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在房产中介上班的练习生

本文作者: 2周前 (01-09)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在房产中介上班的练习生

在房产中介上班的练习生

在房产中介上班的练习生

哪个年轻人不曾梦想成为明星?一夜成名、盆满钵盈的想象,催生了偶像娱乐工业的投机热潮。23岁的纪白,在大卖场被星探发掘,辗转做演员、练习生,最后只能靠卖房维生。

卖房子的艺人

河北保定满城区的一家售楼公司,23岁的纪白在这里工作了一个多月,一套房子也没有卖出去。

早上8点半,纪白打开电脑,在网络搜索正在出租或出售的房源信息。发现值得代理的房源后,他把房屋的图片、价格做好登记,开始准备和房东们谈判交涉的腹稿。

他是一名房地产中介,每天的工作就是是从房东那争取房源,再推荐给意向客户。这份工作不轻松,甲乙双方把他夹在中间,几乎每天被面临着否定和拒绝。

纪白瞄着屏幕,逐字输入手机号码,反复确认后,才按下了拨出键。他一天要打近两百个电话,号码已经被手机软件标记为中介,每一次通话都可能会被举报。他要在效率的基础上,尽量保证不出差错。

电话接通后,纪白语气轻柔,直奔主题。他提出想要获得房源的代理权,可话术还没展开,对方敷衍两句就挂断电话。今天早上的第一通业务,纪白又碰了钉子。电话挂断后,纪白叹了口气。

公司的同事和电话那头的客户不知道,如今处处求人的纪白曾是一名练习生,还出演过热门电视剧男二号。

纪白浓眉大眼,鼻子高挺,形象阳光帅气。在做演员时,他是被哄着的那个人。公司为他打造的人设是高冷贵公子,那时出行有专车接送,下车有助理撑伞拎包,到了剧组,工作人员都会向他鞠躬喊一声“老师”。纪白的第一部戏就是偶像剧的男二号,毫不夸张地说,他出道即是颠峰。

现在,这些都成了过去。

纪白在韩国拍的街道

2019年2月,已经小有成绩的纪白突然收到公司通知,让他去以练习生的身份去韩国进修。公司参考了一个他叫不上名字的韩国男团明星,想要手底下年轻的艺人们凭着练习生身份,露脸抛梗刷热度,打造一个中国男团。

他乘上飞往韩国的航班,开始了人生中最痛苦的练习生阶段。按照计划,他回国后,公司会安排他和其他男团成员发行歌曲出道,之后再参加节目博取流量,可韩方合作的造星方案却迟迟不能落地,出道计划一拖再拖。现如今疫情严峻,很多商演、广告资源断裂,就算公司内部重制方案出道,也错过了好时机。

纪白的演艺事业摇摇欲坠。公司发不出工资,房租到期,工作停滞,他只好从北京返回河北老家。这条莫名其妙出现在他人生中的岔路,走到一半,卡在了2020年。

误入演艺圈

2017年,纪白在北京一家奢侈品卖场当导购。一次,有个男人来店里买东西,临走前要走了他的联系方式。当天晚上,男人打来电话,说自己是经纪人,正在策划一部言情网剧,有角色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你小伙挺帅的,跟我干吧,我带你去当演员。”

突然收到当演员的邀请,纪白有些难以置信,同时又蠢蠢欲动。跟家人商量后,他们不同意,生怕他被骗进传销组织。纪白出生在工薪家庭,爸爸是工人,妈妈是个体户,祖上三代都没做过艺人,父母完全没有接触过、也不理解演艺圈的运作方式。

但“明星”两个字的吸引力是巨大的,纪白试着和经纪人接触。电话里,经纪人提出了4千的底薪,这点工资在北京租房都不够,纪白拒绝了。经纪人不死心,隔天又给他打电话提薪,当底薪涨到一万时,纪白动心了。

第二天早上,他辞掉了奢侈品柜台的工作,瞒着父母去找经纪人签约。

公司坐落在通州的一个住宅小区内,打通几个房间,用来办公,与其说是公司,不如说工作室。纪白跟着经纪人走到门口,老板正在和人谈合同,开口议价都是“几千万、一个亿”。听着这些资本的数额,纪白突然觉得,一夜爆红似乎没有这么遥不可及。

他没有经验,公司请了韩国的表演老师给他做简单培训,然后就带他去剧组试戏。有个角色是向女主角表白被拒的炮灰暖男。试镜时,纪白回忆着大学时被女神拒绝的心情,真情流露,获得了导演的赏识,选择了他做男二号。

这部戏并没有给纪白带来明星光环,他又开始重新跑组,和新人们竞争。经纪人告诉他,大部分的剧组的主角早已内定,试镜只是走个过场,但纪白依然乐此不疲。

“当个炮灰也好,起码能露脸,万一火了呢。”

2018年,崔永元曝“阴阳合同”及范冰冰涉税的事件,成为影视行业进入寒冬的导火索。影视寒冬之下,一线明星继续拍、二三线演员上综艺、普通演员被淘汰。大白试镜的机会减少,平时待在河北老家,有通知再来北京。

同年,国内偶像练习生、创造营等选秀节目大热,相比于韩国娱乐工业的残酷,国内的出道环境似乎好许多。纪白签约的经纪公司也输送了9名艺人去韩国受训,但是,其中一位年纪小的成员因为冲撞了韩国的老师,被公司开除,还赔了几十万违约金。

团队出现了缺口,公司老板给纪白打电话,想让他去堵缺。面对老板“想不想做男团”的询问,纪白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行”。他没有舞蹈天赋,做练习生几乎是条死路。况且自己的演员生涯刚开始,现在转做练习生,之前的努力将全部作废。

“公司现在没人了,你就当帮姐一个忙。你是整个公司年龄最小的,还能再多练两年。现在演员行情不好,多一个技能,多一条出路。”

收到公司的调度令后,纪白突然发现,公司原来并不重视自己。他之前为公司拍的作品也没人在意。他赔不起违约金,最终只能妥协。当晚,他决定放纵一把,吃完爆辣火锅后,脆弱的肠胃受到刺激,当时就住进了医院。

电话里,纪白向老板求情,他身体出了状况,没法去北京参加面试,换人行不行。

“换人不可能了。你要是来不了,我带人去你家面里面试。”

无奈之下,纪白最终用视频面试。他的考核表现很差,舞蹈跳得东倒西歪,但还是通过了面试。2019年2月,他乘上飞往韩国的航班。

赴韩练习生

2月,韩国首尔东大门区街道冰雪未退,早晨7点半,纪白和队友们从宿舍坐一小时地铁到训练室。声乐老师已经在门口等待,老师把他们九人分成三组,纪白抱着音响,走进练歌房。

6平米的练声房里只有两张凳子,一个空调,还有一盏不太亮的灯发出昏暗的暖光,纪白和其余8个团员挤在逼仄的空间里。

排练时,纪白唱不了高音,全员合唱环节,他破音了。声乐老师忽然大喊一声“阿西吧”,用韩语对着他狂骂。他听不懂韩语,旁边的翻译就用中文重复一遍。

被人当众指着鼻子骂,纪白心里很不好受,但韩国等级秩序严明,他不敢顶撞老师,只能忍下来。经过几次矫正,他很快学会了用假声弥补高音。

纪白音准没问题,最让他崩溃的,是下午1点开始的舞蹈课。身高超过180cm的纪白,四肢不协调,舞蹈练习屡屡不过关。

舞蹈室坐落在地下,没有窗户,密闭不透风。平时大家闭关训练,门也鲜少敞开。

在一次舞蹈训练中,音乐刚响起,四肢不协调的纪白顺拐了。舞蹈老师按停音乐,把他单独拎了出来单独考核,结果他刚跳了个开头,又挨骂了。只要有一个动作做错,老师就揪着他直到学会为止,他不断地站起、蹲下、手绕到头上,又打到腰间。练习从中午一点持续到晚上7点,休息连同喝水的时间只有十分钟,走出舞蹈室,他全身都是湿的,汗像水龙头没拧紧一样,顺着腿滑到鞋子里面。

来不及换衣服,纪白弄干裤子就去吃饭,因为8点,他还要赶回练歌房排练。直到11点,他一天的日常训练才算真正结束。

下课后,纪白躺在练歌房的木地板上,浑身难受。除了生理上的疼痛,被老师当众批评的羞耻,让他对来训练的目的产生了动摇。他拿起手机翻通讯录,滑到老板的电话时,他犹豫了。既然走上这条路,为了自己以后的事业,他不能中途放弃。

纪白关掉手机,坐地铁回到宿舍。他在韩国的宿舍是两房一厅的平房,没有空调,灰黑墙纸被潮湿的水汽泡烂了。纪白一脚踏进宿舍,冲进洗手间,脱衣服、放水,一气呵成。9个男生轮流洗漱好,已经深夜2、3点了。

他抱着棉被睡在地板上,呼吸急促。老旧的洗衣机发出“砰砰砰——”的转动声,捂住耳朵也不能入眠,纪白只得爬起来吞下两片托朋友从国内快递过来的褪黑素。

一整夜,他都睡得不深,清晨5点,闹钟一震动,他条件反射地弹起来进行两小时的厕所争夺战,投身到日复一日中。

回国前,他的膝盖痛得不行,每天早上,他都要先转身趴下,一点一点挪动腿,跪在地上缓缓起身。膝盖上的骨头就像木板和木板相碰,动一动就响。医生给他看B超影像,膝盖里面有2.5cm的积水,因为长久重复一个动作,不断地摩擦胫骨关节,软骨都磨发炎了。

身体上的痛苦还能忍受,但纪白最受不了的是精神层面的打压。留韩期间,除了受到长相上的夸赞外,他没有接受过任何表扬。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对偶像出道这条路感到悲观。

当提及训练成果时,纪白笑着说:“大概算是《偶像练习生》等级评定中的F等级吧。”

梦碎,归家

2020年初,纪白所在的男团结束在韩国的练习生涯。他们带着在韩国录好的歌回国筹备出道,结果等来的,是出道方案被腰斩的消息。

经纪人安慰他和其他团员,“不是公司不帮你们,你们也要理解公司啊。韩国那边方案下不来,我们也没办法。”

纪白私底下了解到,韩国方面并没有出问题,出道失败的原因是公司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来铺路。公司这些年步子迈得太大,同时运营各种渠道,包一整层楼办公,签了100多个艺人和编剧。老板立项草率,看到青春剧火,就拍青春剧,看到练习生火,就培养练习生。

这场投机闹剧,用他和团员们的几年青春做赌注,结果,资金耗尽一事无成。

“公司从朝阳区的写字楼搬到了比通州那间工作室更破旧的小区,现在他们开始搞直播自救了,可我也不知道到底在播些什么。我们这群人,就像陪老板玩过家家。”

纪白认为,这份职业只适合真心热爱舞台的人。他们能扛住寂寞,坚持每日练舞,抓住百万分之一的机会走上金字塔顶端。也有很多人,因为公司资源不够、运气不好,努力也出不了道。选择了这条路,就要认清这个行业的残酷现实。

“买彩票也不是谁都可以中奖,我既然买了,就要接受各种不确定的后果。”

回老家后,纪白一直没有收到返京的通知,但他听同事说,公司已经开始招募00后的新人。他知道,娱乐圈里,年轻就是资本。招进来的新人有时间试错,可他没有,23岁在圈内已经是高龄,练习生这条路走不通了。

那段日子,他收到男团其他团员的消息,这些人比纪白年长三四岁,达到解约标准,都选择了解约。这些怀揣男团梦的少年们,就像偶像娱乐浪潮中,一阵大风从海里刮到岸边的几条鱼,能蹦跳着回到大海的,就继续乘风破浪,逐梦演艺圈。如果不能,就在岸边翻翻鱼白,沉寂在一片广阔的沙滩中。

纪白考虑了几天,也坐不住了。家人们朝九晚五地奔波,让赋闲的他有种说不清的焦虑感。他开始频繁地刷在国企招考信息,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但都泥牛入海,没有反馈。

现在,他不再等国企的通知,而是打电话给房地产公司,寻问销售的兼职,很快就通过了面试。现在,他过上了普通人按时上下班的日子。如果可以,他还想考个家里的公务员,找个当地女朋友结婚生子。

*文中部分信息有模糊处理。

猫哥言,这正是:

旧时戏子下九门,如今猖世堪封神;群魔乱舞祸凡尘,经年之后不留痕

在房产中介上班的练习生

在房产中介上班的练习生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赞: (0)
打赏 扫一扫

关于作者

文章数:16483 篇邮箱地址:support@hapjin.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