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火腿肠由盛极一时到无人问津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1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火腿肠由盛极一时到无人问津

火腿肠由盛极一时到无人问津

火腿肠由盛极一时到无人问津

没想到,雨润竟也破产了

这家卖火腿肠的南京企业,曾经是大量90后的餐桌回忆。饱弟现在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吃到肘花肠,惊为天人,就是雨润出的。

那时,人人都知道这个一听就很南方的名字。就在饱弟刚上小学的1999年,雨润低温肉制品的销售额和市场占有率,达到全国第一。

曾经比双汇还牛的火腿肠企业,按说不该亡啊!

可再一想,你我有多久没吃过火腿肠了?

其实,这一切的去留,我们早已在无意中亲手判决了。

今天的人们很难想象,90年代,会有人为了几箱火腿肠要自杀。

1991年的一天,全国各地牌照的大货车齐齐堵在洛阳肉联厂门口,人们翘首以盼,吵吵嚷嚷,现场维持秩序的当地民警,如临大敌——

他们等的,是洛阳肉联厂最新出货的一批春都火腿肠。

厂子开足马力,以每月八千吨的效率供货,然而面对全国嗷嗷待哺的分销商,依然捉襟见肘。

来洛阳,一两个星期提不到货很正常,更严重的,就引发了极端事件。

一位东北经销商拎着菜刀,站在厂门口,声称要抹脖子——来了一个月,一条火腿肠皮也没见到,眼看没法回去交代,情急之下,出此下策。

那以后,火腿肠好像包裹了90年代的生活,现在想想,小时候好像一两天就会吃一根。

这个数据当然没法统计,但据山东饱弟回忆,小时候家里囤积最多的副食品,除了钙奶饼干,好像就是山东本地的“金锣”火腿肠了。
火腿肠当年为什么这么火?

今天来看,直接诱因是1991年,春都下血本在央视投了一条广告——

80年代末,国内电视机的销量就冲破2000万台了,80后与90后成为电视一代,一不小心就被扭来扭去的火腿肠洗脑了。

但真实的原因,还在社会变化:火腿肠一在中国出现,就赶上了好时候。

改革春风吹满地,火车跑得越来越快,粮票用得越来越少。

一方面,社会风气的开放,让人们开始向往洋派生活方式,看到电视里人们吃西餐,也不免食指大动,可惜,没钱——

比起价格稍高的西式香肠,这种掺了淀粉,但味道与肉量也还看得过去的火腿肠,自然成了实惠又新奇的选择。

另一方面,市场经济机器启动,大家的生活节奏快了好几倍——

最早是盒饭、快餐在一线城市开始流行,一部分90后甚至记得,当时家里见盒饭新奇,还有买回家当正餐的。

然而,一顿急急如律令的快餐,也是有条件的,起码随时随地得有个干净卫生的快餐店——如果没有,那火腿肠配方便面,就成了办公室、绿皮车最安全便捷的一餐。

如此大潮之下,转型期的各地肉联厂,自然看到了商机。

1990年,郑州肉联厂出了“郑荣”火腿肠;两年后,未来的火腿肠霸主“双汇”诞生在河南漯河;山东的“金锣”不久异军突起,90年代末,南京的“雨润”扯起大旗,南方也有了自己的火腿肠……

野蛮生长的年代,甚至出现过“少林火腿肠”,直接被少林寺告上法庭——毕竟传出去,说少林和尚干起猪肉生意,可不是闹着玩的。

疯狂的竞争,自然便宜了顾客,物美价廉的火腿肠,成为我们难以磨灭的童年回忆。

第一批90后开始记事儿时,两三岁,还不会开火腿肠,于是,那把因为怕出意外,只有姥姥可以动的那把大剪刀,就成了剪开快乐的密码。

跟爷爷奶奶一起逛公园,路过炸火腿肠、鹌鹑蛋串的小摊,总是迈不动步,老人一看,就知道小馋猫的心思,于是,打了花刀炸得酥脆的味道,我们再也没能忘掉。

很快,吃火腿肠也有了鄙视链,1997年,哪个小孩家第一个买了鱼肉火腿肠,ta就是全院的王者;1998年,当火腿肠出了红色胶条,一撕就开那一款,全班所有小孩都在缠着妈妈给买。

假如火腿肠生在今天,它绝无成为网红的可能——

美又不美,香也没多香;说是肉,又差一点吃肉的快感;说是零食,我们有时又拿它当正餐;

论高级,它明显不够格,要说它“低级”,又并没有辣条那么廉价而猛烈的味觉刺激;

它的存在不需要场合,也没有仪式感,可以全天候、无条件地适应每一种饿与馋。

如果非要为它找一个明确定位,它就像一种全天候单兵作战口粮——作为士兵在野战中便捷补充能量的食品,开封即食、便携耐贮,热量充足,但往往不那么好吃。

而90年代沉迷火腿肠的我们,就像24小时处于一种战时状态,每个人都在急行军。

然而,没有人能几十年顿顿忍受“作战口粮”,当年一口炒面一口雪的部队,今天也以新鲜健康的官兵伙食为荣——

火腿肠的宿命,必然是落寞。

只是当年所有人,都无法预知宿命何时赶到。

记得大约是90年代末,小朋友们发现,手里的火腿肠变了样。

包装越来越华丽高级,外皮越来越好看,名号也越来越响,什么“春都王“”双汇王中王“,一个个都出来了。

10根一包的袋装版,开始出现在超市里,比过去小卖部的散装货可高级多了。

可好像从那时起,火腿肠也比以前短多了,甚至看起来更粗——

一口下去,发干、发粉、毫无韧劲的口感解答了谜团:大概因为肉少了、淀粉多了,做长了容易断掉吧。

这一坏,多少年都没好回来。

当时我们并不知道,火腿肠界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无可挽回的变乱——

1995年,火腿肠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掀起了一场价格大战:

春都、双汇等大牌争相降低瘦肉含量,大家互派卧底侦察,彼此竞争,火腿肠的价格越来越便宜,为了压低成本,淀粉、肥肉越加越多,口感越来越次。

当年春都广告里的“瘦肉含量85%”,今天看来简直像吹牛皮。

一场恶战后,春都、郑荣等老品牌江河日下,双汇成为霸主,金锣、雨润各自雄踞一方。看起来,一个新的时代像要来临了。

然而,质量的下滑伤了消费者的心,败局已经埋下种子。

当火腿肠不能再带给人们快乐和期盼,这场战争注定没有赢家。

90年代末,就有人发现了火腿肠市场的衰退:

到了下一个世纪,问题不但没能解决,甚至从业内影响到了大众生活——大家真的不爱吃火腿肠了。

此时,发现问题也没用,因为时代发展太快了。

进入21世纪,人们可以吃到的肉食日渐丰富,各种快餐日益发达,肯德基、麦当劳、永和豆浆、沙县小吃越开越多,要想快速吃饱又吃好,选择太多了。

此时,火腿肠市场内部的输赢,还重要吗?

到了2010年代,中国人连午餐肉上桌都嫌寒碜,谁还会吃火腿肠呢?

紧接着,一记重锤打到了火腿肠身上——食品安全。

2011年,河南爆发瘦肉精案件,双汇被爆出使用有毒猪肉。一件事可以说明当时瘦肉精泛滥影响之恶劣:

那一年,18岁的游泳运动员宁泽涛兴奋剂检测结果呈阳性,被禁赛一年,原因就是误食了含有瘦肉精的火腿肠。

当人们最信任的火腿肠大牌,触及了人们最担心的安全底线,其影响之深重,可想而知。

我们已经不管火腿肠好不好吃了。妈妈在耳边念叨了好几年“火腿肠不健康”,这次,我们终于听话了。

后来,火腿肠一类方便食品,也不是没想过自救。

就在90后进入大学、长大成人的2013年到2014年,康师傅和统一两家方便面厂商,展开赠品大战,纷纷拿火腿肠作为泡面赠品,消耗了40亿根。

今天看来,结果是火腿肠没复兴,连方便面也越来越没人买——

因为击败火腿肠的终极杀手,外卖来了。

当中餐的便捷达到一种最极致,几乎完美解决了“不做饭还想吃好”的需求,火腿肠连备胎地位都保不住了。

2017年,饿了么用户量达到2.6亿,美团平台交易笔数超过58亿,而双汇的上半年营收和利润,同比全部下降。

2020年,当90后们在疫情期间躲在家里囤货,首选的也不再是火腿肠,而是螺蛳粉、午餐肉、罐头、自热火锅,或者干脆网购蔬菜自己做。

于是,今年雨润破产的消息,已经是一个时代的尾音了。

我们偶尔会发现,自己上一次吃火腿肠,还是鸡蛋灌饼、烤冷面里夹着的;

而最后一次看到一根完整的、未剥开的火腿肠,好像是在洪世贤家的蜡烛台上。

火腿肠由盛极一时到无人问津

火腿肠由盛极一时到无人问津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