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现在的梦想,是活着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05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现在的梦想,是活着

我现在的梦想,是活着

我现在的梦想,是活着

哪还有什么勇气临摹“梦想”二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完成每天的任务。活着。

“爸爸妈妈请不要自责……我知道你们很爱我。希望以后没有我了,你们也要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

那是2020年正月初五。我们一家人生活在武汉,疫病正蛰伏在我们周遭,偏是这个时候,我的抑郁症复发了。我当着父母的面把遗言录在了手机里。他们沉默地听着,表情痛苦,但一言不发。

第一次确诊中度抑郁症是2017年,我靠着阅读和健身熬了过来。

复发前一个月,我刚结束第二次考研,备考期间一切顺利,自认为快痊愈了。回家前我坦然地记录下过去两年多的患病经历,给几个自媒体投稿,决意向过去彻底告别。我甚至想着这次过年一定要和父母多出门走走,去亲戚家也不要摆一副臭脸。总之,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活泼一点。

然而,疫情的爆发改变了一切。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像是飓风过境,街上的一切被扫荡得干干净净,无法想象这里曾经人山人海,灯火辉煌。一打开微博,负面新闻铺天盖地涌入眼里。

除夕夜,父母试图营造出一种轻松的氛围,但我的心情仍异常沉重,还有种不祥的预感。

从正月初一开始,我失眠了六天六夜。晚上躺在床上总感觉头皮发凉,像有双手要把我的魂吸走,耳边飘荡着一句恶狠狠的诅咒:“这次你一定会死。”我当时感受到的恐惧也许是普通人的100倍。

为了寻求心理安慰,我和妈妈去诊所拿了一点药,但并没有什么用。我开始产生轻微的幻觉幻听,想象自己被一群医生护士五花大绑,他们把我当成疯子,逼我吃各种奇怪的药,对我进行电击。父母也把我抛弃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抑郁症复发,唯一的选择是去医院。但屋外疫情闹得正凶,医院并不安全。

我变得迷信,强行把所有巧合联系在一起。我想到去世多年的奶奶和病重的爷爷,是不是他们两个老人家在埋怨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去看看他们?正好那时联系的一位心理咨询师建议我先去看看生病的爷爷,拜拜老人家。只是车开到一半,我们才知道去往老家的路早就被堵上了。

等到在北京学中医的表弟骑着摩托车来到我家时,我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只能吃一点流食。他给我针灸,效果甚微。父母在家里走来走去,想让自己忙起来,可那慌慌张张、不知所措的样子让我更加难受。那天晚上,身体积蓄的悲伤像洪流般忽然爆发,眼泪一行行往下流。我断断续续挤出几个字:“我爸想让我死”。然后嚎啕大哭。

我爸懵了,脸像核桃似的痛苦地皱在一起。

第六天,我呼吸微弱。120急救车进不来,我爸又给市里的精神治疗中心打电话询问能否住院。所幸这家医院暂时没有接收新冠患者,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临走前,我拿镜子照了照,发现几天不睡觉,我连黑眼圈都没有,瞳孔周围是一圈红色光晕,那一刻我想到“回光返照”四个字。

从家到市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把头枕在妈妈腿上,嘴里自言自语,听不清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我把自己想象成死神和预言家,对着坐在对面的医生疯言疯语:“疫情永远都好不了,世界末日到了,每个人都要死。”

随后,我被父母拖着去了住院部。进入病房,我迷迷糊糊看到有个50岁左右的妇女。她的脸很粗犷,像个男人,更准确地说像我爸我奶和我姥的结合体。我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在床上躺下后,眼睛完全睁不开了,而脑袋沉得像一口大钟,耳边响起一团乱糟糟的声音。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了。从卫生间旁边的小小窗口望出去,是一方阴暗的天空。我瘫在床上,像被水打湿的一团泥巴,有劲儿却使不出来。

但我知道自己活过来了。

妈妈睡在我旁边的床上,待她醒后开灯,我才意识到昨晚看到的那个妇人也是一个病人。妈妈扶着我下床洗漱,爸爸从外间走进来,温柔地摸摸我的脸。他们安慰道:“没事了啊,我们到医院就好了,爸爸妈妈都在这里。”

吃完饭后我重新躺回床上,听到电视机里的新闻主持人结巴了,用词不严谨,充满口语化的表达。幻听又来了。我陷入发呆的状态中,无法思考,像一台机器机械地等待着别人的指令。

作者每天要服用的药

刚开始吃药时副作用很大,在走廊上站一会儿就觉得腿像灌了铅,心跳加速,喘不上气,脑袋一阵阵发晕。而且中午一定要休息,这种“困”不在正常人的休息机制内。我一面觉得整个身体像一团被揉皱的纸,一心只想舒展开;一面又觉得有双无形的手使劲地挠着脚心。我甚至怀疑毒瘾发作就是这种感受,唯有睡觉才能让我解脱。但每次睡醒也很难受,睁不开眼,要花上好几分钟才能适应周围的光线。

住了一段时间后,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慢慢好转,常常在吃完中饭后和妈妈一起在医院里散步,也算是重新认识了“精神病院”这个被外界妖魔化的地方。以我所在的这个医院为例,门诊部在前,住院部在后,住院部有好几栋,我住在悦心楼,这里的病人一般症状较轻,可以自由活动。一间病房住两人,还有多余床位,是免费为陪床家属提供的。附近还有一个羽毛球场,偶尔能看到有人打球。

我住在三楼,时间长了基本上都认识。同住一屋的阿姨白天喜欢去隔壁病房串门或者下楼散步,晚上会和我们坐在外间看电视,然后刷刷手机里的搞笑视频。她过年期间就住在医院,老公和孩子有时会打电话过来。

有一次我和妈妈去食堂打完饭回到悦心楼,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衣衫不整地坐在地上大喊大叫,几个医生和身旁的家属都试着拉他起来。整个下午,他一直在走廊自言自语,时不时砸下椅子,闹出特别大的动静。两天后,他转去了隔离病房。

那是专为病情严重的病人所设。有时散步经过那里,我都能听到他们对着窗户大喊大叫,甚至唱歌。医院的绿植面积比较大,适合养心,医生会在固定时间带着隔离病人出来放风。

住进医院后我不再担忧疫情,只专注于自己的喜怒哀乐。从某种意义上说,医院是我的一处庇护所,在这里我非常安全,我就是一个病人,外面的世界与我无关。我每天要做的就是好好吃饭、睡觉,还有发呆。我不知道未来在哪里,记忆力也远不如前,所有费脑的事情都做不了。

我由中度抑郁症确诊为精神分裂加双向情感障碍。

主治医师李医生隔两天便来问问我的情况,对我进行心理疏导。有一次,他带来一个女助手,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几岁。因为临时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他让我先和助理姐姐沟通。当时我心里非常排斥,因为并不想再把过去的事重复一遍。助理姐姐说了很多老生常谈的道理,但胜在耐心与温柔,我们像朋友那样聊天,住院以来我还从未如此敞开心扉过。

后续和李医生的对话我大部分都忘了,只记得他说:“以后不要把自己的生活和父母牵扯在一起,你该工作工作,该恋爱恋爱,也别把这个病太放心上。”他肯定了我对父亲心理不健康的看法,认为父亲是偏执型人格,但随着年岁渐长会慢慢变好。

偶尔,我会想起考研的事情,觉得这次发挥不错,进复试应该没问题。但查到成绩时,还是傻眼了。我强作镇定地告诉坐在一旁看电视的父母,话没说完便哭出声来。他们一直安慰我“没关系,不是什么大事儿”。事实上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成绩并没那么重要。我之所以哭,除了伤心外可能还有表演的成分。我必须要表现出这个样子才对,倘若不哭不闹一脸淡定就太反常了。

几天后,爷爷去世。第二天一早,我爸和表弟准备开车回老家,临走前妈妈对表弟说:“记得替你姐磕个头。”我的鼻子一下酸了。当时疫情没有减轻的迹象,各地都加紧了管理,整整一天我都处在“爸爸可能回不来”的忧虑中。

那天我还和妈妈去了医院对面的草莓园。沿路走着走着,情绪就上来了。就是这个普通的傍晚,我心底充满了恨,咒骂着自己像个废人。而妈妈紧紧搂着我,带着哭腔乞求我别再想。

爸爸顺利回来了,还从家里带了些日用品和换洗衣物。我看到他的眼睛红肿着,一脸憔悴,却强打着精神对我宽慰地笑笑。我忽然泛起一阵怜悯,那一刻,他于我而言是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人。

医院的管理一天比一天严格,不再容许病人和家属随意走动,护士会在饭点直接把饭送来,需要什么日用品也是去一楼登记,买好后等待电话通知去取。很快,医院开始“赶”人了。这里即将接收新冠患者,我所在的这栋楼除了没有家属陪伴的隔离病房外,其他人都要在三天内出院。

把整理好的行李搬到车上后,我像一个月前离开家那样环顾一圈病房,竟然有些舍不得。回家后我的情绪还是不太稳定,每个月都要去医院验血,做心电图,所幸没什么大碍。

5月,吃药带来的副作用几乎消失,情绪渐趋稳定,睡眠质量也好了起来。我申请了一个自媒体,考出了驾照。9月,我在长沙找了一份比较轻松的编辑工作,薪水勉强可以维持生活。2021年元旦,我辞职了。半个月后,我又找了一份主播的兼职。

好朋友曾问我现在的梦想是什么?我一时语塞。毕业一年多一无所成,既没考上研究生也没挣到钱,还要时刻提防着抑郁症的侵扰。我哪还有什么勇气临摹“梦想”二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完成每天的任务。规划五年、十年后的图景,那对我而言一点儿都不现实,不确定性随时随地都会上演。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坚信。

这正是:
心锁樊笼在鹿柴,坊前芳菲久不开;风动清波光入海,门开花彩春常在

我现在的梦想,是活着

我现在的梦想,是活着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