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中国的 “跪拜礼” 是如何堕落的?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2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中国的 “跪拜礼” 是如何堕落的?

中国的 “跪拜礼” 是如何堕落的?

中国的 “跪拜礼” 是如何堕落的?

先秦时代的跪拜礼,其实相当于后世的鞠躬礼。

说一说跪拜礼,也就是俗谓的磕头。

跪拜礼最初的形态,源于古人「席地而坐」的生活习惯。

先秦时期,人们日常生活中,往往以臀部压在脚后跟的方式坐在席上。若要行跪拜礼,须挺直了腰,让臀部离开脚后跟。这种跪拜礼可分为三种。一种叫「肃拜」,行礼者拱手触及地面;一种叫「顿首」,行礼者手碰地面后头顿在手面上;第三种叫「稽首」,行礼者须用头直接碰触地面。在今天看来,这三种跪拜礼大体都能算入「磕头」的范畴。

行这种跪拜礼时,受礼者和施礼者在空间上,始终处于同一平面,位置差不多是平等的,所以尊卑之分并不明显。在台湾学者甘怀真看来,先秦的拜礼是一种敬礼,「并不限定为卑者礼敬尊者之仪节」。这种礼仪,主要用于宾客与主人之间,常见的情形是:一方先以躯体动作表达敬意,另一方也以相同的躯体动作回礼。当然了,先秦时代的君臣也会行跪拜礼,且按照身份等级,臣拜君是一种常态。但君臣行礼时,仍「同在一平面之空间上」(站立时君臣间另有一套「揖礼」)。

除了「臣拜君」,先秦时代也存在「君拜臣」。如《韩非子》里说,西门豹治邺,因对人力物力的汲取搞得很好,魏文侯曾对他「迎而拜之」。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曾命人制定过旨在彰显帝威的新君臣礼仪,但具体内容已不可知。西汉建立在反秦浪潮之上,故仍存留着一些先秦遗风。《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里说,郦食其见刘邦时,刘邦正坐着让两女子为其洗脚,所以郦食其也只对刘邦「长揖不拜」,站着行了个揖礼,以维护自己的人格。《汉书·贾谊传》里也说,汉文帝在未央宫之宣室殿召见贾谊,两人相谈甚欢,「至夜半,文帝前席」—— 文帝不断将自己的坐席向贾谊挪近。可知君臣二人是在一种平等的空间里交流。

可以说,先秦时代的跪拜礼,与后世流行的跪拜礼,实是不同的两码事。先秦人普遍跪坐,其跪拜礼,不过是宾主、君臣于平等的跪坐状态中,以一种简便的身体动作,来表达敬意。而后世的跪拜礼,受礼者或坐在椅子里,或站在施礼者跟前,彼此早已不再处于平等状态;施礼者须从站立变成伏地状态,行礼时的身体动作幅度很大,也早已超出了「简便」的范畴。其彰显尊卑的用心,已远远超越了表达敬意。

所以,清代历史学者赵翼才会说,「古人之拜,只如今之鞠躬」—— 先秦时代的跪拜礼,其实相当于后世的鞠躬礼。

· 河南新密打虎亭二号汉墓彩色壁画 —— 晏饮百戏。画中主客皆跪坐席上

先秦版「跪拜礼」的消失,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消失的原因有二。第一个原因是板凳与椅子的前身「胡床」,自东汉末年开始传入中原,跪坐慢慢被垂脚坐取代。当权力的弱势方不得不跪拜垂脚而坐之人时,因双方处于一种不平等的空间,尊卑之意会体现得非常强烈。其中的一个典型案例,便是南北朝时代的「侯景之乱」(公元 548 年)。侯景失败后,《梁书》特别记载了他称帝时竟然在胡床上垂脚而坐,以彰显其是不知礼仪的禽兽 —— 当时的主流坐姿,仍是跪坐或在床榻上盘膝,垂脚而坐被视为极不文明。被迫跪拜在一个垂脚而坐之人的脚下,对当时的士大夫们而言,是一种巨大的耻辱。

第二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中国古代的政治环境,自魏晋南北朝以来,一直在变坏。其中最主要的标志之一,便是「三纲五常」成为不容置疑的意识形态,君臣间的尊卑差距越拉越大。君王们越来越习惯和喜欢端坐在高处,来接受臣僚们的跪拜,以享受那种「君尊臣卑」的快感。所以,汉代之后再无君拜臣之礼;南北朝时代的后周天元帝下诏,将大臣跪拜皇帝的礼节,首度升级为必须三拜;到了明朝,皇权又将之升级为:臣子见君王必须五拜、百官见亲王和东宫必须四拜、儿子见父母也须四拜(正所谓家国一体,政治秩序侵入了家庭伦理),再后来,又衍生出了今人所熟悉的五拜三叩和三拜九叩。

在这个渐进的过程里,简便被复杂取代了,平等被尊卑取代了,致敬被屈服取代了。

· 晚清民众对官员行跪拜礼

跪拜文化的「屈辱性」,在清朝达到了巅峰。有清一代,大臣必须跪着回答皇帝的问话。乾隆为表示对军机大臣的体贴,会美其名曰给他们「赐座」,实际上只是让他们跪在毡垫上,略舒服一些而已。赐毡时还会特意下诏,强调不给毡垫才是常例,目的是「以示君尊臣北,预防专擅之渐」。这「赐座」诏书,可谓完美诠释了何谓「如坐针毡」。此外,清代还发展出了「磕响头」的讲究,即须将头砸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响,以示敬意虔诚。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跪拜问题上,清代的朝臣们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智。首先,他们会在膝盖处常年包覆上棉布,以减轻肉体的疼痛。其次,为避免长跪,他们还总结有一套「先进经验」——「无论奏对何事,必以三语为率,并须简浅明白,不须上再问」,与皇帝议事必须规避事情的复杂性,将之说得越简练越好。其三,为避免「磕响头」磕得头破血流,有些朝臣入宫之前,还会去贿赂太监,以求获知在哪块地板上磕头,发出的声响最完美。

因坚持跪拜礼,清廷在近代的对外交往中,遇到过不少麻烦。

比如,英法等国公使要求觐见同治,清廷曾坚决要求他们行三拜九叩大礼。谈判僵持数月,最后以清廷被迫同意西方各国公使行五鞠躬礼、日本公使行三作揖礼,以替代跪拜大礼告终。

· 同治皇帝接见各国公使。各国公使以鞠躬礼觐见,但恭亲王奕䜣却必须跪在同治皇帝脚边

19 世纪中叶以后,清廷使臣出访海外日渐频繁。这些使臣们惊讶地发现,西方各国确实通行鞠躬礼和握手礼,其「君臣平等」之风令人羡慕。比如,1866 年,随斌椿使团出访欧洲的同文馆学生张德彝,惊讶地发现欧洲君臣只行垂手免冠之礼,绝无「山呼跪拜」,且居然还以同等礼节对待大清使团。两年后,另一位使臣孙家谷去到欧洲,也被英国女王的「礼节不过进退三鞠躬而已」震惊。

这种对比,唤起了晚清知识分子对「跪拜礼」的反思。1897 年,梁启超痛陈跪拜礼乃是清廷落后统治的一个缩影,希望变法先从「天子降尊」开始,只要拜跪之礼仍然存在,清廷便会一直是世界其他国家嘲笑的对象。

不过,支持将跪拜礼作为国粹永远保存下去的人,也同样不少。湖南士绅、著名学者叶德辉,便是其中一位代表人物。他写文章痛批梁启超:「(梁)竟欲易中国跪拜之礼为西人鞠躬,居然请天子降尊,悖妄已极。」显然,这位专门搞经学研究的学者,已经完全忘了:先秦时代的跪拜礼,其内涵是平等、致敬和简便,恰与他所反对的鞠躬礼本质相同。

好在,人性天然追求人格上的平等。将「跪拜之礼」强行定性为「国粹」,也不能阻止这种追求。所以,清廷尚未灭亡,已有广东、广西、江苏、江西等省,将下级拜见上级的礼节,由下跪改为作揖。民间的步调也大致相似。梁实秋回忆说,「民国前一两年,我的祖父母相继去世,由我父亲领导在家庭生活方式上作维新运动,革除了许多旧习,包括过年的仪式在内。我不再奉派出去挨门磕头拜年。我从此不再是磕头虫儿。」

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颁行新《礼制》,全面废除了跪拜礼,改为男子脱帽鞠躬;女子亦同,但无需脱帽。流风所及,连宣统小朝廷也不得不放弃君尊臣卑的陋习,颁诏宣布免除君臣跪拜,承认中国古礼当中只有彰显君臣平等的「坐论而答拜」,没有强调君尊臣卑的三跪九叩。据茅海建考证,这份诏书是康有为起草的,颁布于 1917 年。

当然,也有一些人仍顽固地沉溺在跪拜礼带来尊卑快感之中。据袁克文回忆,其兄袁克定便要求那些求见者都必须向他下拜。别人跪拜,袁克定则「坐而受焉」。这种做派让拜谒者们「愤且怨」。反倒是其父袁世凯遇人下拜时,往往「咸起答揖」以示谦恭。

还有一些人,则是考虑到长辈们年岁已高难以启蒙、又不愿引发矛盾,遂继续行跪拜礼。曾任国民政府军令部部长的徐永昌,便是其中之一。1930 年正月初一,徐永昌与妻子一起去给一位老先生拜年,他行跪拜礼,而妻子鞠躬。拜完年出来,妻子埋怨他为什么不预先说要跪拜?徐永昌解释说:「我意是可各自随便,各行其心之所安,而且我自来向老先生拜年是跪拜,不能因已娶而变礼也。」意即,他不愿改行鞠躬礼的原因,是不想引发老人不必要的情绪。次年,徐永昌新居落成,全家一起在落成仪式上行了跪拜礼,来祭祀祖先。徐解释说,自己之所以不用鞠躬来代替跪拜,是「恐父母有知不懂何以如此」—— 徐觉得,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或许理解不了鞠躬,所以还是继续跪拜为好。

还有一些人,则是将跪拜当成了一种传统文化,继续付诸实践。比如,据香港新亚书院学生汤承业回忆,该校在 1950 年代的新年元旦,仍有「学生自动下跪拜年,老师亦欣然接受」的风气。

不过,较之叶德辉要将跪拜礼弄成国粹,较之袁克定强迫他人向自己跪拜,新亚书院学生的这种「自动下跪」,倒也无足深责(如果师长没有提倡和施压的话)。毕竟,一个人是否愿意跪拜,那是他的自由。正如一个人是否愿意放弃自己的人格,是他的自由。也正如一个人在跪拜时是否觉得人格受到了侮辱,是他的自由。■

参考文献:
①甘怀真:《中国古代君臣间的敬礼及其经典诠释》,《台大历史学报》2003年第6期。
②李为香:《中国古代跪拜礼仪的基本形式与内涵演变》,《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5期。
③赵树国:《从君臣礼仪、官员思想意识看明清专制皇权的强化》,《历史教学》2013年第23期。
④王开玺:《试论中国跪拜礼仪的废除》,《史学集刊》2004年第4期。
⑤茅海建:《学术随笔集:依然如旧的月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第166页。
⑥袁克文:《辛丙秘苑 寒云日记》,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年,第26页。
⑦《徐永昌回忆录》,团结出版社2014年,第189页。
⑧汤承业:《慕念唐师》,见《唐君毅全集 第三十七卷 纪念集(上)》,九州出版社2016年,第289页。

中国的 “跪拜礼” 是如何堕落的?

中国的 “跪拜礼” 是如何堕落的?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