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助浴师,把晚年洗净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助浴师,把晚年洗净

助浴师,把晚年洗净

助浴师,把晚年洗净

暮年是伴随气味出现的,衰朽、酸臭,甚至是屎尿,构成了所谓“老人味”。那是长时间不洗澡的味道。伴随老龄化社会的趋势,一个叫做“助浴师”的职业,近年来渐渐在一些大城市兴起。他们的工作是帮老人洗澡,可“洗澡”并不是看上去那样简单。

“老人味”

在拨打助浴电话之前,李琴已经为家里两个老人的洗澡问题困扰了多年。

李琴的母亲今年90岁了,父亲92岁,两位老人都是腿脚不便,无法出门,5年前她为老人请了保姆,照料三餐起居。但洗澡,她不放心交给保姆,怕弄伤老人,每周过来自己帮着洗。

只有亲身经历的家属才知道,给老人洗澡,真的是一项大工程。

李琴父母长期卧床,体重都有130多斤,仅仅把老人扶起来,迈动脚步,她就已经气喘吁吁。从客厅的凳子,到轮椅,再到浴室里的防滑凳,这样的扶持搬运,一共需要四次。还不包括洗澡、脱衣穿衣时的托举。何况,浴室环境潮湿闷热,老人无法待太久,需要速战速决,每次李琴和保姆都是手忙脚乱。

有一次,临过年没几天,母亲想好好洗个澡。那会李琴忙着置办年货,抽不出身,她让母亲再等些日子,老人一听就发了脾气。“我老了,叫不动你了是么。”保姆怕老人情绪激动,出岔子,硬着头皮一个人为老人洗了澡。第二天李琴一进门,就迎来保姆的抱怨,腰都快累断了。

李琴自己,也已经是快60岁的老人了。她有风湿病,天气转凉,两条腿都疼得难以行走。

元宵节前一天,老人又提出洗澡的要求,想起前几日在养老驿站看到的助浴服务,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拨下了那个号码。

这绝不是个别家庭的困局。

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9年末,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5亿,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约4200万人。北京一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就达300-400万人,也就是全市近四分之一的市民是老年人。

老人身上有味道,这味道甚至有一个专属标签:“老人味”。中药的味道,尿液的味道,饭菜的味道,闷在厚衣服里身体的味道……这些味道搅合在一起,就是刻在印象里那种“老人味”。人们带着某种嫌弃和无奈提起这种味道,避开它,仿佛这是老人的一部分。

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老人洗澡难”。这句话仿佛平常,却蕴含着太多无力解决的现实,老人的精力,子女的工作,甚至包括社会对老人的种种谨慎与忧虑,把老人牢牢按在他们的标签里。

90岁的孟爷爷几次试着去大众浴池洗澡,可一进门就被工作人员拦下了:“你这么大年纪了,也没人陪着,不安全,下次别再来了。”

这么多年,孟爷爷只成功去澡堂洗过一次澡。

孟爷爷住在北京北新桥的胡同里。那一带多是平房,无法连接天然气。浴室空间小,水压和水温也上不去,夏天还能凑合,到了冬天没法淋浴,只能用湿毛巾简单擦拭。

给陌生人洗澡

从预约助浴服务开始,李琴就发现,老人嘴上不多说,却在每次助浴师上门那一天,早早起床,端端正正坐在靠背的椅子上等着,好像这是一种仪式。

李琴感慨,她从前都不知道老人这么盼着洗澡。

前几次,李琴不放心,会在浴室里全程旁观。她看到助浴师先调试好水温,把老人推到浴室,抱起靠墙,快速把老人的三条裤子一口气褪到大腿处,又赶紧扶老人坐下,褪下裤脚。

然后,助浴师接一盆热水,将老人的脚泡在热水里,试试水温,把花洒的水流调小,轻轻淋在老人的后背,四肢,腿上。接着戴上搓澡巾,开始擦身。从后背,到脖子,胸前,上半身、下半身,每洗好一部分,就用水冲洗后,再擦拭一遍,反复两次。约四十分钟后,洗浴完成,再为老人抹上护肤霜,重新穿好衣服。

李琴说,刚洗完澡,冒着热气坐在椅子上的老人,“温顺的像一只洋娃娃,可爱极了”,她喜欢看着母亲那样心满意足的样子。

对助浴师来说,“让顾客心满意足”却并不是可以轻易抵达的目标。洗澡,只是助浴师们的附加服务,她们的另一个身份,是居家养老护理员。给陌生人洗澡,还是陌生的老人,对这些女孩子来讲,难处绝不仅是一系列复杂细致的规则,还要越过心里那道坎。

“助浴,这个活其实也有一套标准流程。”45岁的助浴师郝美云说,首先,助浴前要给老人测量血压,观察老人当前是否适合洗澡,确保安全,一些老人常见的基础病也要事先和家属确认,每个老人的情况都要建立档案。

正式洗澡前,助浴师要仔细观察浴室条件,将水温调试到标准的42度,嘱咐家属提前晾好温开水,以便老人洗完澡后能及时补充水分。

如何转移老人也需要技巧。“像这样把老人的脚分开,让老人的手勾住我的脖子,我两只手臂交叉抱住老人的腰,再一用力,老人就能从凳子上托站起来,这个时候在轻轻放在另一个轮椅上。”郝美云比划着说。

每一种服务业,在标准规则的壳子之下,都要满足顾客各种各样的特别需求,助浴也是如此,或者说,尤其如此。上了年纪的老人精力散漫,很多时候并非理性动物。几乎每个助浴师都能回忆起一兜子或是尴尬或是委屈的经历。

24岁的冮雪,第一次上门服务,就被家属说哭了。“为什么洗完后还是这么多干皮,你要是这样洗的话,我要你干嘛。”指着她大骂。冮雪觉得委屈,老人的皮肤失去了水皮,变得很干,洗得太用力皮肤很容易红肿,反而不好。可是对方就是不理解。

21岁的小谭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讲究奶奶”。助浴前,家属就叮嘱她,“我们家老太太要求高,喜欢搓背,你要按照她的要求来,千万别和她顶撞。” 小谭做足了心理准备,可洗澡刚没几分钟,老人就打断了,“小姑娘,你是南方人吧,你这样搓可不对。”语气里夹着火。说不清楚,索性一把夺过搓澡巾。“这个一定要拧干了,然后这么一层层的往下搓,看到了么,有东西出来这样才算搓透了,搓干净的地方水一冲是滑的,没搓干净的地方很黏。”老人像严厉的老师一样,一板一眼地和小谭说。

有那么几秒钟,小谭觉得空气都凝固了,心里一阵一阵发慌,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一笔一划地按照“北方规矩”给老人搓。慢慢地,气氛缓和下来,“奶奶你真讲究。” 小谭忍不住说。“现在搓的好了。”“老师”终于点了头,“学生”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图 | 助浴前,小谭为老人测量血压

慢慢地,随着助浴从一件尴尬的事情淡化成职业习惯,助浴师们也开始理解这些老人的处境。冮雪说,在狭小的浴室里这样密切地接触,尴尬的不是只有她,老人也会尴尬。需要陌生人给他们洗澡,对很多要强的老人来说,是一件触及自尊的行为。她试图想象在漫长的日子里渐渐衰老的自己,像她认识的一个奶奶说的那样:每天力气只够洗一条腿,第二天再洗一条腿,第三天洗胳膊……直到有一天,连这也做不到了,只能求陌生人到家里帮自己洗澡。她极力想,那时自己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后来,在助浴的时候,冮雪会有意识地让老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帮着拿花洒,让老人感觉到自己也在帮忙,不是任凭摆布。她发现,这些小事,确实能够让老人松弛下来,减少助浴的尴尬与摩擦。

冮雪和小谭都谈到在这份工作中感受到的价值。只是至今,这价值仍然停留在情感层面。——“助浴师”听起来时髦,却仍是零散小众的低端服务,产业远未铺开。小谭和冮雪们一小时只挣几十块。

藏在浴室后的悲喜

每次洗澡,助浴师待在老人家里的时间,一般不超过两个小时,却几乎可以窥见一段家庭关系的最隐秘处。

曾经有一次,郝美云服务一位有认知障碍的老人。老人患病多年,女儿早已磨光了耐心,“让你去洗澡了!”郝美云听见女儿对着老人吼叫,老人抖了抖肩膀,两眼空洞。“慢慢说,别吓着老人。” 她连连劝说。

郝美云知道,这样的老人,任何交流都无法流到耳朵里,必须像哄小孩那样耐心,儿女长久的照顾压力巨大,在公共养老服务尚不完善的今天,这是一个难解的结。

但其实,想到为老人找助浴,已经是一个普通家庭为改善老人状况难得的努力。助浴并不是一项便宜的服务,均价在80-120元之间,专业的护理机构甚至高达400元以上。对很多家庭来说,一次助浴的价格,也许就是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从机构数据看,在偌大的北京,每个月寻求助浴的家庭数量平均在几十个,很少上百。

“多数客户的家庭条件其实挺苦的。卫生间很小,没有任何防滑设施。” 郝美云见过仅有两平方米的卫生间,摆放着桶,盆等杂物,连一把多余的椅子都放不进,老人洗澡只好坐在马桶盖上。郝美云转个身都困难。

她看见过脏乱、刺鼻,“几乎待不下去”的房间,堆满脏衣服,酸味一阵阵飘出来。剩菜,碗,碟子就在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也没有洗,桌上还有乱堆一气的杂物。窗户关着,似乎老人和家人都没怎么想着通风。

这样的老人,其实是最需要助浴的那部分人,但却是服务的触角最难抵达的人群。一个助浴师记得曾接到一个年轻人的电话咨询,“他是奶奶的孙子,询问的特别仔细,尤其是价格,最终,他还是没有下单。”

只有助浴师才能真正理解,洗澡这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儿,对老人有多重要。从业5年,郝美云最触目惊心的记忆,是一个70多岁的爷爷后背一道一道刮痕,那是皮肤不断发炎积下的痕迹。一年前,老人在家里洗澡时差点摔倒,从那以后就不怎么敢洗澡,更不想麻烦工作忙的冒烟的女儿,只能用毛巾擦擦身子。见到郝美云的那一刻,老人像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激动。

老人说,他已经一年没洗澡了。

还有些家庭,经济状况好一点,保姆长期在家,儿女找助浴的原因是怕保姆太累了,把气撒在老人身上。一个顾客透露,她找助浴,纯粹是给保姆减轻负担,她每次来看望母亲,总是听保姆唠叨,在老人那里受了气,她一边给保姆送礼物宽慰着,另一边又哄着母亲。没办法,现在市场上保姆太难找了。

52岁的王淑玲是老年助浴点的管理员,在她的手机里,存着几十位老人子女的微信,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故事和无奈。见的人多了,她慢慢感觉到,所有的故事,指向的都是同一个问题:照顾老人难。

曾经,有个客户忍不住和王淑玲倾诉:一边照看孙女,一边顾着住院的老公,还有家里的老母亲,真的管不过来,客户说着就哭了,她自己也已经进入老年人的行列,却要撑起更年迈的父母。

图 | 王淑玲在打扫浴室

王淑玲也跟着伤感起来,她太能体会这种感受。2012年10月27日这天,是她刻骨铭心的日子。王淑玲代表公司参加活动,出门前家里的母亲对她说,“昨天你萝卜丝可能是炒烂了,我有点不舒服。”因为有事,王淑玲没有在意,“没事没事,我不碍事,你去吧。”母亲对她说。几个小时后,母亲突发心脏病,倒在家里还来得及上救护车,人就不行了。王淑玲疼得锥心刺骨,她忍不住假设:“如果我那天不去公司,马上带母亲去看病,会不会一切都来得及。”

很多时候,王淑玲把这份工作当作是对母亲的补偿,“我觉得,我是在替那些不能陪伴老人的子女,为他们的父母做一些事。”

在那些关于助浴的故事里,有一个像曾经的王淑玲那样,无暇照顾母亲的女儿,她记着妈妈需要洗澡,定期为她叫助浴。而故事里的母亲已经80多岁了,一天大半时辰处于失智状态,大部分记忆离她而去,但死死记得自己有一个女儿。助浴时,这位母亲大喊大叫,不让任何人靠近,助浴师万般哄劝无效,只有一句话无往不利:“奶奶,是你女儿叫我们过来的。”

听到这话,这个奶奶顷刻放松下来,欢天喜地走进浴室,淡定地享受助浴师帮她搓背、掏耳朵,像收到了一件美好的礼物。

洗完澡,穿上干净蓬松的衣服,老奶奶舒服地眯起眼睛,赶紧给女儿打电话:“你给我找的这个小姑娘啊,洗的真好。”

这正是:

世人皆嘲乌鸦黑,可知此鸟反哺喂;羔羊尚懂乳前跪,莫让双亲老无偎

助浴师,把晚年洗净

助浴师,把晚年洗净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