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一封恐吓信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14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一封恐吓信

一封恐吓信

一封恐吓信

在河北坝上,念六年级的我因不满食堂混乱的打饭秩序,与同学合力给校长写了一封举报信。这封信,让我经历了一个成人时刻。

在小卖部吃完方便面后,我回到教室坐下,几分钟后,双辰洪吊着脸走进教室,屁股刚沾椅子就哭出声来。大家围过去,问他怎么回事儿。他说:“我打饭的时候,碰上一个五年级1班的男生插队,争了几句后我们就打起来了,正好被他们班主任看到,什么也没问,先骂我,还抽了我一个巴掌。”

那段时间学校食堂管理很混乱,特别是打饭秩序,只要和排在前面的人是一个班的,便掌握了插队特权。这一点,五年级表现得最为过分。即便我们是六年级的,气势上却也略逊一筹。

“这明显是护着自家学生”,这句话点燃了班级积压已久的不满情绪,既有对秩序的不满,也夹杂着对五年级嚣张气焰的看不惯。最直接的导火索,则是那位老师不公平的处事方式。

于是有人提议告校长。校长是这学期刚上任的,姓马。原来是本校的资深教师,据说在教育局有什么关系,摇身一变成了新校长。

告校长当然可以,听来就令人振奋,但具体用什么方式,得再想想。如果是去校长室当面汇报,就必须派一位有胆识的同学或者双辰洪本人。很显然大家都不愿扮演“出头鸟”的角色。

这时,冯学白提出了写一封告状信的主意。信纸来自张大树的作业本,横格、浅绿色、还能护眼,他很爽快地撕下来递给我。我没什么写作天赋,成绩不拔尖,字写得也一般,甚至和双辰洪的关系说不上热络,却什么也没想的提笔写起来。说不清,这种揽事儿的气概从何而来。

“马校长:自新学期开学以来,本校的情况日新月异……特别是食堂打饭的问题,已经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尤其是五年级那些同学……如您不管,我们将按自己的方式解决。”

时隔十二年我只能记起这些零碎的句子。现在回想,“日新月异”实在是非常糟糕的一个词,事业单位的人事变动问题向来敏感,尤其更换的还是一把手。马校长刚上任,“日新月异”这四个字隐隐就有些不满。

我们的想法极为单纯,可惜临着下笔却没个轻重,没有检查,就这么“公车上书”了。

栗小琪接过我写好的信读了一遍,觉得不过瘾。她表示“按自己的方式解决”是一个很抽象的说法,有威胁的意味,但威胁程度还不够。于是,顺手在落款处画了一把刀子,可能怕震慑力还不够,她又在刀尖下添了三个水滴状的涂鸦。

张大树下意识承担了送信的使命,接过信就直奔走廊深处的校长室。那时,冯学白、张大树和我,是班里最能折腾的一个小团体,以栗小琪为代表的女生们则是另一个小团体。张大树暗恋栗小琪是一个不宣之秘。

据张大树回忆,他敲门时,马校长正在伏案写东西,头也没抬,只说了声:“进。”他进门,恭敬地把信放在桌上,立刻逃走。那会儿距离下午第一节课上课,还差5分钟。

那是一节注定要被打断的政治课。老师走进班级讲了三五句话,门上便传来“咚咚”地敲击声。她打开门后正想发问,马校长直接无视她,以凌厉的目光扫视了整个教室,然后问:“这封信是谁写的?”

我心跳如雷,但还是举起了手,说:“是我。”

马校长瞪了我一眼,留下一句“你跟我来”,便转身离开。我一言不发,站起来,把椅子推入课桌下,朝门外走。临着出门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全班同学都在望着我,便顿时有了一种慷慨赴死的感觉,步伐也轻快起来。

进入校长室后,马校长坐在宽大的皮椅上,双手交叠于办公桌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她的语气听来生硬,将我在进屋以前酝酿的所有情绪与说辞一举击溃。我只好颤抖着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出来,但具体有哪些人参与策划并未提及。我还算清醒,知道此刻所提到的每个名字,都很有可能被抓来质问。

“这封恐吓信就你一个人写吗?没有别人参与?”

我慌忙解释道:“这不是恐吓信,只是一封告状信。”

“我认为你们画的是血”,她指着刀子底下的三个点儿,又重重拍了一下桌子。“砰”得一声,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突然被唤醒,CPU开始工作,安静的四方空间里响起散热器嗡嗡转动的声音。

她拉着我回到班里,对政治老师说今天这节课不用上了,然后站上讲台,再次用严峻的目光扫视了底下30几个小学生,手里扬着那封信,问:“还有谁参与了这封信,给我站起来……张大树,信是你送的吧?”

张大树只能站起来,冯学白紧跟着。事主双辰洪也站了起来。“还有谁?敢做不敢当是吗?”校长仍不满意。

平时经常被我们调笑使坏的李胖子轻轻拍了拍桌子,带着一丝骄傲感站了起来。那表情好像在说:这回谁是兄弟,知道了吧!事实上,李胖子与这封信,与整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为什么站了起来?也许和写出“按自己的方式解决”这句话的我一样,都是电视剧看多了。

栗小琪全程低着头,直到马校长点了李胖子、冯学白、张大树和我的名字,让我们跟着她去校长室,她才抬起头目送我们。我们当时并不打算供出她,毕竟是个好学生,又是女孩子,更何况她的爱慕者张大树还是我们小团体的核心成员。

“刀子和血到底是谁画的?是不是你?”马校长最介怀的还是这一点。她尚未有效建立的权威,遭到了明目张胆的挑战。我们此番算是栽在枪口上了,一场下情上达变成一场杀鸡儆猴。而作为信件执笔者的我,罪责最大。

我低着头,默不作声。其他人更不敢承认。她的反应如此剧烈,谁都知道这件事没法善终。若有个别人情节尤其严重,很可能会请来家长。目无法纪、不敬师长、胆大妄为、影响恶劣,面对马校长一波波的指控,我们唯有沉默以对。最后她骂累了,留下一句“这件事不算完”,让我们先回班里反思。

一行四人垂头丧气地往班里走,却见栗小琪像个没事人似的同几个贱贱的男生在嬉戏打闹。我们四个人几乎是同时皱起眉头,互相对望一眼。若用东北话问一句便是:心咋这么大?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们的目光,她不咸不淡地问了句:“情况怎么样?你们没事儿吧?”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又转身继续和男生打闹。我们对她的表现非常不满,或者说从那一刻,我们开始厌烦起她一直以来呈现出的那种“好学生”、“乖学生”的优越感。

记得有一次自习课,她忘了带胶布,随口说了句:“谁有胶布借我一下?”前后左右三排的同学纷纷从笔袋里掏出五颜六色的胶布递向她。老师器重,又深受同学欢迎,很容易使她把自己视为一个班级的中心,总是不值日,也没人有意见。无聊时要给她讲故事,仗着老师给她的一点小权利就对同学颐指气使,犯了错还理直气壮地让别人顶雷……

第二天早晨,我们商量着要不要把栗小琪画刀子的事儿供出去,收拾收拾她这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结果是一致通过。这次,连张大树也没有反对。

而站上旗台,当着操场上400名学生接受马校长的公开批斗时,我不停地朝其他三个人使眼色,试图把上台前我们共同商议的决定执行出来,他们却态度一致地选择了沉默。我明白他们的顾虑,但那一刻我选择彻底抛开。我走上前,对着麦克风说:“刀子不是我们画的。”

马校长愣了。这一行为等于推翻了她对我们四人的批评,在事情尚未调查清楚前就妄下结论,又一次把她刚建立起来的权威,一脚踏碎。她气急败坏道:“我还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你倒是说清楚,谁画的?”

在秋日太阳刺眼的照射下,处于人群中的栗小琪面色惨白,昂着脸紧张地望向我。我心情复杂,移开目光,说:“是栗小琪画的。”

话脱口的那一瞬间,我后悔了。

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我对它最后的记忆是我们四个站在校长室外对着门嘀咕,没过多久,栗小琪推门出来,眼圈红红的,对着我们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没事儿了”。她的语气并无丝毫怨怼。当时我不敢看她,但很快便打破了尴尬,彼此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这件事。

班主任闵老师很同情我们,也没有对我们作出处罚,只说:“以后再有不相干的老师找茬,不用理,直接走人。”

但在此后的12年里,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会陷入一个巨大的疑惑中——我们最初的目的明明是就食堂打饭问题和校长建言,为什么在整件事的处理过程中,没有任何人提到食堂管理的部分?

它不重要吗?

*文中小朋友们为化名

这正是:
常言君子躲墙危,年少不晓其中味;与人之交淡如水,人心自古多恶鬼

一封恐吓信

一封恐吓信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