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蹲族:从职场退守卧室,锁上房门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24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蹲族:从职场退守卧室,锁上房门

蹲族:从职场退守卧室,锁上房门

蹲族:从职场退守卧室,锁上房门

林中出现两条路,一条通向996大厂和快节奏的都市,另一条通向小地方的卧室。一些自称“社会化失败”的年轻人,选择从竞争时代蒸发,退回房间,锁上房门,不再面对职场。他们在网络上组建了“家里蹲自救同盟”,参与者达27162人。他们就像是被高速运转的时代列车,遗忘在站台上的人。

为什么不工作?

今年29岁的梁霞留着利落的短发,戴着六百度的近视眼镜,从外表看,像一位干练的职场女性。但就在她进入社会的三年中,换过十一次工作。
她家在山东省德州市的一个小县城,没什么大企业,更多的是几个人的小公司。这些公司大多工作时间长,员工流动性频繁。

第一份工作是办公室文员,她只干了一个月,她觉得办公室的同事上班时叽叽喳喳,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整天给老板打小报告、说三道四。给老板买奶茶,也被她认为是在“阿谀奉承”。久而久之,自己就成了孤家寡人。老板请同事喝奶茶,唯独没有她那份。她担心自己长期在这种环境下工作,会抑郁。

第一次辞职,她在家里呆了半年。一开始她也不适应家里蹲,每天忙着浏览招聘网站。但过了几天,她却觉得在家呆着很舒服,每天睡到自然醒,再给自己泡一杯香茶。摊开画纸,画几幅小画。或是坐在钢琴面前,弹一首悠扬的曲子。父母从小望女成凤,拿微薄的薪酬培养她的才艺,但她却只学了一点皮毛,给自己留了一点爱好。

梁霞用来作画的画笔

可到了第二个礼拜,父母就不高兴了。他们年近五十,父亲是机械厂的装配工,母亲也在车间工作,工资不高但也辛苦了十几年,他们无法理解梁霞不上班的状态,母亲很恼火,整天在她耳边唠叨,一个大专生找工作不是很容易吗?你怎么就不行呢?更严重的时候,直接给梁霞下最后通牒,我们不想养你了,你必须离开家。

梁霞顶不住父母的压力,找了一份淘宝客服的工作。工作时间从早八点到晚十一点,月薪仅四千,没有休息日。她不止一次动过辞职的念头,特别累的时候会埋怨,难道人活着就是为了工作吗?崩溃源于一次发烧,她一边输液,一边顶着昏沉的脑袋工作。父母看到她带病工作的辛苦,忍不住劝她辞职。

父母松口后,她迈着轻松的脚步回到家。此后,梁霞就不断在工作和家里蹲的生活状态之间转换,开始时会纠结,自己到底要一蹲到底还是想办法适应社会?离职次数多了以后,她失去了去上班的勇气,决定要多在家休整几年。

钟浩宇再次在考研的考场上交了白卷,答题基本靠蒙,半个小时就做完了。考场上没有手机,也不能早交卷,剩下的时间只好趴在桌子上睡觉。

这是他第三次考研,临考前半个月,考研资料上积了一层灰。里面的专业术语显得陌生,他试图规律学习,但十分钟以后就开始刷手机,大脑很难转动一圈。他翻出高中时的笔记,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懂笔记本上的解题步骤。他知道,每年交的考研费,不过是在浪费钱,但考还是要考的,考试能证明他在努力,而不是啃老。他的社交软件签名永远是,考研中,希望这次能上岸。

钟浩宇的考研书籍上蒙了一层灰

今年27岁的他是家中备受宠爱的独子,高一时他吵着要学美术,学习花费极高,家中并不富裕,但父母却力排众议,要实现独子的心愿。纯艺专业本来就不好找工作,更何况,大学四年,钟浩宇专业绩点倒退至班级倒数后十名。

2017年毕业后,投了几百份简历都没被录用的他,只得回家准备考研。前两个月还能坚持每天六点起床,准时开始复习,但家里氛围松散,他很快就坚持不下去了,他关掉了闹钟,每天醒来抱着手机床上一趴,看小说、漫画、追剧,但只要一拿起书来就困。

父母只有初中学历,从不过问儿子的学习,根本不知道儿子在房间里干什么,还怕他看书枯燥,给他买了许多零食。长期下来,钟浩宇习惯了懒散的状态,他也想出去上班,但发现家里太舒服了,他无法挣脱。

从竞争时代蒸发的人

在大厂年轻人一边自嘲996,一边忧心掉发问题的当下,“焦虑”已成为大城市的共有情绪。都市年轻人每分钟都害怕掉队,可是另一部分年轻人却或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自我放逐。

他们退出大城市,锁上了自己的房门。不上班、不学习、不出门参与现实社交,依靠父母资助生活,成为“家里蹲”的一员。

为了寻求相互慰藉、抱团取暖,他们在豆瓣上建立了“家里蹲自救同盟”小组,参与者达两万七千人。小组成员自称为“蹲蹲子”,是一群没法赶上高速运行的时代列车,从此被遗忘在时代站台上的人。

之所以成为家里蹲,部分人是因为自身缺乏努力适应社会的意愿,再加上家人的纵容和溺爱也为其提供了空间。但另一部分人,是因为社恐、抑郁症等心理疾患导致的“社会化失败”。

梁越不堪工作压力,2017年告别了四年的沪漂生涯,从上海辞职回到千里之外的山东家乡。

今年30岁的他曾是一名月入过万的服装设计师,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工作特别忙的时候,晚上九点半才能下班。回到合租的房子后,给自己点一份麻辣烫当晚饭。一边吃外卖,他一边打开手机搜索:怎么治疗失眠?

有一段时间,他忙着一个大单。压力过大,他开始整夜失眠。网友推荐的方法他都用了一遍,睡前放歌,洗热水澡,泡脚,听助眠音频。这些都没用,他烦躁易怒,头脑发胀。白天在工位上,他常常出错。

祸不单行,此时家乡偏偏传来噩耗。母亲出车祸导致左胳膊骨折。父亲让他不要回家,可他却想着过年时父母期盼的眼神而无法入睡。于是决定辞职回家陪床,病床前,他自责落泪,脑子里像是有无数个声音在说话,看到医院的窗户,总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最终,他被确诊为抑郁症,用了药物后,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但在家里蹲的日子里,他每天都要跟抑郁作斗争。虽然服药后不再失眠,但却因为睡眠时间过长,无法集中精力做事。他大学时爱玩游戏,最高记录一天可上线8小时,但现在他有了充分的时间打游戏,却失去了兴趣。

药物使他发胖,由于长期宅家刷手机,他的近视增长了200度,路边门店的牌子都要凑近才能看清。手机拿远一些,就看不清上面的字。

而朱泽回到家里的原因,则是由于从小就有的“社交恐惧”。他不是找不到工作,也不是怕累,他只是害怕跟人接触。

朱泽家在山东中部的小县城,卧室朝南,2016年大学毕业后没考上研究生,开始家里蹲。他拉上厚实的窗帘遮住阳光,整个房间显得很阴暗。23岁的他躺在床上,头发用皮套扎了一个马尾,脸色苍白,眼角挂着乌青的眼袋。外卖盒子和零食堆积在床头,膨化食品的碎屑落满床单。

退出的道路

钟浩宇的日子过得太美了。十年前年村子拆迁,家里靠租房就有大把银子花。父母也不上班了,每天给他做好吃的,春秋季还带他出去旅游。
蹲了一年后,钟浩宇的身体素质下降,每天打不起精神,大学时他曾是篮球队员,但现在做一个俯卧撑都气喘吁吁。他瘦得能看到自己凸显的肋骨,胳膊上的肌肉也退化了。

他把自己的危机坦诚地告诉父母,父母依然鼓励他呆在家“看书”,还决定给他买个跑步机锻炼。父亲坚信他一定能成为画家,还宽慰他,咱家有房子,也有存款,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在父亲慈爱的目光中,他觉得自己并不是啃老族,而是父母唯一的孩子。

他找到了“家里蹲自救联盟”豆瓣小组,其中有很多他的同类——家里有房且不愿独立的年轻人,他们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家在小县城,远离竞争激烈的大城市,安心地在父母的庇佑下做一个废人。

钟浩宇把这样的网友聚集起来,组建了一个群,在群里互相发红包刷存在感,他甚至在网上交到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女性朋友,常常给她们寄礼物、发红包、打情骂俏。

看到带病辛苦工作的女儿,梁霞的父母接受了她“家里蹲”的现实。梁霞可以心安理得地呆在家里,睡到太阳升得老高,再下楼买早点,早点铺的大姐都认识她了,会问她,你为啥现在才吃早饭?梁霞撒谎说自己刚下夜班,拿上早点匆匆忙忙地就走了。

蹲了一年后,梁霞工作存下来的钱花光了,出门买东西,就必须得去父母放钱的抽屉里拿。父母发现后,故意多放一些。他们也不再总是唠叨她,而是下班后带着女儿一起遛弯。梁霞一只手牵着爸爸,另一只手牵着妈妈,一家人说说笑笑,看上去其乐融融。

每到此时,梁霞总是想起小时候散步的场景,自己也是在中间,吊着爸妈的胳膊,双脚腾空。但现在,她已经比父母还高了,不再能像从前一样了。

接受了“家里蹲”现实的父母,开始忧心:孩子一辈子靠父母不行。结婚,是他们能为孩子想到的出路。只要能结婚,赚钱可以先放在后面。

钟浩宇三年考研均告失败,父母坐不住了。母亲急着抱孙子,儿子已经27岁了,不能再蹲在家里备考,应该先结婚。他们对儿子极有信心,家里有钱,儿子长得帅还会画画,怎么会愁找女朋友呢?

梁霞的父母也抱着同样的想法,他们认为,女孩结婚后,可以上班,也可以不上班,都可以过日子。于是四处托人帮女儿找对象。

只是,每当亲戚朋友问到女儿情况时,父母仍然会心虚,撒谎说梁霞正在准备考研。亲戚们有时会夸奖两句:“看,人家孩子就是有眼光”。这句话听起来,有一种虚假的客套。

其实,梁霞也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其中还有一个男生喜欢她,会经常给她送一些小礼物。自从梁霞开始家里蹲之后,这个男生就渐渐疏远了她。

而对于从小就成绩优异的朱泽来说,“家里蹲”的时光充满了折磨。他从小就是亲戚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就算到了大学,在全系也排名前十。父母并不了解什么是“社交恐惧”,只认为儿子的性格内向,只要多练习跟人交往就能克服。朱泽曾试图跟母亲沟通,总是换来母亲的一声冷笑:“人是老虎吗?人会吃你吗?笑话。”

朱泽每个月都会收到父亲的红包,红包上写着:“小泽,爸爸爱你”。钱不多不少,刚好两千元。朱泽只用这些钱来买外卖,打游戏也从来不充钱。大多数时候,朱泽都紧闭着房门,母亲只会隔着门,声泪俱下地控诉:“你不出去上班,我死都闭不上眼睛”。

但偶尔遇到母亲心情好的时候,她会推门进来,像小时候一样招呼他:“小泽,来帮妈妈收拾一下”。母亲会麻利地揭下床单,让他抓着被角,一起用力褪下被罩。那时候母亲的眼光温柔,小时候他每次他拿着全班第一的考卷回到家,母亲也是这样的眼神。他多想回到那个时候。

在家里蹲的时光里,如何处理跟父母之间的关系,是每个“蹲蹲子”都必须面对的难题。梁霞经过多次抗争,终于得到了父母的“理解”,虽然这份理解显得如此无奈;钟浩宇虽对现状不满,但可以坦然接受父母的关爱;朱泽一直在父母的不理解中痛苦挣扎;而对于罹患抑郁症的梁越来说,父母的爱却显得有些沉重了。

母亲的骨折还没好,就开始打着石膏做儿子最爱吃的菜。而父亲则会替儿子抵抗外面的风言风语,关系好的亲戚跟梁越父亲说,梁越从上海逃回来就是为了啃老。父亲一听立马怼回去,我就是喜欢他啃老,怎么了?

可梁越却感到一种“不能承受之重”,别人家都催婚,但母亲只是劝他放松心情;父亲天天逗着他玩,从不说一些励志鸡汤。甚至,一向讨厌猫狗的父亲突然提出来,要给他买只柯基狗养。

沪漂四年回家后,梁越有了一只柯基狗。

家里蹲的未来

梁越忘不掉自己的专业,决定帮柯基狗设计一套西装。父亲看到他的画,第二天就给他买来了布料。母亲帮着做裁剪,梁越捏着针脚,一家人齐心协力地,帮助柯基狗缝制衣服。

一针、二针、三针…梁越的手显得如此笨拙,母亲鼓励他,小狗穿上西服一定特别帅气。拆了又缝,缝了又拆,这件衣服做了好几天,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从中获得了久违的平静和快乐。沉积在心上一年多的阴霾,似乎裂了条缝,阳光透了进来。

就在那个晚上,狗穿上了西装。“人模狗样”——端详了一阵儿,这个词闯进了梁越的脑海,他忍不住大笑起来,拉着父母出去遛狗。当天晚上他没吃药,从上海回来以后的第一次,不靠吃药,他躺下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后,他觉得整个世界如此清爽,脑子里像卸下了一块石头。他跟父母商量,想要出去工作。

父母又开心,又难过。难过的是,毕竟病了一年,做设计还不行。开心的是,儿子终于好起来了。于是,父母托关系帮儿子找了份门卫的工作。老板是梁越表叔,月薪只有2000元,而其中700元,是父母悄悄给表叔加在工资里的。他们怕孩子因为工资太低难过。

十多平的门卫室昏暗且压抑,一场雨后,屋里充满潮湿的霉味。窗里的梁越,捏着钥匙,盯着门口出入的车辆。他的脸色苍白,坐姿歪曲,看上去毫无生气。门卫的工作看似清闲,但实际上并不容易。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需要记住领导的车牌号,认识整个公司的员工。有时候还必须懂得变通。一开始,梁越根本应付不了。

按照公司规定,不戴胸卡不能进门。有一次,急着出差的业务经理把资料落在办公室,为了赶时间,大半夜赶回公司,却因没有戴胸卡被梁越拦在门外。

一边是坚守规则的梁越,一边是赶时间的业务经理。两个人就这样在门口扭打起来,梁越力气太大,打了业务经理两巴掌。直到半夜老板出面才解决问题。幸好老板是自己表叔,厂里人给他留了面子没打回去。他干不下去的时候,父亲还专程请假陪他一起值守。

慢慢地,梁越适应了门卫的工作。看着门口穿行的车辆,关于服装设计的灵感却不断蹦进脑海。稍微清闲下来,他便从门卫室的记事本上撕一张纸,也没有专业的绘画铅笔,就随手用圆珠笔将想到的图案画下来。

就在那张薄薄的发黄纸片上,一笔一笔,梁越画出了未来的模样。

宅了半年之后,朱泽常常趴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天空。阳光从云朵的缝隙中倾泻而出,鸟儿在枝头蹦蹦跳跳,叫的欢腾。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显得匆忙,车鸣声此起彼伏。他远离的世界,依然不停歇地运转着。他放下手机的游戏,深深地呼吸,一个疑问冒了出来:“等待我的未来是什么呢?”

父母年岁渐长,白发滋生。就连他自己,在照镜子时发现,二十三岁的额头冒出了两道皱纹,他在小组上发出求救贴:“我要怎么办?”家里蹲三年后,他渴望再次回到社会。

梁霞也开始每天在网上寻找商机,她想起自己有不错的写作功底,开始尝试在一些网络平台回答问题,抒发情感。偶尔还会因为获得较高的点击量而得到收入,现在她已经有了五千多粉丝,挣了两百多块。

出去买早点时,她不再匆匆忙忙地走开,而是找机会向早点摊店主学习做大饼,打算学好了就开个早点铺。

蛰居在家中的日本人

“家里蹲”,在日本有另外一个名字“蛰居族”。二战后的日本经济进入爆发式增长期,人均GDP超过美国,迈入世界第一,随之而来的是激烈的社会竞争,整个社会像是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将节奏缓慢的人甩到社会边缘,“过劳死”、“抑郁症”、“亚健康”成为被高频提及的词汇。

与此同时,少部分人却转身退回到房间里,退回到一条背离主流人群的幽秘通道中。2019年,据日本内阁统计,蛰居族群体数量在日本已壮大到115万以上,年龄层次可从15岁跨越至64岁,其中80%是男性。有人认为这只是一种自私、懒惰的生活方式,但有人却认为这是对主流价值观的反叛,是另一种勇敢的面对。

蛰居族的另一面是对日本高速发展社会体制的反抗,是个人意志的主动选择。而中国的“家里蹲”却充满了无奈,他们并没有完全放弃回到社会的可能,比起蛰居族,他们显得更加痛苦。

两万七千人聚集在“家里蹲”豆瓣小组里,他们倾诉着彼此的困惑,今年3月,一位母亲在小组中发帖求助,儿子海归回国,却只想找离家15分钟以内的工作,不去外地,不做销售,不干体力活,刚上班没多久就刷信用卡消费1万多,问豆友该怎么办?有人回复,把他赶出家门不给钱,他就知道独立了。母亲回复,赶出门他就完了,我宁愿他碌碌无为我辛苦一点。

大多数自称为“蹲蹲子”的年轻人们,都在试图寻找让自己变得积极起来的动力,有人在小组里发帖记录家里蹲的生活,有人分享学习资料,并寻找互相监督打卡学习的朋友。自救成功后,梁越退出了“家里蹲”豆瓣小组。他还会鼓励同伴,别怕,怕是没有用的。

正如小组的口号:“加入我们是为了脱离我们!”

这正是:
闭门高人可造车,浮世君可怕坎坷;不枉一世少蹉跎,宝剑锋利多消磨

蹲族:从职场退守卧室,锁上房门

蹲族:从职场退守卧室,锁上房门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