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我妈,一个60岁的恋爱天才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9-21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我妈,一个60岁的恋爱天才

我妈,一个60岁的恋爱天才

我妈,一个60岁的恋爱天才

作为子女的我们,如何看待父母一辈人的情感生活?今天的文章,来自于一个永远在谈恋爱的母亲的女儿。她的母亲在结束了16年的婚姻后,沉迷于恋爱,且再婚再离。母亲的爱情追求,甚至挑战了女儿的情感观。

母亲倚在床上刷手机,不知道在哪看到洪晃的一段话:“一个女人从诞生到发育成熟,期间的‘本’包括机会成本、成长成本、消费成本,以及如果她长得稍有姿色,遭遇红杏出墙的可能等一系列成本。核算下来,这辈子睡十个男人才能‘够本’。”

她一边读一边开怀大笑,笑完之后告诉我:其他的女人是多么可悲,不仅美貌比不过她,连思想也被传统束缚,这辈子都无法活出自我。

母亲今年已经60岁了,仍旧非常漂亮,看上去比同龄人年轻很多。母亲是个标准的美人,长得特别像珠宝展上的女模特。从小碰到不会的问题,她一开口,周围就会有人主动帮她。她总是说:“养家是男人的事情,女人要娇养着。”

图 | 57岁的母亲

近几年,漂亮的母亲一直热衷于找人谈恋爱。她觉得,多试几个,总能找到那个真爱她的人。她在同一时刻和不同的男士们交往,喜欢看男人为了她争风吃醋的样子。母亲告诉我,男人喜欢作的女人,她这么做是为了让这些已婚的男友们深刻意识到,他们心里有多在乎她。

我上高中的前两年,母亲基本不回家,她有一个固定男友。那位先生除了住着妻小的家之外,另有居所,当时作为爱巢供母亲使用。母亲偶尔拖着行李箱回来,换一批衣物带走,顺便稍微整理一下这个家。

有一次我问母亲:“你不想过正常家庭那样的生活吗?”

母亲反问我:“你的愿望就只是过那种普通家庭的生活吗?”

我上高二那年,母亲在小年夜回家了。她听说自己的一个同学要为了小三和结发妻子离婚,于是发短信怒斥对方,结果收到了对方祝她身心健康的回信,母亲更生气了。

我一脸茫然,以母亲现在的立场,我觉得她无权指责任何人。但母亲告诉我,她遵守道德,并不算小三。小三是怀着破坏别人家庭的目的进行恋爱,而她和男友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她从未想过要和男友结婚。所以过年这种传统阖家欢乐的节日,必须各回各家,尽自己应尽的责任。

大年夜,家里冷冷清清,母亲烧了毛豆炒咸菜,我们俩各自低头扒饭。家里不看春晚,电视机早被母亲处理掉,她说新闻都是假的,多看无益。
母亲告诉我:“节日只是人类给的一种定义。它其实只是普通的一天,只是人们需要有庆祝的理由,才有了过年这个说法。”她看着我:“你不觉得普通家庭很无聊么,为了这些陈旧的习俗而循规蹈矩。他们都没想过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大家都这么做而已。”

我上大学三年级时,母亲又带我见了一位男士,是个穿着polo衫、身高1米9、操着东北口音的彪形大汉。这位的画风和母亲几乎不在一个次元里,自带风里来雨里去的气场。他的面部特征接近沙皮狗,脸颊上挂着垂下来的皮,毛孔清晰可见,就称他为沙先生吧。

沙先生是位小学文化的包工头,平时最爱看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对母亲很殷勤,嘘寒问暖,约母亲去吃小资店、给母亲买漂亮的衣服。

我见到沙先生的两个月后,母亲告诉我他们确定关系了。沙先生住工地,跟着工程走,母亲偶尔跑去跟着他住在工地,吃食堂的饭。两人像小情侣,每天沉溺在肉麻的恋爱中。母亲和我畅想未来的美好生活:“你叔没有房子,我解决他的住宿问题,他负责我们两人的日常开销,天作之合。”

母亲告诉我,沙先生霸道、帅气。工程结束后的检测没有通过,沙先生一把拎起瘦弱检测员的衣领,抵在墙上,一拳举在空中,作势要打人,恶狠狠得问:“现在有没有合格?”然后通过了检测。母亲和我描述当时的场面时,满脸崇拜:“他解决问题真厉害啊!”

大三寒假回去见到母亲,她整个人洋溢着少女般的快乐,拉着我去逛早晨的公园,朝着湖心大喊沙先生的全名。母亲问我:“你难道没有喜欢的人吗?你不想在这里大声喊出他的名字吗?来吧!一起喊吧!”我至今还记得她转过头看着我时闪闪发亮的眼睛。

母亲沉迷于恋爱,是在我读初中时她和父亲离婚之后开始的。

母亲和父亲结婚16年,基本没什么精神交流。平时父亲负责挣钱,母亲只管买衣服打扮我们一家。父亲哈工大毕业,硕士学历,朋友们皆是本科以上学位,母亲则只读了中专,俩人很少有共同话题。听说他俩结婚时,父亲的朋友们都觉得他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我问过母亲,为什么和父亲结婚?母亲说:“你外公当时说过,未来的三十年是属于知识分子的,所以我和你爸结婚。” 我问父亲,父亲笑笑:“你不觉得妈妈很漂亮吗?”

我后来得知,当年父亲对母亲的美丽一见倾心,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并且进展神速。当时才20岁出头的母亲从小被宠得懵懂无知,和父亲交往1个月后,母亲未婚先孕,在外公的暴怒和左邻右里的闲言碎语中明白做错了事,慌乱中去流了产。

在那个有强烈地域荣辱感的时代,没有上海本地人愿意和堕过胎的女人结婚,母亲只得嫁给从大山里出来、靠读书逆袭的父亲。我不知道父母的婚姻包含了多少情感,看起来更像是无可奈何之下的顺理成章。母亲给我看过她结婚当日的照片集,里外都没有外公外婆的身影,她大约也是悔恨的吧。

美貌或许可以开始一段爱情,却不能长久维系。记忆中,母亲从未和父亲有过多交谈,唯一能看到他们气氛融洽坐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吃饭。有时母亲会突然撒娇,抱向父亲,问她今天好不好看。父亲一脸领悟的表情,总是配合地、用夸张的语气回答:“好看!好看!”

父亲和外公都是学霸,而母亲是学渣。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点,可能是以前母亲向外公讨得欢心的唯一办法吧。婚后,母亲延用了这招,保持和父亲为数不多的互动。

但对我来说,更多时候,看着父母相处是恐怖的,他们总是一种在故作恩爱和情绪爆发中不断切换的模式。

我3岁的某天,“嘭”的一声,瓷碗在地上裂开了。我抬起头,看着互相怒目而视的父母。他们坐在餐桌旁,父亲高举着手,拿着一双筷子,塑料做的,奶黄色,不知道是用久了,还是原来的颜色。那只手似乎快要狠狠抽下来,去打母亲。母亲天生就很大的眼睛,现在像快耕死的牛一般,要弹出来似的盯着父亲,她眼眶红得像描了线,鼻孔也因为暴怒而一扇一扇。

“有本事你就打啊!有本事打女人真出息,你以为我不会打人么?”母亲尖叫着。父亲终究没有打下去,反倒被母亲狠狠抽了几下。

接着母亲开始摔筷子,塑料的筷子摔不断,还会在地上来回蹦几次。母亲似乎丧失了语言功能,她的怒气只能靠破碎声平息。母亲用陶瓷调羹砸向父亲,父亲躲闪,调羹的碎屑在地板上溅开。

父母为什么吵架,我不得而知,我的记忆起点就只是那个“嘭”的一声。嘭之前的事完全没印象。

我记事后,有一次父亲在长途汽车站帮老人扛行李。等他回来,班车已经开走,下一班要等2小时。母亲在人满为患的候车厅里当众训斥父亲,说他喜欢出风头,当老好人,别人的闲事都比她重要。我维护了父亲几句,被母亲一齐训斥了。

回到家后,父亲和我一并被母亲锁在了门外。我们游荡了小半天,父亲说等母亲气消下去一点再回去。直到晚饭时分,父亲在门口低声赔罪,被路过的邻居好奇观望。门下缝隙里填满了母亲的影子,她躲在门后,等听够了,才开门。

我上初二的时候,父亲有了喜欢的人,出轨了。同年,外公过世,之前父亲作为出身农村的上海女婿,一直惧怕外公的威严,不敢提离婚,这下父亲解放了。

父亲提离婚,是在外公过世5个月后。母亲以为父亲只是像其他中年男人那样在外面寻欢而已,但父亲表现得很坚定,竟说要给对方一个家。

父母离婚的速度和他们恋爱时一样快,从父亲提出离婚,到两人办理完手续,整个过程只花了两天时间。父亲留下房产和现金,拎着一挎包的衣服就走了,净身出户。而我这才发现,父亲在家里生活十几年,竟然没有太多个人物品。

刚离婚时,母亲情绪波动极大。她一直藏着父亲的户口本,导致父亲在离婚后只能非法同居。直到一年半后,父亲趁母亲不在家,让外婆替他找到了户口本,这才把户口迁出去,顺利结了婚。母亲知道后怒骂了外婆一顿,在家里大哭了一场。

那段时间,母亲每天疯狂购物,说是学习贝克汉姆的妻子,同款牛仔裤买三个尺寸,保证体重浮动不影响她的美。

和父亲离婚1个月之后,母亲开始带男友回家,有过夜的。母亲说,这是为了让我重温家庭的温馨。

母亲经常跟我说,她不想当我的母亲,她想做我的朋友,会给我绝对的自由和尊重,并教育我要做一个独立的人。

9岁时,我转学的新学校需要赞助费,母亲告诉我家里的钱不够,让我去敲门乞讨。她鼓励我:“小孩子没钱上学,大家看你可怜,会给你钱的,快去吧。” 我吓哭了。母亲态度坚定:“是你自己说要考(这个学校)。”

母亲一直渴望我能自己挣钱,尽早独立。母亲说她当年开始工作后,每个月给家里付一部分钱当房租,其他的钱自己支配。大约是认为外公“富养”的教育方式导致自己晚熟,母亲对我选择穷养,让我早日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她鼓励我去捡垃圾换钱,告诉我:有人从捡垃圾开始,捡出了一套房,这就是所谓的行行出状元。

小学最后一年,母亲担心我的升学,她教我分散风险,要多报考几所初中。一周后,她问我:“你报了几所?”

我傻了:“我自己去报学校吗?”

她气极而笑说:“对啊,你升初中,那是你的事情,当然是你自己去做。”

我有点迷茫,似乎同学们都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

她说:“你想啊,妈妈下班就晚了。你可以跟老师请假,提前从学校出来,对不对?”

我终究也没敢请假。趁着周五早放学,紧赶慢赶大约两小时车程,在下午4点刚过到达目标学校。结果被门卫告知早已放学,老师已全部离开。母亲知道后勃然大怒,斥责我办事不周。

不久后,有一天母亲在楼下等我,见我放学回家,她脸上充满欣喜,说:“我出门前忘记关煤气,这会儿应该泄露了。”她拉过我的手,“你身上带钥匙没?回家开门记得先屏住呼吸,快速把门窗打开。”

我惊了:“煤气泄漏不是会死人么?不是会发生爆炸吗?你为什么让我去?”

母亲说:“没那么严重,不会爆炸的。”

见我愣在原地,她又说:“小孩子手脚快,吸不进多少,你去最合适,通完风我再上来。”

我一直想不清楚,母亲让我尽早独立自主,是源于父母对孩子深远的爱,还是因为她根本不把我当成她的孩子。

13岁的某天,母亲告诉我,从今天起我要上缴房租,因为我占用了一间她的卧室。虽然在中国,母亲关爱孩子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在大洋彼岸一个叫美国的地方,孩子们13岁就成人了,需要自己负担生活开销。

母亲宽容表示,学费她还是会照付,让我不要担心失学问题。于是我开始了勤勤恳恳下课后在街头兜售小饰品的营生,母亲非常满意。

这种独立教育迫使我早早有了规划金钱的意识,每个月除了吃住行、手机费和水电煤气、贴身内衣物等基本生存花费,几乎没有其他开销。省下的钱变成银行账户上的数字,余额常年维持在让自己可以不工作吃十年白饭的水平,这成了我内心最大的慰藉。

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半后,我攒了一百多万,加上婆婆的赞助,在旧金山买了一个三十多平米的迷你公寓,收租金,现在已无房贷,并且存够了买第二套的钱。

母亲自认为是先进女性,理应和别人用不一样的教育方式。在周围家长都在“鸡娃”的时候,母亲暂停了我的补习班。她告诉我,最先进的美国崇尚自由,所以她的教育宗旨就是散养,我想做什么都可以。

我读初一时,有次晚上睡不着。夏天的风带着热,从窗口的缝隙里溜进来,薄纱窗帘微微晃动着,月光照得房间半亮。我拧了支蓝色水彩颜料,倒了碗水,用水的稀释在墙上画出不同层次的蓝色。我画了两张A4纸大小的面积,是深浅不一的花丛。第二天母亲看到了特别开心,说希望我多画点,孩子就应该被放飞天性。

母亲是个追求前卫、时尚的人,她在审美上的极致追求对于我这样的长相非常残忍。母亲一边抱怨我长得太土,没有上海小姑娘应有的洋气,一边搜罗着各色衣服想要把我打扮成美女。她说:“给丑的人打扮才比较有挑战性。”

于是大冬天我穿大开领的衣服,显脖子长;穿紧身牛仔裤,显腿细。母亲给我买高跟鞋,告诉我香港女生从小只穿高跟鞋,鼓励我通过外部衣物调整身材比例。走在路上,母亲欣喜地告诉我,周围人都在回头看我。

青春期的我渐渐有了变美意识,开始留刘海。母亲勒令我梳大背头:“我这样的鹅蛋脸留刘海才好看,你的脸都快成正方形了,再盖个刘海,就是横向长方形,你难道不知道这有多难看吗?”

我想要打耳洞,母亲看了我一眼,指了指镜子:“我带耳钉好看因为我美。耳钉是为了让人加强对面部的注意,你的脸太丑了,戴耳钉只会让人更加注意你的面部缺陷。”

母亲厌恶别人说她老,所以当她贪便宜想淘一下地摊上的手套,而摊主在我面前称呼她为“那老娘”(你老妈)时,母亲羞得满脸通红,扔下手套,转身就跑。

但母亲对其他女性却又异常刻薄,一次等地铁,有人抢了母亲的位置,母亲破口大骂:“不就是皮肤好了点么,装什么嫩啊,老菜皮!”我赶紧去拉母亲的衣肘,她不耐烦甩开我:“做错了为什么不能说?”她转过头鄙夷得看着我:“我们是朋友,这种时候你怎么不帮我?”

母亲会见缝插针给我普及性教育,带我看一些少儿不宜的电影,还跟我描述她和每个男人滚床单的全过程,大到出游选择酒店开房,小到尺寸和各类表现。她一边教育我:婚前不可以发生性行为;一边跟我说:性生活的满意程度是需要多次尝试的。

“学校里会教你这些么?”母亲问。

“不会。”

“所以我教你啊,别人家里肯定不教这些,父母都羞于谈论这个话题,我不一样。”母亲自豪地说道:“我这是在教你人生最重要的一科。”

我大学毕业时,母亲和沙先生已热恋一年多,我在微信上收到了她穿着大红民族服再婚的照片。母亲告诉我,沙先生与她签了婚前协议,她的钱只会留给我一人。她没有邀请任何一位亲人,只手机告知了大家。

母亲再婚后的半年里,经常在朋友圈发九宫格图片,分享她的幸福新生活。大件如iPhone手机、电脑,小件如饺子、沙先生给她送的食用林蛙等。母亲必须回馈等金额的物品,她说,收礼哪有不回礼的道理。

好景不长,婚后第3个月,母亲和沙先生分居了。原来沙先生工程结束便闲赋在家,即使有一笔不小的养老钱,也无法毫无顾虑得维持母亲的生活方式。他决定托关系,看能不能再找个工程干。找工作的同时,他也找了女人。

母亲告诉我,这属于婚内出轨,她积极收集了证据,以防万一。果然,沙先生没找到活儿,开始放高利贷,借贷人跑路,沙先生毕生积蓄清零,和母亲打起了离婚官司,要求赔偿30万。

官司前后折腾了几回,最终因为有婚前协议,再加母亲手里藏着沙先生出轨的证据,法院判母亲胜,母亲离婚成功,没出一分钱。“没想到看着高大的男人居然这么傻,竟然会把所有钱都放出去。”母亲跟我吐槽。

母亲和沙先生的离婚官司打得最焦灼时,我正在四处看房,母亲也要参与。于是,我开车带母亲去了郊区的二手楼盘,一个蓝天白云、四处草坪,同时不见人影的小区。

我让母亲在房子前等我,停车处在小区入口处,拐个弯的距离。我刚驶出一段路,母亲突然开始追着车子跑。等我走回原地,发现母亲竟然在哭。她说:“我以为你要把我扔在这里,把我卖给人贩子。这里像个贫民窟,我走丢了都不一定能回得去。”

我被母亲的内心戏折服,哭笑不得之余,又忽然发现,母亲其实很怕大家离开她。当初她和父亲离婚这件事本身没有让她多难过,反倒是最后父亲把户口迁走,和别人正式结婚,让她特别难过。

第二次离婚给母亲的打击更大。在她的价值观里,美貌排第一,男性配偶的优异程度和美貌直接挂钩,离婚等于是对美貌度的不合格判定。她陷入了新一轮疯狂的购物,衣柜大换新,连鞋子都统统新买了一遍。

某天,她忽然没头没尾来了句:“我(和你爸)离婚是因为原本家里客厅不够方正,风水太差”。又突然一脸夹杂着嫉妒和羡慕的表情说 :“(你爸的)新老婆虽然是闸北区的苏北人,上不了台面,但人家可是有大学文凭的,说起来也算是娶了上海女大学生哩。”

我为了安慰母亲,鼓励她学英文,送她去上课。一学期后,她学会了“I am very hot.”(我身材火辣)。我希望她学点日常实用的,给了她驾照考试手册,让她按着英文路牌学单词。她闭书即忘,展现了惊人的“马什么梅”技能,两周后只看懂了Stop和限速牌。

过了一阵子,母亲又开始相亲,去参加各色相亲沙龙。她曾说过怕自己以后生病没人照顾,所以想找个伴儿。

图 | 我帮母亲组相亲局的常用照片

通过母亲筛选的男士们不少,母亲带我一一去见。有风度翩翩的退休书法协会男士,有落叶归根的留法男士,有拉斯维加斯的回国访亲华裔,还有中年丧偶女儿移民的忠厚老实男。退休男士最有外公的气度,但人家选择了与他更契合的国画女士,母亲相亲失败。

母亲并没有气馁,没过几天又开心得跟我说,有三名男性在追求她,一个门卫、一个图书管理员,还有一个据说是炒期权的。她告诉我,这次自己要仔细相处,不能再被骗了。

“我是要靠男人养的,不是有口饭吃、有张床睡这么简单,我是追求生活质量的!”

猫哥言,这正是:
这个娘亲不一般,仿佛仙丹驻容颜;女儿教育走前端,自己独守爱情观

我妈,一个60岁的恋爱天才

我妈,一个60岁的恋爱天才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