关心他,小弟说:“姐,你和姐夫也不容易,我能扛过去,你别操心了。”

13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把这一桩桩的事说给苏大伟听。

我说:“亲人间的帮衬,也得有个度,千万别把别人的责任揽到自己头上,学会拒绝,才能让关系更健康。”

苏大伟沉默了好久,然后当着儿女的面向我保证,以后但凡跟钱有关的事,都会先征求我的意见。

老夫老妻,话说这到这个份上,我便顺着台阶下了。

毕竟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

14

这之后,又发生了一件事,我以为会彻底改变苏大伟对亲情的认知。

但事实上,要改变一个成年人的三观真的太难了。

年前,我骑电动车不小心摔了,小腿骨折,整整一个多月不能下地。

这期间,苏大伟小弟一家正好为孩子考学的事来找他帮忙,顺便探望我这个受伤的大嫂。

按正常人情往来,上次他住院,我们家出钱又出力,这次或多或少应该有所表示。

但并没有,小弟两口子空着手就来了,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在杭州那几天,他们嫌苏大伟做的饭菜不合口,苏大伟便领着他们,四处吃喝玩乐。

说实话,我并不差他们给的那点钱,但如此不提不念、理所当然的只进不出,真让人寒心。

15

小弟两口子回去那天,我跟苏大伟明确表态,对他两个弟弟,我已经彻底失望,这辈子都不想再来往。

他们自私自利,心里从没想过别人。

这样的亲情,是困扰,更是负担。

苏大伟气鼓鼓地说:“我不管别人,我只管做好自己。”

是呀,自从我们在杭州安家后,每到节假日,我们家就成了他家人的免费旅馆。

但凡要来杭州或上海,他们习惯性的找苏大伟出钱出力。

因为苏大伟一味充大,明明只是普通的工薪族,却表现出一个月挣大几万的“慷慨”。

苏大伟是落了好大哥的“名声”,可这样的“名声”却让我痛恨不已。

16

前几天,我又发现苏大伟悄悄给大弟转了一笔钱。

2月19号转的账,我3月5号意外瞧见的,这次的理由是:大弟夫妻俩吵架了。

大弟被媳妇赶了出来,在单位睡了一个星期沙发,身上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苏大伟一口一个大弟可怜,我却听得气不打一处来,两口子吵架,要我们家买单,这是什么道理?

平时他们好的时候四处旅行,吃吃喝喝,从没念过苏大伟的好,吵架没钱了,就找哥哥来化缘。

这事怨不得别人,只恨苏大伟心甘情愿当这个冤大头。

17

转账的事情曝光后,我对苏大伟真是哀莫大于心死。

他除了赔礼道歉,就是各种认错,但绝不改正。

我敢打赌,下次两个弟弟需要钱,他依旧会慷慨解囊,却从来不说,当初我们买房时,两个弟弟一个比一个会哭穷,生怕找他们借钱。

在苏大伟的观念里,只有大方掏钱,才能表达亲情,才能证明他们是兄弟,是血肉至亲。

我说多了,他便会说,他自己挣的钱,想给谁花就给谁花。

我深深替自己不值,也替他感到可悲,内心得有多空虚,才需要从别人嘴里找存在感。

18

我也想过控制苏大伟的钱、工资卡、支付宝、微信等等都实行封锁,甚至让儿女们给他施压,但也是治标不治本。

苏大伟当了一辈子老师,给学生讲了一辈子道理,难道这些他不明白吗?

所以,如果他自己不从根本上改变,我再怎么做都是枉然。

亲情纵然需要经营,但绝不是靠转账维系。

这样的亲情,根本不值得。

五岁孩子都懂的道理,五十岁的苏大伟却执迷不悔。

说到底,他不是大方,而是以无私的名义,理直气壮地自私。

跟这样的人过日子,除了心塞还是心塞。

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多少同款苏大伟。

但我很想知道,面对这样的老公,你们会怎么办?

两个小叔子把老公吃的死死的,我干着急没招

两个小叔子把老公吃的死死的,我干着急没招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