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三无老板”和一条街的好人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9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三无老板”和一条街的好人

“三无老板”和一条街的好人

“三无老板”和一条街的好人

在长沙雨花台区德馨园社区,“无钱、无经验、无设备”的三无老板刘国兴,在邻里帮助之下开了一家粉店。于是刘国兴定下规矩:流浪者、环卫工人,老人小孩来这里吃粉不用给钱,“想恰就恰”。

九年间,药店、理发店、修脚店…周边越来越多的店面老板受到感染,开始帮扶弱势人群。社区里,一个互助的链条因而产生。

清晨5点半,路灯安静地立在街道边,在有限的范围内笼着微弱的橘色灯光。位于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德馨园社区的连排商铺大门紧闭,附近居民楼灭了室内灯,沉睡在黑夜里。

刘国兴和妻子周美其从家步行至粉店,用时3分钟。卷帘门“哗啦”一声,发出划破黑夜的声响。开灯,粉店正前方墙壁上贴着的《好人赋》率先映入眼帘,“好人多粉店”的招牌在黑夜中被点亮。

好人多粉店大约20多平方米,室内摆放了两张桌子,厨房是开放式。老刘简单打扫卫生之后,初步判断今日天气情况,没赶上阴雨天,他会将其余5张折叠桌子搬至粉店门口,摊开后摆上纸巾盒和筷桶。

周美其拧开煤气罐,熟练地用打火机点燃煤气灶,将刚切好的配菜和佐料依次倒入一口黑色大铁锅里,翻炒十来分钟,再掺高汤后倒入砂锅里,用小火煨码子。有时,周美其会用那支打火机给自己点一支烟,一边拖地一边抽烟。老刘用另一口锅煎十个鸡蛋备用,两人默契地分工,互不打扰。

做好准备工作,浓墨色的天空透出光亮,城市逐渐苏醒,小店被烟火气息填满。老刘的粉店附近有一所学校,学生和上班族食客们纷纷进店嗦粉,社区里的老人和长期在粉店义务帮忙的霞娭毑也如约而至,邻里间的问候混着热腾腾的粉被一并端上桌,嗦一大口粉,身体暖洋洋的。

周美其在做粉

“酸辣码子”是粉店的特色码子,码子的“酸”味来自配菜凤尾酸菜,是湖南的特产,形状如凤凰的尾巴而得名。这款码子不是长沙粉店当下最流行的口味,只有少许老店还在制作,有人称其为“小时候的味道”。从开店以来,老刘坚持做这款酸辣码子近10年,那是社区老邻居们最喜爱的口味。

2005年,47岁的刘国兴从长沙市的一家建筑公司下岗,身为油漆工的他,买断工龄后,还带走了一身职业病。妻子待业在家,两个女儿尚在读书,一家四口失去经济来源,挤在4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屋里阴暗潮湿,女儿的卧室甚至没有床和柜子。

下岗之后,刘国兴销售过酱油、萝卜干,倒腾过建筑用的竹板。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均以失败告终。

2011年8月,邻居谷娭毑向刘国兴提议,建议他盘下社区里正在转让的一家粉店,方便他们夫妻俩照顾孩子之余,有一份稳定的收入。

开张第一天,社区的邻居们都来照顾刘国兴的生意,粉店人满为患。

隔天,粉店却忽然没有一个人光顾了,那些邻居们默契地拐到街对面的粉店嗦粉。

刘国兴摸不到头脑,他不知道生意出现断崖式下跌的原因。

邻居支支吾吾地告诉刘国兴:“老弟,我看到你,不来恰粉吧,对不住你。来恰粉吧,自己实在难受,恰不下去。”

从油漆工跨行到厨师,步子跨太大,刘国兴在当老板的道路上摔跤了。

刘国兴在开店前,连厨房都没进过,煮粉纯靠感觉一锅炖。在他无计可施时,住在F区的一位刘老嗲嗲主动来到刘国兴的店里,指挥刘国兴倒掉高汤,他要重新手把手地教刘国兴熬一锅高汤。

刘国兴暗自窃喜,“有戏!”他赶紧照做。

刘老嗲嗲是原国营厂的厨师,炉灶上的功夫自然精,骨头和汤投放的比例、文火的时间、打泡子的手法,他事无巨细地将熬高汤的技巧传授给刘国兴。

刘国兴眉开眼笑地追问:“刘嗲嗲,你光搞个汤,你看我这码子就一个肉丝码子,你还要再教我搞几个码子。”刘老嗲嗲一口答应下来,毫无保留地把手艺倾囊相授。正是此时,刘国兴学到了制作酸辣码子的精髓。

那之后,到对面嗦粉的邻居们,又回来了。

从一开始,刘国兴的粉店就像是社区里的邻居“七拼八凑”起来的。当时盘下店铺需要4000元钱的转让费,加上房租、水电费以及添置硬件设备的资金,大约需要2万元,这对当时的刘国兴来说,是笔巨款。

介绍他开店的谷娭毑当场掏出2000元钱,支持刘国兴盘店。随后,社区邻居们闻讯而来,纷纷伸出援手,300元、500元……多达40多位婆婆娭毑和嗲嗲们,主动拿钱塞给刘国兴,没有人向刘国兴索要借条。

刘国兴迅速凑齐资金,粉店在大家众筹下,顺利盘下来了。

刚开始营业的时候,粉店里基础配置短缺。对于第一次涉足餐饮的刘国兴,一家餐馆该有的配置,他都没预备妥。

炒码子占用了铁锅,就腾不出锅来煎蛋。甚至一碗粉端上桌,食客满堂找不到多余的筷子。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邻居们纷纷折回家中,这位娭毑送来一口砂锅,那位嗲嗲抓来一把筷子,拿来的碗有方的、圆的、扁的,东拼西凑,各式各样。再后来,门口又不知不觉多了两把椅子和几个圆凳。

自嘲“无钱、无经验、无设备”的“三无”的刘国兴夫妻,就这样把粉店正式开张了。“开店那么多年,就买过4个水壶,其他都是婆婆娭毑们送来滴。”刘国兴乐呵呵地介绍道。

刘国兴出生于湖南长沙县北山镇的农村。小时候,刘国兴的母亲会在农村逼仄的乡道旁摆放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装满水的水壶,一些茶碗,供路人免费饮用。

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之下,刘国兴效仿母亲的互助精神,长期在粉店门口摆放一张桌子,方便路人休息的同时,接免费的茶水喝。

刚开始,会有很多娭毑提出疑虑:“别人家的粉店,茶水都收钱,你确定免费?”

刘国兴笃定地回答:“是滴,一直不要钱。只是忙不赢的时候,劳烦你们自己去接一下茶水。”

那之后,无论刮风下雨,总有一群娭毑坐在店门口,为刘国兴的粉店凑人气。看到粉店生意不佳时,娭毑们还会自掏腰包请亲戚和朋友来店里嗦粉。长此以往,老刘的粉店门口那张桌子,成了社区邻里间培育情感的场所。

邻居常聚在粉店门口

2016年10月,刘国兴将邻居帮他垫付的开店资金全部还清,盘点之后,还有2000余元结余。

他正为改善生活而得意时,又被生活绊了一跤。刘国兴一不小心摔断了腿,三位邻居第一时间将他送去医院。

刘国兴下岗后,没有自费购买医保,他掏不出钱做手术。彼时,转让粉店预估可以收回2万元的转让费,刚好够支付治疗费用。

刘国兴心想,热心的邻居们知情后一定会想尽办法帮助他,为了不让大家费心,他躺在病床上向妻子周美其交代:“明天就想办法把店子打掉,千万莫惊动那些婆婆姥姥们。”

连续三天,每天都有不同的邻居来店里问:“妹陀,老刘呢?”妻子守口如瓶,支支吾吾地称丈夫出门办事了。

后来,大家从送刘国兴去医院的邻居口中听到实情,纷纷上门劝阻周美其转让店铺。大家自发捐款,甚至有叫不上名字的邻居,也将100元钱送到粉店里。

很快,凑齐了手术钱。不仅如此,邻居们还自发轮流到粉店做义工,抹桌子的娭毑赶着回家照顾刚睡醒的孩子,另一位婆婆立马顶上。收钱、煎蛋、洗碗,社区的邻居们上演了一场粉店服务员的接力。

妻子对住院的刘国兴说:“老刘啊,你不在家的日子,我在店里比往常你在的时候还轻松勒!”

2017年3月,刘国兴出院后,将粉店改名为“好人多粉店”。刘国兴觉得这个社会的好人特别多。

受恩于邻里,刘国兴开店时就定下了规矩:60岁以上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人的“三无老人”和学龄前儿童,统统免费吃粉。这个规矩,从开业至今仍在延续。

刘国兴是个“三无老板”,帮助“三无老人”也顺理成章。

粉店里贴的标语

好人多粉店对面的居民楼里,住着一位粉店忠实顾客刘娭毑,她是孤寡老人,靠捡废品维持生计。从粉店开张之初,刘娭毑几乎每天都来店里嗦粉,刘国兴从来不收她的钱。

但凡有一天刘娭毑没按时光临好人多粉店,刘国兴会打着给刘娭毑送粉的名义,亲自上门查看她的情况,他担心孤寡老人在家里发生意外。
刘娭毑没读过书,不会写自己的名字,灯泡坏了这种小事对老人来说是棘手的难题。家里电器出现问题、墙壁灶台脏了需要清理、水电气出现状况,刘国兴都会亲自上门帮她处理。

刘娭毑作为回报,长期和霞娭毑在粉店义务帮忙。空闲时,她还会坐在粉店门口扯着嗓子帮刘国兴招揽生意。
“来恰粉,好吃!”

两人之间的“互助关系”维持了很长了一段时间。直到后来刘国兴拒绝刘娭毑再到店里帮忙——刘娭毑被查出患尿毒症。刘娭毑很生气,哭着怒斥刘国兴看不起她才不让她到好人多粉店帮忙。刘国兴耐心安抚刘娭毑:“你都七八十岁咯,我不是看你不来(看不起你),是怕你绊(摔倒)。”

患病后的刘娭毑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刘国兴经常打车将刘娭毑送到医院,偷偷塞钱给她看病。后来,刘娭毑下楼变得吃力,刘国兴几乎天天端着一碗粉,给刘娭毑送到家里。

去年下半年,刘娭毑不幸离世。谈起刘娭毑,刘国兴哽咽了:“她把我当崽(孩子)看勒,我也尽力帮她。”

至今,好人多粉店的墙壁上,还挂着四年前刘娭毑送来的一面锦旗,锦旗上题字:好人一生平安。

老人在嗦粉

在原子化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割裂的,人际关系疏离,大多人在生活中保持着安全距离,即便是朝夕相处的邻居。中国青年报做过一项关于邻居的调查,4成以上的人表示不熟悉自己隔壁住的是谁。

然而在刘国兴所在社区,邻里之间却打破人际枷锁,那一碗碗热腾腾的粉成为社交美食,在谈笑间嗦进肚里,将邻居关系变得像粉一样,柔软、温暖而松弛。

“老刘,点100碗粉咯,你安排着送给有需要的人。”

“刘老板,我捐2000元钱。”

“我捐5碗粉,指定捐给易嗲嗲。”

好人多粉店开业后,社区里陆续有人到店,捐赠钱和粉。

刘国兴听说国外有个“墙上咖啡”——顾客到店里喝咖啡时,会多付几杯的钱,每多一杯咖啡就用一张便签记下贴在墙上。生活困难的人来店里,点“一杯墙上的咖啡”,不用付钱,也不用降低姿态。

对长沙人来说,嗦粉和外国人喝咖啡差不多,是生活必需品。刘国兴依葫芦画瓢,按爱心人士捐赠的米粉数量,在店里挂上了“墙上米粉”的牌子。老人、孩子来到粉店,取下牌子,不用说一句话,热气腾腾的米粉就端了上来。

九年多以来,到底送出多少碗粉,刘国兴也记不清了。持续在好人多粉店义务帮忙的霞娭毑只能说个大概:好人多粉店每天能卖出70多碗粉,送出免费粉约20多碗。按照一碗粉8元钱的价格预估,赠送的粉价值多达几十万元。

刘国兴不在意,“没有统计过这些数据,流浪者来了,想恰就恰;说没钱的人,就不用给钱。如果统计这些,就是有心在搞这个事了,就莫意思了。”

如今,刘国兴每天依旧笑盈盈地站在好人多粉店的门口,大声吆喝路过的乞丐、流浪汉、老人、小孩进店免费吃粉。“想恰就恰”,没有哪个弱势群体被划拨到互助范围之外。

捐赠本

2017年初,刘国兴摔断腿的那段时间,他躺在病床上,一心想着悄悄把店盘掉换取手术费。是邻居到店里帮忙,还给他凑齐了1.7万元的手术费。
那天还有一个插曲。在手术前夕,装在布袋里的1.7万元现金在粉店不翼而飞。刘国兴报了警,但无奈粉店门口没有监控,手术钱基本没有可能找回。夫妻俩陷入了绝望。

隔天清晨5点,妻子周美其拉开店铺卷帘门时,发现一个布袋,是被人从卷帘门破洞处硬塞进粉店的。打开布袋,是原封不动的1.7万元现金。
至今,刘国兴都不知道,是谁还回的这笔钱。

这正是:
一碗老粉情意长,都市邻里接此光;岁月之老有人帮,送出花瓣手留香

“三无老板”和一条街的好人

“三无老板”和一条街的好人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