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妈妈外遇了,爸爸要我恨她一辈子,可我就是做不到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2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妈妈外遇了,爸爸要我恨她一辈子,可我就是做不到

妈妈外遇了,爸爸要我恨她一辈子,可我就是做不到

妈妈外遇了,爸爸要我恨她一辈子,可我就是做不到

01

那些在恨意里长大的孩子,会找到幸福吗?

关于这一点,我家的故事或许比较有代表性。

我高考结束那年,爸妈离婚了。

从此,我爸就活在怨恨与控诉之中,我们姐弟仨,以各自的方式,艰难长大。

02

爸妈是性格截然相反的两种人。

我妈温柔贤惠,无论对我们姐弟,还是对爸爸,从不说一句重话。

我爸简单粗暴,一点就着,对我妈从来都是吆三喝四,有时喝多了还动手打人。

这样没有温度的婚姻,早就让我妈心灰意冷,后来她一时糊涂有了外遇,却被我爸抓个正着,对方见事情败露,也立马闪人。

离婚的时候,我妈不仅净身出户,还失去了弟弟的监护权,并替我爸背了十几万外债。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因为一场荒唐的婚外情,落得家离子散,一无所有,教训深刻!

离婚后,她更是远走杭州当月嫂挣钱还债。

03

而我爸呢,从前那么强硬的一个人,明显老了,颓废了。

每天借酒消愁,拉着我没完没了地抱怨。

“你妈这是故意往我心里戳刀子啊,我恨她!要不是有你们仨,我早就跟她同归于尽了。”

“就因为她,我们全家成了别人的笑话,但凡她心里有你们,也做不出这种丑事,这种烂女人根本不配当妈!”

“现在她跑到浙江,你马上要去成都上学,你哥在甘肃当兵,家里就剩下我和你弟,好好一个家,被她拆得七零八落,你说,可恨不可恨?”

老实说,因为爸爸的脾气,我们父女之前算不上亲近。

但是,看到他这么痛苦,我不由心生同情,渐渐被他洗了脑。

于是,我对妈妈的怨恨越来越深,并将生活中的不如意,都归咎于她的出轨。

此后两年,我再没喊过她“妈”,也从不主动跟她联系。

我爸很满意我的做法,他常说:“你哥没良心,你弟还小,爸爸只能靠你了。”

04

哥哥十八岁出去当兵,退伍后留在了当地。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仅不闻不问,还准备在当地买房结婚。

我爸气得直跺脚,骂他不争气,甘当上门女婿,白养了这个儿子。

哥哥却说,女友才是跟他过一辈子的人:“我不想让她委屈,离她娘家近点,以后好相互照应。”

我来气了:“你倒替她想得周全,那自己的爹妈怎么办?你是老大,家里这副烂摊子,你不应该管管?”

“家里的烂摊子轮不到我管,更轮不到你管,小妹,听我一句劝,别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你什么也改变不了,只会把自己赔进去……”

哥哥还想跟我推心置腹,我却完全听不进去。

在我看来,他所有的说辞,不过是为自己的凉薄开脱。

05

然而,哥哥的话很快便得到印证。

阳光开朗的我,日渐阴郁。

尽管校园生活丰富多彩,但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们这个家该怎么办?

我找不到出路,这样的无力感让我觉得生活一片灰暗。

幸好,在一位室友的带动下,我慢慢融入大学生活,通过各种各样的学习机会,见识到一个更宽广的世界。

室友也来自单亲家庭,但她阳光开朗,活得洒脱自在。

我们一起辅修心理学,通过不断学习和反思,渐渐厘清了许多问题。

在家庭里,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使命,而孩子最大的使命是自我成长。

父母诱使或逼迫孩子充当调解员、裁判员,甚至相互攻击的武器,都是自私而愚昧的做法,这样只会消耗孩子的生命能量,阻碍他的成长。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庭悲剧会一代代重演的原因。

我意识到,必须摆脱爸爸的控制,从他的情绪泥沼里跳出来,才能开启新生活。

06

大二那年,我恋爱了。

男友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长大,温暖包容。

他让我了解到,男人疼爱女人是什么样子,爱与被爱又是多么美好。

再回想这么多年来,我爸对我妈的态度,以及他们的相处细节,同为女人,我渐渐体会到妈妈的辛酸,理解了她想要逃离的心。

只不过,她选择了一种泄愤的方式。

可是,人生那么长,谁没有行差踏错的时候呢?难道因为一次错误,就要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吗?

07

这两年,妈妈拼命赚钱,不但帮我哥凑足了新房首付,还时常给我打生活费。

我知道,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努力弥补对我们姐弟仨的亏欠。

后来,我渐渐跟妈妈恢复了联系。

我想通了,她跟我爸的夫妻关系是一回事,而我们的母女关系,是另一回事。

只要我们依然爱着彼此,那么无论她在哪里,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都永远是我妈妈。

08

然而,我对妈妈态度的改变,引起我爸的强烈不满。

年前,我需要做一个妇科手术。

考虑到住院期间的照料问题,我选了妈妈那边的医院。

通知我爸时,他勃然大怒,指责我为什么不回老家县城做手术,非要去找我妈?

“你现在就给我滚回来,否则,永远都别回来了!”

当时,妈妈已经帮我把医院、医生都联系好了,自然不可能说走就走。

而且妈妈照顾我比较方便,我已经这么大了,总不能让我爸贴身照料吧。

我耐心的和爸爸讲道理,但他就一句话,如果不回老家做手术,就不要认他这个爹。

09

妈妈怕我们闹得太僵,有些迟疑:“要不,我陪你去县城医院,还是我照顾你。”

我摇摇头。

明摆着不合理的要求,为什么要迁就?这么长时间,我爸也该从受害者心态走出来了。

我坚定地拒绝了。

做完手术,我的身体还没养好,爸爸就催我回家。

我不肯,他就逼着11岁的弟弟给我打电话。

弟弟抽抽噎噎地问我:“姐,你们是不是都不要这个家了?”

我们于心不忍,最后还是和妈妈一起回了县城。

10

回到家,爸爸再次向我开启洗脑模式。

还是那些老生常谈,但我已不再是两年前那个不辨是非的小女孩。

“爸,这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您也该有自己的新生活了。”

“你们选择分开,我尊重你们的意见,但她是我亲妈,这是割不断的,我找我妈,也孝敬您,这并不矛盾!”

然而,爸爸完全听不进去,他咆哮道:“谁要你孝敬?哪个稀罕你孝敬?你妈不知廉耻,我看你跟她一个样!”

改变一个被仇恨蒙蔽心智的人太难了,我越试图跟他讲道理,但他越发认定我的背叛。

他指责我翅膀长硬了,怀疑妈妈给了我好处,我才背叛他,甚至威胁要断我的学费和生活费……

本来过完年,我就想离开的,但疫情将我困在家里,只能忍受他的各种情绪暴力。

11

疫情缓解后,妈妈准备继续回浙江打工,走之前,她想看看弟弟,但我爸不同意。

事实上,从我“倒戈”后,弟弟又成了爸爸的报复工具。

他不让我弟跟我妈通话,更不允许见面,他跟弟弟说的最多的一句是:“你妈不要你了。”

眼见曾经活泼调皮的弟弟,变得越来越阴郁暴躁。

有一次,我和爸爸因为我妈的事又吵起来,我弟冲上来,推了我一把,高声尖叫道:“你给我闭嘴,你才是咱家最不孝的一个!”

那一刹那,我呆住了,心里生出巨大的悲哀。

我们本该是最亲的人,如今却在互相伤害。

面对爸爸的谩骂,我没掉过一滴泪,但弟弟的一句指责,却让我瞬间泪崩。

我再也忍不住,冲我爸吼道:“把自己的愤怒强加在孩子身上,自私又无能,你这样会把他毁掉的!”

“啪”的一声,爸爸狠狠扇了我一巴掌,他气急败坏,让我立刻滚。

我从家里跑了出来……

12

后来,我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房子,一边打工,一边等待开学。

改变如此之难,更遑论拯救,我心灰意冷。

或许哥哥说的对,以为能改变一切,最后只会把自己赔进去。

我不能任由自己在那个泥潭里沉沦,我要振作起来,要有自己的生活和未来。

至于弟弟,我只能默默期许,总有一天,他也会长大,会懂得,就像哥哥和我一样。

13

在这样的自我安慰中,日子一天天过去。

直到爸爸打来电话,说弟弟离家出走了。

他只留下一张字条,笔迹稚嫩潦草:活着真没意思,我走了。

我的心一阵剧烈的颤抖,眼泪喷涌而出,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后果。

尽管我们遭受着同样的命运,但弟弟跟我不同。

我已经成年,会挣扎,会求救,会找出路,但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

袖手旁观的我,是帮凶。

14

那天,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老家。

爸爸已经报了案,家里的亲戚也被发动起来,配合警方全城寻找。

当晚,妈妈也赶到了。

最后,通过调取监控视频,我们在一家破旧的网吧找到了弟弟。

他蜷缩在角落里,已经睡着了,我和妈妈冲上去,抱住他痛哭不已。

我一边庆幸,一边后怕,心里下定决心,哪怕再难,也要管好弟弟。

考虑良久,我有了一个计划。

15

首先是我爸。

我试着跟他沟通,弟弟出现这种行为,明显是有了心理问题。

我说:“要不让他跟着我妈吧,换个环境,也许会好一点。”

“你放屁,他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妈害的,你还要你弟跟她?她配吗?”

我悲哀地发现,哪怕弟弟赌上生命,也无法撼动我爸的内心。

他依然活在仇恨里,并希望我们都继承他的仇恨。

我只能再跟我妈商量,她态度明确,想要弟弟的抚养权,可又觉得我爸不会同意。

“为了我弟,你能不能硬气一回?”我问她。

她看着我,坚定地点头:“行!你有什么好法子,妈听你的。”

16

在这之前,我已经在网上查过,年满10周岁的孩子可自主选择监护人。

“如果我们能跟我爸协商下来,重新签一份抚养协议,如果协商不下来,那就只能上法院,而且,如果弟弟真跟了你,你以后的压力会很大,要有心理准备。”我对妈妈说。

温吞了半辈子的妈妈,这一次异常坚决。

她说,在和我爸的婚姻里,她一直忍让,后来,实在受不了,恰巧遇到那个人,以为抓到了救命稻草,谁知竹篮打水一场空。

“要是你弟真出了事,我这个当妈的也不活了,我现在唯一的想法是,你们都好好的。”

我湿了眼眶,抱住她,给她打气:“你放心,我已经长大了,我会帮你的。”

17

跟妈妈商量妥当后,我辞工回了老家,天天陪着弟弟,带他玩,跟他谈心。

我告诉他自己的心路历程,他似懂非懂,终于问出了那个最敏感的问题,妈妈是不是不要他了?

我心里狠狠一疼,揉着他的脑袋,认真地问:“你想跟妈妈在一起,还是想跟爸爸在一起?”

他想了很久,才小声说:“我想跟妈妈在一起,爸爸总是喝酒,还骂人。”

我跟他讲了妈妈的计划,没想到他却犹豫了:“你们都走了,如果我也走,家里就只剩下爸爸一个人,那他太可怜了。”

我再次泪目。

父母总觉得对子女的爱是无私的,其实,子女对父母的爱才是真正的无私。

“轮不到你来操心这些,你的首要任务是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成长,把学习搞上去。”我拍拍他的肩膀,“还有哥哥和姐姐呢。”

“大哥?”弟弟眼睛一亮。

我点点头。

18

是的,在跟爸妈沟通的同时,我联系了远在甘肃的大哥。

如果没有弟弟,我也会跟他一样,选择远走高飞,独善其身。

但现在,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毁了。

我们需要哥哥的支持,准确地说,这个家需要重新团结起来。

或许是我的话戳中了哥哥的内心,他答应请假回来,一起解决弟弟抚养权的问题。

19

那天,我们一家五口,三年来第一次整齐的坐在一起。

妈妈提出变更弟弟抚养权,爸爸仍不同意,但鉴于我哥在场,他没有发作。

他旧事重提,说是我妈毁了这个家,她没资格要弟弟的抚养权。

我妈又被他说得红了眼圈。

我刚想插话,哥哥却先开口了,他说:“你说我妈没有资格,你就有资格吗?”

他指着嘴角的一道疤痕说:“这是我五岁时,你用竹签扎的,就因为我打碎了你的酒瓶,要不是我妈赶回来,只怕我已经被你打死了。”

他又撸起裤管:“这道疤,是你用锅铲砸的,就因为你喝醉酒了骂我,我顶嘴。”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回来了吗?因为我恨你,恨这个家,要说谁没资格做父母,你第一个不配!”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哥哥曾经被这样伤害过。

原来,这个家里的孩子,每一个都遍体鳞伤,包括我妈。

我也终于理解了哥哥冷漠的原因,不是寡情,而是受伤太深。

20

面对哥哥的质问,爸爸显然乱了方寸,他直接将弟弟推出来,让他自己做选择。

弟弟左右摇摆,这注定是一场艰难的选择,虽然很残忍,可是他必须面对的。

生在这样的家庭,谁也无法幸免。

最终,弟弟走向了妈妈。

那一刻,爸爸一脸死灰,像输光了全部家底的赌徒。

后来,在我和哥哥的见证下,爸妈重新签订了弟弟的抚养协议。

计划成功了,我们战胜了爸爸,可我心里没有半分喜悦。

亲人之间的战争,没有赢家。

后记

现如今,我妈已经将弟弟接到身边。

我继续在学校附近租房,一边学习,一边兼职,争取早点自立。

哥哥回了甘肃,计划明年结婚。

我们都在往前走,只有我爸留在了原地。

他觉得自己众叛亲离,越发怨天尤人,酗酒闹事。

我不知道,他何时才能想通,也不知道,我们何时能达成和解。

但我希望,上一辈的恩怨就留在上一代。

苹果不属于苹果树,无论是哥哥、弟弟,还是我,都有选择幸福的权力。

这是背叛,也是重生,更是一场艰难的自我养育。

妈妈外遇了,爸爸要我恨她一辈子,可我就是做不到

妈妈外遇了,爸爸要我恨她一辈子,可我就是做不到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