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银发就业族:我老了,但还要糊口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2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银发就业族:我老了,但还要糊口

银发就业族:我老了,但还要糊口

银发就业族:我老了,但还要糊口

延迟退休被社会热议,其实许多人不知道,在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有约3成仍在工作。有人是为了发扬生命的价值,有人仅仅是为一口饭吃。

74岁的上海老人顾璠的英语辅导班,开在一处菜市场旁的照相馆内。5年前,他成了一群小学生的英语辅导老师,不收报酬。

69岁那年,顾璠一次到菜市场买菜,遇见水果店的女摊主正训斥孩子。他留心听了一会,发现母亲生气的原因,是孩子英语考了27分。他和那位摊主妈妈攀谈了起来,知道了孩子叫李欢,读小学三年级,李欢妈妈的愤怒来自无奈,因为她经济拮据、也没读过几年书,自己不会教也报不起培训班,不知如何帮助李欢。

就是一瞬间的念头,顾璠自告奋勇给李欢补习英语。起初,他和李欢约好,每周六周日早上进行补习,地点就选在李家水果摊后面,李欢平时做作业的地方。水果摊里空间狭小、灯光昏暗,一位老人和一个读三年级的孩子,就这样组成了补习拍档。

补习了一段时间,附近几个孩子的家长听闻了顾璠给李欢补习的事情,找到顾璠,商量着请顾璠给孩子们补习。而家长们一起到附近的照相馆,请店主在店里空闲时,借用场地给顾璠和孩子们上课。

来上课的,都是些沪漂商户的孩子。最高峰时,顾璠一个人教6个孩子。

在中国,法定退休年龄为男性60岁、女干部55岁、女工人50岁,实际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在世界范围内,中国是退休年龄最早的几个国家之一。已经退休的老人中,有3成老年人像顾璠一样,退休后继续工作。

顾璠发现李欢基础很差,不会读单词,英语中的“主谓宾”也区分不了。于是,他给李欢制定的学习计划,是从根基的26个英文字母教起,等李欢熟练运用后,再教他最基础的语法,掌握后才是更复杂的语法,层层递进。

门外汉的顾璠教育学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教低年级学生知识时,他把读高年级的孩子也叫来听课,复习巩固以前的知识。教高年级的时候,就让低年级的学生出去玩。

顾璠还有一套独门秘方,他形容这种方法为“弯道超车”,其实,就是提前教学生下学期的知识。在他的巧思里,这样一来,等学校的英语课教这些知识时,其他学生还一脸茫然时,自己的学生已经能够对答如流。

这不是造假。顾璠想着,这样一来,这些向来被低分和低评价所打击的孩子们,就有机会培养起学习的自信心和积极性。

很难说清顾璠老人这番用心的设计发挥了多大成效,但李欢从原来27分的成绩,一跃上升到班级第三名。

顾璠在老年学校教授摄影

和年轻人相比,像顾璠这样再就业的银发族很少主动更换工作。

人生的前半段,顾璠是一名集成电路工程师,工作需要常年阅读外文材料,因此拥有坚实英语功底。60岁那年从一家国营企业技术管理岗位上退休后,他被上海一家民营大企业返聘,继续工作到65岁,聘期结束后才离开。

二次退休后,顾璠在老年学校拥有了教职,每周负责两节半小时的摄影课。工作时,顾璠就喜欢摄影。退休后赋闲,他有了时间参加艺术沙龙,得以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摄影作品。一次参加沙龙之后,一名在老年学校任校长的观众在他上台讲解作品后找到他,邀请他到学校给退休职工们讲摄影课。

69岁那年成为孩子们的补习教师后,顾璠也没有放松摄影课的教学工作。

北京东三环外的十里堡地铁站,工作日里,老人王兵是最早“到站”的上班族。

王兵总是在天亮前醒来。3月15日,凌晨5点过王兵简单收拾后,给自己套了4层上衣,穿上一层秋裤和一层棉裤,临出家门,又披上一层绿色的棉大衣,戴上口罩和棉帽,出门载客。

沙尘暴在这天抵达北京,日出之后周遭被一片黄色笼罩,许多人以为自己在黄昏中醒来。后来,还有人形容这如同电影《银翼杀手2049》里的场景。

王兵没有这样的想象。6点钟前,他和他的红色三轮车出现在地铁站出口,等待着第一波上班族到站,把他们送到附近的单位上班,以此换取酬劳。

王兵今年62岁。他脸上生了几颗老年斑,两颗门牙脱落之后他一直没去医院补牙,笑起来的时候,牙齿中央的大洞就露出来,说话也不可避免地漏风。所以他与人聊天,往往要凑近了说话,方便别人听得清他说的,也方便他半聋的耳朵接受信息。

在十里堡地铁站开三轮车5年,王兵老人不特地招徕客人,也有做不完的生意。自接上第一位乘客起,几分钟内,王兵随身携带的按键手机响了4、5次,是相熟的上班族打电话来约车。早高峰时期,每隔10分钟,王兵就要拉一位客人。之后,他回到住处,但不为了休息。小区里邻居知道他做着这摊生意,一些家长就付费给王兵,把每天接送孩子上学的事儿交给他。

打来约车的电话少有间断。中午,王兵只有关掉手机才能短暂地安静一会,午睡,不被吵醒。醒来后,他开着三轮车继续拉客,直到深夜。

每周7天无休,王兵的工作日比他拉的上班族客人们还满。北京沙尘暴那天,王兵一共跑了33单,挣了273块。

王兵在地铁站外等客

退休前,王兵在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作了23年,是厂里的一名钢铁搬运工。钢铁搬运工属于有害工种,根据法律法规,王兵55岁就退休了,他被机床厂买断了工龄,得到了6万块钱的退休金。

退休7年,王兵换了4份工作。起先,他在一家餐厅当洗碗工,每个月工资2千,比没退休的工人少1千多,干了半年,被餐厅领导带来的“关系户”顶替了。

没有办法,他到路边摆地摊,一天挣一二十块,王兵不嫌少。之所以现在开三轮车拉活儿,是因为摆摊时结交了一些拉三轮车的骑手,听闻拉三轮车好挣钱,就收了地摊,全职拉三轮车挣钱。

靠拉三轮车,王兵每天能得到两三百块的收入,头3年他就存了20万元。可惜,后来他生了一场交通事故,那20万,全用在了打官司与付赔款上。

王兵是个老实的司机。同样的距离,同行往往要价15元,到王兵这里,如果遇上熟客,他可能只要5块、10块。下雨天提高收费,在同行中约定俗成也合情合理,但王兵仍旧照常收费。

早些年,王兵接送客人到地方后总不吝啬帮客人把行李搬上楼。

但2020年年初,他生了脑血栓,康复后腿脚不再利索,走路一瘸一拐,就再没法帮客人搬行李了。体力也大不如前,他就把下班时间从深夜11点提前到9点。

老人的热心肠,没有帮他抵御一些想占他便宜的小心思。王兵用来接单的手机是一台老年机,这些年流行微信收款,他一开始放了儿子微信的二维码,客人微信付款的信息提示会发到儿子的手机上。后来父子俩发现,一些熟客发现老人不能实时知道付款结果后,利用这点跑单,有人只付1块钱车费,有的“熟客”,干脆只是假意付款,用不同方法骗过王兵。

王兵说起这件事没带怒意,只说那之后他让孩子给自己买了一台智能手机,及时记录收款情况。但接单时,他还是习惯使用那台老式的按键机,因为屏显和按键字号大,打电话时更方便。

66岁的退休工人张伟,目前是北京市朝阳区的一名环卫工。2017年经熟人介绍,他在朝阳区常营街道找到一份环卫工作,每天工作8小时,一周休息一天,不包吃住,没有额外福利。

常营街道环卫工领队王峥告诉笔者,他合作的清洁工基本上是附近退休的居民,小区里擦楼道的都是六七十岁以上的工人,两千多块的工资还不够交房租,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干。“老人们在家没事,容易跟家人发生矛盾,还不如出来干点活,锻炼一下身体。”

有研究显示,银发族重回职场的最普遍原因,是需要经济来源。由于区域间养老金发放数额标准差异较大,绝大部分农村老年人难以依靠养老金生活。

张伟决定再就业,是迫于生计。张伟老家在河北,年轻时是乡人民公社一名拖拉机维修工。张伟的老伴没有退休金,张伟退休后每月领的2500元退休工资,就成了老两口全部的生活来源。

2500元只够两人日常开支。进入老年之后,张伟和老伴陆续被诊断患有高血压、动脉硬化和高血脂等老年病,到医院看病,开一副药就要花掉四五百块。每张医院账单,张伟的医保每月可报销80%,而张伟妻子的新农合能报销50%,每个月,他们还需要自己准备一千多元的医药费。这部分支出,单靠张伟的退休金难以支持。

张伟夫妇虽有一个女儿,嫁到了北京,但女儿家并不富裕。女儿在家做自由职业,女婿是快递员,全家的收入不高,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外孙女,孩子的教育费是家里开支的大头,也很难承担父母的养老费用。

思来想去,张伟决定找份工作帮补生计。老两口住在河北,相隔不远的北京待遇更好。于是女儿和女婿把张伟夫妇接到了北京,方便张伟在北京找到薪酬更高的工作。

不管是不是为图财,老人的再就业求职并非易事。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老人们,年少时只有少数人接受过高等教育,步入社会时,招工对学历要求也不高。但眼下不同,许多工作要求年龄与本科学历,光学历一项,就让他们与当下许多工作机会绝缘。加上体力跟不上年轻人,许多没有一技之长的老人只能干一些脏、累且酬劳不高的工作。

60岁那年,张伟成功应聘过北京市一个区级公有单位的保安。他年纪大,体力远比不上年轻人,用人单位之所以雇佣他是因为用工成本低廉。
根据国家规定,年满60的退休职工返聘时,只能签署劳务合同。和签订劳动合同不同,雇主无需为签订劳务合同的职工购买社保,职工也无法享受工伤保险赔偿。

当时,单位以每月1400元的工资雇佣了张伟,不负担社保。在用工成本低廉的情况下,像张伟这样年龄在60岁上下的老人,一些对体力要求不高的岗位其实愿意雇佣。

到了2016年,北京市的劳动政策收紧,社保中心按规定清退了所有60岁以上的职工。张伟后来得知,他们离职后,单位要按照新的用工规定,招收一批60岁以下的员工,给他们上五险一金。

被餐厅辞退后到开三轮车前,王兵咨询过几份在住宅小区当保安的工作。别人一听他55岁了,连忙拒绝。“55岁来养老呢,只招50岁以下的”,一位招工负责人曾当他的面这样说,认为他的体力,无法胜任住宅小区的安保工作。

临近春节,外地保安回老家过年了,实在找不到人,小区物业才招了王兵。也就做了一个月。春节后,年轻人们返回北京,王兵就被开除了。他很气愤,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现在,那些需要从十里堡搭车去单位的上班族也习惯了王兵的存在。

2020年初,他突发脑血栓倒下后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期间,手机都被客人打爆了,他只能拒单。后来腿逐渐恢复,他不再需要拐杖支撑,但走路仍一瘸一拐,就又心潮涌动想去拉客。儿子劝他:“你都脑栓了,还去拉活儿,万一再出什么事,房子都得卖了。”妻子每见他要出门,就拿起木棍抽他那只欠缺直觉的腿:“我把你的腿打折了,你就出不去了”。

两个月后,王兵的双腿都被抽肿了。家人仍劝不住他,只好作罢。

王兵说自己不缺钱,之所以继续工作,纯粹是因为闲不住。

宅在家里的生活无法带给王兵老人乐趣——王兵耳背又不识字,看电视节目总是一知半解不得劲,家里也没有多少家务可做,所以待在家里对他来说,除去吃饭,就剩睡觉。

王兵说,坚持工作多少也和他母亲有关。他母亲90多岁了,至今每天出去摆摊。他总觉得自己才60多岁就呆在家里度日,还不如出门去,要么锻炼,要么摆摊挣钱。以后数十年的日子,不能就在家中毫无波澜地度过。

失业在家之后,张伟发现随着收入一起失去的,是他作为长辈的底气。

赋闲之后,张伟常常负责带外孙女出门游玩。一次在外,外孙女说起,想吃一次麦当劳。想起去一次需要花掉好几十块,自己一个月的退休金不多,负担不起,他只能搪塞过去。但他很快发现,外孙女在那之后就不愿意跟他一起出门了。

“在她眼里。我是一个穷姥爷。”张伟说着,没有停下手中清扫地面的动作。

当环卫工工资不高,3年来只涨薪100元,但张伟十分珍惜这份工作,因为它得来不易。不当保安之后,他四处找工作,一整条街上贴的招聘广告他逐一看过,跳过有年龄和技能要求的,一个个打电话过去问,一无所获。一度,他在路边捡破烂,每个月能捡两三百块。

当环卫工的工资,张伟每月拿出一大半来补贴给女儿家,一个月所剩无几。张伟不觉苦恼,有收入这点,至少让他在女儿女婿家能抬得起头。

工作除了给老人们带来尊严,还有成就感和被认同感。

从前,顾璠乘车都是给别人让座。有一次坐公交,一位七八岁的孩子看到顾璠花白的头发,给他让座。“那就像雷电打在我的脑袋上,刚才我还跟一群年轻人一起工作,突然间我就成为老爷爷了,仿佛我马上就要离开人世一样,给我的触动特别大。”

给孩子们补习英语这件事,不知不觉坚持了5年,与顾璠退休后第一份返聘工作的时间持平了。

每到周末,孩子们都盼望顾璠到来,每周六日早上9点,他们提前坐好等待顾璠上课,这让顾璠收获了久违的被需要感。

年轻时,顾璠意气风发,作为技术骨干,他在工地指导工人施工,爬几十楼都没有问题。

可当顾璠逐渐老去时,他猛然发现自己被社会边缘化,成为被照顾的对象。“过去单位一出什么事,他们就说赶快把老顾喊来,他有办法解决。后来,他们说这些事就不要麻烦老顾了,免得他跑来不方便。”顾璠失落地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公司的主力军了。

起初他曾担心自己教不好学生,“27分变28分就没意思了”。好在,学生的明显进步让顾璠感到满足,“就像我在工地上参与的项目,在长安街上竖起了高楼大厦,所有的工程技术人员都感到高兴。”自己晚年的余热仍能给社会创造价值,这是他五年来能坚持下来的动力。
这正是:
曾是锋芒刺蔷薇,难挡秋风岁月催;不见离人劳苦泪,韭州风萧春不归

银发就业族:我老了,但还要糊口

银发就业族:我老了,但还要糊口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