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发给陌生男孩的300条短信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2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发给陌生男孩的300条短信

发给陌生男孩的300条短信

发给陌生男孩的300条短信

北京大学心理学副教授徐凯文曾做过一个调查,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在高校,学生心理问题事关教育的核心。今天的故事,就发生在一所大学的心理咨询室。

2016年9月的一个星期三晚上10点50分,在学校开设的心理咨询室,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唯一一次。

高高瘦瘦,衣服肥大,棒球帽压得低,看不清正脸。这是我仅剩的印象。

平常40-60分钟的咨询,他一个人足足花了100分钟。值班的邓老师签完字后,又立刻追着他离开。宿舍门禁是23点,来不及思考,我一路狂奔,在最后一秒冲进寝室楼。

晚上回宿舍的必经之路

我一直没有忘记那晚的情景。一周后,再次翻开登记簿时,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翻阅那晚的咨询记录:名字、性别、专业、年龄这些都没填,只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把本子放回抽屉时,我不经意看到了老师的患者记录本。

上面记录着:重度抑郁症,有强烈的轻生念头,需要紧急自杀干预。

我赶紧合上本子锁上抽屉,脑中反复回放着一周前的画面。究竟发生什么令他丧失了活着的意志?

我试图做些什么。我在网上发帖问有经验的人,还打电话去免费心理咨询中心询问,获得的建议都是尽快让专业人士插手。在快放弃时,有人回复我说:“或许你可以每天给他分享一些开心的小事,让他慢慢发现生的乐趣”。

可我根本不认识他。

我想起那本登记簿上有他的电话号码。我决定记下号码,然后发匿名短信。“他肯定会好奇这人是谁吧?说不定会为了找出这个人而不断活着。”我越想越觉得有谱,临发短信前,换上了老家的电话卡,以防他猜到我的身份。

“今天下午的云多好看!有没有觉得像凤凰的翅膀?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看日落,天空真美啊!”我长舒一口气后按下发送。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一天后还是没有任何回复。我的心情急转直下,意识到这个人可能对一切事情都失去了兴趣。

就在这时,我收到了短信:“发错了?!”

我再次兴奋起来。如果要显得神秘,每天发一条效果会不会更好?

第二条短信的编辑过程比较复杂,我删删改改写了100多字,大概意思是说去图书馆的路上,看到乌黑的砖缝里整整齐齐地长出一排紫色小花,真佩服它顽强的生命力,相比之下我们人类却脆弱多了。

在我沾沾自喜时他打来了电话,我吓得差点把手机摔地上,响了好几遍一直不敢接。几分钟后他发来短信:“你到底是谁?我们认识吗?”我在短信框输入“一个关心你的朋友”后又删去。这种滋味不好受,像做贼般紧张,却又相信能使他有所变化。我决定一藏到底。

第三天我胆子大了许多,分享了一本书,还互动式地问:“你呢?”。隔了一会儿后他连着发来四条消息,除了表达烦躁外,还希望我自曝身份。

我不敢回复,还是每天编辑一条短信。今天吃的红烧肉不错,晚上看了两集纪录片,包括一朵云的形状、雨后的心情都悉数记录。在这之前,我从未发现自己生活里有这么多值得记录的时刻。

一连四五天没收到回信了。我开始害怕他已经自杀了。有一次,我看到邓老师红着眼走进咨询室,便试探着问她怎么了。她摆摆手离开。这更佐证了我的猜测。

那天我的社会医学随堂小测没及格,还和父母吵了一架,精心养护的植物也枯了,再想到他可能也死了,心情极其沮丧。没吃晚饭,一个人回到寝室早早爬上床,蜷进被窝。我划拉短信框,想哭却哭不出来,最后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羡慕敢做选择的人,活着总有无穷无尽的烦恼。我不敢像你一样,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没做完,但我会永远记得你。”

发完短信后,我忽然轻松许多。但很快又收到来信:“你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他没有说自己最近经历些什么,见我不愿露面,也不再追问。

我照例每日一条分享生活碎片,他回复“真好”或“那就好”。我们好像形成了某种默契。

有一天他主动和我分享起最近读得一本书——《秘密》。我立刻下单,希望能和他多一些共同语言。慢慢地我们的话题开始延展了。他说自己和室友很难相处,药理太难想转专业。

像是得到终极答案般,我一下泄气。在咨询中心兼职的那两年,我见过太多对学业迷茫的人,从大一到博士,他们或许曾凭借一腔热血报了医学,但现实困境明显,问题主诉里是否要转专业和退学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我从最初的同情,到逐渐麻木。

遍地都是类似经历的人,这么点事儿就值得轻生吗?

我的语气里夹着火,说:“我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受尽冷落,差点连书也没读完。村里分迁,爸妈给不到20岁的弟弟买了两套房,我一分钱没有,他穿7000多的运动鞋,我每个月的零花钱还得自己挣。但我偏不放弃,我学习成绩就是好,自己赚钱,还经常旅行,我要让他们看看我有多厉害!”

我好面子,事事都想争第一,从不和任何人提起我的家庭,怕放大自卑。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和一个陌生人发泄一通。

我过于急迫地想要找到致病原因,却忽略了“死”在我们彼此心中分量的高低。

一天后,他回复我:“其实我也不喜欢我的家庭,实在是太窒息了。”

后续的对话中,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正在加速低落。

2016年11月末,他发来一条短信:“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准备在明年4月1日死去。”那时我坐在教室中央,耳边是老师讲课的声音,但好像又置身于一个静音空间。

我不知道该报警还是立刻通知邓老师。深呼吸几次后,我给他发去一些鼓励的话,但都没有收到回复。我只好坦白身份,说:“我是你的同学,一直都很关心你。”

我把视若宝贝的一盆绿植放在图书馆天台,请他去取。那是半年前,我在园艺治疗师培训班获得优秀生的奖励。园艺老师告诉我们:“见到生长着的植物,人会充满希望。”一个礼拜后,那盆植物仍孤零零地立在角落。

本打算送给他的那盆绿植

我找过他。揪着“药理好难”这个信息,向正好转专业到药理的同学询问,对方只说没有注意到。

很快,期末考试到了,我开始把重心放回学习,准备拿到奖学金以缓解开支。从那之后,我们的联系就中断了。本以为能救人,到头来却是一场自我感动,还如此潦草地收场。

2017年1月,大三第一学期期末的散学典礼上,全体师生罕见地汇集在黑压压的广场。领导在台上历数了这半年来所斩获的成绩,但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散会后,我逆在人流中,踮着脚尖仰着脸,试图找到和他相似身形的男生。我打算向他坦白一切,并告诉他一定要活着。这也许是唯一确定的能和他相遇的场所。可仍是徒劳。

临近春节,因为和父母吵架,我赌气买了火车票去到千里之外的浙江。除夕的汽车站空无一人,我在路边吹了好长时间的风,才终于说服一个愿意送我到旅馆的面包车司机。他问我回家过年吗?我不吭声。晚上七点多,广播循环播放着热闹的祝福曲,车窗外烟花漫天。

手机震了一下,我收到一条的短信,只有三个字:“谢谢你。”那个号码很陌生,但我知道一定是他。

这正是: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发给陌生男孩的300条短信

发给陌生男孩的300条短信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