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父母离婚后,我活成了别人最讨厌的样子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6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父母离婚后,我活成了别人最讨厌的样子

父母离婚后,我活成了别人最讨厌的样子

父母离婚后,我活成了别人最讨厌的样子

01

像程霜这样的女孩,无论是在事业,还是爱情上,都不太吃香。

太过正直,原则到不近人情。

那些让她曾经饱受褒奖的品质,如今,似乎都成了隐形包袱。

以至于同事经常背地里议论:动不动就炸毛,谁敢娶一个像对号一样的女人。

程霜偶尔也会迷茫,这样的自己,真的不合群吗?

确实,她不但长得漂亮,工作也拼命,别人不敢跟的采访,哪怕有人身危险,她也敢去。

一路走来,她靠一篇篇重磅报道,奠定了在台里的地位。

可她却不讨喜,同事不愿和她走太近,领导也不想提拔她,感情上更不顺,一直拖到30多岁了,还没结婚。

02

程霜的周末,不是在相亲,就是去相亲的路上。

半年前,她通过相亲认识了彭川,彼此还算满意,便确定了恋爱关系。

期间,彭川提了几次结婚的事情,妈妈也催她把人领回家,但程霜有些犹豫,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或许,只有妈妈最清楚,她的这个女儿和前夫一样,是个一根筋。

这些年,她一直逼着女儿相亲,就是担心她受父母离婚的影响,恐婚。

那天是周末,程霜跟彭川回家吃饭,准婆婆问她:“那个餐馆内幕的新闻是你做的吧?里面有小川他爸的朋友,现在生意一落千丈,你能不能给平平反?”

程霜不知道怎么接话,便求助地看向彭川。

彭川淡定地给她支招:“这有什么难的,现在不是很流行新闻反转吗,你再搞一篇报道,把他当正面典型拍进去,不就行了?老百姓哪懂什么内幕,还不是你怎么拍,他们就怎么看。”

03

听了彭川的怂恿,程霜心里很不舒服,她做了十年调查记者,还从没搞过暗箱操作这种事。

但她还是努力保持微笑,以不敢违反职业操守为由拒绝了。

彭川却不以为然,接下来的几天,频繁给她洗脑,劝她做事灵活一点,别那么死脑筋。

程霜坚持原则不肯就范,正为这事焦头烂额时,恰巧老家来了电话,让她赶紧回去一趟。

程霜想,正好趁此机会让彭川冷静冷静,等她从老家回来,兴许这事就过去了。

04

打电话的人说得含糊,程霜细问才知,爸爸在打牌时,突然犯病,先是头晕,后来话也说不清了,现在已经被送往医院。

医生说是脑干栓塞,好在送医及时,生命没无碍,就是行动和说话可能会受影响。

程霜是他唯一的女儿,这种时候,只能通知她了。

在医院那半个月,是程霜参加工作后,跟爸爸在一起时间最久的一次。

爸爸手脚还不太听使唤,说话也不利索,但这根本抵挡不住他旺盛的社交欲望,跟隔壁床的病友,连说带比划地隔空交流。

05

程霜一边用毛巾给他擦脸,一边嫌弃:“打着针也不消停。”

爸爸像个闯祸的孩子,也不回嘴,只冲她“嘿嘿”地笑。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笑脸,程霜又有点心酸。

他们父女俩的关系,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06

小时候,程霜挺崇拜爸爸的。

爸爸是镇上最早一批包工头,在左邻右舍颇有威信,谁家有了矛盾,都来找他,清官都难断的家务事,他都能给解决。

每次他带女儿上街,好多人都会热情地跟他打招呼,还不停地往程霜怀里塞零食。

那时,程霜什么话都跟爸爸讲,父女俩整天叽叽呱呱的。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爸爸包工头的生意做不下去了。

为了养家,他先后开过养猪场,办过化工厂,可时运不济,做什么赔什么,一步不如一步。

最后,他不得不到别人厂里打工。

07

贫贱夫妻百事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开始和他吵架。

在妈妈嘴里,爸爸是“死脑筋”、“一根筋”、“屁本事没有”的人。

妈妈数落她:“小霜,你可得好好努力,千万别跟你爸一样。”

妈妈是个要强的人,见爸爸指望不上,就自己批发水果,每天推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卖。

她每天很晚才能回家,常常累得瘫在那里,有一次,还在路上摔伤了腰,留下了后遗症。

程霜心疼妈妈,也开始怨恨爸爸。

08

爸妈决定离婚那年,程霜12岁,已有了主见。

大人问她,你愿意跟谁?

她对妈妈说:“你走吧,我就跟着爸爸过,你带着我也不好再嫁人。”

从那以后,程霜变得不爱说话了,尤其不愿跟爸爸说。

她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好好读书,考上大学,离家远远的,千万不能像爸爸那样,一事无成。

参加工作后,程霜很少回家。

每次回来,爸爸都很想跟她聊聊,可看她态度冷淡的样子,也就叹口气,走开了。

就这样,父女关系越来越疏离。

09

这次爸爸出院后,语言和记忆功能都有点受损,程霜延长了假,留在家里陪他康复。

她每天推他出去,带他看那些熟悉的地方,陪他聊天,练习说话。

可能是人在故里吧,话题从熟悉的人与事,再到彼此,关闭多年的心扉被徐徐打开了。

不知不觉中,程霜把这些年没跟爸爸说的话,一点点都吐露出来。

10

“爸,你不是一直想问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

“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虽然有时苦点,累点,但能替老百姓说点真话,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我也遇到过所谓的成功人士,他们答应接受采访,让我去他的应酬场合,话里话外地让我做他的女伴,那会我还年轻,没学会处理这种场面,就正面刚了过去,搞砸了台里的项目,差点被辞退。”

“我也有过喜欢的人,还主动追过人家呢,可谈着谈着就散了。”

“我妈总催我结婚,我也不想让你们担心,这不,我认识了彭川,条件还不错,要不是前段时间生他气,就带来给你看看了。”

爸爸这些年都没听到女儿跟他讲这么多话,乐呵呵地听着,连连点头。

11

这时,正说着彭川呢,彭川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程霜觉得两人还挺有灵犀的,笑着接听了。

彭川的语气很急:“你怎么还不回来?上次我妈跟你说的事,我都跟人家打包票了,说你能搞定,大家可都等着呢。”

程霜一口气憋在喉头,直接挂了电话。

不到三秒钟,彭川又打过来:“挂什么挂,你什么意思啊,我都把话放出去了,你可不能让我打脸。”

程霜一直以为,这件事,她已经明确拒绝,也表明了态度。

可如今彭川却追着不放。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你明知我爸病了,打电话来,却连句问候都没有,你私下答应人家,征求过我意见吗?现在,你还要拿我们的感情来逼我,彭川,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彭川冷笑一声:“好好好,就你有原则,我求不起你,可以吧!”

说完,他先把电话挂了。

12

程霜心里正委屈的不行,电话又响了。

这一次,是妈妈打来的,劈头就问她,什么时候带彭川给她看看?

程霜怼了一句:“看什么看,分了。”

妈妈急了:“前几天不还好好的?你又哪根筋搭错了?”

程霜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妈妈并没有因此理解,反而数落她:“你这死心眼,跟你爸一模一样。”

程霜听不下去了:“是是是,我跟我爸一样,都是一根筋,都是死脑筋,所以你才和他离婚,对吧。”

说完,程霜的情绪失控,当着爸爸的面就哭了。

13

程霜好久没这么痛快地哭过了。

等她哭累了,才发现,爸爸正抖着手,拍着她的背,就像她小时候受了委屈,安抚时一样。

那天,爸爸也磕磕巴巴说了一些往事。

原来,她心里的父亲,并非那么窝囊,每个人的生活与选择,也都另有真相。

当初,爸爸的生意原本很红火,但有一次,甲方卷款跑了,临近年关,他不忍那帮兄弟空着手回家过年,便拿自家的积蓄充了工钱。

他开养猪场的时候,运气不好,赶上猪瘟,那么多小猪病死,有人趁着肉价大涨,偷偷把病猪拖出去卖,只有他坚持不卖病猪肉,才赔得血本无归。

开化工厂也是,开了之后才发现,厂里净化设备太老旧,排污不达标,污染环境,可当时又没有更多资金升级设备,只得将厂关了。

最后,他总结:“别看你爸能说会道,其实骨子里是个老实本分的人,那些昧良心的事,我做不来……”

14

程霜记得,离婚后,爸爸去了一家小厂子,给人做仓库保管,顺带做帐,虽然赚的不多,但也把她养大了。

而且,为了不让她受委屈,他一直没有再娶。

只是那时候,她沉浸在对爸爸的怨恨里。

她一门心思认定,就因为他的无能和失败,才没能保住这个家。

15

那天,爸爸问她:“闺女,你还恨我吗?”

程霜想了半天,才回答:“你知道吗,当年我妈和你离婚,我选择跟你,不只是因为怕我妈带着我不好嫁人,其实,我是怕你一个人,过不好日子。”

程霜第一次觉得,妈妈说的没错,她骨子里真的挺像爸爸的。

看似柔和的外表下,心里都有一道无法逾越的底线。

现在,历经世事,她更加坚信,从爸爸那里继承来的秉性,是她这些年,行走江湖稳扎稳打里,最坚实的后台。

16

爸爸出院后,程霜才回台里上班。

期间,彭川来找过她几次,见她态度冷淡,也就没了求和的心气。

而且,他父母也觉得,程霜这人看着挺好,但做事六亲不认,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果然是有原因的。

就这样分手了,程霜没有想象中的伤心,相反,她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落地了。

那段时间,程霜所有的时间都在跟进几个留守儿童的调查,连夜奔波,差点被压在暴雨击垮的废墟里。

后来,那组报道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人们纷纷慷慨解囊,帮助山区儿童重建了新学校。

孩子们有书读,就有了希望,这些事情,程霜觉得比自己的感情更重要。

17

妈妈看了程霜的报道打来电话。

程霜这才知道,妈妈发动了身边的朋友给孩子们捐了钱。

妈妈说:“小霜,之前是我不对,不该那样说你,虽然你和爸爸很像,但其实你们没错。”

程霜突然觉得眼眶一热,有点想哭。

妈妈却话锋一转:“小霜,你年纪也不小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呢。”

依旧是熟悉的配方,妈妈一如既往的埋怨和教条。

18

程霜在心里说:算了吧,过往不恋,未来可期,谁都不应该把自己桎梏于过往的孰是孰非里。

重要的是,在认清了父母的为人、生活的真相后,她才真正的三十而立。

说到底,人是很难背叛自己的。

这是程霜与父母的和解,也是她和自己的一场联盟。

无论是谁,不轻易被别人左右的人生,才是独一无二的。

父母离婚后,我活成了别人最讨厌的样子

父母离婚后,我活成了别人最讨厌的样子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