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充气男孩」活下来这9年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8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充气男孩」活下来这9年

「充气男孩」活下来这9年

「充气男孩」活下来这9年

一场玩笑引发的残害, 6年的住院治疗,中断了男孩传旺的青春期,让他丧失了继续受教育和工作的机会。他艰难地活了下来,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个位置。

微暗的灯光下,一个棒球帽男孩大步朝我的方向走来,他身材瘦削,挽起的袖管露出肌肉分明的小臂。靠近一点,我看到他压低的帽檐下清亮单纯的大眼睛。当时,我徘徊在黑暗餐厅门口等人,直到这个漂亮男孩犹豫地走到跟前说:“我是传旺。”

我等的就是传旺。差不多9年前,他差点死于一场玩笑。

悲剧发生在2012年夏天。刚辍学不久的传旺,被父亲送去夏津县城的汽修厂做学徒,在小地方,这是很多家境不好的孩子的一条出路。传旺有两个工友,日常修车之余,大家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意外发生那天,一个工友正拿着充气管给车吹灰,传旺凑到背后捣乱。两个人笑闹,又引来另一个工友,传旺被其中一人按在地下,另一人用充气管朝着他肛门方向喷气。

传旺感到肚子疼得钻心,趴在地上喊,工友看情况不对,赶紧叫来老板,一同把传旺送进了医院。不过几秒钟,传旺体内被充进约8个大气压的压力,强大的气流击破了脏腑、肠胃、呼吸道、口腔,面部组织全都遭到重创。

经过诊断,充气导致传旺的大小肠出现了20多处破损、穿孔,多个内脏器官严重破坏,生命垂危。参与抢救他的医生说,见到他时,他四肢青紫肿胀,打开腹腔做手术,能听到身体里呲呲放气的声音。

如同一只气球,身体和人生破碎在13岁这年。诡谲残忍的事实,引来了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传旺被称为“充气男孩”。社会舆论带来高达百万的捐款,后来,肇事的两个小伙伴被判处刑责。

疼痛,抢救,耳边的哭声和说话声,陌生的手术室,被推来推去的自己……这些并未给传旺留下太多记忆。他在县城医院昏迷8天仍未脱离危险,后被救护车接去北京抢救。

他醒来时已身在北京。这之后,治疗显得十分顺利,少年体力精力正值充沛,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他就可以坐起来了。再一个月,他下地在走廊活动,做简单的恢复锻炼。再不久,他身体各大脏器基本恢复、耳朵和面部感染的创面基本愈合。但当时,年幼的传旺很难明白周遭发生的一切,就像他不知道,等待破裂的内脏、口腔和面部组织愈合,自己要在医院住上6年。

整个治疗过程,从北京到西安转换了四五家医院。2013年初,肠道恢复后,他可以正常排便、吃饭。之前他一直靠鼻饲补充营养,鼻饲输入的营养物质没有味道,他渴望食物。肠胃修复好后,终于吃上了饭,他很高兴,却“吃硬东西硌到了胃”,肠胃痛到恳求“掐着护士的手”,请求对方给他打第二针麻药。

2014年,他只剩下两颗牙齿的上牙装上了假牙,但是缺损的牙龈无法修补。他需要终身戴假牙,否则会牙龈出血,也不能再吃辛辣冷硬的食物。

2015年起,医生先后从他的耳朵、肋骨处取下软骨,放到培养皿。他的额部被埋入扩张器,他整天处于发热出汗的状态,被埋入扩张器的额头烫烫的,开始还好,后来额头慢慢扩张变形,像一个吹大的气球。

外人听起来,这样的叙述触目惊心。但在病房里,同命运的小伙伴之间,这一切不过是平常谈资。当时,同病房的一个男孩不知什么事故,“需要再造一只耳朵”,传旺自己的是鼻子,他的鼻子整个坏死了。在封闭的治疗环境里,传旺和那个男孩迅速成了好朋友。可很快,那个男孩就离开了,两个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告别。漫长的时间让传旺领教了孤独的滋味,他渴望与人交流。

在一台医生送给传旺的电脑上,病友帮他注册了QQ,QQ昵称叫“我是你的好朋友”。他在检索栏搜索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名字,包括明星林志颖,找到了,他申请加“林志颖”为好友,“林志颖”竟然通过了,传旺期待对方能主动跟他说些什么,但对方一句话也没说。后来看新闻,传旺才知道明星的qq号属于隐私,“林志颖”是假的。

2018年,治疗的最后一步——全鼻再造完成,传旺原先裸露的面部正中央长出了一个新鼻子,新的鼻子肥厚肿大,占据面部眼睛以下、鼻部以上三分之一的位置。往后每年,他还需继续进行鼻后修复手术,帮助他的鼻子日趋接近自然。

13岁到19岁,缝合身体器官的治疗程序,花掉了传旺的整个青春期。

隔着桌子,我看向传旺。从头到尾,他不肯摘掉帽子和口罩,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一双让人印象深刻的漂亮眼睛。但近看,我还是发现,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改变其实无法遮掩:他的左眉高于右眉,即使隔着口罩,鼻子的形状依然有些突兀。

改变的不仅是容貌。手术再造的鼻子外鼻道屏障功能差,2019年中秋前后,传旺因为感冒加上鼻炎,呼吸道感染引发额窦感染,严重时,他的额头出现流脓症状。

离开医院后,在救助自己的基金会的安排下,传旺度过了半年的“适应期”,主要学习语文。随后,他住进基金会一位工作人员位于北京郊区的家。在那里,他只需偶尔帮助寄宿的人家喂猪、除草,除了吃饭睡觉无事可做。

治疗期间,他的日常生活有医护人员提醒督促。现在,外力建立的秩序消失了,传旺变得疏懒,每天缩在被子里看手机,“房间能打扫就打扫,不能打扫就算了”。看他这么下去,基金会的人担忧,孩子一辈子就废了。

2019年春节前,基金会了解到一家叫“黑暗餐厅”的饭店招收身障人士工作,觉得是个机会,帮传旺争取了面试,让他去试着工作,逐步适应社会。

餐厅老板于爽的回忆里,面试那天,传旺穿一件明黄色旧棉袄,有点脏,还散发着异味。于爽问他什么,他低头,只简短地“嗯”一声。餐厅的视障钢琴师昊雨带着他在餐厅里熟悉环境,走路时,他一直贴着墙根。

于爽确认传旺与人正常交流无碍,人也诚恳,他面部硕大的鼻子和瘢痕可以戴上口罩、厨师帽遮挡,征得后厨几位员工的意见后,传旺通过了面试。

传旺以为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可没几天,餐厅的兼职财务,也是餐厅厨师长的女朋友来后厨找男友,看到传旺后,她找到老板那儿,说缺人也不能找这样的员工,看到传旺她睡觉会做噩梦,坚持要传旺离开。

心疼传旺的老板没有同意。春节后,在餐厅工作了9年的厨师长和女友一起离职了。

那段时间,餐厅的氛围压抑。于爽创办的这家黑暗餐厅,已经先后有80多位盲人来这里工作过。餐厅招人会考虑面部,招收的原则是盲人的盲态不会影响客人不适(部分服务生可戴墨镜遮挡)。于爽觉得,传旺的工作在后厨,一年四季戴着口罩和帽子,并不会影响到客人。可传旺还是会被当成不一样的那个人。

传旺至今坚持认为,厨师长走,是要回家开饭店。可就算回避,仍会有一些伤害扑面而来,曾有人向他口出恶言。我问他那些人说了什么,他摇头不愿复述。

厨师长离开后,传旺拜餐厅新任主厨为师。一天,师傅找到于爽,惊慌地指着手机网页里传旺的新闻,“领导,我不敢用他,他身体这样,哪天有什么事,我负不起这责任。”

于爽只能安抚师傅:“你放心,我给他上社保。我们就正常地去要求他做事。你看,他在这儿吃得好睡得香,不会有什么大事情。”

从一场伤害里脱身,传旺迎面撞上了真实世界。

最终打动同事们的,是传旺的勤奋和认真。大家喊他做什么,他从不躲懒。他对后厨工作毫无基础,上手慢,但干活细致,给寿喜锅码绿叶菜,一片一片摞得密密实实,做不完,就利用午休时间完成。

来餐厅工作一个月后,传旺通过试用,正式成为这家餐厅的一分子。

在西单工作两年,他尽量避免去餐厅之外的任何地方,走在路上,一旦察觉被注视,他会把原本就压低的帽檐往下拉,口罩往上提。但回到餐厅,他会越来越多地拉开口罩。

传旺在后厨忙碌

刚来餐厅时,传旺骑共享单车都气喘吁吁,几个月过去,他细瘦的胳膊长出了结实的肌肉块,双手上提,拎起20多公斤的面粉也不甚费劲。

工作两年后,传旺依然是餐厅里最沉默的员工,但他会寻找其他方式表达友谊。比如,传旺负责做员工餐,公用的食材没肉了,传旺贡献出了自己那份火腿肉。年初,工作了六七年的老同事要回老家,传旺主动提出请客,全餐厅的人一起热闹地聚了餐。

一次偶然的聊天,餐厅的盲人员工边做活儿,边交换彼此的“伤心事”,自然而然地,有人问起传旺,你做了那么多次手术,害怕吗?他回答,害怕。——察觉到他的平静,大家也聊开了。“上全麻是什么感觉?”“断片一样。”传旺说起医院食堂里的饭挺好吃,大家开他玩笑,“好吃你怎么不一直住着啊”。传旺就嘿嘿笑起来。

从最初打杂,到做员工餐、沙拉,熬高汤,做日式拉面、西餐,传旺逐渐掌握了餐厅的大部分菜式。2020年,疫情爆发后餐厅生意惨淡,厨房又一位厨师离职,新的厨师迟迟招不上来,传旺暂时承担了厨房的所有工作:进货、洗菜、做日餐、法餐、清洗、消毒。

他每天早上10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即便是下午午休,也很少见他有闲下来的时候。总是烤不好面包,大家都下班了,他留下,练习,结束得太晚,他就睡在餐厅里。昊雨揶揄他,见面了喊一声“主厨好”,传旺不好意思地纠正他,“哥,别闹”。

2019年,于爽带着女儿、传旺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延庆的葡萄园玩。中午,饭桌上坐了一圈人,大家挨个儿做自我介绍,轮到传旺,他站起来,“我叫传旺,我就是厨房一干活儿的。”话音一落,于爽心里铛铛跳了两下,现在,传旺已经可以大方地说自己是个厨师了。

2019年,传旺在延庆游玩

像一片蜷缩了太久的叶子,传旺慢慢地摊开自己的纹路。他的话变多了,有时能开两句玩笑,在厨房忙碌时,还会小声地哼歌。

2021年新年,因为疫情,黑暗餐厅大部分员工留在了北京。大家在于爽家过了年,喝酒,唱歌,玩成语接龙。开心的气氛中,传旺还是不说话,只是盯着手机刷视频。

和别人不同,他不回家不仅是因为疫情。受伤后这9年,先是漂在北京治病,又接着在北京工作。山东德州那个小县城,对他来说已经无比陌生。

受伤成为横亘在他和家人之间永恒的伤口,刚来北京住院时,父亲守在他病床前,传旺病情好转后,他返回老家打工,照顾小儿子,隔一阵来探望传旺一次。传旺工作后,父亲认为“他在北京有个工作也好”,他来看儿子、塞钱给他,但从没提起让他回家的事。

传旺有个弟弟。在遥远的童年,父亲出门做农活,传旺在家里热饭菜,蒸馒头给弟弟吃。他们曾是彼此最亲近的人。但受伤后,尤其在北京这么久,长时间没有见面,他说,就算面对弟弟, “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传旺和弟弟上一次见面是6年前。

提到弟弟,传旺几乎条件反射般,说弟弟属鸡的,现在在读职高呢。

偶尔传旺也会动念头,要不自己回家看看?但一想到独自坐车,他就会止不住恐惧:如果走丢了怎么办?出院至今,他独自走过最远的路,是从他曾落脚的北京郊区的农家院,到达餐厅所在的西单酒店。

身体的修复和病痛还在延续着。每年都需要做的鼻部修复手术,去年因为疫情,医生时间不好调配,耽搁了,今年还不知道是否能进行。他依旧会不定时地牙痛,依旧被住院后患上的严重失眠困扰着。传旺曾给自己起了个抽象的网名,“白天和黑夜之间的时间”,他觉得自己似乎总是在“黑夜里待着”。睡不着他就在手机上看小说,刷短视频,一条条视频划下来,划累了就睡过去,手机屏幕还亮着。

这几年,传旺发现自己一直“记不清楚事儿”,他上网查,有人说是做过太多全麻手术导致的,但他觉得,“记不得也好,记不得轻松些”。

我曾问传旺他最想做什么。他告诉我,有一次他和餐厅一位同事聊天,同事长他几岁,做过保安、前台,还受骗差点进了传销,他听了很羡慕,觉得同事的经历很有意思。他也想“出去转一转”,去哪儿,做什么都行,或许他也能遇上有意思的人生。

“和你说说话也挺好。”见过几次面后,传旺摘下了口罩,聊到开心处,他止不住笑意。等一等,他又说,“我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了。”

“你刚才就在笑啊。”我说。

他再一次微笑了,又有些不确信地问:“是吗?”

之前,在电话里,父亲一直催着他娶个媳妇,传旺总是回复“现在不想这个”。但今年年初,看到同事结婚后恩爱的样子,他 “想成家”了, “两个人在一起总比一个人好”。

这正是:
玩笑错铸千般憾,少年自面几多难;旅途无人独登山,祝君山后有青天

「充气男孩」活下来这9年

「充气男孩」活下来这9年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