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2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01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同款父母,退休后最大的乐趣就是省钱。

那种为了一斤鸡蛋,可以天不亮就去排队的省。

为此,我跟爸妈吵了再吵,但最后,失败的居然是我。

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02

我和爸妈的战争,发生在他们退休之后。

自从他们赋闲在家,感觉比上班时还忙。

每次打电话,十有七八不在家里,而是在外面疯狂购物。

千万别以为他们终于想开,开始真正享受生活了。

恰恰相反,哪怕是为了买瓶酱油,他们也不惜花上大把的时间,把各大超市逛个遍,从中找到折扣最低的。

03

最令我头疼的是,从前上班时,他们还关心天气预报,看看新闻联播。

退休后,他们整天四处转悠,只接那些超市打折的广告宣传单。

然后,戴着老花镜,横向纵向比对,各种口算心算之后,拎着小布包出门去“血拼”。

有一次,两人走得匆忙,没带购物袋。

为了省掉那两毛钱的塑料袋钱,两人急中生智,一个在超市等候,另一个跑到学校门口,从那些派发校外培训宣传单的人手里,领了一个袋子回去。

我妈跟我打电话时,开心地向我汇报着他们的机灵。

那语气,仿佛不是省了两毛钱,而是赚了一个亿。

04

一个周末,离家8站地的生鲜超市开业。

为了招揽顾客,开业当天免费办理会员卡,每张卡送十枚鸡蛋,先到先得。

为了那二十枚鸡蛋,爸妈凌晨6点起床,坐最早一班公交车去领福利。

领完后,两人又倒了两趟公交车,送到了我家。

他们来到时,我们一家三口刚刚起床。

春寒料峭的时节,看着爸妈冻红的鼻头,和他们送来的“战利品”,我很恼火:“天还这么冷,你们要是冻感冒了,哪多哪少?谁家缺这二十个鸡蛋?”

可他们呢,似乎根本听不进去我的抱怨与心疼。

依然兴高采烈地讲述一大早的遭遇:“如果出门晚两分钟,就赶不上最早那班公交车了”,“幸亏带了马扎,不然腿真要站麻的”,“那几个排在最后面的,就没领到,这一大早的,白挨冻了……”

“这么辛苦,为什么还要去呢?”我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们。

可是,两人一边往冰箱里装鸡蛋,一边异口同声地说:“你不懂。”

05

是的,我真的越来越不懂他们了。

两人加在一起,每月的退休金有七八千块,但这收入跟他们的生活水平根本不成正比。

买衣服不能超过100元,我给他们买的品牌衣服,常年藏在柜子里,说等有合适的机会再穿。

然后,一年也不见他们穿一次。

好几次带他们出去逛街,我强行让他们把新衣服穿上。

结果,两人一到家,忙不迭地把新衣服脱下,然后还吐槽:“衣服那么贵,穿在身上怕刮怕脏的,喘气都不自在。”

再后来出门,他们直接拒绝穿那些“体面”衣服,继续穿他们寒酸的“老三件”。

以至于每次带他们进饭店时,服务员都会多问一句:“请问三位是一起的吗?”

再就是带他们去逛街,但凡稍稍贵一点的地方,他们一问价,服务员就会爱搭不理,他们碰过的东西,也丧着脸重新整理一下,言外之意:就知道你们不买,问什么问?碰什么碰?

说实话,每当这个时候,我是很讨厌那样以貌取人的服务员,但也很不理解爸妈何必把自己扮得如此穷酸?

谁有粉不往脸上擦?但我根本说服不了他们。

他们永远有自己的理由,和根本不肯改变的执拗。

06

一方面,他们克己节俭,但另一方面,他们这样什么便宜买什么的囤积,其实是巨大的浪费。

爸妈现有住房是120平。

在我记忆里,我们家一直是干净整洁的。

但自从他们退休后,家里反而变得无秩序了。

每次回去,看着所有角落都堆满了东西,我的心也塞得死死的。

平时只有两个人吃饭,可是,光大米白面就有上百斤。

而且,烧饭经常忘记按下按钮的老妈,在这方面表现出超好的记忆力,这袋大米是充值送的,那袋是特价买的,那袋白面是积分换的……

还有卫生纸、面巾纸、牙膏牙刷,用我的话说“感觉能用一辈子了。”

至于冰箱里,简直是一个微型肉联厂。

明明一顿饭只吃几片肉的两个老人,冰箱里却装满各种各样的特价肉。

07

有时候,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欠了什么巨额债务,需要如此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2019年9月,我好说歹说,才说动他们报了“夕阳红老年团”,去心心念念的西安玩一圈。

在机场进安检时,我妈把我叫到一边,小声地说:“闺女,我和你爸的银行卡在床头柜里,密码是你生日,万一我们有什么事,一切从简。那些钱,是留给你和你弟的。”

然后,她把我拉得离她更近一些,神秘而开心地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整整这个数呢。”

我一听就火了,用高了一分贝的声音对她说:“能不能说点吉利话?我是送你们出去玩,胡思乱想啥呢?”

我妈嘿嘿一笑:“以防万一嘛,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一切皆有可能。”

08

那天,我把爸妈连推带拉地送进了安检,看着他们进去才离开。

可是,从飞机场出来,一个人坐在车里,我突然就泪崩了。

想想他们平日里一分一分地省,但为我和弟弟,却几万几万地攒。

那句话说得很对,如果父母还过得很苦,那我们长大还有什么意义?

我一边哭,一边把这句话发到我妈微信里,并叮嘱她:“到西安好好玩,别不舍得花钱。”

我妈秒回:“当父母的,天生贱骨头,心甘情愿!我要关机了。”

09

我天真地以为,让父母见识更大的世界,接触到那些生活极为潇洒的同龄人后,他们会有所改变。

可谁知,从西安回来后,他们居然表示以后再也不出去旅游了。

那些风景真的到实地去看,还不如在电视里漂亮。

而且,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简直就是花钱买罪受。

我默默听着,心里很绝望。

气咻咻地说了一句:“你俩呀,就是心穷,没救了。”

10

然后,话还没说上几句,我妈就惊觉到家里的不对。

她用几乎是被抢劫般的语气问我:“你把我们的东西都扔了?”

是的,趁他们去旅游,我请了家政,把爸妈的房子进行了彻底的大扫除。

你能想象吗?硕大的冰箱里囤积了大量超市打折食品,光是冻丸子就有七八袋。

更难以容忍的是,整体衣柜里,塞满了长年不穿的衣物,有些毛衣已经脱线了,依然不肯扔掉。

而家里但凡可以塞东西的角落里,都塞着各种塑料袋、尼龙绳,购物袋……

那个家政阿姨整整打扫了一天,家里前所未有的清爽利落。

11

我本想以此给爸妈一个惊喜。

谁知,我妈发现不对劲后,各种追问:“那瓶醋哪去了?那件衣服那么新,怎么就扔了?那些购物袋都有用,你扔了以后我拿什么装东西……你这是调虎离山……你太过分了。”

说到最后,她居然要去楼下垃圾桶找我丢掉的东西。

那天,她连晚饭都没有吃,并且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都拒绝搭理我。

后来,老公出差,我请他们来我家帮忙接接孩子做做饭,他们才肯跟我讲话。

12

爸妈来我家后,把他们的节俭作风也带了过来。

用小的肥皂头,装进旧丝袜里,还可以用很久;餐桌上,他们不停地给我和女儿夹肉夹海鲜,但他们就吃那些便宜的素菜,还美名其曰:养生。

他们来之前,我们家的冰箱里也就几颗鸡蛋和一点点肉,但不出两天,他们就把里面装满了。

目测那些鱼蛋肉,够我们一家三口吃一个月。

看着那一拉开门,东西直往外掉的冰箱,我哭笑不得。

父母走到哪里,就把强大的囤积能力带到哪里。

更可气的是,那天下班回家,我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白色塑料桶。

我爸说,这是你隔壁栋装修不要的,放心吧,已经刷干净了,把平时洗菜、洗衣服的水攒下来,可以冲马桶。

还说:“你们年轻人不是天天提倡环保,节约用水嘛。”

望着那只格格不入的大塑料桶,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拎起桶就下了楼。

本来想扔进小区的垃圾箱,但想着他们一定会捡回去,于是,我出门把它扔到了大街上的垃圾桶。

13

因为这件事,爸妈又生了我的气,提前回了自己家。

我也没挽留,反而说了气话:“回就回吧,回去你们爱怎么买,怎么堆,我也不管了。”

然而,气话归气话,到了周末,我还是不放心他们,又回了家。

晚饭后,我们仨出去散步。

想着父母爱钱如命,我突然想逗他们开心一下。

于是,故意快走了几步,趁他们正看公交站牌时,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悄悄扔在地上。

是我爸先发现的。

两人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不是骗子设下的陷阱,可是,已经很晚了,四下无人,并不像什么套路。

他们迅速捡起钱,还问我:“是不是你掉的?”

我说:“谁现在还揣现金。”

我以为这样说过之后,爸妈肯定就顺理成章地把这钱留下了。

想想,平时买瓶酱油省两毛钱都高兴半天的人,一下子捡到两百块,怎么也可以开心好几天吧?

但事实证明,我又错了。

14

拿着那捡来的钱,爸妈东张西望,各种嘀咕:“年轻人都不揣钱了,那肯定是岁数大的人掉的,这得多闹心啊。”

“那咱等一会吧,没准丢钱的人能沿途找回来。”

然后,两个人就站在原地,左顾右盼地等“失主”,推测着失主发现丢钱后的焦急,商讨着万一等不到,这钱该怎么处置?

而此时的我,心情很复杂。

是的,我还是小看了我的爸妈。

他们虽然买东西图便宜,但,他们绝不占便宜。

15

那天的恶作剧,最终以我的坦白而告终。

爸妈怪我考验他们,气冲冲地将我甩到身后。

好在,路过一家水果店正做夜间大甩卖,爸妈忘了生气,大步流星地钻了进去。

他们在一堆水果里挑挑捡捡,一边比较着原来的价格,一边问我想吃什么……

他们唯一不算的,是吃不完烂掉会损失多少钱?而这些钱,完全可以买到适量的质量与口感都不错的优质水果呀?

而这一次,我没有提醒他们。

如果那是他们的快乐所在,我何必强行打断。

就算这次成功阻止了,那下一次呢?

16

第二天下班后,我在超市遇到一个阿姨。

她排队买完一袋特价绿豆,送到超市外面相识的铺面寄存,然后再重新排队。

如此反反复复,直到收银柜员都认出她来,说了她几句。

阿姨并不服气:“你们说一次限购一袋,我又不是夹塞,凭什么不给我结?”

走出超市,看着阿姨拎着那些绿豆很吃力的样子,我忍不住想起爸妈,想帮她一把,于是决定捎她一程。

在送那个阿姨回家的路上,我问她:“阿姨,我爸妈跟你一样,你们就不知道累吗?”

阿姨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啊,我们这一代人苦过穷过挨饿过,家里有粮,心里才不慌,而且我这些绿豆,也是给孩子们买的。”

“还有啊,老了,不能赚钱了,省一分就是赚一分。”

“还能省,还会算计,就觉得自己还有用,人要是没用了,精神气也就没了。”

那天,把阿姨送到家后,看着她操劳又喜悦的背影,我心里热浪滚滚。

看别人家的父母,才更懂自己的父母。

那一刻,我开始重新思考爸妈的节俭与囤积。

17

就像心理学家所说,我们没有经历上一代所经历的贫穷、饥馑、匮乏,没有像他们那样,为了吃上一顿饱饭而穷尽所有智慧和体力。

他们疯狂的精打细算,是基因般的饥饿贫困记忆在制造危机意识。

我们与父母之间,不是隔着一个时代,而是隔着一场基因的突变。

事实上,在这个囤积旧物、辎铢必较的群体背后,是一代人的饥馑记忆,也是一代人被时代抛弃后的迷乱和无安全感。

无情扫荡他们的生命经验,执着地要求他们按我们的意愿生活,其实何尝不是干预他们的生活,生硬地将他们带入我们的价值领域。

当我们拒绝被父母逼婚催娃,讨厌他们对我们生活方式的指手划脚时,那么,我们应该首先停止对他们生活方式的粗暴干预。

如果这样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那么,在没有影响到别人的前提下,这何尝不是他们的权利与自由呢?

18

又是一个周末,我陪妈妈去超市。

为了包一顿饺子,她韭菜在市场里买,虾仁去了海鲜批发市场,而肉馅去了超市,因为当天打折。

怕我不耐烦,她好几次小声地赔着小心:“要不你别陪我了,你先回家吧。”

我挽了挽她的手臂,说:“老妈,你想怎么买就怎么买,我送你去。”

闻听此言,我妈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没说反话?”

我搂搂她:“当然没有,只要你高兴,怎么着都行。”

那一刻,我妈高兴得像个被准许打游戏的孩子。

而我也在心底彻底释然:小时候,父母宠我,现在他们老了,我也要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溺爱他们。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凌晨5点我家的贱骨头又溜出门了,我一边恨一边抹眼泪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