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大规模寒潮

本文作者: 1周前 (01-14)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大规模寒潮

大规模寒潮

大规模寒潮

这一轮降温有些猛烈。

多地气温创下新低,北方的酷寒,南方也未能幸免。有学者说这和全球变暖引起的气候变化有关,有学者坚持这是正常的气温波动。

在极为特殊的2020年,航空起降率骤降75%,生产减慢,碳排放量骤减——这些都可能是这轮猛烈降温背后的原因。

人类从来都是脆弱的,这一次降温,也让我们重新去回望历史上那些改变了人类进程的气候变化。在被称为“杀伤性武器”气候面前,人类不断地求生并且征服。工业社会的迅猛发展,让我们忘记了自己属于地球生态的一员。

我们讨论气候变化问题并非“白左”,而是在“长历史”的维度去认识气候对人类文明的作用。

你是不是觉得今年冬天格外冷?如果你这么想,那没有错。国家气候中心主任宋连春近日确认,入冬以来,全国平均气温较常年同期偏低0.6度,是2013年以来第二冷的冬天。

虽然这很可能只是正常的气候波动,但也有一种观点猜测这与去年的疫情有关:世界航空业起降班次大幅下跌了75%。“世界碳项目”初步估计,在封锁最严厉的时期,全球碳排放量可能减少了17%,这多多少少对温室效应有所影响。

全国降温幅度预报图。

不要小看这点波动,据估计,自1800年工业革命以来,全球平均气温也就只上升了0.8度。气候变动是自然界最活跃、最变化无常的一个要素,并牵动动物、植物、河流、湖泊、降雨、干湿等诸多因素都出现相应变化,有可能造成严重的粮食供应问题,历史地理学者蓝勇曾指出,气温下降1度,粮食将减产10%。

如今人们普遍相信,恐龙的灭绝是由于小行星撞击地球引起的,但这并不是因为它引发的爆炸,而是大量烟尘遮蔽天空之后带来类似“核冬天”的效应,使地球从相当温暖的白垩纪急剧变冷,据推测在数百至数千年间,海洋温度下降了4-8度。生态环境剧变,植物大量死亡,恐龙赖以为生的食物急剧匮乏,这才由此灭绝的。

如果遇到那种规模的气候灾变,人类的命运可能也未必比恐龙好到哪里去,就算不至于灭绝,元气大伤恐怕是难免的。

正因此,一位英国气候学家曾令人印象深刻地评论说:“我毫不犹豫地把(气候变化)看作是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人类也只是“寄生”在地球薄薄的一层地表之上,不可避免地受到生存环境的制约(在“靠天吃饭”的古代更是如此),也因此,气候波动一再对历史的走向、社会的变迁施加了难以为人察觉的深远影响。

人类历史背后的“无形之手”

气候一直是历史的主角之一。如果不是数万年前冰川时代海平面降低,原始人在当时也没办法通过大陆桥进入到美洲大陆和澳大利亚。

当然,对人类历史影响更大的,是11000年前第四纪冰期的结束,地球再次变得温暖宜人,食物更为丰富,这使人口增长成为可能,并进而发展出最早的农业文明——考古学家布莱恩·费根在《世界史前史》中说,“人类从来都是机会主义的”,可以说人类文明的起源,就在于最初抓住了冰期结束之后的那段温暖湿润的好时机。

气候冷暖干湿的变化,并不只是影响食物多少、能养活多少人而已,它也会对人类的社会组织施加压力,促使其变革。

法国地理学家白吕纳曾说:“一地的位置、地形、地质构造和气候都可以解释一个民族的历史。”和辻哲郎在《风土》中认为,热带的气候下,物产丰富,“人们只要投身于自然的怀抱即可怡然自得地生存下去”,但在干旱的沙漠地带,“逆来顺受便意味着死”,所以往往催生出战斗般的生活模式,“人与世界的统一关系始终是一种对抗性的、战斗性的关系”。

在像印度这样的地方,气候变化极富戏剧性,某一年的季风可能带来大量雨水,下一年却极少,这种极端的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测性,使得当地农民根本无法提前做出判断,这势必会助长一种听天由命的宿命论哲学。

相比起来,在气候相对稳定、有规律的温带,人们就比较容易把握自然规律。

因此,黑格尔曾说:“不冷不热的北温带是人类历史的中心舞台。”

黑格尔画像。

当然,在气候变化大、资源不稳定的地方,人类也能生存,但为了适应这种生存条件,人类的社会组织也要发生相应变化。

历史人类学者王明珂曾指出,全世界游牧文化流行的地区,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农业资源(水分、温度)不足,不定期的干旱与突如其来的风雪,资源很不稳定,为此,社会群体必须配合以卓越的移动性来躲避灾害,并随时分裂为更小的群体,化整为零,力图生存下去。

在中国所处的东亚季风区域内,东南季风的强弱直接影响内陆地带降水量,其剧烈波动便不断造成农牧地理带的进退变化——因为农业在降雨量低于400毫米的地带难以稳定扎根。

这个过渡地带极为敏感,中国历史上的农牧文明冲突的许多悲欢、兴衰,“都与气候的冷暖、干湿波动过程相对应”。为了守卫这一脆弱的军事边陲,中国人最终建造起万里长城,这甚至影响了中国人的自我认同。

这可以一直追溯到四千年前中国文明形成的初期。根据古气象学的研究,在公元前2000-前1000年间,全球都经历了一个逐渐干旱的时期。

历史人类学家王明珂在《华夏边缘》一书中,结合考古发现后认为,这个难以察觉的气候波动对中国历史产生了深远的推动作用,促使华北地区人类族群关系发生巨大转变,北方人群为了适应干旱的气候而逐渐转向全面游牧化,不断趋于移动化、武装化,而南方的农业定居人群也强力保护自身的农业资源,于是最终促成了“华夏”认同的形成及强化。

正如中国历史反复表明的,不同族群都难免有自己适宜生存的生态边界:农业文明在长城以北很难维持,而游牧人群一旦越过长城之后,也常常会被同化。尤其在古代,一旦某个族群适应了特定气候条件下的生态,要改变起来是极难的。

这个结论乍看似乎不可思议,但其实不无道理。事实上,即便到了近代,有着更强大科技力量武装的欧洲列强,他们在全球扩张时也还是会受到限制:欧洲白人之所以在北美洲、阿根廷这些地方殖民成功,而在非洲却遭遇失败,公认的一个很大原因是前者的气候条件、土壤、生态环境跟他们的老家更为接近,而非洲、印度这些热带地方却是“白人的坟场”。

气候助推中国王朝盛衰

当然,也有学者反对“气候决定论”,认为这低估了人的因素。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用气候曲线图来解释游牧民族扩张规律,但蒙元史学者萧启庆却幽默地说,如果这能成立的话,那么历史学就该成为气象科学的一支了。

但确切地说,尽管我们所理解的“历史”通常都是“人类的历史”,但人类却是在深受气候影响的“舞台”上“演出”的。也因此,有学者戏称气候是“一切帝国中的头号帝国”,因为它不动声色地主宰着所有帝国的命运。

中国能发展出全世界最庞大的农业文明,就离不开东亚季风气候——这种气候相当有利于农业文明,能支撑起巨大的农业社区。

然而,正如竺可桢指出的,东亚季风带的雨量多寡变迁,远过于欧洲——欧洲各地雨量平均变率为12.5%,而南京为28%,在黄河流域更为剧烈,因此中国历代旱涝频仍。

为了应对这样频繁的大幅波动,抵御自然灾害风险能力较弱的古人,很自然地就会意识到,必须团结起来才能生存下去,这本身就召唤早熟的政治治理能力。

黄河一直是中国古代人面临的难题,图为历史上的黄河改道。

现代研究发现,约在公元前2200-前2000年间,黄河流域的气候发生突变,季风雨带北撤,致使雨水增多,由此导致的植被覆盖率降低又会引起土壤抗侵蚀力减弱,增加水沙含量,从而增加黄河决溢的可能性。

这个时间点恰好与中国古史传说中的“大禹治水”吻合,这场洪水促使中国先民自我组织起来,在与洪水的长期抗争中提升治水技术、强化社会组织,大禹治水的成功也可能得益于随后气候的好转,这促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的建立。

大禹治水

当气候发生变化时,就会对不同群体的生活造成扰动,引发族群迁移,或召唤新的社会组织变革来应对一连串的挑战。

秦汉时期的中国仍比今天温暖,海平面约高出2米,但因为干燥,从汉代起,沙尘暴发生的范围开始向东扩展,到元明清时期更是遍及几乎整个华北;与这种气候冷暖干湿变化同步的,则是农业开发活动也随之转移,曾经被中原士人视为“暑湿”、“瘅热”的江南地区逐渐得到开发。

在最近的五千年里,中国气候波动的总趋势是:温暖期一个比一个短,暖湿度一个比一个低。对中国这样的农业文明来说,影响无疑是相当大的,很可能是频繁王朝盛衰背后的推手。

中国亚热带北界是1230年之后才稳定下来的,张丕远在《中国历史气候变化》中据此断言:“1230年以前,朝代更替速度快、群雄并起、多国割据状态的多发与气候情景的无序性,1230年以后各朝代统治稳固时期相对延长、割据状态的减少与气候系统的相对有序,显然存在某种程度的相互对应。”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一个较寒冷时期,这为南下游牧民族“五胡乱华”创造了很好的条件;而隋唐时期气候转暖,农业大发展,大一统重现,中国社会再次进入繁荣时期。

但这个温暖期并未维持多久,从中唐就短暂变冷,而长安所在的关中又是中国少有的气候高敏感地区,旱灾、蝗灾等各类灾害由此频繁爆发,到唐末迁都,长安的辉煌至此再也无法重现。

北宋在温暖期繁盛一时之后,到末期又遭遇全球性变冷,北半球迎来小冰期。公元1111年,文献上首次记载太湖全部结冰,且冰坚实到足以通车;1102年春、1114年春,竟然连越南都罕见地两次记录到“瑞雪降”。

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也记载,1115年“这年冬季霜雪交加,气候如此严寒,以至于生活在当时的人没有人记得有过比这更寒冷的冬季”——正是在这一年,女真首领完颜阿骨打建立金朝,这个兴起于苦寒地带的帝国在十年内先是灭辽,后又灭亡了北宋王朝。

金朝创立者完颜阿骨打画像。

实际上,蒙古帝国的兴起也得益于当时的气候寒冷。1232年蒙古灭金前夕,农历五月的天气仍然“大寒如冬”,这导致农业大幅减产,且寒冷天气有利于肺鼠疫传播,对定居文明造成严重打击。

然而,对蒙古人来说这却不是个问题,秋冬不仅空闲,而且马壮,正是用兵的最佳季节。研究内陆亚洲史的学者丹尼斯·塞诺就发现,“按照蒙古人的习惯,他们喜欢在寒冷的季节发动战争,他们不在意严酷的气候,冰冻的河流也不是他们行军的障碍。”

蒙古帝国疆域。

美国历史学者欧阳泰(Tonio Andrad)相信,明朝的瓦解至少部分可归结为气候变迁带来的一场全球危机。

17世纪中叶,世界各地同时发生许多国家崩溃的个案,数目之多,空前绝后。当时气温也“只是”下降了1-2度而已,但“光是这样就足以撼动世界各地的社会”了。在明代晚期的中国,这是1370年以来气温最低、也最干旱的时期,1640年甚至是华北在此前五百年间最干旱的一年。

由此带来的社会动荡,最终造成全国人口减少5千万之巨,所受灾害之惨重,在全球首屈一指。

“天变”面前,如何选择?

这样说来,可能给人一种感觉:好像人类只能被动地应对气候灾变带来的挑战。

的确,布罗代尔曾说过:“多少世纪以来,人类一直是气候、植物、动物种类、农作物以及整个慢慢建立起来的生态平衡的囚徒。”

但确切地说,虽然人们的应对受限于整个环境的制约,但不同文化、不同社会都有着自己的因应之道,并不仅仅只是被气候所决定的提线木偶。

在东亚季风带,长城南北的人群都面临类似的气候变动,只是能建立定居农业的文明毕竟有积累、变动也没那么极端,这使得中原族群最终采取的方式不是分散化规避风险,而是抱团共度时艰。

土耳其和西班牙都是半岛,纬度相当,都有着令人望而生畏的地形类型,也同样有着出人意外的多变而严酷的气候,但它们最终的历史道路却迥然不同。

与土耳其在同一维度的西班牙,有不同的历史道路。

可以说,越是到晚近的时代,气候就越显得像是对人类社会造成冲击的外部因素,具体如何应对,完全可以有种种不一的做法——就像世界各国对新冠疫情也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

1815年4月10日,印度尼西亚群岛的坦博拉火山爆发,这是人类有文献记载以来最大、最致命的一次喷发,遮天蔽日的火山灰笼罩整个印尼群岛长达三天,造成11万当地人死亡,之后更引发全球气候突变,即便远在欧洲和北美,1816年也成为“没有夏天的一年”。

现代气候学家在利用历史气候资料和树木年轮等各种方法后,得出大体一致的结论:这次突变具有全球一致性,造成北半球普遍降温,突变后约15年气候不稳定,一直到1830年气候才处于较稳定的冷湿状态,最冷期为1870-1880年,其冬季温度较20世纪低约20摄氏度。

印度尼西亚群岛的坦博拉火山。

对当时正在走下坡路的清王朝来说,这是一大打击。本来,在1690年代初(康熙中期)之后,气温逐渐变暖,特别是1740-1790年间(乾隆时期)是一个温暖期,年均温比现在高约0.6 ℃,这对农业生产和社会经济相当有利,“康乾盛世”的出现并非偶然。

但1815年后明显降温,这不仅是变冷变湿,还因降雨过多,到1823年经济中心江南出现大水,1823-1834年间的气候剧变沉重打击了粮食生产、棉纺织等经济支柱产业,许多百姓流离失所,加速了清朝的衰亡。

然而在欧洲,这次气候突变却并未造成多大冲击。欧美人当然也感受到了降温,但工业革命并未受影响,不仅如此,1815年正是拿破仑战争结束的一年,在此之后直至1914年,欧洲几乎享受了长达一百年的繁荣富强。

虽然欧洲也面临粮食减产,但却可以通过海外贸易调集粮食输入,整个社会所受影响并不大。可以说,当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时,对中国而言是处在最为不利的力量对比时期。

19世纪初期英国的码头。

为什么双方的命运如此不同?其间的原因之一当然在于,农业生产可能是受气候影响最明显的一项经济活动。作为一个农业大国,清王朝受这次气候灾变的打击要比英国这样的工业文明沉重得多了。

但另一个因素在于:随着此前累积起来的生态压力,中国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比英国人要脆弱得多。特别是当时的北方,水旱灾害变得比以前更为频繁,由于社会本身已接近环境所能承载的能力,短期的气候变化这才变成了一种关系到存亡的重要因素。

如今,地球人口已逼近80亿,生态环境越发脆弱,我们的处境或许更接近两百年前的中国人。《洪水、饥馑与帝王:厄尔尼诺与文明兴衰》一书中说:“无论人口过多、全球变暖、或是气候迅速变迁,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摧毁我们的文明;但加起来就可以。”这正是为什么气候灾变如此备受世人瞩目。不过,这一次中国已经做好了准备。

大规模寒潮

大规模寒潮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366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