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

成龙李连杰,吴京甄子丹

本文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27
【文章导读】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 […]
卡神小组(www.kashenpos.cn)是中国国内唯一信融职业人培训机构-卡神小组为有梦想、有干劲、敢于挑战的创业者提供较低门槛的创业平台,卡神小组会与有信心的你一起奋斗前进!

欢迎朋友们来了解下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更多产业对接陆续上线中!

希望朋友们能对我们多一点了解!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加入!能每天与一群为自己人生目标奋斗的人一起努力,是卡神小组最大的幸运与快乐!

想成为信融职业人的朋友们请点击登入官网了解更多讯息卡神小组官方网站www.kashenpos.cn

成龙李连杰,吴京甄子丹

成龙李连杰,吴京甄子丹

成龙李连杰,吴京甄子丹

成龙李连杰,吴京甄子丹!!

  今年,成龙66岁,李连杰、甄子丹57岁,吴京46岁……他们老了。从李小龙开始的中国功夫片时代,历经将近50年发展,也逐渐走向了落寞。画面可以重播,经典无法再现。那些与他们有关的日子,在时代的没落中,越加熠熠生辉。

  1973年,事业逼近巅峰的李小龙,正在筹备他的第5部功夫电影《死亡游戏》。
  此前一年,他主演的电影《精武门》,打破亚洲电影票房记录。紧随其后,他又自编、自导、自演电影《猛龙过江》,将功夫片推向世界。
  拍摄《死亡游戏》,李小龙有更大的野心。他试图讲一个更具哲学意味的故事。
  影片中,为争夺一件宝藏匣,人们打得头破血流。但其实宝藏夹匣并没有稀世珍宝,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句古老的谚语:
  “生是一个等待死亡的历程。”

  《死亡游戏》剧照
  当年3月,《死亡游戏》拍摄遇阻,李小龙转而拍摄电影《龙争虎斗》。
  4个月的拍摄制作后,7月26日,《龙争虎斗》全球发行,引发观影狂潮。同期上映的很多好莱坞大片,在票房上都输给了这部小成本制作的东方功夫片。
  大获成功的一部分原因,是电影精良的制作;另一部分原因,是在电影上映6天前,32岁的李小龙在香港意外去世,世人震惊。
  医院公布的资料称,他死于“脑水肿”。这个刚刚开功夫电影先河,敲开美国市场大门的影坛传奇,就这样永远离开了人间。

  李小龙
  在最后一部电影《龙争虎斗》中,李小龙饰演少林高徒李,他有一个看上去很胖,却又身手灵活的师弟,扮演他的人,是洪金宝。
  电影中还有一段十几秒的镜头:李小龙快速解决一个反派打手,而他的扮演者,是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成龙。

  李小龙 成龙《龙争虎斗》
  那一年,成龙只有19岁,在片场做武行(专演武打戏份的群演),每天领5块钱的工资。他最大的梦想,是成为武术指导,工资能翻上好几倍。
  遗憾的是,李小龙去世后,功夫片迅速走向衰落,连带剧组的武行、演员,都没了工作。成龙连续几个月赚不到钱,身边人都劝他放弃,无奈他远走澳大利亚,投奔自己的父母。
  那是他学武的第13年,做演员的第3年,一身功夫无用武之地,他只能在澳大利亚工地搬砖,去餐馆打工……
  几番苦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成龙
  与此同时,相隔千山万水,在北京,一个10岁的男孩,已经在北京什刹海体校学了3年武术。
  这个男孩,名叫李连杰。
  此前一年的1972年,在“泛亚非拉美乒乓球锦标赛”开幕式上,他和师兄弟一起表演武术,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
  此后一年的1974年,11岁的他拿下中国武术比赛少年组第一名以及全能冠军,并在当年,随中国武术代表团一起出访美国。
  大洋彼岸,迎接他们的是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他看完表演后问李连杰:“小朋友,你的功夫让人印象深刻,长大了当我的保镖好吗?”
  李连杰回答:“不,我要保护全中国亿万人民,不是你一个人!”
  当时,这句话登上《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

  童年李连杰(中间)
  李连杰在美国驳了总统的面子,而与他同岁的甄子丹,却随全家一起移民美国。他的母亲希望甄子丹不仅接触中国传统功夫,更要结合西洋拳法。
  甄子丹出生在一个武术世家,他的母亲麦宝婵是国际武术大家和太极拳师。麦宝婵的师父是著名武术大师傅永辉。傅永辉的父亲,是武林传奇、北方五虎之一傅振嵩。
  傅派功夫包容了中国拳法中的太极拳、八卦拳和形意拳。深得傅派功夫真传的麦宝婵曾经教过一个年轻人功夫——李小龙。
  来到美国几年后,甄子丹迷上李小龙的电影。受李小龙影响,他告诉母亲,自己想要学习自由搏击。母亲便把他送到北京什刹海体校,他成了李连杰的师弟。

  练了几年,他俩又迎来一个师弟,他的名字叫吴京。
  吴京同样出生在一个武术世家,祖上曾得到过满清皇帝钦赐的“武魁”牌匾。他的爷爷为吴氏太极拳高手,父亲擅长螳螂拳和九节鞭。
  继承传统,刚刚6岁、喜欢踢足球的吴京,就被父亲送到学校,拜李连杰、甄子丹的师父吴彬为师。

  吴京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功夫的本质正经历着一场分水岭样的变革,传统武术开始从血腥的战斗技能,转变为高体能运动,并逐渐向强身健体的方向转变。
  但人们心中,那个武侠江湖并没有远去。在金庸的小说里,在李小龙的电影里,它存活得越来越强,太多人希望更加优秀的真人功夫电影出现。
  只是成龙、李连杰、甄子丹、吴京,他们谁都没想到,能够承载一代功夫电影的,竟然是自己。

  1954年,成龙出生在香港。父亲是富人区的私人厨师,母亲是富人家的佣人。
  成龙出生时,足足有13斤重,上了当地报纸,被称为“巨婴”。夫妻二人给儿子取了个好养活的名字——陈港生。

  成龙和父母
  名字起得随意,但成龙可一点都不好养活。
  童年时,他调皮捣蛋,戏弄幼儿园同学,捉弄老师,无恶不作。6岁,父母将成龙送到香港戏曲大师于占元的中国戏曲学院。
  说是学校,其实就是梨园班子,这是最讲规矩的地方。每日的晨功一点不能晚,早上5点起床,吃早饭,训练到中午12点,再吃午饭,然后继续训练到深夜才能睡觉。
  睡觉也不算休息,十几个师兄弟一起打地铺,地毯是深灰色的,十几年从未换过,“大家吃饭、睡觉、起夜、撒尿、发噩梦……都在那里”。
  戏曲班里,师父打徒弟是天经地义。无论是训练还是演出,只要出错,就是一顿打,要的,是形成肌肉记忆。

  一次成龙生病,高烧不退,躺在床上没练晨功。照看他们的阿姨急得不断拿毛巾沾冷水给他敷额头,没成想师父推门而入,扬手就是一巴掌,打得成龙晕头转向,问:“你还有病吗?”
  成龙说自己发烧,师父又是一顿打,一直打到起床练功。从那以后,戏曲班里的成龙,再也没说过自己病了。
  很多年以后,成龙在自传里这样形容师父:“我恨你,我怕你,我也爱你,师父。”师父去世的时候,他又哭成泪人,面对媒体,他说:
  “陈志平是陈港生的父亲,于占元是成龙的父亲。”

  进入戏曲班时,成龙的大师兄是当时英俊潇洒的洪金宝。师兄弟们打架是常有的事,但最后出面解决的,都是大师兄。即便他判错了,大家也都没有不服。
  很多年后,即便成龙成为国际明星,见到洪金宝时,仍有一丝忌惮。
  成龙最开始的表演,是在戏园子里。师父让他和6个兄弟,组成团队“七小福”。成龙的艺名是元楼,大师兄洪金宝是元龙。
  戏园子曾小有名气,但抵不住时代洪流,没人看戏了,他们只好去拍电影。
  每天早上6点,一群人起床赶公交车,去电影厂周围等工。“去片场挨打,一天能赚5块钱。”
  休息时,他们兄弟几个轮番抢彼此的饭,争着做替身,摔来摔去……兄弟几个身手矫健,别人不敢做的动作,他们敢;别人不敢跳楼,他们敢跳……
  硬凭着一股子不要命的精神,七小福渐渐打出名声。但没想到,李小龙死后,功夫片又没落了。

  七小福和师父,成龙右2,洪金宝左1
  1973年,在澳大利亚搬砖的成龙,意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称看过他的录像,想要请他做一部电影的男主角,导演是曾经捧红李小龙的罗维。
  成龙十分惊喜,没有任何犹豫回了香港。
  遗憾的是,那部叫做《新精武门》的电影,没有让成龙爆红。香港人对这个大鼻子小眼睛的男生,没有太多好感。
  没有回头路,他能做的只有拼下去。此后片场所有危险的动作,成龙都抢先上去尝试,而且告诉对方“不好不收钱”。
  一次导演现场要拍一场重头戏,需要演员跨越高空阳台栏杆,在空中翻转之后,稳稳落地,展开打斗。现场无人敢试,成龙站了出来。
  武术指导对他大声喊:“你不要命了!”成龙低头告诉他:“我不想永远在片场当个小人物,我想去证明自己,即使失败摔伤,至少我尝试过了。”
  最终,在摔伤两次之后,成龙完成动作,一战成名。

  这一跳,让他成为当时全香港最年轻的“龙武武师”,也帮助成龙打开电影的新大门。
  1978年,成龙主演一部叫做《蛇形刁手》的电影。那本不是传统的功夫片,导演袁和平在功夫之外,为电影增添了一层喜剧味道。
  电影一经上映,成龙更加声名鹊起,而真正的爆红还在4个月后,他主演的电影《醉拳》上映了。
  “马路上的人们都开始找我签名,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朝我耍醉拳的人,我终于品尝到当明星的滋味。”
  《蛇形怪手》《醉拳》《笑拳怪招》开创了功夫喜剧的电影风格,也让成龙的人生,迎来三连跳。

  其中,《醉拳》成为当时成龙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那个有点疯癫,有点搞笑的成龙,走入更多人的视野。
  从曾经5块钱工资的武行,他成为片酬480万的当红影星,并迎来李小龙之后,属于成龙的功夫时代。

  成龙动作混剪

  成龙红遍香港影坛的时候,15岁的甄子丹从美国来到北京,进入北京什刹海体校,拜师吴彬。
  当时,他的底子很差,吴彬安排他和女队员一起训练。怕他有想法,又安慰他:“主要是先练柔韧性,把身体打开。”
  广州出生,香港长大,又移民美国的甄子丹,普通话也很差。跟师兄弟们也说不到一块去,他就把时间全用在训练上。经常深夜师兄弟睡着了,他一个人跑到训练馆下苦功夫。
  那时,他最羡慕、也最敬仰的,是与他同岁的李连杰。即便训练中,他们只见过两次。

  李连杰(右2),甄子丹(右1)
  李连杰1963年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
  2岁那年,李连杰的父亲去世,他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家6口全靠母亲一个人的工资养着。
  8岁,刚刚读小学不久的他,被教练吴彬看中,选去什刹海体校学武。年纪轻,他根本吃不了每天练功的苦,便说自己病了,偷偷跑回家。
  教练吴彬追到家,看着躺在床上的李连杰,只说了一句话:“你愿意当英雄还是当狗熊?!”
  第二天,李连杰返回学校,告诉吴彬:“我不愿意当狗熊。”
  仅仅练习2年,李连杰就在中国武术比赛中,获得杰出表现奖。1974年,他又拿下中国武术比赛少年组第一名以及全能冠军。1975年参加全运会武术套路比赛,他再次获得全能冠军。
  连续获奖,不仅得益于李连杰惊人的天赋,也来自他艰苦卓绝的训练。1979年,参加第四届全运会,他带伤上场,拿下5个冠军。
  那几乎是用命换来的荣誉。

  到了1980年,李连杰产生新的想法,“一年年拿冠军,总会被人比下去”。他想拍电影,拍电影挣钱。
  恰好此时,导演张鑫炎也看中了他,从国家体委外借他出演电影《少林寺》。那部戏拍了近两年,片酬却只有700元,“一天一块”。
  1982年,电影《少林寺》上映,以一毛钱的票价,拿下1.61亿人民币票房,相当于观影人次,达到近16亿次。
  同时在香港,《少林寺》拿下1616万港币票房,打破功夫片最高纪录。李连杰也红遍大江南北。

  《少林寺》 海报
  《少林寺》开启中国功夫片的先河,成为经典中的经典,影响无数人。
  其中就包括一个出生在河北的小伙,他离开自己家乡,直接投奔少林寺。去了之后,才发现,那并不是拍电影的地方。
  好在,在少林寺学武之后,他又在北京电影厂前面蹲守当群演,日后,他拍出军旅作品《士兵突击》,也红遍祖国各地。
  他叫王宝强。

  而《少林寺》之后,一次李连杰到香港宣传电影,结识已经红了的成龙。那时每到休息,成龙就开着车带着他在香港四处逛。
  后来,李连杰专门订做一把龙泉宝剑送给成龙,两个人成了“死党”。

  《少林寺》爆红之后,敏锐的商人很快找上门。一位香港老板,给李连杰开了张600万的支票,要签约他拍两部电影。
  从小穷怕了的李连杰从没见过这么多钱,但这笔钱,却被单位领导拒绝,“你属于单位,属于国家,你拿的话要全部上交”。
  李连杰无比失望,他提出退役,但体委却不放人。之后,在一次常规训练中,李连杰突然摔断腿。右腿内侧韧带、两根十字韧带和外侧半月板全部断裂,做了七个小时的手术。
  这次受伤让他领到国家三级残疾证,从此退役。

  无法比赛,李连杰被租给电影公司,他接连出演《少林小子》《南北少林》,每一部都爆红。片酬从一天一块,涨到一天两块,一天三块。
  但这时,同剧组里的香港特技演员的月薪,是15000元。
  1年后,李连杰终于得到自由,他去了美国,开武馆谋生。第二年,又签约一家香港电影公司。
  他终于拿到高片酬,也觉得自己会自由不少,但却没有想到,这背后,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李连杰动作混剪

  李连杰凭借《少林寺》爆红的1982年,19岁的甄子丹也离开北京什刹海体育学校。他回到美国,拿下当年美国武术比赛的冠军,为进入影视圈做准备。
  甄子丹的母亲有个女徒弟,叫袁素娥,是香港导演、武术指导袁和平的姐姐。有了这层关系,甄子丹进入影视行业就是王炸。
  1984年,袁和平导演的动作片《笑太极》上映,主演,是当时21岁的甄子丹。初出茅庐,这个年轻人没能获得公众的认可,电影评分平平。

  此后的几年时间里,甄子丹一直不温不火。1987年,他又跑到陕西,跟随曾经一起在什刹海体校学习的师哥赵长军,研习传统武术套路。
  一直到1992年,甄子丹才第一次获得认可。
  那是当年的电影《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主演是他的师哥、如日中天的李连杰。其中,二人有一场精彩的打戏。
  当时导演徐克要求两个人100%发力,结果李连杰打断了甄子丹手中的竹竿,直接打到他的眉头。
  顷刻间,甄子丹的眉头鲜血直流。也是这时,他才明白真正的功夫电影,不是搞笑或者表演,而是真功夫。
  那部电影,甄子丹被提名金像奖最佳配角。

  《黄飞鸿之二:男儿当自强》片段甄子丹(左)李连杰(右)
  相较于甄子丹,成龙和李连杰很显然更早地明白功夫电影的真谛:真刀真枪地打,不用替身地打,不要命地打……
  那些在剧组流的血,铺就了他们成名的路。成家班有一句话:“我们不问为什么,要么拼、要么死!”
  1983年,事业正处在爆红期的成龙,筹拍自己的电影《A计划》,他给自己设计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动作。
  经过一连串的打斗之后,他爬上15米高的钟楼顶部,然后跳下去,唯一的缓冲,是两层幕布。
  开拍前的实验中,师弟元彪将一个100多斤的沙袋从钟楼上扔下去,落地瞬间,沙袋爆裂。

  为了拍这个镜头,成龙足足犹豫6天,有几次成龙已经把自己挂在钟楼外了,又喊人把自己拉上去。
  到了第7天,成龙还站在钟楼上犹豫,正巧大师兄洪金宝路过,见成龙害怕,他破口大骂:“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还拍不拍?”
  被大师兄一顿骂,成龙心想,死就死吧,跳了下去。身体撕裂两层布篷之后,还没来得及做缓冲动作,脖子就重重摔在地上,晕过去。
  这个动作,让他的脖子整整疼了2年。

  2年后,筹拍《警察故事》,他又挑战难度更高的特技镜头——他从大楼跳下,抓住大堂中间的立柱滑向地面,穿透玻璃结构的房顶,落在大理石地面上。
  期间如果力道掌控失误,或者彩灯漏电,后果都不堪设想。全场的注视下,成龙就那么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火花四溅,他的手先是很烫,又是很痛,随后没了知觉。摔到地上之后,成龙丧失了理智,抓起一个成家班的武行便打,一直到对方求饶,成龙才被工作人员拉住,转过身来,对天嘶吼。
  清醒之后,他看到身边的林青霞、张曼玉、自己经纪人和所有成家班的人,都在哭,他也跪在地上,掩面而泣。
  杀红眼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满脸的血,满身的碎玻璃,还有二级烧伤、皮肉外翻的手。

  除此之外,还有他从大楼顶端跳下、飞跃直升飞机,跨越街道的飞跳……伴随着成龙一次次挑战人类极限的,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受伤。

  成龙危险镜头混剪
  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外国拍摄《龙兄虎弟》,他跳跃时踩踏的树枝突然折断,成龙飞速下坠,头撞在石头上,当时耳朵、鼻子、喉咙鲜血直流。
  送到山下的医院时,他紧急进行开颅手术。让谁都没想到的是,7天之后,成龙奇迹般地回到剧组。
  只是由于后半个脑袋没有头发,那部电影剩余的镜头,成龙都是以侧脸示人。

  成龙在功夫电影的路上开足马力狂奔,另一个跟他同时代的演员李连杰,也开创了自己的时代。
  他有着与成龙同样的艰难拍戏经历,不断在打斗中受伤,新伤叠旧伤。
  “80年代,每拍一部戏身体就会断一个地方,冲击也蛮大的,就越拍越害怕。钱就一块两块三块地涨,腿、胳膊就一部戏一部戏断一次。”
  但与成龙不同的是,他真正受到的生命威胁,却在电影之外。

  1989年,李连杰签约香港嘉禾电影公司,两年,4部电影,600万港币的合约。但两年过去,电影只拍了2部,嘉禾提出600万港币的合约,也只给一半。
  李连杰不同意,最后闹上法院,结果仍无疾而终。
  几次不愉快之后,李连杰想换一个经纪人,他遇到从荷兰经商归来的蔡子明。他的电影公司有一个合伙人,叫做胡须勇,是香港14K帮派的教父级人物。
  90年代初,正是香港黑社会介入娱乐产业之际,蔡子明刚刚与李连杰商量《新龙门客栈》的拍摄计划,十个小时后,就被枪杀。
  这件事情对李连杰影响非常大。即便他17岁凭借《少林寺》红遍全国,签约嘉禾之后,又凭借《黄飞鸿》系列电影,重新翻红,但他从来没有掌握过自己的命运。

  《黄飞鸿》中的李连杰、关之琳
  那时,电影中他是沉着儒雅、处变不惊的一代宗师黄飞鸿;是放荡不羁的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
  但现实中,他被周围一双双渴望名利的眼睛包围。
  1992年底,看开一切的他,索性和导演徐克,成立东正电影公司,才真正开始他新的创作。
  第二年年底,他作为主演的电影《方世玉》上映,震惊香港影坛。

  《方世玉》剧照
  画面中,他是一袭白衣,功夫了得却又儒雅有度的方世玉,每一个动作都精准优雅,每一个眼神,又血气方刚。
  这部电影,也被美国《娱乐周刊》,评选为“史上最佳19部功夫影片”之一。
  两年后,他又拍出另一部经典《精武英雄》。这部电影,被誉为“动作电影的教科书”,片中融合了泰拳、巴西柔术、搏击等多种功夫,所有演员皆亲身上阵。
  也是这部电影,李连杰让“陈真”这个名字,成为家喻户晓的功夫大师。

  《精武英雄》剧照
  到了1997年,看透世事的李连杰,想要皈依佛门。兜兜转转15年,从《少林寺》出发的他,又试图回到少林,却被一位大师劝住:
  “李先生你万一入佛门,反而可能走火入魔”。大师为他指了“往东去”的方向,一个月不到,他接到太平洋彼岸的电话。
  李小龙之后,中国功夫在好莱坞,鲜有代言人。但从1998年开始,功夫电影里最出色的成龙、李连杰,相聚在好莱坞。
  最先进入好莱坞的,是成龙。1995年,他主演的电影《红番区》,其中一个镜头,他从两座间隔约十米的楼间,一跃而起,准确跳入对面的楼道。

  电影《红番区》中的经典一跳
  这一跳,让他跳进好莱坞顶级功夫影星行列。
  此后10年,他用三部《尖峰时刻》,在北美拿下8亿3千万美元的票房,成龙也借此在美国刮起一股“Jackie Chan旋风”。
  但李连杰,缺少这样的好运。
  第一部电影,他与刚刚凭借《勇敢的心》爆红的梅尔·吉布森,合作主演电影《致命武器4》,成为好莱坞第三张代表中国功夫的东方面孔。
  此后,他扎扎实实主演了不少电影,但角色却一直是清一色的“功夫小子”,沦为一个“能打架的中国演员”。

  摩根·弗里曼 李连杰
  2004年,他跟好莱坞大导演吕克贝松有了第二次合作,那是一部讲述被黑帮当狼狗养、智商只有10岁的杀手,最终被家庭温情感化,找回人性的电影。片名,叫做《狼犬丹尼》。
  李连杰很喜欢故事的内核:暴力无法解决问题,唯有“爱”可以。这也是多年后他一直倡导的理念。
  李连杰十分珍惜这次转型机会,筹拍过程中,他很多个晚上,把自己锁在摄影棚里一个人过夜,不停观察动物姿势和眼神。
  在法国上映时,这部电影票房口碑双丰收,但传到国内,却备受质疑,尤其是其中的一张海报:李连杰带着狼狗项圈,头被一只脚踩着。

  《狼犬丹尼》剧照
  一时间,李连杰辱华的声音,甚嚣尘上,甚至有媒体给出这样的标题:《李连杰,你怎么成了老外的狗》。
  李连杰,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狼犬丹尼》受挫后,他一腔愤怒,都发挥在《霍元甲》上。这是一部讲述霍元甲挑战国外大力士,又被日本人杀害的故事。
  一次演讲中,他说:“我试图用这部电影,去阐述我42年走过的心路历程,希望这部电影能让人们学会自强不息。”
  “霍元甲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想告诉人们,暴力可能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一定不是唯一的方法,暴力可以征服人的肉体,但不能征服人的心灵。”

  《霍元甲》剧照
  这部电影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男主、最佳动作指导等多项大奖,其中也包括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他的创作者,是周杰伦。
  但电影仍旧被批评“说教意味太浓”。几年后接受采访,李连杰说:“在这之后,我就没有再想过要用电影来说教了。”

  无论李连杰亦或者成龙如何努力,进入21世纪之后,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功夫片已经日落西山。取而代之的,是商业大片。
  那些年,李连杰最红的电影,是张艺谋指导的《英雄》;成龙最红的电影,是联合韩国女星金喜善主演的电影《神话》。

  两部电影均拿下不俗的票房,于是2008年,两大功夫之王联合在一起,拍了一部魔幻巨作。
  那是两个人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合作,发行方也很给力,直接把电影名定为《功夫之王》。
  即便剧情因删减而支离破碎,即便成龙与李连杰面对面的打斗戏只有一场,但“功夫之王”的噱头,还是让电影在上映第一周,拿下8000万元票房,创下当年票房纪录。
  成龙讲述《功夫之王》背后的故事以及二人打斗画面
  但如今回忆起2008年,最红的电影并不是《功夫之王》,而是香港一部小成本制作的电影《叶问》,他的主演,是甄子丹。
  某种程度上,甄子丹的成名,少不了李连杰的帮助。
  早在李连杰出演《黄飞鸿》时,甄子丹就是御用配角。来到1997年,甄子丹自己做导演,拍摄电影《战狼传说》《杀杀人,跳跳舞》,两部电影票房惨淡,血本无归。
  很多媒体报道,“当时,甄子丹已经落魄到连饭都吃不起了”。
  于是2002年,拍摄《英雄》时,李连杰对张艺谋提的要求是:“我的对手戏,必须和甄子丹合作。”
  关键时刻拉了一把,甄子丹才慢慢走上正轨。

  李连杰、甄子丹《英雄》剧照
  2005年,已经42岁的甄子丹迎来自己真正的黄金时代。在成龙逐渐老去的时代里,他成为香港功夫电影的代表。
  当年,他主演的电影《杀破狼》,从香港传统的警匪片中脱身而出,成为难得一见的港片经典。
  那部电影中,为甄子丹搭戏的,是已经五十多岁的洪金宝,和一个刚来香港闯荡的内地武打明星吴京。
  剧中,吴京饰演一个被甄子丹快速解决的反派高手,全程没有一句台词,招招致命。而最后一场与洪金宝的对战中,甄子丹不小心误伤了洪金宝。
  导演叶伟信介绍:“结束那一幕,因为大哥(洪金宝)与子丹的对打全是真功夫,大哥用脚挡了子丹一脚,即时令旧患复发,行步路都辛苦地喊痛,但大哥很专业,受了伤也忍痛完成了所有拍摄过程。”

  洪金宝、甄子丹、吴京
  《杀破狼》好评如潮,趁热打铁,2006年,甄子丹又拍摄《杀破狼》前传《导火线》。
  为了这部电影,甄子丹花费一年多时间设计武打风格,并亲自担任电影动作导演。
  拍摄时,他很玩命,一场打斗中,他不小心受伤,尾龙骨至盆骨部位因伤患被压缩成7字形,医生告知他再恶化下去就会影响呼吸。

  《导火线》片段
  两部贴身打斗的现代戏,让甄子丹彻底蹿红。但此时,正值当打之年的他,仍需要一个可以当作代表作的人物角色。
  成龙有他的《醉拳》《警察故事》《尖峰时刻》,他是警察陈家驹、是Chief Lee;李连杰有他的《黄飞鸿》《方世玉》《霍元甲》,他就是每一个主人公的代表。而甄子丹想要成为新一代的“功夫之王”,他还缺一个标志性的人物。
  机会,终于出现了。
  2007年,甄子丹突然接到制片人黄百鸣电话,邀请他来出演叶问。
  选中甄子丹,是黄百鸣很早之前就已经定下的事:“很多大明星没有戏份就马上跑掉,只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留在天山拍摄,他就是甄子丹。
  我签甄子丹的时候,那些老板都在笑,说‘神经病,为什么签他呢?要红早就红了’。”

  《叶问》片段
  甄子丹要出演叶问的消息传出后,质疑和看衰的声音层出不穷,甚至连叶问的儿子叶准看到甄子丹,都觉得浑身肌肉的他和清瘦的父亲相差太远。
  甄子丹也从未接触过咏春拳,他在开拍前,足足花了9个月的时间,练习咏春拳。正式开拍后不久,他的旧伤复发,整个右手都不能举起用力,
  导演回忆:“那时候,要安排医疗按摩师到片场随时待命。”
  除了从内里理解叶问,外形上,甄子丹也足足瘦了20斤。拍摄时,他为保持体型,每天只吃一顿饭,为了保证体力,无戏时,他全程静静坐在椅子上。
  2008年12月12日,电影《叶问》正式上映,首日票房1400万,最终票房高达9300万元,这个票房成绩甚至超过同年上映的进口片《钢铁侠》。
  《叶问》火了,甄子丹也跟着红了。

  2010年,叶伟信和甄子丹又带来电影《叶问2》,影片讲述了叶问旅居香港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最终,《叶问2》的票房成功超越首部,高达2.3亿元。
  2部电影,甄子丹塑造了一个低调幽默、内敛沉默,同时又儒雅的侠客形象,让他真正成为一代功夫片王者。
  黄百鸣笑着说:“当初他们笑我签了甄子丹,后来这些老板排队来请他演戏。”

  甄子丹拍叶问的那一年,李连杰主演好莱坞科幻电影《木乃伊3》。在片场,他总是对一个年轻人照料有加。
  李连杰是主角,却总是帮这个年轻人翻译台词,让自己的化妆师给他做头发。羡慕得连助理都忍不住说:“老板从来没对别人这样,他对你真好。”
  这个年轻人,就是小李连杰11岁的师弟,吴京。
  那一年,拍完电影后,他去了汶川。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到救援工作中。
  他跟三个人挤在帐篷里,每天6点起床,搬运帐篷、水、食物等救灾物资,深夜回来。
  汶川天气热,太阳暴晒,没用一个星期,吴京晒掉一层皮。但他无暇顾及,“相比一层皮,更多人需要救”。
  地震期间,什邡几所中学的学生,也跑来当志愿者。吴京自发成为他们队长,每天开着货车带着孩子们冲进灾区。渴了就喝矿泉水,饿了就吃方便面。
  汶川道路泥泞,一次他开车不小心蹭掉了一辆运输车的后视镜。着急赶路,他塞给对方300块钱就跑。对方足足找了他好几天,才把300块钱还给他:
  “都是救人,这钱就别给了。”

  吴京在汶川
  在汶川,吴京心里何尝不是废墟一片。
  他像他的师哥李连杰一样,原本有一个梦幻般的影视开局。1995年,他主演《功夫小子闯情关》,小有名气,随后又在1997年主演电视剧《太极宗师》爆红。
  但此后,他却厌倦了内地套路式的功夫电视剧,孤注一掷,只身独闯香港影坛,学习先进功夫片的精髓,却只赶上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末班车。
  从头开始,他跟着剧组群演吃盒饭,演着各路明星的替身,始终不能露脸。足足2年,他等到机会——《杀破狼》。
  开拍后,他的对手甄子丹血气方刚,两个人比划起来。45秒的戏,拍了四条,甄子丹打吴京打断4根棍子。

  又过了两年,吴京饰演《男儿本色》中的天养生,拿到一个重量级电影奖最佳男配的提名。他很激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落寞的时代里,一个人再怎么努力,也终究错付。

  从汶川回来,吴京感触很大。那成片的废墟周边,是一群群年轻的士兵。
  “他们穿的是破旧军装,胡子没刮,脏兮兮的,头发都竖着,浑身的臭味,啃着干方便面,喝着矿泉水,睡在马路边,头枕着马路牙子……但他们曾用身体当桥板,让老百姓从身上爬过去。这才叫爷们儿,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他意识到,自己或许可以拍一部讲述他们故事的电影。不为名利,纯粹是向军人致敬。
  汶川结束后,吴京去体验部队生活。“很多人觉得你是来军营一日游的,但我真的是跟大家一起训练。”
  他一连在特种部队待了18个月。每天起床叠豆腐块,训练,一个周三次行军,每次40公里,还要背着几十斤重的行李……
  吴京成了妥妥的“军事迷”。每到一处,遇到同行,他就开始说坦克、飞机、狙击手、埋伏、爆炸……

  《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吴京剧照
  2012年,吴京跟编剧们讨论了几个月,最终定下片名《战狼》。
  着手拍摄期间,吴京一次次面临经费超支。剧组里,他打光3万发子弹,5颗真实的导弹,雇佣32辆坦克同屏出现,甚至还希望用歼-10、武直-10等好几款现役军用飞机。
  吴京开始抵押房子,车子……能拿出的积蓄,都拿出来了,他又开始借钱。
  最后的成绩,让吴京大吃一惊。5亿,一个放在国产片里不算惊奇的数字,但吴京却倍感欣慰。
  起码,他没倾家荡产。

  《战狼》给吴京带来的,不是钱,而是信心。电影上映后不久,他就投入到《战狼2》的筹备中。
  吴京坚持去非洲实地拍摄,电影制片人不答应,“好莱坞拍非洲的戏都不愿意去非洲,很多都是在南美洲找地方。”
  他们去非洲采风一个月,发现非洲工业基础不健全,拍戏很苦,且随时面对猛兽或疾病的侵扰。
  而且非洲群演也让吴京头疼,“他们讲8、9种方言,为他们登记、买保险都特别费劲。”
  但就这样,吴京还是去了,最后也磕磕绊绊地拍完了。
  但有几个镜头,吴京差点搭上命。
  电影开始,有一场长达160秒的长镜头,这是剧组强烈反对,但吴京始终坚持的戏。吴京要从船上跳入海中,潜水完成打斗动作。

  为了电影呈现效果,他还需要身上背负重重的铅块。
  “在水下一镜到底,他亲自下去拍不用替身,这在美国是不允许的,保险公司不允许,工会也不允许。”电影出品人张苗说。
  但吴京在水里泡了5天,每天10小时,硬生生就是拍了出来。
  整个电影拍了超过3个月,这三个月吴京手指被打断、眼睛被炸伤、弄折鼻子、甚至一次事故让他全身缝了100多针……
  死磕剧本、死磕拍摄每一个细节,2017年7月27日,《战狼2》正式上映。

  开拍《战狼2》之前,吴京曾经跟投资方签下一份8亿票房保底的对赌协议,上映后1天,就拿下3亿票房的成绩。
  吴京的担心终于放下,但也没放太久,他又慌了。
  电影上映3天后,单日票房突破3.59亿;9天后,总票房超过26亿元。吴京彻底懵了,如此暴涨的票房,他没见过。
  慌乱中,他把电话打给从小的师兄李连杰,他问:“师兄,我该怎么做?”
  李连杰回了一句:“从现在开始夹着尾巴做人。”

  李连杰(左)吴京(右)

  某种程度上,从成龙到李连杰,再到甄子丹、吴京,他们各自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功夫时代。
  但到了2019年,似乎一切都走到了尽头。在商业大片的炒作中,在国外科幻电影的冲击下,传统功夫片再也难以找回自己的地位。
  《战狼2》上映几个月后,已经很久没露面的李连杰,集合托尼·贾、邹市明、吴京、甄子丹,拍摄网络电影《功守道》。
  吴京在其中,被打得吐血;甄子丹被脚气熏败;扫地僧李连杰在推手中惜败……
  这部电影的主演,是当时已经成为亚洲首富的马云。

  2019年,《叶问4》上映,影片的副标题简洁明了——“完结篇”。时年56岁的甄子丹表示:这是自己最后一部功夫片了。
  出品方博纳影业的总经理于冬更直接:“这是香港电影的最后一战!”
  陈旧的功夫套路,照搬《叶问2》的剧情,各种资本介入其中,最后《叶问4》拿下11.81亿的票房成绩,豆瓣评分7.7分……
  功夫电影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唯一能代表甄子丹实力的,还是2017年王晶导演的《追龙》。
  但到了第二部,又烂了起来……

  成龙,也已经老了。尽管拿下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但他的拳速慢了,腿法软了,票房号召力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
  一年一部的贺岁档,评分再也没有超过6分。不做大哥好多年,那个江湖已经慢慢消失了。
  如今,李连杰已经消失在公众面前很久了。经历过复杂的人生境遇之后,武林中的打打杀杀他早已厌倦了,而是转身成立“壹基金”。吴京去汶川,就是在壹基金做志愿者。
  这几年,网上关于李连杰病逝、衰老的假消息不断出现,即便李连杰一遍遍辟谣,而多年在剧组厮杀留下的伤病,也让他面容憔悴。
  曾经他们用真功夫塑造的武侠世界,正在逐渐消失。年轻人爱的或许是飞机大炮,是更加刺激的感官感受,是更加碎片化的短视频,是更加具有科幻感和未来感的电影作品……那些陈旧的,一招一式的真功夫,似乎已经远去了。
  而最近武林中,被讨论最多的,居然是“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的某大师。
  功夫明星混剪,致敬李小龙
  如今,还有人讲武德吗?
  今年11月,吴京做客综艺《幸福三重奏》和于谦、谦儿嫂、孙越、孟鹤堂聚餐吃饭。期间,看到孟鹤堂和干爹于谦其乐融融,他十分羡慕。
  他问于谦:“你们怎么收徒弟啊?”于谦告诉他,相声是门苦手艺,对徒弟的考验期是无限的。
  吴京十分感慨,讲起最近他的一个故事。为拍电影,剧组找来三十多个孩子,训练8个月,刚定完角色,很多孩子就要走。
  吴京问为什么?他们答,因为没选上主角。“我凭什么不是主角?我的能力在这展现不了,所以我要走。”
  吴京直接回了句:“你滚啊!你怎么不滚呢?”

  他们忘了,这些能力,是这8个月里培养出来的。吴京说:“现在短视频能在15秒钟的时间里,让一个人快速走红,那谁还愿意等15年呢?”
  惆怅之际,他们只能把思绪,付诸酒杯。碰撞的声音里,更多的是时代的无奈。

  今年,成龙66岁了,李连杰、甄子丹57岁了,就连吴京,都已经46岁了……
  成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那些险些要了我的命的时刻,是我安身立命之本。”
  诚然,在成为功夫影星之前,他经历过长达数十年的艰苦训练,成功之后,仍旧不惜付出生命代价,挑战一个又一个高难度动作。
  李连杰、甄子丹、吴京同样如此。尚未成名前的时光里,他们暗自努力,等待机会。长达数十年的等待,一朝成名,也不敢忘记从前经历的苦难。
  那些苦难,那些真功夫,是成就好电影的基石,却在如今,成为再出一部好电影的阻碍。

  这是一个快速流转的时代,一个人人都有机会在喧嚣的互联网上,快速成名的时代。每个人都希望用最短的时间成为偶像,却没人想要在真实的功夫中,默默耕耘不问东西。
  这是一个很多人慢不下来的时代,人们每天匆忙地追赶,慌张前行,在信息流的变化中,寻找自己的身影。
  这也是一个侠客远去的时代。
  曾经是谁,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如今又是谁,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成龙李连杰,吴京甄子丹

成龙李连杰,吴京甄子丹

朋友们如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欢迎朋友们转发!

卡神小组旗下-信融职业人产业联盟

卡神小组与上海赫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众多产业及行业联盟,有兴趣加入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团队的朋友们可以在我们的官网发掘更多有趣、更多有意思、更多有价值信息!

卡神小组致力于培养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拥有独立开创能力的卡神小组信融职业人,卡神小组希望朋友们用自己独立思考和分析能力来了解我们,卡神小组也坚信会给朋友们一个惊喜和新世界!

我是乌日娜www.iwurina.com

全球酒庄百科www.winerywiki.com

噗滋·全球酒庄直供联盟www.poopzz.com

星环俱乐部www.ansaclub.com

生态农业俱乐部www.iecoclub.com

相关文章